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零二回 魔眼凶光

第一百零二回 魔眼凶光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接上回。

    话说麻努率领一众高手,赶到荒山破庙里欲救庄广袤,结果打倒妖道师徒之后,麻努却杀了痛哭流涕的庄广袤,美其名曰清理门户,实则带有财色兼收的祸心。

    当众人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却突发变生肘腋,奉命去砍下妖道脑袋的下属,被趴在地上的妖道伏虎,突然窜起一刀,削掉了脑袋。

    这一下事发突然,惊得麻努等人来不及做出反应,而另一位走到旺财身边的下属,摇晃里也被长刀贯穿了身体,刀锋直从背心穿出,惨嚎着血流涔涔,一命呜呼。妖道伏虎与旺财,却是在杀戮中邪功又涨,如鬼似魅般立在眼前,阴森森,冷笑地看着麻努等人。

    “你还没有死?!”麻努骇然道,不敢相信的看着妖道和旺财两人,其身旁的下属,同样是被眼前一幕惊得汗毛直立,明明对方已经身中奇毒,却转眼便生龙活虎了。

    “哈哈哈!”妖道伏虎举刀仰天狂笑:“天地人魔,凡觅吉凶者,首重九星,以灭九星杀天盘,故吉凶由我造也,凡生杀趋避人者,首重八门,倾八门毁人盘,故吉凶由我取也,哈哈哈,问谁能窥局中玄机,测天地之能事,神游我无常轮回之际?哈哈哈。”言罢,默念心法,踏奇门杀星盘,长刀闪亮招魂索命,直追麻努杀去。

    “这是什么剑法?!”麻努骇然里大叫,眼见妖道拿刀当剑使,使出来的竟是前些日,截击昆仑派时,那跟着书生的女子,当日所使剑法一模一样,同样的匪夷所思,只是更加晦暗狠毒,杀气更甚。

    “铮铮”刀剑交鸣之声刺耳。从麻努身旁,同时跃出四个死士剑客,挥舞着玄铁重剑,交织的剑网。硬是把妖道拦了下来。四个一流高手,内力何等雄厚,自是把初练神剑的妖道伏虎,震得连连后退,还好仗着本身剑法犀利,立时转变战术,刀走偏锋,挽起一朵朵刀花,挑东刺西,莫测难辨。却也逼得对方忙于招架,五个人立时战做一团,一时难解难分。

    “硬点子,都给我上!”麻努看着妖道所使剑法之诡异,又惊又怒。急命所有的死士剑客围上去,恨不能立即毙其剑下。七柄玄铁重剑,灌注着七位一流高手的内力,使将出来,竟隐隐有风雷之声震耳。妖道伏虎挥东击西,全仗着鬼魅的身法,避实就虚。勉强撑了下来,却已经显下风颓势。看样子,若不能被妖道杀一人得势,如此耗下去,不需多时,必将被这七名死士剑客诛于剑下不可。

    旺财见状暗惊。当下一根绳子上的蚱蜢,妖道与他的命运,已经休戚相关,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旺财目露凶光里。手拿剑诀,一招‘投身饿鬼’,欲扑入战团相助。

    “你是我的!”麻努一旁大喝道,麒麟刀再次出手,方才竟然也没把他毒死,实在是令堂堂五毒教主威信全无,暴跳如雷里出手功力更甚,两道惊鸿分左右两路,直射旺财要害。

    “噫哈!”旺财身形暴涨,虽然方才中了他的毒,实则很快被魔毒吸收了去,更又杀了一个武者,功力更甚之前,此时见左右飞刀若闪电袭来,仍不敢轻涉其锋锐,脚踏奇门生死地,口念心法驭魔功,那招‘投身饿鬼’一抖刀锋,护住中路,同时诡异的身法不退反进,直刺麻努而去。

    这一下以快打快,以鬼魅无伦斗霹雳惊鸿!

