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七十五章 坏叔叔的惩罚

第七十五章 坏叔叔的惩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小时之后,大BOSS的第一次下厨成品——

    一碟色彩鲜艳的意大利面,一碟炸得金黄金黄的薯条新鲜出炉,让人看得食欲大动啊。

    关闵闵丢下手机,伸手就想抓过去,一只大手挡住了她,“洗手。”

    规矩还真是多!

    双脚刚沾地,男人已经站到身边,“走得了吗?”想到刚才那被砸得淤青的小脚,他还是有些担心。

    “叔叔想抱我去洗手吗?”她歪着脑袋看他,那双晶灿的大眼闪动着调皮的光芒,好像在看他敢不敢一般。

    她真是越演越上瘾了,是吧?

    “晚点看叔叔怎么惩罚你!”男人咬牙切齿地一把将她抱起来,去洗手。

    侍候好关小姐洗手后,大BOSS回到餐桌前吃他的第一次下厨做的意大利面。

    关闵闵一边吃着香喷喷的炸薯条一边瞄着餐桌那边吃面条的男人,吃东西不应该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吗?怎么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难道是不好吃?

    可是那碟面条看起来很不错的啊!至少她的这碟炸薯条味道就很好,第一次做能有这样的口感,非常不错了。

    “面条不好吃吗?”她一边咬着薯条一边玩手机。关心一下总不会有错的。

    “想要?”男人举了举叉子。

    “不要。”今晚在连家吃大餐已经吃得饱饱的,不过,女人饭吃得再饱总还剩下点地方装零食的,所以,她吃完水果还要吃薯条。

    于是,大BOSS继续吃还剩下一半食之无味的面条,刚才只顾着她那碟炸薯条不要炸得焦了,自己的面却忘记放盐了。所以,不管什么人,第一次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总会留下点小遗憾。

    大BOSS胃填饱了,坐到还在吃着薯条看动漫的关闵闵身边,准备吃他的夜宵。只是贪吃的关小姐根本都没抬眼看他。

    不甘心被一碟薯条及动漫冷落的大BOSS微皱着眉将她播放着动漫的手机给关掉,惹得关小姐不满的嚷着:“还有三分钟就放完了!”

    “没营养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如果这不是正常的动漫,他一定将她手机给扔了。

    “你只有看文件才有营养。”

    “你怎么知道我只有看文件才有营养?”他将她拖进怀里,嘴唇凑了过来,在她嘴角轻吻了一下,吻到了淡淡的盐味,“我看你的时候也挺有营养的。”

    没说的是,吃得时候更有营养!

    “薯条才有营养。”这样的亲呢,其实还是不大习惯,她将手里的薯条塞进他嘴里,男人在咬住薯条的同时,将她食指也咬住不放——

    “哇,你要吃人肉啊!”

    小小的指头被温暖的口腔吸吮着,还故意动了动,这种动作真是太羞人!

    “讨厌了,放开。”她的声音已经软得不行了。

    “我们去洗澡。”

    终于松开牙齿,将吃得饱饱的小东西抱起来往浴室而去。

    “我不要跟你洗澡了!”她在他怀里呱呱叫。

    “做错的事情,要一样一样的惩罚。”

    “坏叔叔,我认错,可以吗?”

    “迟了。”

    这一晚,做错事情的关小姐被惩罚得无法动弹,什么时候回到床上也不知道。

    ——

    翌日,被玩得筋疲力尽的关闵闵被一阵阵的电话铃声吵醒,迷糊糊睁开眼睛,黑白色格调的房间让她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的房间,昨夜的记忆一点点回笼_

    “好吵——”她往身后的怀抱拱了拱。

    岑致权没理会那响个不停的电话,下意识的将怀里的人儿抱得更吧。

    可是怀中的小人枕着他的手臂才要继续睡,铃声又开始响了。

    真是有够烦人的!

