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61章 誓要玩出新高度!

第161章 誓要玩出新高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岑致齐,你干嘛呢?”

    人来人往的大堂时,一记娇脆的女声响起。

    众人皆望向门口,一名身穿黑色及膝洋装的高挑女子走了进来,接下脸上的墨镜后,露出一张娇艳的脸蛋。

    性感美女直接朝同样出色的那一对男女而去。

    岑致齐的手,在岑静怡一步步走近的瞬间,松了下来。

    紧绷的神情换上了众人熟悉的笑,“没什么,看到熟人,打一声招呼。”

    岑静怡走近他们,看了看岑致齐,又看了看关媛媛毫无破绽的脸,“熟人,是这样打招呼的吗?”

    他们两个的传闻,在这个圈子里,她还是有所闻的,但是倒是没见过他们在任何的公众场合有任何的不妥当之处,除了刚才那一幕——

    关媛媛在经过他身边时,他是忽然伸手抓住她的。

    那一瞬间,让她觉得他们两个,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气息。

    就像,她刚才碰到那个人一样。

    难道,阿齐与媛媛真的有过什么?

    可是,媛媛喜欢的人不是二哥吗?

    “约好的时间到了,走吧。”关媛媛开口,率先往电梯而去。

    “我还有事忙,走了。”岑致齐也迈开长腿离开,空留一个潇洒的背影在岑静怡眼底。

    她回头,看着关媛媛挺直的身躯,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要蹦出来却怎么也拼不齐一般。

    他们两个,费解。

    ——

    两人一起看了办公场地,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谈了一会后便约了下次签约时间。

    关媛媛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后,紧绷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

    “妈咪,你晚上要回来用餐吗?”

    电话里传来小女孩稚嫩的嗓音。

    关媛媛看了岑静怡一眼,“我问问静怡妈咪。”

    “怎么了?”

    岑静怡走过来。

    “今晚要不要去我家吃饭?”

    想也知道是庄琳准备在家做晚餐。

    “不行也,晚上不是约了那群人出来聚聚嘛。”

    关媛媛挑了挑眉毛,“你答应了?”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熟识的都差不多。

    静怡要开公司,第一波的选择性客户就是圈子中的名媛千金们,参加她们的聚会,先预热一下是必须的。

    “你连你的份也一起答应了。”

    “聚会是晚上,可以先回家吃饭。”

    “NO!”岑静怡摇了摇手指头,“下午一起做SPA,晚餐后一起参加聚会。”

    这活动行程,安排可真是紧凑啊!

    “妈咪,你们到底要不要回来嘛?”那边的果果已经在催促了。

    “抱歉,妈咪今晚没有时间回去了,你把电话给舅妈。”

    庄琳接了过去,关媛媛简单交待了一下后,便挂了。

    两人一起离开,各自拿了车前往SPA会馆。

    她们的车子刚离开,一辆铁灰色的轿车从右边车道拐过来,与她们的车子擦身而过。

    二十分钟后,铁灰色车子在国大附近的某栋公寓地下停车场停了下来。

    车里的男人下车,打开后备箱将好几袋东西提出来。

    “温教授,今天回家这么早?”

    两名年轻的学子从电梯那边出来,笑着与他抬呼。

    “对啊,你们的工作找得怎么样?”温雅昕露出温和的笑意。

    这两个年轻男孩,在三年前就住在这里了,与他同一幢楼,这几年经常碰面,一来二往便熟了。

    而今年,他们要从研究所毕业了。

    “还好,第一轮考试都过了,等第二轮的面试。”

    “那还不错,加油。”

    “谢谢,我们出去吃饭。”

    “好。”温雅昕提着东西进了电梯。

    “唉,你说温教授三天两头买那么多东西回来,一个人吃得这么多?”其中一名男生摸着下巴看着已经关上的电梯门若有所思道。

    “说不定人家家里金屋藏娇呢?”

    “那我们怎么没见到过?”

