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44章 女人眼中,儿子不如老公!

第144章 女人眼中,儿子不如老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闵闵想像过无数个庄琳有可能回她的答案,但就是没想到她会说,他们再也没有关系这句话。

    怎么会这样?

    明明,在他们的婚礼上,他们看起来很有谱的样子?

    这关系,怎么说没有就没了?

    实在是让她有些,接受无能!

    对于关闵闵惊讶不已的态度,庄琳倒是淡定许多!

    虽然脸上仍然带着憔悴,但她仍旧地平静地弯了弯嘴角——

    “我与他之间,本来就不适合。”

    他们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那种正常的男女交往,就算,两人之间曾经有过那些若有似无的情愫,都已经在昨晚,彻底结束了!

    也好!那便这样吧!

    “是不是我哥他欺负你了?”关闵闵看着她有些强颜欢笑的模样,又想到她昨晚眼眶微红的神情,有些心疼。

    “没有。”她摇头否认了!

    就算是欺负,也是她傻傻地一直给他机会的!

    只因为,那一份自己不自知的心动。

    但现在,她明白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差别!

    她不明白他心里想什么,也不需要再去明白了。

    “你昨天还钱给他,是要跟他撇清啊?”

    “恩。”关于还钱给他的那个过程,她不愿意再回想,更不可能说出来。

    本来只是想挽回自己的一点尊严,但最终还是被伤得体无完肤。

    “以后每个月会还到你帐上。”虽然支票他是烧了,没有提取,但是她曾从闵闵这里开口借过,是不争的事实!

    不还,她心里不安。

    “庄琳,我们的关系这么好,不要动不动提还钱了嘛!”若是以前,那笔钱对于她来说,还算是数目巨大。

    然而现在,她顶着岑太太的身份,加上肚子里怀的这个,身价不知几何呢!

    本来她还想,若是这笔钱能让她与富豪哥早点修成正果,那绝对百分之两百超值啊!

    可是,她竟然说,他们玩完了!

    怎么会这样嘛?岑太太不开心了!

    “关系好一回事,还钱是另一回事嘛!”

    庄琳在心里苦笑,果然是同一个姓出来,一提到‘还钱’两个字,兄妹的态度都一样。

    只是一个蛮横无理,另一个小女儿气罢了。

    可是,他们不会真正的明白,她只是想要给自己一点尊严罢了,在他那样的出口伤人之后。

    “好了,好了,不提还钱了。”关闵闵将一小碟点心推到庄琳面前,“来,吃一点。”

    庄琳不好推辞地拿了一小块,轻咬了一口——

    “好吃吗?”岑太太满怀期待的问道。

    “好吃。”大厨专门为她做的点心,岂有不好吃的道理?

    “好吃的话,要不要跟我说说,你跟富豪哥的情史?”

    虽然庄琳说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但最近怀孕后没事做的岑太太还是想抱着最后的希望,给他们分析分析一下,看有没有可能还可以在一起。

    庄琳这么温柔可爱,富豪哥竟然不要,那未免太可惜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就算富豪哥,其实没把她当自己人,她也希望他可以有自己的幸福的。

    “我和他之间,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虽然他与她之间的事情并不光彩,但她知道闵闵真的把她成好朋友,她不想再隐瞒她的!

    这些年,因为自己与关以辰那种关系,她与原先的同学朋友都疏离,怕别人知道她做了别人的情妇,会用异样的目光盯着她。

    关闵闵是她工作之后,真心待她好的人。

    她简单明了地将她与关以辰的事情说了出来,除了,他曾经提过一次的结婚之外。

    她就当作是一场梦好了。

    关闵闵不是什么卫道人士,这个世上会选择做别人情人的女人,也不一定都是贪图荣华富贵的。

    生活总是有些无奈的!

    有时候,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并不是说靠勤奋工作就能凑得出来的!

    庄琳与富豪哥的故事一点也不新鲜,但是狗血一样每天都有发生。

    关闵闵听完,只觉得心疼这个在外人面前一直温柔浅笑的女孩,心里其实承担着很多人无法理解的难言之痛。

    她有些后悔了!

    她好像不应该这么直接了当地问她的,那是在她的伤口撒把盐呢!

    “对不起,庄琳。我不知道……”

    “没关系,都过去了。”庄琳看着她内疚的模样,反过来安慰她,“闵闵,我可以挺过去的,真的。”

    “可是,我哥他欺负你了!”明明关系结束了,还一次次地来找庄琳,那啥,真的好过分嘛!