    “乖,你睡,我接电话。”他安抚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将依旧睡得迷糊的小家伙放到枕头上起身。

    连睡袍也懒得披,男人精壮完美的身材就这样袒露在空气中,若是清醒着的关小姐,胆子够大的话,估计要扑去膜拜了——

    男人拿了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后转身往外走去。

    “什么事?”来到室外泳池边他才接电话,初醒的声音有着明显的沙哑。

    “你在家?”岑旭森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疑惑。

    他的行程他是知道的,昨天刚回国,照以往的惯例,第二天他肯定会回公司处理堆积下来的公事,但现在都十点了他连人影都不见,打他的电话也是好久才接,声音听起来更像是没睡醒一般。

    “下午我到公司。”言下之意就是有公事要谈请耐心等候。

    “我跟你谈的不是公事。”岑旭森当然也是了解儿子的行事作风的。

    “你跟妈的事情?”若是私事的话,岑致权想的大概也只有这一件了。

    他出国之前已经说过,只要不影响岑、戚两家生意上的合作,他们要怎么样随便。

    岑旭森顿也顿才又开口,“你妈坚持要离婚,下午我们回家跟老爷子还有戚家那边的人谈谈。”

    “你们自己决定。”他已经是成年人了,他们做什么决定不必顾虑他的感受。

    “如果谈得顺利,你们可能会再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岑旭森的声音带了一抹小心翼翼。

    听到父亲的话,岑致权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住了,但随即他嘲讽的扬了扬嘴角:“你高兴就好。”

    他爸的意思是就算不娶秦洁进门,但是孩子还是要生下来的。

    只是,就算他嘴里说得这般云淡风轻,却仍旧不大敢相信自己会有一个年纪比他还小上三十多岁的弟弟或妹妹。

    还好,不是有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后妈,但其实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了。

    看来,他还真是小看了秦洁这个女人的手腕了。不过话说回来,他爸风流几十年,都没有被外面的女人捉住把柄,这次怎么就……

    不仅是抓住把柄,而且还闹得这么大。

    “致权——”两父子各自在电话两端沉默了一会后,岑父才又开口:“我跟你妈离婚对你在公司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忙吧。”岑致权挂了电话,随后将手机丢到一边,回去换了泳裤出来,扑通一声跃入水中——

    ——

    秦洁还困意浓浓的从卧室走出来时,没料到会在客厅看到岑旭森,看到她出来,他脸色晦暗不明。

    “你怎么有空过来?”

    她伸手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后走到他的身前,壮着胆子坐到他身边撒娇地抱住他的手臂。

    “我是不是要等你闹到我爸那里再过来比较合适?”岑旭森口气很冷,让紧贴着他的秦洁身体紧张不由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闹到老太爷那里?”她小小声的辩解着,声音有些委屈。

    “秦洁,这些年我对你还不错吧?”

    刚跟他的时候,她不争不闹懂得看人脸色,总是曲意承欢,做尽了一个温顺女子该做的事,也为此,她才能够成为他这么多年较固定的女人之一。他喜欢能够对他百依百顺,懂得自己身分与分寸的女人。他没打算绑住她一辈子的,因为他除了钱,什么也不能给她,只是这些年她也没主动说要说出离开他,在没有厌烦的情况下他也无所谓,反正女人他从来不缺。

    若是她自己不想呆了,他还会大大方方的给她一笔丰厚的嫁妆。

    可惜,她的野心太大了,这么多年的潜伏就为了进岑家的门。会败在一个女人手中,是他未料到的。

    不过,事情都闹到这个程度,戚佩思那边又坚决要离婚,他倒是要看看她有什么本事做上岑太太这个位置。

    “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记在心中。”听他这么一说,秦洁就算有些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低低软软的与他说着话。

    这次,岑旭森拉下了她的手臂推开她,伸手将放在身侧的资料袋子拿了过来,秦洁心下一紧——

    “你就是这么把我记在心中的吗?”