    “都说金屋藏娇了,怎么会给你见?好了,走了,上车。”另一名男生打开车门,率先上车。

    别人的事情,哪管了这么多呢!

    温雅昕提着东西进门,将车钥匙放下来,照例喊了一声:“静怡,我回来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人应他。

    他毫无知觉。

    提着东西进了厨房,一一摆进冰箱里,除了那袋进口的车厘子。

    将它们倒出来,泡了一会后,一个个地清洗干净,装进漂亮的水晶碟子,端了出来。

    直接走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放下来,用再宠溺不过的口吻道:“你最爱吃的车厘子,快吃吧。我去做饭。”

    说完后,他更进了厨房。

    而那碟洗得干干净净,一个个色泽漂亮的车厘子,却久久无人动过。

    半个小时之后,穿着围裙的男人将一碟碟煮好的菜都一一搬到桌上,从消毒柜里拿出两套干净的碗筷出来,装了两碗饭,放到桌上。

    对着那碟晶莹饱满的米饭微微一笑,“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房间里,依然无人回应。

    ——

    结束手头上的工作后,若是在新加坡的话,岑致齐一定会去程之恺那间夜店喝两杯,放松心情。

    但今天,他什么也不想做。

    去精品店给他的‘前任儿子’及小侄女买了礼物后,便开车回岑家。

    他的车子才停下来,载着关闵闵与小诺诺的车子也刚回家。

    “我哥呢?”岑致齐手里拿着东西,没看到他哥一起下车。

    “哦,晚上他有商业晚宴。干嘛,又回来蹭饭吃?”关闵闵揶揄他。

    最近几年,只要他一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回来看她家的小诺诺,见面礼自然永不落空的,不过,上个星期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送了半个车厢了吗,今天怎么又抱一堆回来?

    “是啊,本少爷穷得没饭吃,只能来你这里求赏一口了。”齐少爷白她一眼,大步朝刚下车的小公主走来,蹲到她面前,“诺诺,今天怎么这么漂亮?”

    “叔叔,你今天不够帅哦。”小姑娘笑咪咪地指着他的脸。

    “叔叔一向都帅得没朋友的,怎么忽然就嫌弃叔叔了?”某帅叔叔不服气了。

    “你的胡子好长了。”

    闻言,帅到没朋友的齐少爷伸手摸了摸,好像今天忘记刮胡了,该死的小王,怎么没提醒他?害他在小公主面前丢人了。

    “走啦走啦,在这里,你再帅也没有辣妹勾搭的。”关闵闵好笑道,拉着女儿的手一起往屋里走。

    晚餐的时候,照例是岑景睿照顾妹妹,体贴得让身为人母的岑太太完全没有插手的机会,她乐得轻松。

    “看来我培养出来的儿子果然不是凡人。”

    一直到现在,齐少爷对于自己曾经照顾小家伙近六年的经历颇感自豪。

    “岑致齐,你说什么呢?”岑太太闻言,脸色一变,伸长脚踢了他一下。

    什么叫他培养出来的儿子?

    又不是他的种!讨厌,要是让岑先生听到的话,以后他休想再回来蹭饭吃。

    “叔叔,你要是真的那么想要人叫你爹地,可以找个婶婶生的。”岑景睿睨了一眼这位“前任爹地”。

    唉,自从妹妹出生后,叔叔回来看她的频率比以前回来看他的频率不知高多少倍呢!

    虽然他家宝贝妹妹确实是世上罕见的漂亮可爱,但也不至于如此吸引叔叔这种“老大叔”吧?

    只能说,叔叔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叫他‘爹地’太失落了。

    “你还真是了解你的‘前任爹地’。”齐少爷点头道。

    “哥哥,什么叫前任爹地?”小诺诺对这个新的称呼很好奇。

    “别听叔叔胡说八道。”关闵闵不爽地又踢他一脚,惹来齐少爷的不满,力道不大不小的回了她一脚。

    “岑致齐,你竟敢在我家欺负我?”岑太太也不满了,那混帐,不知道他的皮鞋有多硬吗?竟然真的回踢他?