    “都过去了。”庄琳伸手过来,拍了拍她的肉呼呼的手背,“我该出去工作了。准妈咪要记得保持好心情。”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天塌下来,生活还是要继续。

    她,这已经算是第二次拥有生命了吧?

    在曾经有过不顾一切想让自己烟消云散地离开后,她不会再做傻事了!

    纵然,那个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人,从今以后,就各不相干了,但她,会珍惜以后所有的时光。

    看着庄琳离开的脆弱却又坚强的身影,关闵闵眼眶有些热。

    相对于庄琳经历过的那些,她其实真的幸福很多!

    或许,是她比较随心所欲,比较没心没肺吧?

    可是,若是关家真的发生了如同庄琳那样的事情,她又该如何选择?

    当初,她在逃离了六年之后再度回来,不也是因为关家发生的事情吗?

    家庭与亲人之间,永远是牵羁不清的!

    其实,有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对与错之分。

    岑致权过来,看着眼眶红红的小兔子,心里有种想把关以辰撒碎的念头。

    自己的事情搞不好,还让他家的小乖跟着难受!

    看来,他有必要去他好好谈谈。

    “不难过了,不难过了,恩?”

    “你说富豪哥,到底喜不喜欢庄琳啊?”

    这次,关闵闵真的疑惑了!

    “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岑致权吐出一口气,“放心吧。我会找他谈谈。”

    “谈什么?”

    “其实我更想揍他一顿。”

    “打架啊?还是不要了吧?”这一点,关闵闵有点担心。

    主要是她家老公大人,手上还夹着石膏呢!

    跟富豪哥打,会吃亏的。

    “放心。我不会现在跟他动手的。”

    两人在花园里又说了一会他们之间的事情,当然,主要还是关闵闵在讲,岑致权听着。

    一直到内线响了起来,他们才从花园回到办公室里。

    是岑容臻过来了。

    岑致权回来的时间,正好他出差了。

    所以,一赶回来就回总公司看他。

    若是之前,关闵闵心里绝对不会太开心!

    但是,容臻哥去了一趟北美将她带回来后,她心里对他的态度已经变了很多,很多。

    当然,看着他对着自家老公微微一笑地问:“伤口如何”时,心里还是酸了一下的。

    唔唔唔,又不能冲过去大喊一声,“不许对着我老公笑!”

    幸好,他家老公大人知道她小小的心思,与岑容臻哥聊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后,便说要处理公事了。

    岑容臻要告辞,原本坐在沙发上盯着他们看的岑太太却走了过来,叫住岑容臻:“容臻哥,陪我聊一下天,好不好?”

    岑家兄弟额角同时抽了一下。

    岑致权是头痛不知她想干什么又不好大声阻止,而岑容臻则是不想听却也无奈。

    于是,岑容臻被应该叫一声‘嫂子’的岑太太拉到花园去了。

    “容臻哥,吃点心?”关闵闵讨好地将一碟未动过半分的点心推到他面前。

    奈何人家容臻哥不领情,虽然表情还是那种温和的模样,但是眼神可不温柔——

    “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有公事要处理。”

    语气很淡定,淡定中多了一抹催促。

    他还不知道要怎么一个女人好好地相处。

    虽然前阵子天天有去盯着她吃东西。

    “容臻哥,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她有些讨好地问道。

    “问。”

    “你不可以生气哦?”要得到保证比较重要。

    “再不说我走了。”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关闵闵虽然是个资深小腐女,但是——

    现实生活中,她的心理生理绝对正常的!

    她,心疼容臻哥!想要把他掰直!

    虽然难度不可测,但总要试试看的嘛,对不对?

    容臻哥这么好,她要帮他寻找属于他的春天!

    当然,要是他还是想弯的话,至少得将把他从不伦之恋的深渊里拉出来。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岑容臻闻言,脸色先是一僵,随即起身,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让关闵闵想叫住他,又不敢!

    她以为,容臻哥应该不至于这么无情的,结果……

    她华丽丽的失败了!

    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不要总是操心别人的事情。”

    带着大小女儿一起来上班的大boss完全无心办公,觉得明天还是将她放在家里比较好一点。

    免得一天到晚操心这操心那的!

    “容臻哥又不是别人。”岑太太很不服气道。

    “还叫容臻哥?”岑致权纠正她。

    “不叫就不叫嘛!”岑太太狠狠地咬了一口点心,“你说,容臻……(硬生生将那个‘哥’字憋了回去)有没有可能会变直?”

