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66章 驯服关总裁,任重道远

第166章 驯服关总裁,任重道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是一场小型的婚礼,在巴黎郊区的某个小教堂里举行。

    50多岁再次披上婚纱的柳女士满面笑容,比她小十几岁的lee先生脸上也一直挂着笑容。

    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决定结婚,但能开心就好,何必管别人说什么呢?

    “奶奶穿着婚纱好漂亮,lee也帅。妈咪,你跟爹地连婚纱照也没有也。”

    相爱而结婚的爹地妈咪房间里不是应该都有美美的婚纱照吗?至少她看的动漫里面,主角的爹地妈咪房间里都挂有哦。

    可是,爹地妈咪的房间没有哦。

    在热烈的掌声中,庄琳笑着回应女儿:“爹地妈咪因为太忙了,所以当时才没有拍照哦。”

    “那你们什么时候才有空?”

    “想看妈咪穿婚纱啊?”

    坐在旁边的关媛媛转过头问道。

    小姑娘点了点头。

    “那等你爹地回来,让他给妈咪办一个比今天更大的婚礼,好不好?到时我们娅娅可以做爹地妈咪最漂亮的小花童。”

    “妈咪,我也要做漂亮的花童。”果果嘟着嘴儿道。

    “好,你们两个都做,那得等舅舅回来才行。”关媛媛安抚女儿,“对了,我哥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嗯,没。”

    对于这个问题,庄琳没有多谈。

    事实上,她们回到巴黎已经十天了,大概是还在生气,他一个电话也没有,她也懒得主动打给他。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们还没有和好?”

    关媛媛有些惊讶。

    她知道他哥对于母亲曾经的所作所为一直没有谅解,他不来参加婚礼是很正常的事情,以他那个怪异的脾气还有有些变态的控制狂,庄琳来参加婚礼他一定是气坏了。

    但是,之前她有问过庄琳,他哥知道她要来吗?她说知道,她以为他哥同意的。

    看现在这样,估计是为了这事吵架了。

    “我们没有吵架。”在两个孩子面前,还有现在的场合,确实不适合谈这个问题。

    “晚点我们再来谈。”

    关媛媛停住了问题。

    交换仪式结束之后,他们离开小教堂,在郊区私人别墅里举办酒会。

    两个孩子在挂满彩色气球的草地跑得很欢。

    关媛媛端了两杯红酒过来,放到庄琳面前的桌上后坐下来,看着那对新人在熟识的朋友间愉快的聊天。

    “我哥,其实不是关家的孩子——”

    庄琳正在想着跟蛮横的关总裁冷战的事情,想着要不要晚上先给他打个电话算了,坐下来的关媛媛忽然就冒出这么一句话,吓得她差点从椅子摔下来。

    “别这么惊讶!”关媛媛淡淡地撇了她一眼。

    “媛媛,这种事情,我们还是回家再说吧。”

    而且今天可是柳女士的大喜之日,这场合怎么样也不适合谈这些吧?

    虽然,她心里真的惊讶得要命。

    她其实对他,除了他愿意告诉她的知道的那些,其它的一无所知。

    “你觉得在这里的人除了我们两个,有谁听得懂中文?”

    “妈跟lee。”两个小朋友就算了。

    “柳女士从来不介意世俗眼光。我只是不想让你跟我哥因为她的事情而争执。”而且以他哥的性格,也绝无可能会跟她说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媛媛,我跟你哥没有吵架。”

    只是,只是冷战而已。

    他们都不是能吵架的那种类型。

    “好了,没吵,没吵,你到底要不要听?”

    “哦……”

    虽然现在场合不怎么适合,但是她确定要说的话——

    “别看我跟我哥从小生长在富豪之家,对一切现状都知足才对,可其实,我们有一个悲剧的家庭……”

    何谓悲剧?

