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少的蜜宠宝贝 > 你是我的回忆(6)

你是我的回忆(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以东和方静琳回到江宅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道路两边的亮灯悄然闪烁。

    “阿姨好。”方静琳一袭白色蕾丝连衣裙,款款从大门而入。

    江以东站在她的旁边,看上去两人登对耀眼。

    “哟,回来了,静琳快过来坐。”罗心怡瞧着自家未来媳妇,一脸的心花怒放。

    方静琳笑意盈盈地走到罗心怡身旁坐下,脸上的笑容优雅得体。

    “妈,以凌过来了吗?”江以东插嘴,无奈地看着母亲兴奋的表情。

    “嗯,她在房间,一会你爸就回来了,你去看看她吧。”

    江以东应了声便往二楼走去。

    “以凌,回来了?”江以东敲了敲半开的房门,走进去,入眼的是以凌发愣的表情,双手抱紧屈起的双腿盘坐在地板上,呆呆地看着放在一旁一箱杂物。

    “嗯,哥,这箱东西,帮我扔了吧。”以凌听到声音,站起身,指着那箱杂物开口。

    “好。”江以东没有问为什么,这箱东西,他知道以前一直是以凌的珍宝,都是严正杰送给她的礼物,现在她让他扔了,证明以凌已经放下他了吧。

    如果以凌真的放下了严正杰,那就再好不过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以凌再紧紧地抓住过去不放,痛苦的也只会是她。

    他不希望他的妹妹一直都过得这么不快乐,他希望她还是以前那个活泼任性的妹妹,而不是现在这个毫无生气,甚至有些冷冰冰的妹妹。

    “下去吃饭吧,爸回来了,静琳也在。”江以东走到以凌身边,搂住她的身子,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

    “嗯,我们下去吧。”以凌推开哥哥的手臂,率先往外走去。

    来到客厅,虽然下楼之前,以凌已经一万个叮嘱自己绝对要冷静,可是看到父亲的一刹那,以凌还是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

    走在以凌身后的江以东察觉到以凌的动作,微微上前搂住以凌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把她带到餐桌旁坐下。

    “爸,静琳。”以凌稳了稳心神,扬起一个温婉的笑容,朝坐在主位上的父亲还有一边的方静琳微笑点头。

    眼光望见方静琳的时候,以凌落座的动作僵了一下,脸色沉了沉,脑海里掠过她与安夜辙在豪庭的画面。

    她不知道方静琳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答应了和哥哥的婚事,还要与安夜辙交缠在一起,她的心底,对这位温婉的方大小姐再难有好感。

    不过现在毕竟是家宴,她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安静地低头坐下。

    餐桌上的菜式大部分都是她以前喜爱的,看来母亲为了迎接她是费了心思了。

    “以凌,回来就好。”江昊天抬头,神色淡漠,一脸的威严,凌厉地望了以凌一眼,语气微冷。

    “嗯。”以凌应声,坐到了母亲的身边,哥哥则坐到了方静琳的旁边,她早已习惯了江昊天冷淡的态度。

    她的父亲,从小就对她和哥哥极为严厉,凡事都要求他们做到最好。

    他说,他们江家的孩子,必定要是人中之龙,绝对不能丢了江家的脸面。

    而在这种教育下,她和哥哥从小就比别人更努力,学习得东西也更多。

    那时的她,也是把江家当做自己的一片天,自己的未来,为了把自己变得更好,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钢琴、舞蹈、书画等等的所有她都去涉猎,并且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

    可是现在的她,才幡然醒悟,她从来也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喜欢什么,自己爱做什么,只是一味地接受父亲的安排,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大家闺秀。

    罗心怡瞧见以凌发愣的神情,夹了一块小排到以凌碗里,“以凌啊,难得回来,我叫容姨都做了你爱吃的菜,快多吃点。”

    “嗯,谢谢妈。”以凌微笑,把小排放到嘴里,浓香四溢。

    江家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一整顿饭,虽然气氛有些压抑,不过大家都静默,也免掉了一些尴尬。

    晚饭结束后,江父把以凌叫了去书房,母亲担忧着拉住以凌的手腕,瞪了一眼江昊天的背影。

    “以凌,你爸他一直都很关心你的,两父女好好聊。”

    “知道了妈。”以凌微笑,往二楼走去。

    转过身子,她的脸色沉下来,眸内细碎的冷光凌冽,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响起清脆的声音。

