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爆裂书生 > 第一百七十 又现梅花针

第一百七十 又现梅花针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花式撩男神手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滴泪,

    熏热了眼眶咬咬牙,

    也就堵回去了,

    有些话,

    如梗在咽反复念叨,

    一狠心~也就烂在了肚肠,

    却是另一种毒杀,

    枉恨朝朝.

    诸如此般心潮暗涌,

    举杯时已是满目伤怀,

    ——-————

    一上高楼万古愁,

    每觉人事逐波流。

    浮云终日随风去,

    冷月常年伴我游。

    凄景萧疏山淡远,

    亭台寂静树清幽。

    欲吟骚客登临赋,

    空有诗文怅九州。

    那望啊~望不尽的蒙蒙霾雾迷眼痛,乾坤黯黯凄芳草。

    一粟沧海空有泪,生得白发愁上愁。

    “义父!难道你真要逼着我去嫁了那蛮藩之人吗?!!!”司徒文姬哭倒在‘望江楼’上撕心裂肺。从晨曦到日暮,她徘徊这望江楼上直到心碎。父女俩久别重逢,本该有话不尽的天伦,事实却是,相对无言各怀心事的时候多。当史世明欲给她做思想工作的时候,俩人之间就只剩纠结和愤怒了。

    司徒文姬大声的质问,让空气都仿佛凝滞了,唯有她的啜泣那么让人哀怜。于她跟前,则是负手而立的史世明。

    他没有看着她,冷冷的背影昭示着残酷的答案。

    没有风,楼阁里的灯火耀得人眼刺目苍白。而楼外则笼罩着断天涯的黑夜,沉重的像人心,不露半点星光,天与地皆混沌不清。

    “你若从这断天涯上跳了下去。我便要月雯和碧凌都跟着你陪葬了去!”是史世明冷冷地应道,说罢竟拂袖离去。

    扔下伤心的司徒文姬和月雯.碧凌三人,相拥着哭作一团。

    眼泪哭干了,心也凉透了,司徒文姬呆呆地望着栏杆外的茫茫黑夜。伤心的眼眸便也渐渐的麻木了空洞了。

    月雯和碧凌两个丫鬟,却依然红肿着双眼梨花带雨。碧凌挨着司徒文姬的身旁想宽慰她几句,话到嘴边却又哽住了,想着小姐心不随人愿,自己何尝不是卑微可怜,原是一样的苦命人。那泪更如泉涌一般难以自持。

    倒是一旁的月雯先开了口,边抹着泪边对司徒文姬说道:“小姐...你难受你就哭吧,别委屈了自己。咱们生是你的丫鬟,死了也还是你的人...只要你有了决定,哪怕真要从这断天涯上跳了下去。我们也永远都跟着你。”

    “嗯...嗯...”那碧凌连声应和,却泪的更加凄苦了。

    司徒文姬听闻,麻木而空洞的眼睛里,便忽的燃起了一团火光,回头看了看月雯,缓缓地说道:“义父的养育之恩...不能不报...”

    “可是小姐,你爱的是朱公子啊。”月雯心疼的说道。

    “要不...咱们连夜逃离这断天涯吧...”却是碧凌抹着泪说道。月雯听着可气,赶紧打断碧凌的话语应了句:“你说得不是傻话么。就凭咱们三人,现在还能逃得出断天涯?”说罢犹恐被别人听了去,左右四顾了一下。

    “那能怎么办?以后若真是跟了那蛮藩。我...我还真不如死了的好。”碧凌想起日前藩王龌蹉而疯狂的模样,恨的不行。

    “死你个头,再不许你胡说!”月雯伸手打了一下碧凌的肩膀责怪道:“你这是要把小姐往坏处带了不是?不会说话就闭了嘴,尽是胡言乱语。”

    碧凌听了觉着委屈,却也只好收了声。

    司徒文姬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看身旁两个苦命的丫鬟说道:“能逃到哪里去?逃不掉的...义父和他水火不容...这天大地大...竟是没有我的立足之地。”