    说来话很长,如今已经大腹便便在瑞士与小老婆过着与世无争的富豪爸,三十多年前可也是一名风流潇洒不亚于任何一线小生的翩翩贵公子的。

    当然,家大业大的豪门贵公子不能免俗地在父母长辈的作主之下走上商业联姻之路,迎娶家世相匹配的柳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柳茹兰小姐。

    一切看起来非常顺理成章,一场风光无限的世纪婚礼过后,关绍轩才知道,早在婚礼之前,私生活一向颇有微词的柳大小姐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在新婚之夜,毫不讳言的跟关绍轩坦白,她一早就打算是带球嫁给他的,不过也不会让他白白吃亏,孩子生下来后挂在他名下,她同意将一大半的柳氏产业合并到关氏来。

    老婆怀了别人的种,对外必须绝口不提,关绍轩头上的绿帽再大,心里再苦,为了薄薄一片价值万金的面子,加上两大家族企业结盟之后将会带来更多财富的无限商机,只好闷头咬牙吃了这个亏。

    于是,豪门千金与贵公子开始了他们相敬如冰的无感婚姻,关绍轩与柳女士从新婚之夜就开始分居,前七年,没有一天同房过。

    当然,私底下各自的夜生活可是热闹得很,关绍轩外面女人从来没有断过,一个接一个地玩,柳女士从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国外买豪宅别墅养小狼狗。

    各自的生活精彩纷呈,谁也不干涉谁。

    当时还在当家作主的关老太看不下去了,以长辈的身份命令他们再生个孩子,明着说关家家大业大,一个孩子太少,暗里其实是想让他们重归于好。

    天知道,他们从来没有好过,哪来的重归呢?

    可是,双方长辈的压力之下,他们结婚七年后,终于洞房了一次,关家正室嫡出了一个关媛媛。

    但是在柳女士生下女儿后,真正的悲剧来了。

    关绍轩在外面招惹了年轻漂亮的狐狸精,还对人家上了心,玩起了金屋藏娇,甚至怀孕了,生下了小狐狸精。

    柳女士压根不介意,倒是关老太太撂下狠话,就是到死也不准这个私生女入关家的户籍,就怕私生女公然争夺遗产,可是,几年抗争下来,关绍轩还是将她们接进关家,入了户籍。

    在这方面,绝对与柳女士的退让有着很大的关系的,若是她死也不离婚,他也没办法。

    柳女士离婚了,丢下一儿一女潇洒地与小情人玩乐去了。

    那时她七岁,她哥十五岁。

    除了奶奶,再也没有人真正的关心他们。

    最悲剧的是,关奶奶在离世之前,一直不知道她认定的孙子却不是她们关家的孩子。

    “所以,因为离婚的事情,以辰不谅解妈?”

    听完关媛媛毫无情绪说完好像与她无关的事情后,庄琳连吞了好几次口水才能开口。

    “当然不是。”

    他哥哪是那么脆弱的人?

    “那他们为什么?”

    关媛媛耸耸肩,“我只知道他们有过一次很严重的争执。具体争执什么,我不清楚!”关媛媛耸耸肩,“就要看你怎么从我哥那里挖了。”

    她其实,也想知道的。

    但是柳女士与关总裁这两位绝无可能跟她说。

    “你什么时候跟闵闵一样八卦了?”庄琳睨她一眼。

    他会愿意跟她说才怪呢!不过,她也不想揭他不愉快的往事。

    “你跟她关系倒是挺好。”关媛媛挑了挑眉。

    “嗯。她对朋友很真诚,性情也可爱。”

    “可爱?你怎么不说她笨?”对于关闵闵,目前关媛媛跟她关系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善。

    庄琳知道她们俩关系不大好,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再谈下去。

    只是,心里却在消化着刚才她所说的那些话。

    “聊什么这么开心?”

    这时候,柳女士与lee先生手挽手过来。

    “我跟媛媛随便聊聊。”庄琳看着柳女士的笑脸,因为关媛媛刚才说的事情有些震憾,心里对她有些莫名的尴尬。

    好像无意中撞中了别人的秘密一般。

    “酒会结束后,我要带果果回去了。”媛媛站了起来,淡淡地握起刚才放在桌上的酒杯,“再次恭喜你们。”

    “这么快,晚上还有舞会。”柳女士有些遗憾与她碰杯。

    “有事情的话就先去忙吧,无碍。”与她碰杯的时候,lee先生很有风度道。

    庄琳也站了起来,与他们碰杯,“新婚快乐。”

    柳女士将脸从女儿身上转过来,“琳儿,我很开心你能过来。你跟以辰的婚礼什么时候补办?记得一定要通知我。”

    三年前,她要在国内准备一场婚礼给他们,结果他一点也不赏脸,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她知道他这几年工作非常,但是结婚是大事,特别是能与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再简单,也应该有个神圣的仪式。

