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安少的蜜宠宝贝 > 你是我的星光(完)

你是我的星光(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爱咖啡厅。

    霍欣坐在皮质的沙发上,手上的ipad正刷着最新的微博。

    “一架从巴黎飞往A市的飞机遭遇劫持事故,一名中国籍女乘客…”霍欣没把新闻看完就焦虑地把ipad扔到一边。

    她想起一周前以凌跟她说过,她要去巴黎一周,而回来的日子,正好是今天。

    霍欣不敢再想下去,拿起手机马上拨给以凌。

    “喂,以凌…”

    “不好意思,小姐,这位手机的主人现在正在昏迷当中,你是她的朋友吗,她现在在S城抢救,我是这边的急救人员,正把她送往医院,如果可以请帮忙联系上她的家人。”

    “好的好的,谢谢。”霍欣挂掉电话,眼泪决堤而下,以凌,你一定会没事的。

    思索了一会,霍欣急忙跑出咖啡厅拦下一辆出租车,“麻烦,安凌集团。”

    在A市,她能想到的最有权有势的就是安夜辙,而且她也一直都知道,这些年,以凌根本就放不下安夜辙。

    她想,安夜辙也应该是吧,要不然,也不会亲手为她打造一座如此豪华的安凌酒店。

    出租车停在了安凌集团门口。

    霍欣下车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有带出来,只揣了部手机,在司机狐疑的目光下,霍欣硬着头皮开口,“不好意思,我出门太急忘了带钱,下次再还给你。”

    话落,不等司机反应过来,霍欣用力推开车门跑进安凌集团。

    她跑得飞快,暗暗祈祷那位司机大哥不要跑上来追她。

    “小姐,请问你找谁?”前台的小姐瞥见霍欣的身影,礼貌地拦住她的脚步。

    “找安夜辙!”霍欣推开那位小姐的手臂,径直往电梯走去。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那位小姐再次疾步追上霍欣,狐疑地望着她。

    “有,你快跟他说,Elaine找他!”霍欣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说道。

    霍欣暗暗安慰自己,千万不能慌张,一定要镇定下来,以凌一定会没事的。

    “好的,我现在帮你接通总裁秘书的电话。”前台小姐与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然后转过头微笑地对霍欣说道,“小姐,总裁请你上去。”

    “好的。”霍欣笑了笑,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脑海里大致掠过那条新闻的内容,霍欣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刀伤这个字眼不断在她的脑海里徘徊。

    “叮”,电梯到达顶层。

    霍欣踏出电梯便看到了连城的身影,“安夜辙在哪,快带我去找他。”

    连城看到霍欣,有些讶异,前台的人不是说Elaine来找安少吗,怎么来的是以凌的好朋友。

    “呃,霍小姐,安少还在开会,江小姐呢?”

    “他什么时候开完?”霍欣拽住连城的衣袖,一脸的焦急。

    “安少现在在和公司的高层开会,应该还要一个小时。”连城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说道。

    “*!”霍欣蹬了瞪脚下的高跟鞋,忍不住喷了句脏话。

    “呃,霍小姐,是你找安少吗?”连城一脸的疑惑,这位霍小姐借Elaine的名字来找安少,究竟有什么事情。

    “以凌她现在受了刀伤,情况不太好,现在正在S城抢救,你帮我转告给安夜辙,我先走了。”

    霍欣话落,急匆匆地离开安凌,她没有以凌家里人的电话,只好打了个电话给方浩扬,让他通知江家那边的人。

    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后,霍欣坐上了去往S城的飞机。

    连城听完霍欣的话后,马上来到会议室门口敲了敲门。

    在一众高层疑惑的目光下,连城走到安夜辙身边,耳语道,“安少,刚刚霍欣小姐过来说,江小姐受了刀伤,现在正在S城抢救。”

    安夜辙一脸冰冷,马上站起来,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高层们木讷地看着总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一向淡定沉稳的总裁如此焦急。

    “连城,马上送我去机场。”安夜辙扔下一句话后,快步离开安凌。

    *

    以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后的事情。

    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墙壁,还有独属于医院的那股难闻的消毒水味。

    她疑惑地皱了皱眉,她怎么会在这里?