    照片一张张的落到她眼前,是那天晚上,岑致权到她的公寓楼下找她时的照片——

    拍照的人一定是个职业摄影师,灯光不亮,却将他们的脸都照得清清楚楚,而且,每一张充满着暧昧的气息,特别是她从身后搂住他的腰时,她脸上的表情更是显得她像是舍不得情人离开一般——

    “不解释一下吗?”岑旭森冷冷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女人。

    秦洁紧张得握住拳头,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肉里却不觉得疼,但仍旧想为自己辩解——

    “我、我……”她颤抖着嘴唇,说了好几多个‘我’都没能解释出来。

    这些照片怎么会在他手上?她明明——

    “我跟戚佩思做了几十年的夫妻,就算我们没有感情,但却还算是了解她的。你觉得就凭这几张照片,她自己没有意愿的话会同意离婚?真要玩手段,就凭你玩得过她?我告诉你,一直不愿意离婚的是我不是她。”

    岑旭森站起来朝她吼道:“你跟致权以前的事情,我不会过问。但你跟了我就休想再回头,因为你配不上我儿子,明白?别以为你的小心思我不懂,以后你给我安份一点,别再想给我儿子找麻烦,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有,我跟戚佩思之间的事情你无权过问。”男人吼完之后,弯下身子轻拍也冰冷的脸庞:“像以前一样,乖乖的呆在家里,好好养胎,嗯?”

    “我知道,我不会了。”最后,她颤着声音回道。

    她终于亲身体会到这个男人心硬起来是有多狠了!

    以前,她是没有碰到他的底限,所以对她一直忍让怜惜,但是当她做的事情超出他的底限时,他也可以随时随地可以掐死她的。

    不,不会的,他舍不得掐死她的!她肚子里还怀着他们岑家人的血脉,他们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这个孩子,她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他,绝不会给他们岑家人抱回去养,绝不!

    她一定会风风光光的踏进岑家大门的。

    秦洁一个人在沙发上不知坐了多久,一直到手边的电话铃响起来时,她才回过神,拿过手机——

    “照片的事情暂时先这样吧。”

    本来想利用这些照片威胁戚佩思,毕竟再怎么样岑致权也是她儿子,她一定不希望这种不入流的照片流传出去,败坏他儿子的名声,但没料到她竟然将这些照片拿给岑旭森。

    ——

    关闵闵真正清醒过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肚子饿得呱呱叫。

    昨晚把她折腾得开不了眼的男人应该去公司了吧?她赤着一双白嫩的小脚下床,打算先去冰箱找吃的。

    才走了几步,已经换好一身外出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迎面看到她光着两只脚丫子在慢吞吞的走过来,英挺的眉毛皱了皱:“怎么不穿拖鞋?”

    卧室的地板没有地毯,他是担心她着凉!

    “肚子饿,忘记了!”她有些迷糊的应声。

    男人两大步走到她身边,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来往大床上走:“先穿好衣服,我们去外面吃。”

    “可是我现在很饿了。可不可以先喝一杯牛奶?”她坐在床沿边有些可怜兮兮道。她记得冰箱里有牛奶的。

    岑先生看着她可怜的小模样,转身出去热牛奶,果然是个超级奶爸的命。

    五分钟后,关闵闵洗漱出来,暖呼呼的牛奶送到了她手上。

    她咕噜咕噜几大口就喝完了,还意犹未尽的添了添嘴唇,那动作,明明只是习惯性使然,可是看在男人的眼里却挑逗极了——

    “我尝尝看好不好喝……”他声音低哑着,倾身向前吻住了那带着浓浓牛奶味的小嘴儿——

    等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之后——

    当然,岑先生肯定对关小姐做的,肯定不仅仅是亲亲小嘴这么简单的事儿,亲亲小嘴哪用一个小时?

    男人亲吻女人最多五分钟,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会有下一步动作的,更别提他们就在床上吻,天时地利人合,不做才不是男人。

    关小兔双腿软软的,又饿得发晕了。

    一杯牛奶而已,哪支撑得了这么久的激烈运动?