    “噹”的一声,两把飞刀交错碰撞,溅起的火星连带着毒烟,“蓬”的声响爆开,在旺财寸许身后。麻努看见毒烟一瞬罩住了旺财,初时自然心生窃喜之意,可是很快便转化成了失望神色,继而看见旺财扑到跟前的刀光,已是大为惊惧,闷声沉喝里翻身后退,出手又是迎面一道惊鸿急闪,直击旺财面门。这一下如此之近,逼得旺财只好侧身闪退回去,长刀挑飞刀,‘叮当’声响,堪堪拨中了麒麟飞刀,仍被那锋利的刀刃划伤了脸颊,血流涔涔,却丝毫不惧其毒,反倒是被麻努的内力劲气震得手掌发麻,心里暗骇。

    当此际,论人数实力,麻努率领的幽煞门实则更胜许多,稳打稳扎当是必胜无疑的事,偏偏个自作聪明的麻努,明知道其毒对妖道二人无效,仍在不停使用带毒的麒麟飞刀,欲挽回些许面子,那崩散的毒烟熏得大殿里腥臭刺鼻,反而毒害到了自己人。本有几个属下欲力助他拿下旺财,却畏惧他的五毒粉烟四散,不敢近前去,如此一来,反倒给了妖道和旺财极大的主动便利,成了他俩得以避免遭到对方围攻的致命风险。

    妖道见此时毒烟四起,心下大喜,缠斗里故意往毒烟里带,直熏的那几个死士剑客踉踉跄跄后退,难以近前。攻守易势,场面情形立转。

    “哈哈哈!两把挠痒痒的飞刀,也来在你爷面前卖弄,可笑之极!天下毒圣?!我看撒泡马尿都比你来的骚吧?!哈哈哈哈!”刁奸巨滑的旺财看出了其中端倪,挥舞着长刀,对麻努连挖苦带鄙夷的说道。

    “住嘴!你这gou都不如的草芥虫蚁!”麻努本来已经收住了手,看见场面形势,也已经隐隐觉得不妥,自己出手反而帮了倒忙,此刻听闻那卑贱之人竟然开口讽刺他,当着众属下的跟前,脸面可往哪里搁好?一旁想劝的属下却是有口难开,知道他是刚愎自用之人,一不小心惹来杀身之祸都有可能,此时明知对方激将法,却噤若寒蝉不敢声张。

    果然,那火遮眼的麻努,哪里还顾得许多,自恨的咬牙切齿,匣里飞刀又告出手,竟是凭全力飞出了三把飞刀,呈品字形,直击旺财。他练这麒麟飞刀本也未到火候,先前连续驭气出了几次手,便已经后续真气不足,却仍逞能拼尽全力使出三刀齐飞,便几乎与普通飞刀相差无几了,快是快,劲道实则比先前更弱。徒有其表而不知。果然,那旺财足遁奇门,幻影神剑之邪门心法,起离坤兑统撮。已然感觉到,来袭麒麟刀杀气不过虚盈。

    “哎呀!”却是一旁妖道伏虎惨叫出声,原是被一死士剑客欺身,两败俱伤的打法所伤,两人都是左肩中剑。妖道痛的狰狞大吼,飞身急退,而那被他刺伤的死士却是悍勇,全然不觉疼一般,哼都没有哼,身上挨了妖道一刀。血流如注,却也拖慢了妖道的身法,其他六人眼里杀机漫涌,整齐划一的重剑,风卷残云般袭向了妖道。只此一招。便是鹤老九在世,也必用‘鹤唳九天’才能与之相决的,况呼邪功未成的妖道乎。

    “噹噹噹”三声,却是旺财一招‘刺血满天’,把麻努的麒麟飞刀,尽数挑飞过来,直击围攻妖道的七名死士。三把飞刀霎时若泥牛入海般。被搅入了剑网里,却炸开了麒麟刀柄处的毒烟,粉尘四散,立时有三名剑客染上剧毒,咿呀惨吼里倒在地上,另四人见状收剑挥掌。四股雄厚掌力交叠,‘蓬’的一声嘶空爆裂,打得旺财和妖道伏虎踉跄后退,毒烟也被拍的烟消云散。

    当其时,若是四人立即回防。先救出三位同伴,仍是稳占上风的局面,偏偏麻努恨极心切,见四名剑客交叠的掌力就打得妖道二人狼狈状,没有急于救人,反而是大声怒喝:“杀了他们!”