    脑海里有什么画面在飞速掠过,她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哥哥,有严正杰,还有安夜辙。

    那些过往就如一张张白纸在她眼前翻过,每一页都有着她想抹灭却又深深镌刻在她心底的记印。

    就这样措手不及地在她的脑海里翻江倒海地扑腾而来,不容她躲避,也让她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心。

    有些人,遇上了便注定是一场无可挽回的劫数。

    安夜辙,注定是她的劫。

    以凌动了动眼睛,张着小嘴说话,却发现喉咙干涩得厉害。

    “以凌,你这孩子终于醒了?”罗心宜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杂志,瞥见以凌已经醒了,马上站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见她精神恢复了不少才松了一口气。

    她伸手按了按以凌苍白的脸颊,眸光里尽是欣喜,。

    “妈。”以凌发出一个音节,想撑起身子坐起来,腰部却倏地疼地厉害,忍不出轻哼出来。

    “以凌,你别动,你的伤势还没好。”罗心宜急忙扶住以凌的身子让她躺回到床上,看着她干涩得嘴唇,又为她端了一杯温水。

    以凌慢慢地环顾了病房一圈,指尖攥住床单的一角,病房里的装修很豪华,她记得自己是受了刀伤,接着的事情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突然想起什么,以凌透过白色的病号服探向自己的胸口,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在贴着她的心跳,她才放下心来,淡淡地笑开,浅柔迷人。

    “妈,我昏迷多久了?这里是A市?”以凌望向妈妈略显疲惫的面容,接过她手上的温水喝了一小口。

    “你呀,昏迷了五天了,昨天才度过危险期,这里当然不是A市,飞机当时马上在S城紧急降落了,你也真是的,救人也要有个分寸,怎么就把自己给搭了上去呢,要是你有个什么事,你说妈该怎么办。”罗心宜叹了口气,哽咽着,边说眼泪边像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

    以凌心间疼得发麻,这次她的确是冲动了,那个孩子应该没事了吧?

    那么小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大人们之间的恩怨给牵涉进去,当时她看着那个婴儿被挟持着,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能让他有危险,又怎么会想到自己的安危。

    “妈,我现在不是好好地在这里了吗,我没事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以凌搂住妈妈颤抖的肩膀,嘴角扯开一个笑容,下巴靠在她的肩上,小手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

    腰间上的伤口密密麻麻地扯痛着,她强忍着痛意,脸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

    “你呀,知不知道,那八天里,妈妈是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敢闭眼,怕一闭眼,醒来后就再也看不到你了。”罗心宜哭得更加厉害,泪眼婆娑地看着以凌苍白的面容,手掌抚上她清亮的眸子,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

    以凌心底漫过阵阵的凉意,她和母亲分别了七年之久,好不容易她回来了,母女相见,她却一次又一次地让母亲为她担忧。

    她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妈,我以后会保护好自己的,哎,妈你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哭得像个小屁孩那样。”以凌不忍看到妈妈如此地伤心,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哼,你这丫头,这几天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医生说了,你现在的情况还不能下床,等你完全恢复了,我再和你回去。”罗心宜抽了张纸巾抹净脸上的泪水,平复下情绪,宠溺地点了点以凌的额头,目光仍然盈满忧心。

    “知道了,妈你快去休息吧,不用再守着我了。”以凌半靠在床上,温暖的空气在她的周围流动,腰间的痛意渐渐消散,那一刀,怕是真的要了她半条命了。

    “你的朋友可是在这里足足守了你十天哦,他刚刚出去了,这回应该也回来了。”罗心宜看了眼时钟,皱着的眉渐渐舒展开来,嘴角也染上了一抹笑意。

    以凌愣了愣,朋友?