    这话一出。又惹得碧凌一阵伤心难过。月雯到亭楼外四下观察,确定没有人在附近了。这才回头轻声对司徒文姬说道:“小姐,朱公子不是已经练成了盖世武功吗?连主上都被他打伤过...朱公子若知道小姐对他的深情。我想他一定会来救咱们小姐的。”

    “他又怎么会知道?”碧凌收住眼泪反问道。

    “一定会知道的,都说相爱的人心心相印,佛祖在上,他一定能感知道小姐日日夜夜对他的思念。”月雯笃定的回答道。

    司徒文姬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便觉得一颤,眼泪又差点掉了下来,可是残酷的现实还是摆在面前,像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三人如是相对无言了一会,司徒文姬心里便似暗自有了决定,整个人竟变得更加沉默和冷静了。月雯看在眼里觉着不对,担心的相询。司徒文姬抬头看着楼外的一片漆黑才缓缓说道:“若婚礼当日他还不来...我便在入洞房前自行了断...届时义父也已经拿到想要的东西了...”

    月雯和碧凌虽然先前早有心理准备,然而司徒文姬此刻说出口,还是把这两个丫鬟吓了一跳。两人拉着司徒文姬的手欲~语难说,眼泪吧嗒吧嗒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司徒文姬自是呆呆地望着楼外,那无尽的黑暗,却低声说了一句:“只是...他来或不来...又有什么分别?”

    ——————————————————

    荒村小店,

    坐落在去往湘南的必经之路上。

    很小的一个土胚房,外搭一个宽敞的草棚。

    小小的土胚房简陋的一目了然,一边堪堪容下一个大灶台和一张长案几,就着土墙几排木板横着便算是橱柜了,到处堆满了各种杂物。另一边用破板隔开成一个小单间,便是店家的起居卧室,却同样是被烟熏的黝黑。

    按理说这么个小店,平日里生意便不怎么样,估摸着也是将就着过活吧。可是今天却分外的热闹。那缺了门牙瘦小黝黑的掌柜,忙里忙外着招呼客人不亦乐乎:“各位客官坐坐,请这边坐。”边说着边到处找凳子,可是毕竟店小人多,凑半天也只能安排坐下二三十人左右。更多的客人。则索性都在店外草地上席地而坐。

    “实在抱歉,实在抱歉,本店太小,难为客官们了,呵呵呵。”掌柜一边说着一边作揖打着哈哈陪笑。想也是,平日里安静的小店。谁会想到突然就来了两三百人呢,而且还是各式各样的人,有和尚有尼姑还有道士等等。

    此刻虽然人多,却都尊卑有序的井井有条。看样子身份地位高的都坐椅子上了,而一些不拘小节的图个自在痛快。纷纷三三两两的在店外寻块草地,就这么坐下便是。

    这时候,有一位腰挂宝剑的员外居士跟掌柜的说道:“店家不必客气,我们都是江湖武林中人,恰巧路过宝地作个小憩,多是自备有干粮,就为讨杯茶水润润嗓子。店家若是有好吃好喝的,也尽管拿上来便是。我们人多,绝不会亏了你一丝一毫。”说着,更从怀里掏出了一大锭银子。爽快地塞到掌柜手里:“这点银子你先拿着,到时候不够另算!”