    就算再不想面对,她也不准备再逃避了。

    “爸。”以凌走进书房,脚步停在暗红的书桌前,看着这个虽然年过半百,却依旧威严冷漠的父亲。

    “以凌,舍得回来了吗?”质问的语气,令以凌纵然做好了被骂的准备,也被吓了一跳。

    “嗯。”以凌低下头,十足一个做错了事情在反省的孩子。

    “你在美国的那些荒唐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既然安氏集团的总裁对你有意思,你就好好跟他发展下去。”江父坐在皮椅上,从抽屉里翻出一堆照片甩到桌子上,冰冷地开口。

    以凌抬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些照片,都是在纽约时她和安夜辙的亲密照片。

    没想到父亲那几年一直在纽约找人监视着她,拳头握得紧紧,指节发白,以凌努力稳下自己愤怒的情绪,语气冰冷,“知道了。”

    丢下这句话后,她急切地离开父亲的书房,虚软地倚靠在走廊的的墙壁上。

    心底的火焰不断地翻涌而上,他凭什么每一次都要干涉她的生活,每一次都要她听话!

    要不是他,或许现在她和严正杰还好好地在一起呢。

    她也不会如此地痛苦内疚,可是为什么伤害她的人,会是她的父亲呢。

    她无法恨他,毕竟没有江家,就没有她江以凌。

    额头上渗出层层的薄汗,那一年的回忆随着泪水倾泻。

    “江以凌,你再敢跟严正杰交往看看!”江昊天把一堆她和严正杰牵手的照片甩到以凌身上。

    哗哗啦啦的照片从她的上身一直落到地板上,零散地铺在她的脚边。

    “我就是要跟他交往,你奈我何!”以凌站在原地,通红的眼睛盯着地面上的照片,嘶吼道。

    “我再说一遍,离开他,不要让你爸我亲自动手!”江昊天也被惹怒了,他的女儿,从来都没有忤逆过他,这次因为这个男人,竟然顶撞他!

    “哼,你能动什么手脚!”以凌踩了踩地板,满脸的轻蔑,头也不回地离开书房。

    以凌轻笑出声,笑自己那时的无知,笑自己那时的任性。

    走下客厅的时候,林心怡急忙上前,“哎,你爸没有说你吧?”

    “嗯,没呢,妈。”以凌掩饰好自己的情绪,拍了拍母亲的肩膀。

    “那就好。”林心怡心头的大石安然落下,她最怕的就是江昊天追究起以凌的过去而责怪她。

    晚上,林心怡让江以东先把方静琳送回去,以凌没有再呆在江宅,也回去了公寓。

    躺在床上,以凌看着手里的手机屏幕,思绪混乱。

    她好想听听安夜辙的声音,可是她不敢,也不能打给他。

    这几年,她都是这么孤独的一个人熬过来,没有朋友倾诉,没有爱人安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笑也不怒。

    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是却最终成为了这样的自己。

    这一晚,她又梦到了安夜辙,他从暗黑的大道中款款而来,牵着她的手走向光明。

    *

    周日。

    五月的A市,气温已经逐渐升高,火辣辣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以凌走了一一小段路,身体里的汗水已经浸湿了她黑色的上衣。

    她住的公寓本来就在市中心,离高级商场只有两个站的距离。

    自从回国后,她已经渐渐熟悉了A市的生活节奏。

    其实与她在伦敦的生活差不多,两个城市都是国际大都会,她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更何况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只是以前,她去每一个地方都有专车接送,而现在再次回来,她选择了最普通的生活方式。

    哥哥也曾经说过要给她一辆车,可是她立马就拒绝了。

    虽然以她现在的工资以及积蓄已经可以买上一辆轿车,可是她在外国已经习惯了像个普通白领一样每天挤着地铁去上班。

    如果就这样一直平凡低调地生活着,那该多好呢。

    推开Chanel旗舰店的大门,凉飕飕的空气扑面而来,稍稍缓解了以凌身体的燥热。

    奢华高雅的店面陈列着一件件Chanel设计师最新设计的单品,每一件都精致完美,宛若出自上帝之手。

    环顾了店铺一圈,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以凌只好自己先挑选礼服。

    抬眼,一件挂在右侧的纯白色的抹胸礼服瞬间吸引了她的眼光,白金钻饰与刺绣花朵错落有致地点缀在礼服上,耀眼奢贵。

    “小姐,可以拿那件礼服给我试一下吗,谢谢。”以凌抬手指向那件礼服,侧头向身旁的店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店员礼貌地笑笑,然后小心翼翼地拿下那件挂在陈列墙上的礼服。