    这些死士,受的就是制敌死地的打法,全无心性,临阵当前,哪会去救同伴,更何况是被麻努命令催促着,当下四把重剑又整齐挥动,剑光闪耀里急攻负伤了的妖道。妖道伏虎嘴里念念有词,邪门心法已经自封住流血部位,长啸里刀走偏锋,不退反进,“铮铮铮”刀剑交鸣之声乱耳,五个人霎时连对了十几招,却是被那四名死士逼到了墙角。

    这下却是便宜了旺财,四名剑客追杀师父当口,他却扑向倒在地上的三门死士杀去,等麻努反应过来出刀时,刀光血溅,‘剜心决志’,刹那间连杀三门躺倒在地上,全无反抗能力的死士。旺财狂啸着,那肃杀之气场突然爆棚了,溢满了整个大殿。麻努的麒麟飞刀,‘噗’的一声劲气消散,竟然被他生生抓在了手里...全身骨骼经脉爆裂般咯咯啪啪作响,仰头狰狞的面目,扇动着鼻翼,原是被他吸入了三名死士的元神怨念,随着所杀之人越高强,其邪门功法便益发增长的厉害。方才还是个普通的武者罢了,虽然所使剑法高超,但毕竟功力平平,而今被他连杀了三名一流高手,那通身的魔力邪功已逾一流高手之列,全身经脉骨骼似重组一般,让他感到胸臆澎湃的杀气,沸腾了四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

    旺财这时候才真真感受到,可以主宰天地一般的力量,那魔眼凶光里,有地狱燃烧的火焰。双手高举,仰头大笑。惊骇得麻努还有那几个手下,不知不觉后退了几步,而那公孙冶见势不妙,则已然悄悄溜出了庙门,逃了开去。旺财手中紧握的麒麟刀,已经被他捏成了废铁,毒烟炸开在他的头顶,尽数被他吸入鼻腔里,却似提神醒脑一般,瞪大了一双魔眼,低下头来,杀气腾腾地看向了麻努。

    “哈哈哈...谁才是草芥蝼蚁?还有什么毒没使出来吗?”旺财眼里,有兴奋的杀戮贪婪渴望,叮当微响,被他捏成废铁的麒麟刀扔在了地上。

    那从他身上漫出来的杀气,早已经把麻努等人震慑住了,更遑论斗志。一声闷哼惨叫从一旁传来,却是妖道伏虎又中了一剑,眼看老命不保。旺财身形一闪,剑法仍是原来的剑法,招式还是原来的招式,却全然脱胎换骨了一般犀利。

    “铮铮铮”刀剑相交,关键时刻,旺财把伏虎从四名死士剑客手里救了出来。那浑厚暴涨的劲气,加上鬼魅的剑法,硬是把四名死士逼退了回去。缘何只是一个照面,方才还不堪他们出手的旺财,却能一剑逼退四人了呢?四名剑客虽说冷漠死士,见此情形仍不免愣然。更莫说麻努等人了,其惊骇层度,只剩下恐惧了。

    “师父,嘿嘿,死不了吧?”旺财看着身负两剑之伤的伏虎,咧着一嘴缺损的黄牙笑问。

    “死不了。赶紧抓两个来给我祭祭刀,也让我吸吸元神补补身子...”妖道伏虎朱红狰狞的脸,狞笑回答道。

    旺财闻言也不回话,转头冷冷看向了麻努等人。

    “你这是什么邪门功法?怎么会突然如此...如此厉害?”麻努问道。已然没有了方才飞扬跋扈的嚣张,看着对方脸上身上,还带着方才被自己击伤的人,实在难以接受对方转眼已逾一流高手的行列。

    “嘿嘿嘿,等你被我杀了,吸了你的元神怨念之后,你就知道我是谁了。”旺财哈哈哈冷笑道。

    “哼哼...凭你现在,也未必能够胜得了我们!”麻努说道,底气却是明显的不足。实则也确实如此,前提是他们赶快逃。而不是再有人被旺财祭了他的邪功。可惜麻努仍心存侥幸,暗自盘算着,这妖道受了伤,剩下旺财一人,虽则不知道其为何突然会功力暴涨。但己方仍然是人多势众,况且剩下的四名死士剑客,也足以跟他一战,当下是绝不能用毒功了,采取车轮战!围攻他!

