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二十二回 直上云霄九重天

第一百二十二回 直上云霄九重天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书接上回。

    话说心切的朱恩,受召赶到武当派去见吕洞宾,却在他刚现身院子里的时候,便遭受到,来自一位绝色美女的犀利狙杀。朱恩挡下了她的第一轮袭击,却不容他过多解释,对方号称‘乾坤一剑’的凌厉招式,再次追魂夺命般,席卷向了朱恩。

    危急关头,逼得朱恩一顿身形,足踏奇门生死地,身法妖娆妩媚魂,竟而在美貌女子的剑锋前,幻化出六个分身化影来。六个朱恩,笑得诡秘,手拿剑诀断筋截脉,不退反进,竟而前仆后继,往女子的剑网里撞了进来。但闻剑气交错之声‘铮铮’乱耳,朱恩使出‘幻影神剑’,可谓针尖对麦芒,打得激烈惊险异常。而这貌美女子突逢此变故,显得有些慌乱。局势忽成失控之态,惊得她心下一念闪动犹豫不决,却见手中施展开的利剑,已经切入了朱恩的分身里,虽然接二连三都是对方的虚假分身幻影,仍是惊散了她的一身杀气。

    高手相争,胜败皆是一瞬间的事,所以怎容得下这女子的临阵不决。但见朱恩剩余的三个分身,趁着女子一刹那的犹豫,剑势稍缓之际,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穿透剑网,切入到了她的身旁。三个咧开嘴嬉笑的脸,通身混元神功劲气,已经笼罩住她的诸身要穴,如囊中之物矣。

    “啊!...”女子轻呼出口,全身被对方无形的劲气包围,一招失手悔之晚矣。见对方的身体逼到自己身前,恣意戏谑的神情,直惹得她粉面飞霞,轻哼一声,蛮腰一扭连肘带膝击的近身御敌。朱恩也自换了剑诀,捏起了擒拿手,两人几乎是贴着身子近战。呼呼劲风激荡,女子连破了朱恩的两个分身化影。剩下一个实体,犹如鬼魅缠身。接着是一声娇斥,夹杂着“砰!砰!砰!”一连串劲气撞击声响,转身连环肘击、鸳鸯后腿踢扫。蛮腰扭处秀发飘逸,伶俐身姿煞爽无敌,霹雳般的动作快得让人肉眼难分。犹是如此,却每一下都被朱恩实打实接了下来。挥洒间全是朱恩温热的气息包裹,女子忽的更心烦意乱了。

    “撒手!”女子娇斥一声,娥眉紧蹙,凤眼圆睁,双手握住长剑由上到下,竖着贴身一圈云抹御敌,势必要拉开彼此间的距离。朱恩又怎得让你如愿。胜券在握却不急于擒敌致胜,见这凶悍的俏佳人欲摆脱他的控制,他却偏生要保持着对她的高压态势,就当是为刚才的自己压压惊,补补偿。当然,若对方不是美女,谁又会一味纠缠呢?说时迟那时快,朱恩如囊中取物般,双手轻拍沉粘,便已经按住了她握剑的双手,足下欺身压制她的下盘。不让她使出下盘腿脚膝法攻击,但见两人双手抱握般云起手来。女子的内力又怎敌得过朱恩,被朱恩一按、一挤、一揉、一顶,手中长剑便握不住。“撒手!”朱恩学她说一句,便听‘嗖’的一声,女子手中长剑。往院里梧桐树干上飞去,复‘笃’的一声入木极深,牢牢钉住了。

    卸了对方利剑,朱恩却忽然收了一身功力,真气内敛。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保持焦灼状态。心里头气她方才不听解释,上来就用狠招,此时便有意欺负她落入了他的禁制,换而之近身靠了上去,意欲实打实慢慢摧毁对方的斗志。正云着手,女子忽然感觉到了,对方逼人的真气收敛了回去,心想这可是大好的脱困机会,一抖武当派的阴柔软绵内力,便欲使将出来弹开朱恩的纠缠。没想到,朱恩此时却变成全无招式的打法,像个贴身的狗皮药膏,粘手卸了她的劲气,接着整个身子往她身上靠撞上来。女子心里一懵,几曾见过这种打法?避之不及,便实实在在与朱恩撞个满怀。她那一身正宗的道家真气,撞在朱恩怀里,却像泥牛入海般全无声息,然后...然后就被他整个环抱着搂住,禁锢在怀里了。

    “啊...放开我!...”女子失声叫道,双手紧紧抵住朱恩的胸膛,却哪里挣脱得了,已经是死死被对方搂紧了在怀抱里,一阵风把她的乌黑秀发拂到朱恩的脸上,亲昵差之毫厘,美得没有距离。瞬间,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愣住了。

    “好美啊...”朱恩心里说了一句:“这般美貌,绝对不输亲爱的兰儿...好像犹有过之...”