    细皮嫩肉的她疼死了!

    “有没有那么疼啊?”看着对面的她眼泪盈眶的模样,齐少爷有点无言。

    真是被他哥宠得越来越娇气了,以前他还不是经常敲她脑袋,踢也没少踢的,也不见她这样。

    “你让我踢踢看!”

    “踢、踢、踢!”齐少爷认命了。

    谁让他在人家的地盘上惹到她了。

    有这种要求,岑太太怎么会放过呢!连续踢了好几脚过去,人家齐少爷依然面不改色地继续吃饭。

    “喂,你最近都没有交女朋友吗?”岑太太吃得差不多后问道。

    还在拿着筷子的岑致齐筷子顿了一下,瞪她:“吃饱了没事干管到我身上来了?”

    “你以为我想管你啊!要不是看在以前你罩我的份上,你孤独终老也不关我的事。”

    “放心,就算我孤独终老也不用你养。”

    “你又想打我儿子的主意。”岑太太嗤笑一声,面对儿子,“你叔叔要你养也,你要不要?”

    “叔叔的身家虽然没有我多,但也不至于沦落到要让我养老。妈咪,你担心你自己就好了。”

    “哦,意思说我身家就比他差?”岑太太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指头,“生一个孩子赚几亿也,要是我再生两个的话……”

    “好好好,你跟我哥多生几个,我帮你养,可以了吧?”齐少爷半真半假道。

    三年前,那个无缘的孩子,是他心头永远的痛。

    今天,再度碰上她,却没有再见到那个小小的女孩儿。

    要是他的女儿,一定会比她漂亮!

    “我生的为什么要你养?看到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儿,心动了吧?你这个好色鬼!自己生一个女儿来疼吧!”

    关闵闵说完,却发现对面的齐少爷已经陷入沉思。

    “岑致齐——”

    她叫了他一声,没应。

    想什么呢?

    ——

    晚餐后,岑致齐在客厅里陪着两个小朋友玩,岑太太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在刷。

    忽然大笑了出来,若来三人的同时回头。

    等她终于笑够了才发现自己成了注目的焦点,“瞪着我干嘛?”

    “岑太太,是你无缘无故大笑出来好吗?”岑景睿撇撇嘴。

    “妈咪,你在看什么?我要看!”小诺诺跑了过来,趴进妈咪的怀里。

    关闵闵将手机放到她眼前,将图片放大,“看娅娅她们是不是很好笑?”

    那是庄琳刚发到朋友圈里的照片,两个小姑娘漂亮的脸上沾满了面粉,像两只小花猫一样,还相互相做鬼脸。

    真是笑死人了。

    “妈咪,跟娅娅在一起的是谁呀?”小诺诺咯咯地笑了一会后好奇地问道。

    “果果呀。”

    “果果是谁?上次为什么没有跟娅娅一起来家里玩?”

    “因为她跟她妈咪都没空啊。”

    “那我可以跟她做朋友吗?”

    做朋友?以她与富豪姐的关系,她应该不想让她女儿跟诺诺做朋友吧?

    “妈咪,可不可以嘛?”

    除了哥哥之外,小诺诺最喜欢跟漂亮的小女生一起玩了,绵绵姐姐漂亮,远在伦敦的贝贝姐姐更美,刚从法国回来的娅娅也好乖巧,现在看到果果,同样像个洋娃娃一样。

    她想要跟她做好朋友啦!

    “啊?这个啊……”关闵闵想了一下,“下次有机会问问她妈咪,好吗?”

    “她妈咪不喜欢她跟其它小朋友一起玩吗?”

    “也不是。她妈咪工作比较忙,不一定有时间带她来。”

    “那我们可以去找她啊,好不好,妈咪?”小公主撒娇起来。

    “妈咪不带你去,叔叔带你去。”齐少爷最见不得小公主那撒娇的小模样了,走了过来,将关闵闵手中的手机抽了过去,舒服地在沙发上坐下来,脸上惬意的表情在看到那张小花猫脸时,表情瞬间崩了起来。

    这,不是她的女儿吗?