    妈妈说的是朋友,那么就不会是安夜辙,他知道她受伤了吗,醒来的那一刻,没有见到他,说不失落是假的。

    可是一想到这里是S城,而安氏在国内的总部在A市,他那种工作至上的高管,又怎么可能因为她而放下所有的工作呆在她身边了。

    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她还是太高估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了,手指不由自主地探向胸口,为什么她总是那么的迟钝,蹉跎了三年才能够理清自己的思绪呢。

    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打算了以凌的思绪,抬眸,方隽彦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他的眼帘下有一层灰色的暗影,脸上同样是疲惫的神态。

    难道是彦子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以凌,醒了?”方隽彦走到她的面前,把碗里的粥放下,礼貌地朝罗心宜点了点头。

    以凌点了点头,罗心宜瞧着以凌惊愕的表情,似乎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她相见的,怕不是这位方先生。

    罗心宜离开后,方隽彦把热腾腾的白粥端到以凌的面前,“饿了吧,都昏迷五天了,快吃点粥暖暖身子。”

    以凌看着方隽彦温柔的目光,慢腾腾地接过碗,暖和的碗壁贴着她微凉的皮肤,一点也不烫手,“彦子,谢谢你,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她欠他的太多了,她根本无法回应。

    “以凌,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你的,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方隽彦眉梢轻挑,嘴角的笑意清扬。

    以凌看着方隽彦透亮的眸光,里面清澈澄净,没有一丝杂质,就如他现在对她一样,真正的淡如止水,完完全全的释然。

    她浅笑开来,这才是她一直所认识的彦子,俊朗豁然,优雅绅士,他本来就是这样,她不该是他的羁绊。

    “哦,是我想太多了。”以凌喝了一口粥,温度刚刚好,淡淡的,却不乏味,沉吟了一会后又问他,“你这是在翘班吗?”

    Holiday的第一期才刚发行,他该是很忙才是的,怎么反而在她这里呆了这么多天呢。

    “以凌,我准备回英国了,我妈一个人在那边,我不放心,Holiday在大中华区的执行官我打算让你来担任,我相信,你会把Holiday发展得很好的。”方隽彦在病床旁坐下。

    他来A市的原因,一个是因为以凌,另一个是因为方家。

    那个只给了他血缘,却没有见过他一面的父亲,给了他和他的母亲百分之三十方氏的股份,他回来,就是为了拿回属于他和母亲的一切,尽管那些股份,对他而言可有可无,他不会进入方氏工作,他与方家的人,单单就只有血缘的关系,他们不承认他,他也不屑他们的一切。

    以凌愣住,执行官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她记得,她是跟方隽彦说过要辞职的,怎么他竟然又把她给升职了呢。

    “彦子,我要辞职,是认真的。”以凌放下热粥,擦了擦嘴巴。

    方隽彦挑了一个苹果洗干净,一边削皮一边说,“以凌,我不会勉强你,但我想知道原因。”

    以凌敛下眸子,把玩着圆润的指甲盖,“彦子,你知道为什么Holiday的酒店栏目,我每一次都会争取为A。NHOTEL撰文吗,因为那是安氏旗下的酒店,是他的成就,我想,尽管不能呆在他的身边,但是每一次到不同的地方专访A。NHOTEL,我就觉得其实我们的距离并不是很远,我一直都在努力去靠近他,去感受他。”

    “所以现在,我想真正地站在他的身边。”以凌的眸子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在窗外阳光的投洒下熠熠生辉,只有在说到安夜辙的时候,她才会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

    方隽彦专注地看着以凌,她嘴角的笑意恬淡,温婉明艳,“以凌,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其他人去担任执行官的职位,无论如何,我都不后悔认识你。”

    方隽彦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地浅笑着。

    以凌咬了一口爽脆的苹果,笑着问,“彦子,谢谢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的飞机,下次如果回来伦敦,就过来看看我妈吧,她老惦记着你呢。”

    “这么快?我那时还没有出院呢。”以凌有些不舍地看着她,眼睛渐渐漫上一层雾气,方隽彦在她的心中,就像一个哥哥,总是给着她无微不至的关怀。

    “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很快就能回去了,你还不知道吧,安夜辙前天才离开的,你还没度过危险期那几天,他可是比谁都要担心,每天站在病房外,不敢进去看你,他一动不动地站在了病房外足足三天,不吃不喝,没有任何动作,仿佛是在惩罚自己,你一有什么动静,他就把医生捉过来问长问短,简直是与一贯淡冷漠然的安总天差地别,那几天,医生看见他都不敢靠近,怕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他,以凌呀,回去后你可要好好哄哄他了,估计他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是在以凌被送进来的第二天才赶过来的,那时她还没脱离危险期,安夜辙沉默不语地站在病房外,一直在抽烟,抽到手指发麻,他的眉心一直都是紧皱的,下巴紧绷,神情阴鸷,如潜伏在暗夜中嗜血的魔鬼,阴冷骇人,那时的他才发现,安夜辙对以凌的爱一点也不比他少。