    “就凭你那两把挠痒痒的飞刀?我也会!”旺财冷笑说道,猛地往前掷出手中长刀,却是避开四位死士。而是直击麻努,和他身后的属下。

    势劲力急!刀未至,隐隐风雷之声呼啸。此时黔驴技穷的麻努,哪里敢去硬挡,平素赖以仰仗的奇毒已然无效,论功力已经不能与旺财相抗了。那四名死士也来不及去替他格挡。唯有狼狈闪躲,堂堂麒麟护法使,竟然被旺财的飞刀杀的手无还手之力,要是被死去的前任看见,只怕也得气得活过来了。

    且说那旺财掷出了手中钢刀。伏身却从地上操起了一玄铁重剑,宝剑在手,威风八面立在众人面前。

    “总算找到了一把称手的兵器,哈哈哈。”旺财掂量着手中玄铁剑,挥舞着狂笑。

    “都给我上!杀了他!”麻努手上多了一把钢刀,大吼道,却只是命令四名死士与他拼命。

    果然!四名死士与旺财占做一团,一时仍平分秋色,然而旺财已经掌握了主动权,进退随心,牵制住四名高手,一味避重就轻缠斗而已,只待对方有人送上门来,自然都会一个一个成为他的剑下鬼。麻努领着其他属下,本想围上去自外夹击,帮上个忙,奈何四名死士和旺财的玄铁重剑使将开来,已然幻成了一道剑网,圈中剑气纵横,青光耀耀,功力稍弱之人,又如何欺得近身呢。

    急于求成的麻努仍不甘心,眼光又放在了负伤坐在地上的妖道伏虎,嘴角便闪过一丝冷笑,挥了挥手中钢刀,带领着身旁几个有点吓傻了的属下,壮着胆子,朝妖道扑去。才想着绕过那旺财,不妨他突然飞身穿出剑网,急退回来,剑锋一转,‘割肉饲魔’拦腰疾削麻努。

    “哎呀!”惊呼里,麻努挥刀格挡,噹的一声响,手中钢刀竟然被旺财击飞,震得虎口生疼,要不是一旁几个属下出刀救助的快,便要命丧在当场,已然吓得魂飞魄散,翻身往后急退。那四名死士又织起一道剑网,向旺财身后追来。眼前恁多开胃小菜,旺财哪里还肯与他们纠缠,冷笑里展开了‘幻影神剑’,一头扎入了麻努那些个属下里。此时已经成了混战场面,顾及同伙的四名死士反而施展不开手脚。而旺财却是如同虎入羊群一般,一招接一招的邪魔剑法施展开来,嗜血勾魂,但听得“啊呀!”,呛啷之声不断,那些个跟着麻努的属下,一个个连人带刀滚落地上,有的残肢四散,有的毙命当场,更有两三个,或被刺瞎了双眼,或被刺得半死,倒在了妖道伏虎的身前,血色映红了妖道狰狞的面孔。凶光满目,妖道伏虎手起刀落,屠戮起来。

    而连杀了两三个人的旺财,转过身来看着四名死士的时候,已经是看着四道大菜一般的眼神了。

    看着带伤奄奄的妖道,在杀了人后便又杀气凛人了,还有那眼见着更加犀利狠毒的旺财,麻努才惊骇发现,莫不是每杀一人,对方都能增长一份功力?难怪先前他说要吸食元神怨念的话,原来真是现世凶魔,食人无道来了。当下幡然醒悟般大呼:“撤!都给我撤退!”却看着已经卷入了旺财嗜血魔剑里的四名死士,回头身旁已然只剩自己,心生冷冷胆寒颤栗,复眼睁睁看着满目凶光的妖道,从旁与那旺财配合绞杀四名死士,若四名高手再被他们杀了,岂非更加恐怖厉害了?骇然里魂飞魄散,惶惶如丧家之犬,抛下四名死士,自顾逃命去了。

    奋力合击的四名傀儡死士,四位一流高手的合击,放眼江湖,又岂能被人小觑,却是被他们的上司麻努,临阵脱逃走时呼喊的撤退命令,再一次害惨了,攻守易势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