    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可是小女孩儿的那精致的小脸蛋已经深深地印在他脑海里。

    瞧她,真的像只小花猫呢!不仅脸上,手上都是面粉,连粉绿色的小洋装上都是呢。

    不自觉得,他嘴角微扬了起来,伸出手指点在那张小脸上,在屏幕上滑了好几下,像是要将她脸上的面粉给抹掉一般——

    “妈咪,叔叔也喜欢果果吗?”小诺诺好奇地问。

    “岑致齐,干嘛看得这么入迷?”

    关闵闵看他没反应,伸手过去将手机压了回来,他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抢回去,被岑太太的手掌挡住了。

    “这是我的手机。”

    OK,她的手机,她的地盘。

    他有些颓然地仰躺在那里,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什么?

    关闵闵勾了勾手,将儿子叫过来,将怀中的小人儿带上来,她要好好跟竹马先生谈谈。

    儿子女儿离开后,她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喂——”

    “干嘛?”岑致齐没动,“别靠我这么近,我不想被我哥打。”

    这距离,嗯,虽然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但是对于嫂子与小叔的关系来说,还是太近,太亲呢了!

    “现在不提你哥,我们恢复十八岁以前的邦交,OK?”

    所以,她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在他说话。

    那,她有什么要跟他说的?

    “这几年,你跟富豪姐真的没有联系啊?”

    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搭在沙发背上若有所思地问。

    “没有。”这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哦,那你还喜欢她吗?”

    “……”

    这个问题,他拒绝回答。

    好,下一个。

    “你知道她未婚生子吗?”

    什么?未婚生子?他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她肩上,用力的捏住她:“她未婚生子?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有没有可能……

    他不敢想像……

    他怕,自己还是会绝望。

    “喂,松手啦,好痛!”被他激动的大手捏得生疼的岑太太哀叫出声。

    她不过是说了一句未婚生子,他这么激动做什么?

    这下不怕被他哥揍了?

    “SORRY!”他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后急忙松开手。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岑太太揉了揉肩。

    “她在国外,没有结婚吗?”他努力地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让语气尽量保持着平静。

    “没有啊。”关闵闵睨他一眼。“你这么关心她有没有结婚……”

    “那个孩子呢?她的孩子多大了?”他没有理会她疑惑不已的表情及眼神,语气无法平静下来。

    “我想想啊——”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庄琳第一次跟她说照顾孕吐不止的她时,好像是——

    那时候,要不是庄琳在即时通讯上问她,她以前怀孕的时候孕吐都吃些什么,她都不知道富豪姐跑到那边偷生孩子去了。

    她虽然也好奇是谁能让一向高傲的富豪姐未婚生子,不过,这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

    她不是没想过,孩子有可能是致齐的,可是致宇与梦梦的婚事过后,他便出国了。

    虽然齐少爷风流花心惯了,但她知道,若他不想让一个女人怀孕,那个女人就绝无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他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而且他对孩子还算是有耐心的。

    若是富豪姐真的怀了他的孩子,他不可能会让她一个人生下来的。

    不过,他们之间的事情,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的。

    当时正在怀孕后期的她,每天挺着个大肚子,不想理他们那么多事情,也就没有跟他提过这事了。

    不过,现在想来,事情还真的不简单!

    她说了一个大概的日期后,岑致齐整个人傻住了!

    若是那个孩子,真的是那个时候生的,那就是她欺骗了他!

    她跟医生联手欺骗他!

    这感觉,真他妈的!

    想揍人!

    “喂,你干嘛!”

    关闵闵看着他阴霾的表情,吓得后退,却因为退得太快了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还好岑致齐手脚够快,倾身上前将捞住了她——

    “你们在做什么?”