    有安夜辙在她身边,他也就放心地回去了。

    方隽彦走后,以凌坐在病床上,一句一句地咀嚼着他说的话,她的心窝暖烘烘的一片,腰间的伤口似乎突然间就不药而愈了,尽管再疼,也会有人比她疼,这种感觉,已经是很多年都没有过了。

    这些年来,她都死守着严正杰这一座城,他已经成了她心底挥之不去的执念,他是她的初恋,是她曾经的挚爱。

    而安夜辙,这个突然闯进了她人生的男人,他的性格与严正杰天差地别,一个强势霸道,一个温柔体贴,却恰恰致命地吸引了她。

    不可否认,第一眼见到安夜辙,她就被他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外貌给震撼了,她从来也不是花痴的女人,可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他的气场夺去了目光,或许当时真正吸引她的,是他身上的那份淡冷的气质,那股王者的气势,她从来也没有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看到过。

    三年前,她逃避了自己的心意,来到伦敦独自生活,才恍然觉悟,那个男人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心墙,在伦敦的第一年,一闲下来,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倨傲的,高贵的,冷漠的,温柔的,每一面都是他,她才知道,她有多想他,想到每每午夜梦醒,总会呼喊着他,每次在工作上遇到挫折,她都想要他给她鼓励,她贪恋他的怀抱,贪恋他的气息,贪恋他的一切……。

    回来后和他的遇见就像是一场毫无预兆的大雨,把她淋得湿漉漉的同时也浇醒了她无澜的心境,她不敢向前一步,三年前她逃得决绝,就没有想过两人会有狭路相逢的一天,可是她终究还是无法跨过心里那道铜墙铁壁,他依旧对她紧追不舍,可是他们真的还有可能吗?

    她不确定,但唯一可以让她放心的是,父亲不会再阻拦她的交往,因为安夜辙的身份摆在那,哪个名门望族不想攀附安氏呢,她父亲也不例外,可是正是这样,她才不想让他如愿,她的确是对她的父亲无法释怀,父亲越是希望她能够和安夜辙在一起,她心底的抵触便越大。

    可是最终,她不但屈服在了安夜辙的威胁之下,也屈服在了自己的心动之下,她选择了再一次飞蛾扑火,不管安夜辙娶她的动机是什么,她也不想再深究了,就如六年前,她躲在他的羽翼之下,抛却了过往所有的一切,乖巧地当着他的情人。

    没想到后来,方静琳却告诉了她一件令她震惊的事情,方静琳能够在安夜辙危险之际义无反顾地为他拼命,那一刻,她被方静琳无私深沉的爱给震撼了。一直以来,她对方静琳并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可是最后归根结底,她这样做的原因,完完全全就是因为安夜辙,她爱他轰轰烈烈,爱了他整整十年。

    那一刻,她突然就很同情她,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十年,而她却甘愿把自己最美好的十年光阴放在安夜辙身上。她不知道安夜辙对她是否有一点的情意,毕竟方静琳为她挡了一颗子弹,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动容吧。

    所以那一刻,她忽然之间就退缩了,或许方静琳才是那个真正配得上安夜辙的人,她的身份外貌丝毫不逊色于她,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是鲜活地为安夜辙跳动着的,一个因为爱情而如此执着的女人,她无法恨她,虽然无法原谅她所做的一切,可她还是选择了暂时离开A市。

    她知道A市的新闻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就此湮灭,哥哥肯定会尽全力压下所有的言论,安夜辙呢?她真的不敢确定。这两年来,陪在他身边的人一直都是方静琳,如果他对方静琳没有一点情意,又怎么会让她呆在他身边如此的久呢。

    或许事情的根源也该归咎于她,如果她没有回来A市,方静琳仍旧在安夜辙身边,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正是因为她的回来,方静琳才有了危机感,可是,偏偏她同时又是哥哥的未婚妻,如果她不是,她跟安夜辙在一起她根本就不会干涉。