    女子却是懵懂了一阵,生平第一次被个陌生男子抱住了动惮不得,心跳的感觉呼吸间,都是彼此的气息粗重。女子其实猜到对方名字叫朱恩,这‘爆裂狂生’的称号,早就如雷贯耳了。也知道他是来找师公吕洞宾的,师公昨儿现身,就没少夸他心性怎样怎样的,今见他凭空现出的身法,激起她一试身手的好胜心,没曾想反让自己弄巧成拙,被他逮个正着搂在怀里去了。

    从朱恩现身庭院,到两人一连对了十几招,再到朱恩香玉满怀,仿佛是刹那间的事。

    一刹那的光辉,可以是永远吗?

    “凤仙儿怎的了?!”天木真人在厢房里大叫道,笃笃奔来的脚步声快急,敲醒了花痴朱恩的美梦。

    “在下失礼了。”朱恩放开温润如玉的怀抱,闪身一旁躬身说道,得了便宜赶紧卖乖。

    突然失去依靠,女子的身体微晃了一下,不觉后退了几步才立稳站定,红晕似霞映红了脸庞,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看了看朱恩微笑的脸,忽然觉得手脚无处安放,扭捏不安起来。

    “哎呀!咱们的凤仙儿几时学会害羞了?”天木手拿拂尘奔到院子里,看着眼前一对金童玉女,却诧异凤仙儿的羞怯来。

    “晚辈朱恩,拜见真人。”朱恩赶紧上去鞠躬施礼道。

    “你就是朱恩?小师弟?”天木一愣,继而咧开嘴笑将起来:“哇哇,这么年轻,就得了师父青睐。”

    “啊...”朱恩闻言也是一愣,对方白发苍苍,却称呼自己小师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是好。

    “这位是天木师叔...”凤仙一旁看着朱恩窘态,帮忙解释道。

    “呀呀呀...凤仙儿怎得语气都变了?”天木真人又是惊奇道。

    凤仙却没有应他,红着脸。自抬头看了看,被朱恩击飞插在树上的长剑。朱恩心领神会,忽展身形跃起,飞到了梧桐树上摘下了长剑。双手捧着递给凤仙道:“贸然失礼之处,还请凤仙原谅。”

    “怎得?凤仙儿,你打不过他?”天木又问,眼珠子滴溜溜地忙个不停,一会儿看看凤仙,一会儿瞧瞧朱恩。

    “嗯...”凤仙腼腆地笑了笑应道,长剑归鞘。

    “啊?你怎不用师叔教你的‘乾坤一剑’试试?他定然讨不了好了去。”天木有些不服道:“待师叔给你出出这口气。”

    “我是用了这招啊...”凤仙儿笑靥如花道,听见了师叔要帮自己出气的话,甚是开心欢喜。

    “不敢,不敢。在下不敢了。”朱恩连忙摆手道,竟见这天木老道说到做到,真的从腰间拔出了长剑来,要与朱恩一试高下。

    这边说的正欢呢,那边吕洞宾带着天龙和天星从厢房里走了出来。朱恩赶紧脱困般迎上去,双手高举过头躬身施礼道:“弟子拜见师父。”

    吕洞宾却绷着脸,走到他身前,勾起手指头,朝朱恩的脑瓜子就是个响亮的爆栗,呵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

    “哎哟!弟子知道错了。”朱恩捂着脑袋求饶道,这一下却是瞧得天木、天星、天龙目瞪口呆。而凤仙儿,则是甚解气地掩嘴偷笑。

    “师父,这位是朱恩小师弟吗?”天龙掌门躬身询问吕洞宾道。

    “嗯,正是这不成器的家伙。”吕洞宾回头看着他们几个,却是一脸灿然道。

    朱恩赶紧抱拳作揖施礼道:“诸位师兄在上,请受朱恩一礼。”