    一记隐含着怒意的声音在客厅入口响了起来,岑致权蹙着眉头冷声道。

    这两人,干嘛在沙发上拉拉扯拉的,成何体统?

    岑太太看到自家老公沉着脸站在那里,马上七手八脚地将岑致齐的手推开,朝老公大人跑了过来,直接钻进他怀里卖萌撒娇,“老公,你回来了?人家好想好想你哦。”

    这会儿,岑致齐可没心情在这里看他们秀恩爱,也没空理会大哥仍旧阴沉的脸色,解释的事情将给万能的岑太太好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证实。

    对着岑致权说了声,“哥,我先走了。”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他在搞什么?”将娇妻搂到沙发上坐下来后,他开口问道。

    “人家刚才不小心被他吓到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他好心拉我一把而已啦。不许黑着脸。”虽然他没有再问,但岑太太还是非常主动的招认了,两只软乎乎的小手捧着老公的脸,在他唇上亲了好几下——

    唇与唇的接触,让她的小嘴儿也沾上了红酒的香醇。

    看到她这样,他的脸能黑得下去吗?

    岑先生拉下她的身子,将她紧搂进怀里,换被动为主动,亲吻了好一会才放开她,“刚才他说什么吓你了?”

    “老公,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她抬了抬小下巴。

    岑致权依言伸长手拿了过来。

    “看——”

    关闵闵将刚才的照片给他看。

    “怎么了?”

    一就是一张小朋友的照片嘛!

    “照片上的人。”

    “你哥你姐的女儿,有什么问题?”

    “你想不想知道富豪姐女儿的爹地是谁?”

    她特意这么一问,再加上之前阿齐匆匆离去的身影,睿智的岑先生再猜不到就没道理了。

    “你说她的孩子是阿齐的?”

    关闵闵点了点头,“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

    这都什么事呢?

    阿齐跟关媛媛!关媛媛与关闵闵,然后,他与她……

    这些关系,简直是——

    岑先生表示,不想管。

    直接抱起怀中的娇妻往楼上走。

    “老公——”小娇妻搂着老公的脖子,“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你弟弟?”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他跟富豪姐……”

    “想那么多做什么?”

    “那我要想什么?”

    “想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再生一个孩子?”

    “老公,你是想跟我生孩子,还是享受那个过程?”

    “都有。”

    “那我们今晚换个地方?”

    “你想去哪?”

    岑太太想了想,附在老公耳边轻声道:“试试洗衣机的新震法,如何?”

    洗衣机!

    岑先生点了点头。

    终于知道她上个星期让人浴室里装了一台新的洗衣机是什么用意了。

    “哪学来的?”

    “漫画上啊!”

    岑太太笑得好灿烂!

    岑先生不得不佩服那些十八禁的漫画了,果真是让他享受到了无限的快乐与刺激。

    至少洗衣机要怎么震,这个得问问岑先生与岑太太才知道了。

    总之,今晚,他们势要玩出新的高度,势要制造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娃娃。

    ——

    这个晚上,关以辰回到家时,是晚上八点。

    家里仍旧如同昨晚一般黑暗与冰冷。

    敢情,又逃家了?

    一边走一边将领带松开,将扣子解开,在沙发上坐下来后开始拨打她的手机。

    很快就接通了。

    “怎么还不回来?”

    “我今晚在媛媛家里,不回去了。”

    刚帮两个小朋友洗好澡的庄琳靠在床头,有些不开心道。

    “你在她家做什么?”

    “她今晚有事情要很晚才能回来,我要陪果果。”

    这也是事实。

    好!他接受这个事实。

    “她几点回家?”

    “不知道。”

    “问她几点钟回来,我过去接你们。”

    “不用了。今晚就在这里好了。”

    “庄琳,你还在跟我生气?”

    “我就是生气,不行吗?”

    既然他一定要问,就告诉他好了。

    “你生我什么气?”

    他、他竟然好意思问她生什么气?