    和安夜辙结婚,她也并不完全是心不甘情不愿,只是因为一想到是因为安夜辙的威胁她才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她的心里就梗着一条刺,如果不是双方的条件兑换,她或许没有一丁点的勇气再次和他在一起,他的心思一直都是海底针,她不敢猜也猜不透。

    直到再次从Fred伯伯手里拿回那枚戒指,她才想通了更多,或许安夜辙在三年前就已经给了她真心,只是她不懂得珍惜,即便懂了,也还是习惯性地去逃避。

    他们两个都是不懂得表达的人,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蹉跎了三年的时光,那三年,让她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心,可是她却仍旧咽不下那股倔强的性子,她不敢去找他,他的过去她不了解,她不知道她该不该顺从自己的心意去接受他。

    他的一切都像是谜一样,她从来也没有尝试过去了解他,只知道他是安家的独子,他的父母在很多年前因为一场空难而双双离世,只有他的爷爷还在世。她难以想象一个男人,竟然在22岁的时候便已经创造了别人可望不可即的财富王国,她被他的魄力和手腕震撼,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敢对他完全敞开心扉,这样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是对她认真呢。

    但是现在,她不会再想那么多,她不想再因为任何的事情而羁绊自己的勇气,她的心本来就是支离破碎了,好不容易有了重新跳动的源泉,她不会再逃避了。

    她必须承认,她真的想安夜辙想得深入骨髓,她已经再也承受不了一次七年前的痛彻心扉了,她要他,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勇敢,那个男人,一直以来给了她足够的时间,给了她无限的宠爱,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敢面对自己的内心。

    以凌望着窗外骤然升起的一层薄暮,她想,她的醒悟应该还不会太迟,这一次,她会为了安夜辙,勇敢的,豁然的,重新思索他们之间的问题。

    *

    晚上的时候,霍欣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她是第一个知道她受伤的消息的,也是她通知安夜辙的。

    她在这里陪了她两天,后来还是方浩扬亲自跑来把她抓回去。

    以凌对她表达了浓浓的感激还有抱歉。

    因为自己的这一场事故,让这么多人为她奔波,她是内疚的。

    霍欣在她耳边唧唧歪歪了很多,把最近A市的事情都跟她说了一通。

    那些新闻已经被全部清理干净了,现在A市只要谁还敢把那件事拿出来说,马上就会被抓到警察局。

    那个散布谣言的人,也就是方静琳的替死鬼,霍欣很生动地描写了他的状况。

    听说那天的天气特别的晴朗,检察院门口突然经过一辆车,然后一个鲜血淋漓的男人从车里被扔了出来,他当然就是那个替死鬼。

    霍欣打听回来的情报是,安夜辙把他足足折磨了五天,让他痛不欲生才把他送到检察院。

    霍欣说,“你家男人啊,真真是狠啊,自从这件事之后,我深深地明白,谁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安夜辙,要不然,到了最后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以凌有些无奈,对安夜辙的行为也有些震撼,她知道他的手段一向如此狠辣,只是从来不是对她。

    现在,方静琳已经被安夜辙送到了国外,她也算是身败名裂了,模特圈她根本就已经呆不下去了,方浩扬现在和安夜辙也算是有了矛盾了,毕竟方静琳再怎么错也是他的姐姐,方浩扬觉得安夜辙这次真的是太过分了。

    两人聊了很久,最后以凌还是忍不住问,“霍欣,安夜辙是不是生气了?”

    如果不是生气,为什么他不等她醒来才走,为什么她醒了这么久,他也不给他打个电话。

    霍欣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甚至是生气,“你呀,把一整个烂摊子留下来给他还有你哥收拾,一个人去了巴黎逍遥,他不生气才怪,你知不知道,安氏一怒之下把整个A市的所有报刊给收购了,连互联网上的那几个大论坛也不能幸免,他可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你呢,跑到巴黎也就算了,还给我半死不活地回来,江以凌,你说你说,连我都生气了,他又怎么可能不生气。”

    以凌沉默下来,她从小到大养成的任性妄为其实一直都没有在骨子里消散,就算这几年她变得再怎么的沉稳冷淡,一遇上不顺心的事情,她便会下意识地手忙脚乱,然后就习惯性地逃避一切。