    “我要那件,帮我包下来。”一个尖锐高傲的声音打断了以凌的视线,转身,一个妆容精致,娇柔妩媚的女人便闯入了她的视线。

    定睛细看,原来是近日A市传得沸沸扬扬的安夜辙新宠vivi。

    “vivi小姐,是这位小姐先看上了这件礼服,要不你再看看其他款式吧。”以凌身旁的店员望了望以凌,歉意地对vivi说道。

    “她买了吗?既然还没买,那我现在就付钱买下来。”vivi不悦地皱眉,随即动作利索地掏出了钱包里的银行卡递给收银台的店员。

    店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收银台的小姐想接过卡又觉得不妥,毕竟的确是以凌先看上了那件礼服,可是vivi小姐也是同样不能够得罪的。

    以凌愣住,自从回国后,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

    她也明白店员的难处,只是于情于理,都应该是她买下这条裙子吧。

    不过她并不想得罪任何人,沉吟了一会,忍着气轻声地问旁边站着的店员,“小姐,这件礼服还有另一件吗?”

    “小姐,这件礼服是限量版的,全A市只有一件,所以…”店员面露尴尬,这种情况真是不好应付啊。

    以凌眉头微皱,天生的倔强不允许她示弱,旋即开口道,“那好,帮我包好那件礼服吧,我现在买下来。”

    “小姐,这件礼服是我先说要买的,你这样夺人所好不太好吧?”清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以凌气结,这件礼服明明就是她先看上的好吗!

    瞥了一眼高傲的vivi,她扭头示意店员把礼服拿下来。

    “vivi小姐,这件礼服得确是这位小姐先看上的,我们店还有很多新到的晚礼服,要不您再挑选一下其他的吧?”店员硬着头皮,瞧着vivi紧绷的脸色,再次小心翼翼地开口。

    这时,另外一位店员拉了拉站在以凌身旁的店员的衣袖,小声地开口:“小雅,vivi小姐可是安少的新宠啊,也是现在风头正红的模特,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得罪她啊?”

    话语一字不落地传入以凌的耳中,以凌僵在原地,不经意眼神瞥向门口的方向,黑色的grandsportvitesse缓缓停在门口,从后座上下来的英挺俊朗的男人正优雅地往门口走来。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黯然失色,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深蓝的丝质衬衫,黑色的西裤,衣袖微挽,金色的纽扣闪着亮光。

    俊容依旧是高贵淡冷,浑然天成的衿贵倨傲气势使他看起来更加的冷魅。

    他似乎并没有看见以凌,目光远远地便望向正一脸惊羡地看着他的vivi。

    以凌很快把自己的视线离开,心脏跳得很快,如小鹿乱撞般要挣破她的胸膛。

    似乎每一次看见他,她都会特别地紧张,莫名地心跳加速,想找个隐蔽的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

    安夜辙已经走了进来,店员纷纷松了一口气。

    “安少,你怎么这么晚才来?”vivi甜腻的声音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以凌抬眼,瞧见她正亲昵地挽上安夜辙的手臂,性感的娇躯紧紧地倚靠在男人怀里。

    心底泛过一抹刺痛,不是不知道安夜辙这一年的生活过得有多么的丰富多彩,可是当每次亲眼目睹他与其他女人在一起,做着以前他们经常做的亲昵的动作,以凌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抽痛,紧抿着唇,一声不吭。

    她的目光落在另一侧墙壁的相框上,是Chanel的总裁来中国时的合影照片。

    “公司有些事情耽搁了,买好了吗?”安夜辙低头搂住vivi,脸色渐渐柔和下来,不经意地睨了以凌一眼,随即眼光落回到身旁的女人上,温柔地问。

    “还没呢,我和这位小姐都看上了这条裙子,可是整个A市这款裙子就只有一条,她硬要跟我抢!”女人的声音柔得可以滴出水来,恨恨地瞪了以凌一眼,对身旁的男人撒娇道。

    以凌不悦地拧紧秀眉,这女人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真是太强大了!

    强忍住心底的熊熊怒火,她望向面容姣好的vivi,“小姐,这条裙子是我先看上的吧,凡事都讲求先来后到,我想小姐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吧?”

    以凌的语气嘲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讥诮地盯着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

    “既然是这位小姐先看上的,那就先让给你好了,vivi,再去挑一条吧。”男人温柔地揉了揉vivi的头发,并没有看向以凌。

    以凌没想到安夜辙竟然会站在她这边,错愕地抬头却望见眼前如此深情宠溺的一幕,呆愣了一秒,嘴角扯开一个酸涩的笑容。

    “那好吧。”vivi虽然不忿,却也不好忤逆安夜辙的意思,娇羞地点了点头。

    **

    以凌没有再看向安夜辙,踏着高跟鞋径直往旁边的沙发走去,掏出手机,拨通妈妈的电话。

    “妈,你怎么还没来。”以凌有些烦闷,不耐地开口道。

    “以凌啊,刚刚高架桥那边塞车,妈快到了,别着急。”江母温柔慈爱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以凌“嗯”了一声后挂掉电话。