    “反正我就是生你的气,你自己想。”

    不想跟他说话了,庄琳将电话给挂上了。

    关以辰再打过去的时候,她已经关机了。

    生他气?

    气什么?

    他做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

    还气了这么久?有没有搞错?

    还要让他自己想。

    他自己想得出来的话还用问她吗?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难道就因为他忘记女儿的生日,她就要气这么久?

    他不是有从法国赶回来了吗?

    她要气是吧,好,让她气。

    关总裁也生气了!

    ——

    这个夜里,关媛媛与岑静怡与一群千金小姐们逛欢过后离开夜店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不会喝酒喝那么多干嘛?”关媛媛扶着喝得醉茫茫的岑静怡从电梯里出来。

    这女人,从来没见她喝得这么多过,难道真是太高兴了吗?

    天知道呢!

    “嗯……”败家小姐打了个酒隔,才摇摇头道,“开心嘛。”

    “开心也不必这样。”

    又没人逼她喝!

    虽说她是想借那一群走在时尚前沿的千金小姐们打响她设计师之路的第一炮,但也没必要把自己喝成这样。

    她知道她这几年的努力,也看过她所有的设计稿,从青涩到日渐成熟,形成自己的风格,真的非常棒,现在回来创业,又有岑家的支持,一定会成功的。

    势必要成功的!

    “媛媛,你是不懂的啦。”她继续说着,“你们从小到大都叫我败家女,这次,我一定要认认真真做好一件事,自己赚钱自己败。”

    “好了,好了,自己赚钱自己败,我先送你回家休息。”

    关媛媛将她推上了自己的车。

    今晚她并没有喝几口酒,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开车。

    她喜欢自己掌握方向盘的感觉。

    将岑静怡送回住处后,她却那里一直叫头疼。

    真是活该,不会喝酒,喝那么多做什么?

    “媛媛,给我找一片头痛药。”

    “这大半夜的,你让我去哪里找?”

    “可是我头疼得难受嘛!”

    “让你还喝这么多!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她初涉商场应酬时,也有喝得头痛欲裂的时候。

    那时候,还没有经验,不知道在家给自己准备止痛药,醒酒药什么的,只能一个人躺在床上,闭着眼忍着,等待睡着,等待天亮。

    一个人,总是要这么走过来的。

    至少,她现在还有人陪她说两句话呢!

    所以,该知足了。

    “我睡不着嘛!”岑静怡摇着她的手。

    “我又不是你男人,跟我撒娇没用。”关媛媛将她的手放进被窝里。

    谁知,喝醉了的人又将手放了出来,脸上仍旧傻傻的笑——

    “媛媛——”

    “快睡啦。”还好有嫂子帮她照看果果,要不然她哪有空在这里听她醉言醉语呢。

    “不如,晚上我们一起睡好了。”

    “神经!”关媛媛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你真是喝得分不清男女了啊?”

    “才不是。”岑静怡撇撇嘴,“男人有什么好呢?一点也不好,说得有多爱你,可最终还是动不动就丢下你不要。还不如我们两个一起过算了。”

    “好了。男人都是坏人,我们不需要男人。我去看看有没有冰块,帮你敷一下。”

    知道她有情伤,借着醉后倾泄而出。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不是每一个故事都会有美满的结局,但相同的过程有哭、有笑,没有任何人可以承担对方的伤痛,必须靠当事人慢慢走出来。

    她起身往厨房而去。

    败家大小姐的冰箱里冰块还是的,她找了个保鲜袋装好后回来,却发现那个叫头痛的女人已经睡了过去。

    看来冰袋也不用了。

    帮她压好被子后,她便离开了。

    她的车子从停车场开出来的时候,看见那个男人笔直地站在马路的中间,白亮的车灯映得他阴郁的表情一清二楚,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不躲不闪,直直地逼视着她。

    好,他不躲是吧?他要挑衅她是吧?当她不敢吗?

    脚下的油门踩了下去,漂亮的跑车以惊人的速度,直直地朝他撞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