    “霍欣,他会原谅我的吧,我以后不会了。”以凌的眼角渐渐弥漫上层层水雾,撅着嘴,语气有些委屈。

    “以凌,你现在专心养病,别想太多,我等你回来。”霍欣的心情也突然间低落下来。

    挂掉电话后,以凌一整晚也没有闭眼,窗外圆盘似的月亮高挂在夜空,她的心底空荡荡的一片。

    *

    第二天,医生为她检查完身体之后,她意外地看见了当时在飞机上的那位漂亮的女人,还有他的老公。

    李依抱着怀里的小婴儿走进病房,她的身边是他的老公顾杰。

    “以凌,我带着小宝宝来看你了,身体恢复得怎样了?”李依抱着宝宝坐在床边,关切地看着以凌。

    “嗯,还不错,下周就可以出院了,宝宝那时没吓着吧?”以凌笑着点了点头,目光落向宝宝睁得圆圆的大眼睛,嘴角弯得灿烂。

    “没,倒是你啊,当时真是把我给吓了一跳,我看着那血一直流一直流,真是心惊胆战的,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李依心有余悸地看着以凌,脸上闪过一抹内疚。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以凌摸了摸宝宝胖嘟嘟的小手,嘟着嘴巴逗他。

    宝宝咧开嘴甜甜地一笑,逗得以凌心花怒放。

    “江小姐,我是顾氏的总裁顾杰,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助,可以给我打电话。”顾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以凌面前。

    “好的,我倒是真有一件事,这么可爱的宝宝,我可以当个干妈吧。”以凌接过名片放到一边,目光灼灼地看着宝宝。

    “当然可以,这是我们宝宝的福气了,来,宝宝,快叫干妈…”李依笑得更加灿烂,抓起宝宝的手朝以凌挥了挥。

    虽然现在宝宝还不会说话,可是他微张着嘴,还是隐约能够听到一两个音节。

    病房里一片欢声笑语,顾杰对李依很体贴,期间宝宝湿了裤子,顾杰很熟练地就帮宝宝换上了新的尿片。

    后来宝宝一直闹腾着,顾杰便带了他出去溜达。

    “你老公好体贴。”以凌羡慕的望着顾杰的背影。

    要是安夜辙,他估计应该不会这么有耐心地为孩子换尿片吧。

    更何况他的洁癖还超严重。

    “对啊,他虽然是公司的总裁,可是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到家陪我和宝宝吃饭,然后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给宝宝讲故事,究竟是要有多幸运,我才能遇见到他呢。”李依的眼底神采飞扬,那是在想着爱的人是时候才有的光彩。

    要有多幸运,我才能遇见他。

    以凌细细品味着这句话,遇见一个爱自己而自己也爱着的男人,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事情,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这便是缘分。

    “李依,你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以凌,你也会幸福的,你昏迷的时候我来探望过你,那位安氏的总裁我可是经常在杂志上看见他的身影,我来的几次都看见他一直在病房外看着你,他对你呀,是真的上心,那时你昏迷了,他几乎都把这医院给砸了,每天跑去院长的办公室问为什么你还不醒,你呀,好好珍惜他。”李依握住以凌的小手,摩挲着她的掌心,给她传递温暖。

    这两天,她听过很多人对安夜辙的描述,每一个版本都令她深深的动容,她好想马上就回去A市,回到他的身边,没有他在,她睡得不安稳,心里也空落落的。

    顾杰和李依离开之后,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她翻出手机,指尖停留在那个熟悉的联系人上,又烦躁地把手机扔在一边,他生气了,估计一时半会也不会消气,她现在打过去说不定他也不会接,还是回去了A市再算吧。

    她的伤口痊愈得很快,估计是那群医生都被安夜辙恐吓了一遍,所以每次来给她检查伤口都格外地恭敬,把她当如来佛祖般哄着,说话更是小心翼翼,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千金小姐。

    方隽彦离开前过来探望她,她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声音哽咽着说,“彦子,保重。”

    她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面对着一个爱慕着自己的男人,她想,说得再多怕也是会伤了他的心。