    把人欺负成这样,岑先生还算是有良心的,把她的衣服都拿到床边来,一件件给她穿上,穿小内衣还好啦,可是他拉开她的腿帮她穿小裤子时,她还是脸红得不行啊!

    虽然两人关系够亲密了,可是穿小裤裤这种事情,她还是羞的啊!

    可何况,他穿裤子就穿裤子嘛,还要吃她的豆腐!

    那情景,那画面实在是——

    污得不敢想像的_

    两人出了门,直接就去吃饭,再不补充体力真是要累死了。

    ——

    岑静怡牵着关景睿的小手从入关通道出来,两人穿着某知名品牌的亲子套装,头上的棒球帽与墨镜如出一澈,超高的颜值加范儿十足,惹来了众多好奇的目光。

    这是哪位明星拉着儿子秀啊?

    没有理会那些好奇的目光,岑大小姐与小关先生镇定自如的穿过人群,往机场出口而去。

    “大小姐,老太爷请您回家一趟。”

    两人有说有笑中走出机场出口,两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拦在他们面前。

    岑静怡一顿,握着关景睿的手紧了紧,“让开。”

    声音里隐隐带了一抹怒意,老头子请她回家的目的太明显,踏入广告这一行之后,她知道他迟早会让人来找她的,她也不是怕他,只是今天还带着关景睿,没经闵闵的同意,她不能私自带他回去。

    虽然老爷子还不知道他的存在,但是若见到人的话难免会引起无端的怀疑。

    “抱歉,大小姐,老太爷让我们务必把您带回去,得罪了!”

    两个牛高马大的男子逼近两步,怀里抱着卷毛的关景睿将身子贴近岑静怡,“姐姐,他们要做什么?我好怕!”

    怕!?还会有他关景睿怕的人?演戏演上瘾了是吧?岑静怡暗暗地咬了咬牙齿,“我先把朋友的孩子送回去再回家见他。”

    男子并未退缩,“老太爷说孩子一起带回去。”

    一起带回去是什么意思?老家伙知道小家伙的存在吗?还是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她再逃,所以一起带回去?

    看来老家伙是非要她马上回去就对了。

    “既然老爷子这么想念我,那我就回去一趟好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摘下墨镜,看着在身边装可怜的小家伙低问道:“跟我回家一趟玩玩,如何?”

    小家伙墨镜下的眼眸转了转,随即点了点头:“哦。”

    车子早已准备好,两人上了车,直接将前后座的档板按了上来。

    “你好像很高兴?”她一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通知一下关小姐一边朝一脸兴奋的关景睿问道?

    早已将小墨镜摘下来,棒球帽反戴在头上的小家伙一双黑溜溜的眼眸闪着莹光,粉红色的嫩唇上扬,说不出的得意,“终于有机会一探岑家的老巢,兴奋是应该的。”

    什么叫一探岑家的老巢?要是给老家伙听到这种话的话,那根拐杖一定会朝他那张可爱的小脸砸下来——

    “等会你给我安份一点,别惹事,听到没有?”关闵闵的电话许久没有接听,岑静怡有些心浮气躁了。

    要是小家伙在岑家出了什么事,她拿什么赔人家父母啊!

    她都自身难保了,难道等出事的时候大吼一声:“他是您老的宝贝曾孙子,不能动!”吗?