    大boss无力叹息了。

    明明自己都不是让人省心的,还要去操那么多的心,真是——

    ——

    翌日,阮梦梦带着妹妹阮绵绵及小黑狗杰西到岑家来玩,因为怀孕而没有去度蜜月的岑佳怡与许经年也回来了。

    虽然小关先生对小黑狗的怨言还未完全消失,但是对于既成的事实也无力改变,而且,他也是超级喜欢那几只已经开眼,每天都会跟着小卷毛在花园的草地上跑来跑去的小小卷毛们,所以,对于狗爸爸的讨厌相对的也减少了好几分。

    佳怡姑姑婚礼的时候,静怡姑姑没有回来,所以,他就暂时养着它们,每天都要看好几次才放心,唯一没做的事便是还没有给它们取名。

    正好今天大家都在,他决定给它们一一取好名字。

    花园的太阳伞下,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的点心及饮品,许经年已经去了老爷子院子里,陪他下下棋,难得棋逢对手呢,老爷子欢喜得很。

    三个女人围坐在桌前随意地闲聊着,大部分话题还是围绕岑致宇与阮梦梦的婚礼事宜。

    阮绵绵对那四只小小的,毛绒绒的小小卷毛们可以欢喜得很,连自己的杰西都丢在一边,一直跟它们身后跑着,而小关先生则是拿着手机在输入几个待定的名字。

    “妈咪,你最喜欢哪只小小卷毛?”

    在爹地与妈咪没有回来的时候,他就说过,留一只最好看的给妈咪,所以,现在他要确定她要哪一只,然后给她取名好了。

    虽然他并不确定以关小姐的水平,能取出什么好的名字来,但还是给她一个机会吧。

    “都可以啊!”关闵闵随声应道。

    “不行。你要选一只。”对于关小姐有些敷衍的态度,小家伙明显是不满意的。

    “那就要那只花的吧。”以前儿子嘴里一直念着不喜欢杂毛狗,所以,由她领养吧。

    “哪只花的?两只耳朵黑的还是一只耳朵黑的?”小关先生再度不满了。

    真是龟毛的小家伙!

    阮梦梦及岑佳怡都给他逗乐了!

    “不许笑,现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

    小关先生不开心了。

    小小卷毛取名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她们竟然只顾着吃,喝,聊些无聊透顶的话题。

    果然代沟不是一般的深!

    压根不在一个智商水平上面。

    “好吧,那就要两只耳朵都黑的。”岑太太只能做出选择。

    “那另一只小花狗给爹地吧。”他愉快地做了决定,他们正好配成一对。“取名吧。”

    “我的叫马龙卡?”

    “那我哥那只叫什么?拿破仑?”岑佳怡笑着插话。

    “我老公这么英明神武,不要叫拿破仑。”岑太太不乐意了。

    虽然这位英名流芳百世,但是对于颜值有极其要求的岑太太来说,不是她的菜啊!

    大多数人一说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肯定是想到人,而不是蛋糕。

    所以,不能叫拿破仑。

    “那叫慕斯?”阮梦梦提议。

    “不要,好娘娘腔!”岑太太再度否认。

    “喂,你们能不能换其它的?”小关先生不满极了。

    怎么她们提的都是点心呢?

    桌面上那堆还不够吃吗?

    竟然拿来给他的爱狗取名字?

    “那你来取好不好?”岑太太要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儿子。

    “算了。”小关先生摆摆手,正要将他拟好的几个名字告诉她们,原本在草地上跑得欢的阮绵绵却惊慌地尖叫出声——

    原来是小卷毛因为她想伸手摸一摸那几只小可爱而以为她想抱走它的孩子而朝她吠了起来——

    “都说不让你碰它们了!偏不听!”小关先生急忙跑过去,将小卷毛及一窝小小卷毛赶到一边。

    “可是它们好可爱……”阮绵绵小朋友有些害怕,声音小小的,却仍然不舍地望着那越走越远的小可爱们。

    “可爱也不许摸。要摸,摸你的小黑。”

    “它不是叫小黑,叫杰西。”阮绵绵为自己的爱狗辩解着。

    “那么难看还叫杰西。”

    “刚才有一只小可爱也是黑的。”小女孩有些不甘心。

    “你那只小黑能我跟我的比吗?”

    “可是杰西是它们的爸爸……”

    两个孩子在草地上争执,让听到的几个大人笑弯腰了。

    关闵闵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看到那个有些熟的号码时,一怔,这才想起那天,李紫曼跟她说,叶含君好像今天要回大马的事情。

    她以为,她不回应她,她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但没料到,她还会再次打来。

    只是,就算她打一百次也没有用,她也不会改变心意的。

    “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坐在一边的岑佳怡瞥了一眼过来。

    “不认识的号码,应该是打错了。”关闵闵直接按掉了。

    不想再纠缠那个问题。

    若是打错的话,应该不会在她挂断后,又继续打吧?