    “小姐,你的礼服需要试一下吗,如果不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改一下。”店员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以凌抬头,没有再看见安夜辙的身影,松了一口气,说道,“等一下吧,等我妈妈来了我再试。”

    “好的。”店员话落,以凌便瞧见了妈妈靓丽动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妈!”以凌站起来,拉过妈妈的手臂。

    “怎样,挑到合适的吗?”罗心怡走进商店,拍了拍以凌的手臂,柔声问道。

    “嗯,我挑好了,不过还没试穿,妈你也快去挑吧。”以凌指了指放在一侧的白色礼服。

    点了点头,罗心怡挑了一件浅粉色的拖曳礼服,和以凌一起试穿。

    罗心怡的身材一点也不比以凌差,两人同时换上礼服出来后,以凌瞧见妈妈丰满的身材,禁不住惊讶,“妈,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好啊?”

    “我的以凌也不差啊,等你生了孩子,身材自然也就会更加丰满了。”以凌羞赧地低头,脸庞爬上一抹绯红,生孩子?她还真的是想都没想过自己会有生孩子的这一天。

    在纽约和安夜辙在一起,尽管他们欢好的次数很多,可是每次欢好过后以凌都会准时吃药,所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意外。

    “唔,看在你是我妈妈的份上,我就不妒忌你的身材比我好了。”以凌吐了吐舌头,转移开话题。

    “你这孩子,妈倒是羡慕你呢,我的女儿啊,是越来越漂亮了。”罗心怡摸上以凌滑嫩的脸蛋,还记得以凌没出国前,还只是一个纤瘦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有吗?还不是这样子。”以凌向前几步靠近镜子,仔细地瞧着自己的娇颜,她一直都很注重保养,而且她的皮肤本身就很白皙剔透,清丽明艳,自有一股魅力。

    “当然不是,你现在呀,比出国前成熟多了,怎么,我的女儿这么漂亮,在国外竟然没找到男朋友?”

    以凌囧。

    她的妈妈怎么问得这么直接。

    “没有,你女儿脾气这么差,谁看得上呢。”以凌低头,脸上不自然地爬上两抹红晕,不敢把真话说出来。

    出国的这几年,追求她的人自是不少的,可是她唯一交往过的,就只有安夜辙。

    她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就接受别人的追求呢,七年前给她的教训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她走得每一步都战战兢兢。

    她不想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被牵累,尽管她现在已经是尽力远离江家,可是江二小姐这个身份是永远也无法抹灭的,或许将来,她也会像哥哥那样,成为家族的一只棋子,而嫁给一个商场上名利双收的成功者。

    “哟,谁敢说我女儿脾气差呢,你哥的婚宴上,妈给你介绍几个青年才俊,你也不小了,该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妈,我现在不想谈恋爱。”以凌脸色沉下来。

    “以凌啊,你不会还想着那个严正杰吧,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

    “妈,你想多了,我只是还没准备好而已。”以凌冷漠地打断母亲的话茬,走进更衣室把礼服换下来。

    罗心怡站在镜子前,无奈地叹了口气,难道她的女儿打算一直这么单身下去吗,当年的事情,都怪她没有阻止老头子。

    只是现在早已时过境迁,当年以凌出了国,她才知道江昊天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她从小就疼以凌,所以也帮着江以东不让江昊天去把以凌接回来。

    她相信,以凌肯定会走出那片阴影,她从小就是独立倔强的性格,凡事都追求完美,她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挫折击垮的人,他们江家的孩子,每一个都是极为出色的。

    以凌换回自己的衣服后,罗心怡先把她送回公寓再回去。

    她没有再继续刚才的问题,既然以凌还没有准备好,那她也不好强逼她,这个女儿啊,她也就只能一直宠着她,舍不得对她责备一句。

    下车前,罗心怡叮嘱她,“下周日就是你哥的订婚礼了,那天你先过来老宅。”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以凌一口回绝,她一步也不想再踏进那里。

    “哎,你这孩子,现在都不听妈妈的话了,你毕竟是我们江家的小姐,怎么能一个人过去呢。”

    “妈,到时候再算吧。”以凌挽上妈妈的的手臂,嘴角弯弯勾起,算是给了一个答复。

    “嗯,你这丫头。”罗心怡不悦地瞪了以凌一眼,眉眼间却是笑意盈盈的。

    “那我回去了,路上小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安少的蜜宠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凉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凉冬并收藏安少的蜜宠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