    “难道我在你们眼中只是个会闯祸的小屁孩吗?”小关先生很不开心的拉下脸。

    “当然不是。不过,等会你能不说话的时候就不要说话,我来说,OK?”她伸手捏捏他的脸,关闵闵那边终于有人接电话了,但是接电话的人却让岑静怡一阵头皮发麻——

    “什么事?”岑致权淡淡的语气传入耳中,岑静怡只能硬着头皮回话:“闵闵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

    妈妈的,她带着关景睿去香港赚钱,这女人却跟他哥整天泡在一起,实在是……

    坐在她身边的小家伙,听到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时,小小的身子趴了过来

    —

    “有什么事跟我说。”岑致权侧过身子往后看了一眼,关闵闵正走过来。

    “闵闵去哪了?”岑静怡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就怕他忽然出声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到底什么事?”岑致权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关闵闵远远就看到大BOSS手里拿着她的手机,那可爱的吊坠还一动一动的。

    想到不知是谁的电话,她加快脚步回来,“我的电话?谁的?”

    岑致权无言的递了过来。

    一看到静怡的号码,关闵闵心下紧张不已,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儿子惹事了,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正常,但开口之后仍旧带着丝丝颤抖,“静怡,你从香港回来了?”

    不是说明天晚上的班机吗?希望不是现在回来才好。

    可惜愿望都是美好的,怕什么来什么!

    “闵闵,你现在到老宅来将你们家的卷毛带回去,我没空带它了!”关小姐,识相一点的话快点来吧,希望在她回到家之前可以先在家门口等着把两只小宠物带回家。

    关闵闵手上的电话差点掉落在地,而那边的岑静怡已经主动挂断电话,因为小家伙开始在她怀里乱窜——

    她松了手放开他:“你们一家子要折腾死我了。快回家认爹娘吧!”

    “我现在不想认了。”关景睿撇撇嘴。

    “为什么?”

    “就是不想。”他傲娇的转过小脑袋。

    岑静怡忽然觉得头好疼!可是关小姐更头疼!

    “静怡说没空带我们家的小卷毛,我先去把它带回来!”这个时候她哪还有心思吃饭?拿起包就想走人,“你还要去公司的吧,我自己坐计程车过去就行了。”

    但愿大BOSS还有个走不开的紧急会议即将要开才好啊!

    “我下午没事,送你过去。”大BOSS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她的推拖之意,他伸手示意服务生过来结帐。

    这么紧张一只狗,他倒是要见识见识一下了!

    回岑家老宅,正好,他也要回去一趟的。

    看着他坚定的语气及表情告诉她,这一趟,他是跟她走定了!

    关闵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餐厅,又怎么上了他的车的,总之,当前往岑家大宅的路越来越熟悉时,她有一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冲动。

    唔唔唔……

    等会,她要怎么解释?

    跟他越熟,她反而越来越说不出口!

    “闵闵——”岑致权一路一直在观察着她脸上各种精彩的表情,为了一只狗,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嗯?”她抬头看他,声音有些迷茫的。

    “你在担心什么?”他的语气有些试探的意味。

    “哦,担心小……卷毛惹祸,他真的很调皮。”她有些不敢正视他的目光,差一点就冲口说出担心小关先生了。

    “小卷毛?”开车的男人抬了抬眉,他知道很多人喜欢人养宠物,特别是女孩子,将那些猫猫狗狗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更离谱也更他无法接受的是,还自称是小宠物的‘妈妈’。

    他会知道这些是因为有一次家族聚餐,一个年纪小的小堂妹因为宠物猫在花园里走丢,带着几个佣人去找,一边找一边叫着它的名字,“喜宝宝,你哪里?快出来,妈咪好担心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正站在不远处抽烟,他的身后跟着三四个同辈的堂表兄弟,他们当然也有听到,其中一个年纪相仿的表兄疑惑地开口——

    “晓云不是刚上中学,哪来的孩子?”

    表兄疑惑的话让两个年纪较轻的男子扑笑出声,随即才解释说,那是小女生们喜欢的叫法,她们就喜欢把宠物当自己的孩子。

    但愿,身边这个女孩千万别这样对那只狗,要不然他一定会将那只狗给丢掉。

    “它的名字叫小卷毛。”关闵闵小心的解释道。

    “你跟它讲话的时候,都怎么称呼自己的?”

    “关小姐啊!”这么说也没错的了。

    男人点了点头,总算不是叫妈咪!