    “我帮你接。”岑佳怡将手伸了过来。

    “我接接看吧。”关闵闵拒绝了,拿起手机接下接听——

    两秒钟之后,她拿着的手机掉落在地。

    ——

    岑致权回到家时,她已经回到小楼的卧室,双手抱着枕头呆坐在那里,不放心的岑佳怡及阮梦梦还有小关先生坐在一边守着。

    “你们先出去吧。我陪她。”

    知道在这里也没有用的岑佳怡及阮梦梦便离开了,剩下小关先生没走。

    “爹地,妈咪她——”

    刚才他问了好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却说没事。

    才怪!

    没事接个电话会变得这么奇怪吗?

    他家一向单细胞的关小姐真是变得忧郁复杂了许多呢。

    “别担心,爹地来跟她说。你先回房休息,嗯?”

    “好吧。”

    小家伙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心里有些小小的郁闷!

    以前关小姐有什么事都会跟他讲的,现在只跟爹地讲了。

    唉,果然,在女人眼中,儿子不如老公呢!

    “发生什么事了?跟老公说,嗯?”他心里很焦急,但仍旧耐着性子问。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关小姐有些疑惑地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的人。

    她刚才不是让她们不要告诉他的吗?他工作这么忙,老是为了一点点小事跑来跑去多不好?

    她只是有些纠结,却不想说,所以一个人静静罢了。

    “你这样子,老公怎么能不回来?”

    “我先打个电话给狐狸精妈。”

    岑致权将手机递给了她。

    看来,事情还是跟关家有关了,他想到了李紫曼那天在公司说的话——

    叶含君母女又想做什么?

    他眉头蹙了起来。

    对于她们,因为闵闵的关系,他已经容忍许多,若是再搞出什么小动作,不要怪他不讲情面。

    “我刚才还在讲,最近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在忙什么呢?宝宝好吗?”

    狐狸精妈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听得出来心情还不错。

    “最近宝宝长了好多呢!妈,你在忙什么?”关闵闵笑着应道。

    最近没有与狐狸精妈联系,是因为蜜月结束之后发生的意外让人措手不及,不想让她担心。

    就算没有今天发生的意外,她也该要打个电话给她了。

    “我啊,最近在种花!”

    “嗯——”

    母女俩闲聊了一会后,关闵闵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妈——”关闵闵声音没了之前那般的愉快。

    “是不是不舒服?”闵芊芸焦急地问。

    孕妇总是让人比较操心的。

    “不是。”

    “那是有事?”女儿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这样。

    “嗯。”关闵闵长长吁出一口气,“妈,她出车祸了,很严重,说,想见我一面。”

    电话那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开口,“你想去吗?”

    “我不知道。”

    若是她知道,就不会呆愣了那么久了。

    “去看看她吧。”

    最后,闵芊芸给了她这么一句确定的答案。

    听着她与闵芊芸的对话,岑致权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拿过已经挂上的手机,他将她搂入怀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就不要勉强自己。”

    将脸紧紧地贴在他胸口,手指在他衣料上细细地摩挲着,他的体温与心跳让她心安。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去。”

    原本,不是说要回大马了吗?怎么会出车祸了呢?

    三个小时之前,李紫曼说,伤势严重,正在抢救之中——

    那现在呢?

    “问问你自己的心,想不想去?”

    “我不知道!”

    岑致权忽然放开她,站起来。

    “老公?”她抬头望他。

    “起来,换衣服。”

    “去哪里?”

    “医院。”

    “我还不知道……”

    “傻瓜,真的不想去就不会有纠结。来,换衣服,我陪你。”他牵起她的手,扶住她的腰带着她去更衣室。

    他的小妻子,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

    虽然说她的母亲只有一个,但是,内心还是柔软的。

    给她换了外出服,将她有些乱的长发理了理后,他捧起她的小脸,“可以出发了。”

    “老公,你真好。”她窝心地说着。

    “傻瓜。”他低下头,给了她一个轻吻。

    他,只是不想让她后悔。

    若是叶含君这次出了什么事,她内心一定不会好过的。

    ——

    两人来到医院时,急救室外面只有李紫曼一个人,看到他们前来,她眼神一亮,正要迎上来,手术室的门打开,戴着口罩的主刀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李紫曼焦急万分地迎了上去。

    关闵闵虽然站在一边,但是,一颗心忽地提高了几分,抓着岑致权的手也开始冒汗。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摘下口罩平静道。

    这样的话,关闵闵在电影电视里听过无数次,但其实那都是别人的事情,可以理解却不能感同深受。

    现在,她站在手术室外面,亲耳听到医生说出这句话,心口像是被什么挰住一般,说不出的闷。

    而李紫曼那一声凄厉地“妈——”让她知道,那个给了她生命却又将她丢弃的人,真的不在了!