    “以凌,如果安夜辙不要你,我随时在伦敦等你。”方隽彦也紧紧抱着他,用力的,他第一次爱上的女人,还没用拥有过便要放弃。

    不过他心甘情愿,只要以凌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凌浅笑着,凝望着他深刻的俊容,“好,不过我希望下次去伦敦,是参加你的婚礼。”

    “我这种可遇不可求的钻石单身汉,才不会这么快跳入婚姻这个坟墓。”方隽彦看着以凌水灵的眸子,掀起嘴角笑了笑。

    “哟,难说,伦敦这么多美女,总有一个会把你迷住的。”以凌坐回到床上,打趣道。

    “但愿如此。”方隽彦挑了挑眉,满脸的笑意。

    方隽彦离开后,以凌萎萎靡靡地过了一天,妈妈给她备了一台笔记本,她闲的时候会上上网。

    她打开安氏的网址,点开内部招聘,浏览了一遍之后,她又做了一份中英文的简历投到邮箱。

    “以凌,明天下午回去A市,你现在行动还是不太方便,先回去大宅住着,养好身子再说。”罗心宜端了晚餐过来,在小桌板上铺开。

    “嗯。”以凌点了点头。

    她虽然很想回去安夜辙身边,可是回到A市,就意味着她的身边不是只有安夜辙,在那里发生过的风暴,并不会因为那些新闻的消散而真正的消散。

    以凌离开医院的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李依带着宝宝过来送她,顾杰因为要上班,所以就没来。

    “以凌,以后有空就过来这边玩玩,我和宝宝都很欢迎你哟。”李依抱着宝宝,抓着他的手朝以凌挥了挥。

    “当然,再见咯,宝宝,干妈下次再过来看你。”以凌捏了捏宝宝滑嫩的脸颊,不舍地看了他好几眼才离开。

    *

    戴高乐机场,人来人往。

    林念瞳摘下墨镜,随着人群愉悦地走出机场大厅。

    出院前,她收到了阿森的信息,说安夜辙在巴黎。

    那一刻,她抑制不住地哭了出声,是幸福的眼泪。

    她知道,他在等她。

    而这次,她不会再逃避了。

    巴黎,心锁桥。

    塞纳河两边高楼林立,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水汽,以凌穿着一条色彩明艳的淡绿色长裙,目光远远地落在了正倚在桥边的英俊的男人。

    男人长身玉立,身材挺拔,一身黑衣黑裤,浑然天成的衿贵气质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以凌走近几步,桥上光线灿烂,耀眼的阳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安夜辙侧过头来,看着眼前一如以往美得动人的女子,眼底闪烁着光芒。

    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激动,以凌奔过去扑在了安夜辙的怀里,用力地,紧紧地抱着他,轻声呢喃,“辙,我爱你。”

    安夜辙轻轻地抬手,拥住以凌颤抖的身子,温柔的嗓音在她的耳边萦绕,“Elaine,欢迎回来。”

    巴黎夏日的午后,阳光明媚,微风拂面,古老的心锁桥上,两人紧紧相拥,人生再美,也不过这般风景了。

    —全文完—

    ------题外话------

    文文到这里已经全部连载完了~

    谢谢亲们这一个多月的陪伴~

    很抱歉结局有点仓促~

    因为凉凉接下来要准备考试~

    还有新文也要存稿~

    好了,不啰嗦了~

    推荐凉凉的新文《盛宠千金空姐》

    “你是觉得,自己的吻不值四百万?”町曜瞄了眼支票上的数字,深邃的眸光望向林念瞳嫣红的小脸,笑意更深。

    “不是,我只是觉得,一个吻再加上四百万,才能够表达我对町机长的谢意。”林念瞳浅浅地笑开,眸光闪烁。

    “还不够呢,念念。”町曜深深地呢喃着,腰间的手臂揽得更紧,两人瞬间贴合得无一丝缝隙。

    “町曜!你别得寸进尺!”一阵酥麻感从耳廓蔓延到四肢百骸,林念瞳怒瞪着町曜,娇艳的小脸染上一抹怒意。

    町曜放开她,笑得魅惑,“如果你是那份谢礼,我会很乐意接受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安少的蜜宠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夏凉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凉冬并收藏安少的蜜宠宝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