    车子转了个弯,开始进入两边树林茂密的私家道路,这时候关闵闵收到岑静怡手机传来的消息——

    “两只小宠物在花园里玩,你让林姨带你去找他们。”

    看来今天是非要进同岑家不可了。

    车子驶进那座庄园时,关闵闵的手心开始冒汗,车子什么时候停下来也不知道。

    当她回神过来时,男人高挺的鼻子差一点儿就碰到她小巧的鼻尖——

    “不要靠这么近啦!”

    她身前还绑着安全带,想移也移不开,双手抵着他的胸膛低声道。

    这里可是岑家大宅,他大少爷的车子一进门,肯定早就有人在外面等着他下车啊!

    此时此刻,关闵闵的内心是崩溃的,即想快点下车,却又怕下车,她不敢想像若是两人见面会有什么样的场景。

    若是她家小孩不这么难搞的话还可好,可惜她关闵闵的孩子天生就是给她惹麻烦的!

    “好啦,担心什么,又不是没来过这里。下车,我陪你去把那只小狗带回来。”他帮她解开安全带扣后率先下车。

    关闵闵硬着头皮下车,果然,岑家一身英式制服的大管家已经笔直的站在那里等着,看到她出来,有礼的欠了欠身:“关小姐,你好。”

    关闵闵点了点头,岑致权示意大管家先行离开,拉着关闵闵的手就要去找小狗,一辆黑色房车驶了进来,直接在他们身边停下来。

    司机率先下车,岑致权看到他时,眉头一紧。

    戴着白色手套的司机将后车门打开,出来的是一身雍容华贵的戚佩思。

    “妈——”岑致权朝母亲招呼一声。

    不管怎么样,这里都是人家的地盘,关闵闵对岑母也不陌生,乖乖的叫了声阿姨。

    岑母只是看了一眼关闵闵,最后将目光放在他们紧握着的双手上——

    看来她儿子还真是非这个女孩不可了!不信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感叹,岑家的男人大都风流,他的父亲岑旭森更是个中翘楚,没想到却生出一个专情的儿子,大概真是遗传基因突变。

    “妈,我跟闵闵有事,先过去了。”看到母亲大人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与闵闵交握的双手,岑致权淡定道。

    上午的时候,父亲打过电话给他,说回来谈离婚的事情,而他母亲回来肯定是为了这事的,他不想参合。

    “致权——”戚佩思叫住了儿子,“你跟我一起进来,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谈谈。”

    岑致权看了看母亲,“公事还是私事。”

    “算是公事。”戚佩思昂了昂下巴,“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关闵闵巴不得岑致权离开了啊,戚女士简直是特意来救她的。

    她晃了晃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我先过去找小卷毛,等你谈完事情一起走,好不好?”

    “乖乖等我。”男人终于松开她的手,顺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很快的。”

    他要不要把她当作一只小宠物一样安抚?而且还在他妈面前!关闵闵很不好意思!

    当然,戚佩思女士也很是惊讶,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儿子这么对待一个女孩子,而这个女孩之前还是岑致齐的女朋友,看来他真是认真的。

    她的儿子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没什么让她担心的,当然,他的私人事情她也没有办法插手的,就算是婚事也一样。

    她有她的一套方式,他同样也有。

    不过,以后她应该也不必再操心他任何事情了,包括婚事!