    “嗯,到时候我们一定通知你。”庄琳只能回道。

    “好。我等你们的好消息。”柳女士微笑着。

    酒会结束后,关媛媛与女儿要先行回巴黎市区,庄琳与娅娅也跟着一起返程了。

    没有回郊区的别墅,而是市中心的公寓。

    三年前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在这里渡过了一阵温馨甜蜜的日子,如今想来,心里还觉得幸福。

    当然,不是说现在不幸福,而是她大概变得贪心了。

    三年前,刚在一起,一切都是新鲜的,他们都在努力探索。

    可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对他的渴望就越多。

    她渴望他回家的时间多一些,渴望他参与到女儿的成长过程来,渴望能多了解他一点,甚至渴望他可以温柔地对她说“我爱你。”

    就像,闵闵跟大boss一样,甜蜜得让人一直心生羡慕啊!

    但这一切,都是她在热切地渴望的梦想罢了。

    关以辰,讨厌。

    明明是他不对,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有主动拨回来。

    不过,一想到关媛媛今天说的,关于他身世的事情,又为他感到心酸不已。

    当年的他,知道这样的不堪之后,怎么去面对的?那时候他有多大了?难怪他与关绍轩的关系是如此糟糕?难怪他故意将整个关氏弄得支离破碎,好多好多不解的事情,似乎都可以明白,却又有太多的不明白

    可是,那是属于他的秘密,不管好坏,他不会跟任何人分享,包括她这个妻子在内。

    想到这,心酸之余又夹着些不快,他什么都不愿意跟她说,真的好讨厌!

    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就对了,可她也只是想多了解他一些罢了。

    她一边切着菜准备晚餐,一边小小声地埋怨着,切菜的动作都重了几分。

    厨房里,她正忙着,娅娅在客厅里与娃娃在玩。

    “爹地——”

    一记娇脆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让她惊讶得不是女儿的叫声,而是她叫着的那两个字。

    他回来了吗?

    “想爹地吗?”

    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让她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想,好想好想爹地。”小姑娘很给面子地在爹地脸上亲了两次,随即将自己的小脸蛋也侧过去,温柔的唇落了上去。

    “爹地也想你了。”

    关以辰亲完女儿,瞟了一眼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看到她没有回头,他抱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下来。

    “爹地,你最近又在忙工作吗?”小姑娘趴在爹地怀里舍不得起来,一双如同她妈咪一般亮晶晶的水眸紧锁着他。

    “恩,娅娅有没有听话?”温暖而干燥的大手抚着她柔柔的发丝。

    “有。爹地,我们今天有去参加奶奶的婚礼哦——”

    关以辰脸色一僵,但很快反应过来,听着女儿软言温语地在他耳边说着婚礼上对于她来说非常好奇的琐事。

    他时不时应一声,眼神却不自由主地往厨房看。

    二十分钟后,她依然当作不知道他回来一般,不要说走出来,连回过身子看他一眼都没有。

    关总裁又生气了!

    当她端着菜出来的时候放到餐桌上的时候,仍旧故意不看他,只是对仍旧在他怀里的女儿唤了一声:“娅娅,过来吃饭了。”

    “爹地,我们一起去吃饭。”小姑娘从爹地怀中滑了下来,要拉着爹地的手一起过去。

    可是,关总裁心里那个气啊,又不能对女儿发,只能摸了摸她的头,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道:“爹地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打,娅娅先去吃。乖。”

    “爹地,那你要快点哦。”

    “好。”

    关以辰应完女儿,直接朝书房的方向而去。

    站在餐桌边的关太太,看着他有些负气离去的身影,咬了咬牙,决定不理他。

    关以辰真的很讨厌,很讨厌!

    不理他,不理他!

    “妈咪,你怎么了?”

    娅娅看着妈咪切着牛扒的刀切在盘子上‘咔咔’响着,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庄琳努必地平息愤怒不已的情绪,朝女儿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之后一直到她们用完餐,他都没有从书房里出来,而这其间,她往书房方向望的次数不止十次。

    “妈咪,你是怕爹地肚子饿吗?”最后,收拾碗筷的时候,女儿忍不住问道。

    “你爹地不饿。”大概是跟她呕气呕饱了。

    “可是爹地都没有吃饭,我可以去叫他吗?”