    眼角的眼泪不期然地滑落,然后,

    越掉越多——

    叶含君,终究还能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见一眼自己生下来的女儿一眼。

    ——

    晚上,许经年与岑佳怡还有阮梦梦他们,在老爷子的邀请之下,留下来一起用晚餐。

    老爷子的院落,真的许久不曾这般热闹了。

    林姨一直看着一大桌子的人,眼角有些湿润。

    静怡,在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

    什么时候,在这么多人围在一起的晚餐里,有她的身影呢?

    晚餐后,各回各家。

    老爷子看着心情不佳的林姨道:“林淑环,你闹什么别扭?”

    这老头子,她什么时候闹别扭?心情有些感慨也不行吗?

    看到她抿着嘴不说话,老爷子轻哼一声,“致宇的婚礼过后,我去巴黎一趟,要不要随行,随便你。”

    说完之后,拄着拐杖进了书房。

    “你等一下,你去巴黎是什么意思?”

    林姨有些期待,有些不信。

    “你觉得呢?”老爷子不答反问。

    “她、她看到我的话,会不会不高兴?”

    佳怡的婚礼她都没有回来,致宇的也一样,她大概是不想回到让她伤心的地方吧?

    只是,上次在夏威夷见过一面后就再没有她的只字片语,她,怎么会不想呢?

    “她什么时候高兴过?她不高兴你就不去了?”

    “我去。”

    那不就得了?老爷子转身,“去倒一杯参茶给我。”

    “马上去。”

    林姨心情愉快地去了。

    ——

    再次送阮梦梦回到公寓楼下时,这次睡着的不是梦梦小姐,而是软绵绵小朋友。

    阮梦梦抱着身子有些沉的妹妹下来,锁好车的岑致宇伸手接过去,“让我来。”

    将怀中的小家伙交到他手里后,看着妹妹的身子趴在他怀里无知无觉睡着的模样,阮梦梦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们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呢?

    “致宇,你喜欢女儿吗?”她上前揽住他的手臂。

    “都可以。”他心情愉悦地回道。

    “那我们以后先生一个女儿,再生一个儿子好不好?”

    “两个够了吗?”

    进了电梯,岑致宇调侃地问道。

    “哦,那你想要多少个呢?”阮梦梦嘟了嘟嘴儿。

    “你想多少个就多少个。”他没有特别的要求,她想要,他便配合,不想要,那就不要。

    “你们豪门大家族,不是最讲究多子多福吗?我只生两个的话,爷爷会不会不开心?”

    “嗯。这么说是没错的。不过,我们岑家子孙烟火旺得很,要是每个兄弟都生两个的话,足以组成两个足球队了。”

    阮梦梦乐得开怀地笑。

    将姐妹俩送到家里的时候,阮家二老还没睡,看到他们回来,阮母急忙小女儿给抱了过去,送回房间。

    岑致宇与阮梦梦则是陪着阮父聊了一会,他才离开。

    到楼上准备发动车子离开时,他的手机响了。

    “媛媛,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看到是关媛媛的电话,岑致宇很快接了起来,声音温柔道。

    这个小妹妹,又是好一阵子没有跟他联系了,不知道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个年纪,确实是应该了!

    “致宇哥,你现在有空吗?”关媛媛直接问道。

    “请我吃宵夜吗?我跟老婆汇报一下。”他一边打着车一边笑着回应。

    不是开玩笑的,这么晚了跟一个女人单独出去,就算那个女人是他从小当成小妹妹来疼的关媛媛也一样。

    他不希望梦梦会有任何的猜疑与不快。

    听到他那一声‘老婆’,关媛媛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我有点东西给你。你方便过来拿吗?”

    “好。”

    问了地址后,岑致宇开着车过去。

    到达关媛媛所在的地方时,她已经站在那里等着。

    夜晚的风很大,吹起她的裙摆,纤细的身子有一种可能被风吹掉的感觉。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大半夜的也要拿过来给我?”

    岑致宇下车,在离她一米的地方站住了。

    手里握着资料袋的关媛媛,掌心已经溢满汗水。

    她抬头,望着那个站在路灯下温文的男子,所以的记忆一瞬间涌了上来,让她眼眶有些发热。

    将手上的东西交给他后,致宇哥是不是会怨她一辈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