    “那我先过去那边。”关闵闵挥了挥小手转身往花园而去。

    “真的有那么多喜欢她?”戚佩思看着女孩翩然而去的轻巧身影第一次开口与儿子谈起感情。

    岑致权将目光从远去的女孩身上收回来,眼皮低了低,没有直接回应这个问题,“你不是有事跟我谈?走吧。”

    他一向都是个内敛稳重的男人,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剖析自己内心情感的意愿,更何况是在感情上不算有太多浓情的母亲。

    岑致权抬步往主屋而去,戚佩思看着儿子高大挺拔的身影渐行渐远,眼眶染过一抹水气。

    她十九岁就因为双方家族的联姻,抛弃了自己的初恋,嫁给了比自己大三岁而毫无感情基础的岑旭森。

    结婚头三年,生了两个儿子,完成了她长媳最重要的使命,于是开始专注于事业,而岑旭森完全不改他的风流花心,外面的女人接一个,她由最开始的有些抵触到最后完全不在乎了。

    她有事业心,可也因为事业心太强,把两个年纪小小的孩子都丢给专职保姆带,等她意识到她与他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薄想拉进彼此关系时——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仰高头望着天空,把眼里的水气逼了回去——

    一转眼已经是几十年过去,他们早已不需要她,而她,已是知命之年。

    不经意间,五十多年的春秋风雨消磨了女人曾经的稚嫩,过去的种种愰如一场接一场的梦——

    或许,在世人的眼中,她戚佩思仍旧是风韵犹存的,身上有着她历练商场几十年的独特魅力、气质与涵养,就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是年轻耀眼,而是岁月沉淀之后的另类美丽动人。

    只是,这一刻,她只觉得自己内心有着无比空虚的寂寞——

    活了几十年,她除了事业有成,其它的都是一片空白,就连儿子都与她不亲,除了谈公事之外就没别的了。

    这一刻,她觉得她是失败的。

    岑旭森下了车,看了一眼呆立在路上看着儿子背影即将成为前妻的戚佩思——

    她的身影依然挺立高傲,就如同当年才十九岁就与他结婚的年轻女孩,可是,侧脸眼角细细的皱纹却怎么也掩不住了。

    算来,他们结婚几十年,他却从来没有这样认真打量过她,就算是当年她正值青春年华,美得如同一朵沾露的玫瑰时也没有。

    美丽的女人对于他来说,从来就没有缺少过,更何况,刚结婚那时的他,刚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又失败的热恋,根本没有心思多看一眼这个联姻的妻子,就连同房也是出于责任与义务,妻子怀孕之后,他简直是松了一口气,继续在外面玩他的,反正她也一样,从来没拿正眼看他。

    再后来,他更是过份的——

    没想到,这一过竟是几十年。

    曾经在别人眼中恩爱的少年夫妻,到最后还是要曲终人散。

    这一刻,岑旭森心里终于对漠视了几十年的妻子有了此许的内疚——

    他嘴唇动了动,叹息出声。

    “回来了?”

    他难得语气温和主动的招呼她。

    听到身后的声音,戚佩思收敛神色,轻声应道:“刚到,一起进去吧。”

    反正都要各走各的了,不如就好聚好散一回吧!

    她抬起脚先行。伤怀过后,心中却轻松不少!

    离婚之后,她可以卸下这么多年的包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撒切尔夫人60岁时说:“我才60岁。”

    而她,离60岁还有一大段美好的时光,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

    而比自己大三岁的岑旭森,以后大概还得为那么多年轻的女子而折腾,不过,关她什么事呢?

    ——

    关闵闵走到花园深处,发了信息给岑静怡,告诉她,她已经到了花园,问她在哪里?

    可是,她等了五分钟没见她回信息,正要打过去,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手从身后伸过来,将她的手机给拿了过去——

    ------题外话------

    没有领奖的亲,速来。

    粉丝榜前十名:(作者朋友号除外)以11日粉丝榜为基准,谢谢亲爱的们对采薇的支持。(关于粉丝榜前十名订制礼物,欢迎中奖的亲私戳某薇,第一次搞这个,有点头晕的。)

    第九名:margaret0608,688520小说币

    逢6、8幸运号:168520小说币

    路人夏之印,8769582,whwjs,xue12356,wqlqyb,139**0946,小天使417,张国芬,淡莫琉璃,QQ6067604e1c5a6d,dreamy12,mys听雨,137**2057,189**5011,一二三四五六七一,123349,131**0040,QQ7e4687c018095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