    “他在飞机上吃过了,不要去吵他工作。”

    收拾干净后,她与女儿回房,陪她做了一个小时的手工,其间因为心神不宁,差点被针扎到,好不容易做好一个娃娃,她松了口一口气,带她去洗澡,吹头发,讲故事——

    “妈咪——”

    坐在床上的小姑娘不想听故事了。

    “怎么了?”

    “爹地呢?还在工作吗?”她想在睡觉前,跟爹地说晚安啦。

    “妈咪不知道。”她有些气馁地放下故事书,她是不是太孩子气了?跟他怄什么?

    他这人一向都是这样的,唉1

    她长叹一声。

    “妈咪,要不然我们一起去书房看爹地,好不好?”

    “不好啦,万一他在在忙,我们吵到他会很没礼貌的。”

    “那——”好吧二字还没出口,房间门打开了,循声望去,小姑娘沮丧的小脸亮了起来,欢快地叫了一声“爹地”后迅速地从床上跳起来。

    他走了进来,虽说不想理他,但是庄琳仍旧忍不住瞥了他一眼,他已经脱掉外套,领带,衬衫的扣子也松掉了两颗,隐隐露出结实的胸膛,行走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散发着难以言语的慵懒与性感,要不是还在冷战中,她一定会忍不住向前投入他怀里。

    哦,庄琳,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色了?

    竟然被他的男色诱惑了!?

    真是受不了了!

    “宝贝,该到睡觉时间了。”他仍旧没有理她,迳自走到床边,抱住女儿的小身子,在她脸上轻印下一个吻后指了指床头蘑菇造型的小闹钟。

    “爹地,你打这个电话好久!”小姑娘不开心地嘟起嘴儿。

    “抱歉。”

    “没关系啦。”小姑娘可不是小气的人。

    听着父女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完全是把她空气嘛!

    “娅娅,妈咪先回房了,记得要早点睡觉哦,晚安。”

    她走过他的身边,耳边传来女儿回应的声音,鼻尖尽是他熟悉的气息,她加快步伐离开。

    回到房间,接到关媛媛的电话。

    “我哥呢?”

    “你要找他啊?他刚回来不久。”她不想让关媛媛听到她如同怨妇般的声音,但还是流露出来了。

    “我知道他回来了。”关媛媛的声音里带着隐隐地笑意,“你们就不要怄气了。”

    “没有啊。”她不承认。

    “我哥那人,一直都不是很会表达的人。”

    “哦……”所以呢?

    “他从新加坡回到巴黎,就直接回别墅那边。结果不见你们在家,打电话给我,急得快疯了。”想到刚才她哥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那焦急万分的口气,真是前所未见啊。

    唉,看来,他哥又是一个要陷入爱情的男人,却偏偏傲娇又别扭得要死!

    所以,她才会打个电话看看,他们是不是和好了。

    结果,听嫂子的声音,好像还在持续中啊……

    “他回过那边了啊?”听关媛媛这么一说,本来郁闷的那口气,似乎消散了不少。

    “恩,是……”关媛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夺了过去,然后传来关媛媛的尖叫声:“岑致齐,你这个神经病,你怎么会在我家?”

    “关太太,不好意思,打断你们的谈话,不过我现在有更注要的事情要跟关媛媛小姐谈谈,下次有机会再聊。”

    然后,电话挂断了。

    她目瞪口呆地盯着那被挂上的电话,许久没有回神。

    一直到手中的手机被人夺了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便被人从身后抱了起来,直接往床上扔去-

    她闷哼一声,还好床是软的,要不然非摔个鼻清脸肿不可。

    翻了个身想要坐起来,却又被他伸手按住。

    “我要去洗澡啦。”

    “做完再洗。”男人的手掌划过她洁白的颈部,像燃起了一把火。

    “不要。”一回来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虽然不可否认,她也想他,可是才不要这么轻易又在床上和解。

    “由不得你。”他直接将她的长裙撩了起来,露出两条纤长细致的腿儿,还有裙下的风光,她伸手想挡,可是纤细的手臂被他制住,动弹不了。

    “关以辰,讨厌!”

    “讨厌?”关以辰逼近她,她手掌撑着自己,迅速地后退,可是床再大,也就是那么大罢了,再退空间也是有限,她退一寸,他便跟进一寸,很快地,她整个人被他逼到床头,退无可退,与他只剩方寸之间的距离。

    他结实的手臂紧紧地握住她的腰,将她按倒下来,让她无法动弹,而另外一只手,沿着她的小腿往上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