    天龙掌门、天星真人、天木真人闻言纷纷还礼。聪慧的凤仙儿则从旁一一给朱恩引见,告知辈分姓名,竟似一见如故,几个人叨叨着不亦乐乎。

    “这是凤仙,你也知道了吧?”吕洞宾瞪了朱恩一眼。问道。

    “弟子知道了...”朱恩赶紧躬身答道,心里懊恼着方才自己也太过不羁了,全然忘了师尊在附近,自己的一举一动,可都尽在他的眼皮底。

    “这天遁御气法门,你可练得纯熟了?”吕洞宾问朱恩道。

    “回师父,已经了然,但要熟能生巧,尚需时日。”朱恩如实作答道。

    “善,时不待我,幸好你底子好,从即刻起,你与凤仙便要闭关修炼几日,能持否?”吕洞宾肃容道。

    “能。”朱恩回答道,心里一闪过挂念的...婚事来。

    “我也能。”凤仙儿一旁跟着答应,满眼的期待。

    一阵脚步声起,院外匆匆奔入一人,正是前去召唤朱恩的玄月。施过礼,玄月禀报了丐帮帮主请天龙掌门赴议事厅的事宜。天龙掌门便告退了出去,奔议事厅相议武林大会之事。天龙和天星真人则奉师命,于院外护法,清退院落方圆之地,让朱恩与凤仙专注研习天遁剑法和九天玄女剑。

    “神光出匣惊乌兔,冷焰凌霄射斗牛。秉处十方三界净,挥时百怪万魔愁...”吕洞宾口中吟诵手拿剑诀,背后的纯阳剑便激射而出,锋芒闪耀处,似欲与日月争辉。但见那口宝剑,随着吕洞宾心诀御气直冲云霄,惊似霹雳闪电,灵若银蛇舞空。朱恩正看的兴起,冷不防吕洞宾手中一指朱恩急道:“接住此剑!”那远在天际的纯阳宝剑,便挟着一股流光,直冲朱恩面门射来,惊得朱恩未及展开御气心法,本能得跳了起来闪身躲避。此时他的功力身法,早就非一般的造化,不谓不快,如同移形换位一般,天上地下两个人,已经是身在半空。未等他缓过劲来,吕洞宾的飞天神剑却似长了眼睛一般,拐个弯又追到了他的身旁,剑未至,凛冽侵肤杀气盈身。

    “吖呀呀!!!”朱恩惊呼一声,立刻身随意转,嗖的一下化出六个分身幻影来,横空急退,恰似群妖乱空舞一般,真可谓慌不择路,逃命要紧了。

    这一下石破天惊,凤仙儿旁观者清,看得眼花缭乱更满心折服,难怪会几招就败在他的手下了。“哼!”吕洞宾诮笑道:“魑魅魍魉雕虫小技,就爱使这小聪明。”果然,他的纯阳飞天神剑,本不是寻他的影子追击,而是锁定对方先天之气绝杀!这朱恩满心以为,总能迷惑个一时半会吧,届时自己也早逃回到师父身边去了。还没等他得意,却瞥见纯阳剑不偏不倚,追着他的屁股猛射过来了。

    “快御气接住!”是凤仙儿大声提醒他道,师公方才可是让朱恩御气接住,他却自顾逃命了,那狼狈模样,却怎生让人看得如此欢快呢?

    朱恩闻言才恍然大悟,自己就是御气本尊,却偏要化成妖魅逃之夭夭,真可谓舍本逐末冤大头了。堪堪纯阳宝剑抵近了他的身旁咫尺之地,朱恩清啸一声,一点浩然天地正!其人随着剑势接连翻了几个跟斗,真似游龙天际,那一身纯阳真元御风飞翔,人随心动,剑随人走。手拿剑诀飞天遁,叱咤一声震天吼:“走你!”纯阳宝剑便如同附着了他的魂儿,直上云霄九重天!

    “这愚人,若非火烧屁股了,他就是不知道如何应变。”吕洞宾捋须哈哈大笑起来,虽早知朱恩修为不俗,还以为怎么也得让他吃点苦头,才能接下他的纯阳剑吧,却见他如龙伴剑飞,顷刻到了御气驭剑走,真不枉孺子可教也。

    带着一阵清风,朱恩落在了吕洞宾身前。

    “多谢凤仙提醒,否则...我还不得屁股开花了去。”朱恩满心感激的对凤仙抱拳谢道,那把飞天纯阳剑,如影随形,在他的头顶三丈处旋绕,闪闪发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