    那掌柜的见状喜出望外,一时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那好,那好...各位客官请稍等,小店太过简陋了...我婆娘已经在堂里张罗,不过。不过因为没有现成的开水,所以小二正在烧火。所以还请各位大老爷们稍等片刻,我们一定好酒好茶斥候各位爷。”

    “行行行。辛苦掌柜了。”员外居士说道。那掌柜的便兴奋不已,一个劲点头,复转身朝堂里灶台奔去,嘴里犹自碎碎念着:“太好了...太好了...烧水!小二烧好水了没?做饭!...婆娘快帮忙做饭。”

    小二和掌柜的婆娘应和着,一时间,三个人在店里忙得不亦乐乎。

    不知道是否因为柴伙不够干燥的缘故,那拼命煽火的小二弄的灰头土脸的,好不容易才驱散了浓烟看见了火苗。

    而店外,这几百人蜂拥至此竟也不喧嚣吵闹,走来走去的,或是躺在地上的,三五成群各得其所各安其事,偶尔有什么话说也是低声慢语。

    原来这都是一众从襄阳赶往断天涯的各派中人。因是事关紧急,为赶路,分成了几拨人前往。当先这一拨都是武林高手,各派中的精英。少林武当昆仑千鹤等等,几大门派都有。

    此次前来的长安三英却只有郭子林和徐闻二人。只见两人一身风尘仆仆的略显疲态,与几个武当弟子躺在店外的草坪上抓紧时间休息。因是急着赶路,入了湘岭山路又难走,只得弃马,换成了轻功急行,所以功力稍弱的人都会跟不上。

    安全起见,便商量着分为几批入山。关刀郭子林和双枪徐闻这一路跟来,可谓是拼尽了全力才不至于落下。

    “嘿嘿...徐闻,你说盟主此刻是不是到了断天涯了?”郭子林呼呼的说道,此刻躺在软软的草地上,那个舒服啊。

    “就咱俩这孬样,跟上了也帮不上盟主什么忙吧?”徐闻也嘿嘿笑着打趣。

    “那是,不过咱们也得去!”郭子林说道:“若然错过了这等盛事,咱们岂非白走江湖这一遭了?”

    “哈哈哈,我以为你会说‘武林兴亡匹夫有责’呢。”徐闻哈哈的笑答。

    一旁坐在地上的武当弟子闷闷地插嘴道:“对于你们来说是盛事,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事关门派荣辱兴亡的恨事。”

    徐闻和郭子林正有说有笑呢,闻言赶紧坐起了身子肃容,徐闻对那武当弟子抱拳愧然道:“道兄莫怪,我们没有不敬之意。”

    那武当弟子倒是识体,苦笑答道:“徐少侠莫怪,只是我们的掌门也失踪了...唉...连日来各派武林兄弟们何尝不是度日如年啊。”

    徐闻和郭子林点点头,抬眼四顾,诚如所言,几大门派的门人都是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样子。

    “我们可千万不能士气低落啊!”郭子林‘噌’的一声把长长的明月关刀刀柄杵在地上,站起身子大声说道:“我们还有盟主在!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能够救回各位掌门。”

    “对!”徐闻拍着大腿应道:“想那日襄阳城外,盟主只是一挥手,飞天神剑便仿佛惊天霹雳,瞬间就把禁卫军的冲楼啊,五十连弩大杀器啊等等都给毁了,恶如灭世血魔都不在话下,何况是区区幽煞门呢?”

    一众人等听到郭子林和徐闻的豪情壮志,纷纷点头,投来了赞许和感激的目光。

    正当郭子林和徐闻说得起劲的时候。

    突然!‘蓬’的一声巨响,是一个身影撞破土胚房卧室里的窗棱跌落在草地上。惊得不明所以的众人跳了起来。大伙定睛一看,竟是那掌柜的婆娘。只见她滚落地上之后立马爬将起来,手上还握着一把锋利的短刃,身上粘满了黄色的粉末。还没走两步却又一头栽倒在地上,众人这才看清,她背后被利器穿透的伤口染红了衣裳。

    “啊!!!”是掌柜的狂吼着飚出了店外,一抹剑光紧追着他的身后。掌柜那原本黝黑瘦小的身影,此时却飚出了一流高手才有的轻功身法。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腾空后翻的身影,伸出的手上竟然同时炸开了两筒‘梅花针’。那密如银雨般散开去的毒针凄厉着!一霎那间,罩向了草棚下的武林中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

爆裂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梁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迪并收藏爆裂书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