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83章 人生难得好伴侣10

第183章 人生难得好伴侣1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医院的头等病房里,床上双腿打着石膏的男人正安静地睡着。

    花蕾苍白着一张小脸坐在床边,静静地守着床上的人,他脸色很苍白,嘴唇也有些干,她时不时会拿着棉签给他沾一点水。

    他真的是很好看的男人,一直都是,从她第一次见到他时起。

    而他,大概记不住她的吧?

    花家经营的建材公司在大马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与岑家的‘杨柏地产’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岑容臻到大马,去过花家两次。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才15岁。

    那天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她放学后与同学去书店,回来晚了,家里正在举办私人派对,据她老爸的说法是,今天请到了一名贵客过来,一定要好好操办,让她与弟弟都乖一点。

    乖一点,还不如说不要让他们参加呢!

    所以,她干脆说跟同学有约,不回来了,省得他老人家操心。

    可惜,吃了晚饭,将书店逛了一遍她就懒了,于是回家,怕被家里人骂,没敢走大门。谁知道,后花园的小门竟然也反锁了,恼火的她只能硬着头皮做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

    穿着短裙开始爬墙!

    “这墙跳下来是死不了人,不过,有可能摔断腿就对了。”

    才缓过一口气的他,却差点被这忽然出现的声音吓得直接高高的围墙掉下去。

    她大口地喘了好几口气,将书包抱在胸口,借着柔光的月光,勉强发现不远处的大树下有一道高大的身影,而此时他的嘴角正咬着烟,红色的烟头随着他的吐息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

    “你、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的花园里?”

    她紧张得细细地双腿都在发抖。

    “这位小姐,你确定这是你家而没有爬错墙吗?”男人从树下走了出来,仰高头看着站在墙上的她。

    “当、当然是我家。”

    “如果这是你家的话,我建议你还是走大门比较好。”

    男人扔下烟头,转身就往灯火明亮的屋子走去。

    “喂,喂,你等一下!”

    花蕾紧张地叫住他。

    因为她瞄一下墙壁的高度,发现自己真的不敢往下跳,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进退两难,只能求助于陌生男子。

    至少他能出现在自家花园,肯定是她老爸请的客人,帮忙叫个管家过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结果,人家压根不理会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一个激动,站不稳,便直接从高高的墙壁上摔了下来。

    听到重物落地声音的他,终于惊讶地回身,看到摔到草地上起不来的她时,他全无同情心地抛来一句,“我都建议你走大门了,你不听。”

    “坏蛋,你这个坏蛋,都是你见死不救,我才会从不小心掉下来的。”她摔得小屁屁疼得要命,委屈的眼泪更是一颗颗往下落,这人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啊!

    “我是坏蛋。你自己在这里慢慢哭吧,这里蚊子挺多,可以跟你作伴。”

    说完这句话,那个混蛋就走了。

    摔得疼得要命的她,硬撑着站起来的时候,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主屋的方向而来,是管家还有妈妈。

    将她大骂了一顿后,她才知道是刚才那个男人回去通知她们的,而那个男人就是今晚老爸宴请的贵客。让她安份一点,结果还是在贵客面前出丑了。

    管家抱着走路不方便的她回去,在经过大厅时,她瞟了一眼老爸身边身材颀长,手里优雅地握着洒杯谈笑风声的男人,一点也不像是刚才那个没有良心的男人,真是标准的两面派。

    大概也知道她在看他,而且是心里骂他,本来正与人聊得欢的他侧过头,她的目光来不及收回,就这么与他对上了。

    那张俊雅不凡的脸撞进她的眼底,深邃的黑眸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芒,在一个不经意间,狠狠地叩动了她的少女心。

    只是一眼,他更又转过头,与一群人继续谈笑风声。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就记住了他。

    第二次再见,距离上一次,已经相隔了五年之久。

    他还是当年的模样,而她已经长大,是个明媚如春的小女人,可他的眼里没有她,一点点的记忆也没有。

    那天的见面,不是在家里,而是他下榻大马的套房里。

    在金融危机之下,花家落败了,生意直落千仗,当然与松柏集团的合作也就直接取消了。

    这一次知道他前来大马,花父厚着脸皮带着女儿到他酒店明里说要请他帮帮忙,恢复合作关系,暗地里老爸大概是想把自己出色的女儿当筹码吧?

    她不是不懂的,却因为对像是他,她跟着来了。

    可是,没有用。

    她第一次知道他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其实是更反面的极度强硬与不留情面。

    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毫无回转之地。

    于是,他们只能用了一点点的手段。

    过于骄傲自负的人,总会意外的失手于自己不重视的人手上。

    岑容臻自然想不到,自己竟会中了一个小女生的招。

    那天,他理智虽然有些迷乱,但肯定有生理反应的,但是他却始终未主动

    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她脱光衣物依然无动于衷。

    她只能厚着脸皮,主动,再主动—

    可她再主动,却始终是个没有任何的经验都没有的女生,所以,他顶多只能算是抱了她罢了。

    他的保镖冲进了房间,将他带走了。

    她一个人委屈地在床上哭了好久好久。

    唯一的收获便是那些被拍下来的香艳照片,还有一张真的‘假怀孕’证明。

    她从大马直接去找了岑家最有话语权那个男人,没料到事情会顺利得让她难以自信。

    原本,没想过能嫁他的!

    可是,她嫁给他了。

    他说,既然她这么费尽心思,他正好需要一个妻子,而她需要钱,那就签一纸协议结婚好了。

    花家有了大笔金钱的支撑,又活了过来,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冷冰得如同牢笼的婚姻,她受不了了。

    从结婚那天到现在,他从未与她睡同一间房,更不可能与她同房。

    她觉得绝望了!

    在越洋电话里,她问他:“是不是有自己喜欢的女人?”

    他说:“从来没有过。”

    然后,他又道:“若是你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可以离婚。”

    于是,离婚了。

    以为,从此各走阳关道,结果在香港,竟然意外地又遇上了。

    蔷薇宫,港都有名的男人**窟。

    与她之后,她进了花家在新加坡的分公司上班,此去香港是为了一个重要的合约,结果那个狡猾得要命的tw老色鬼,陪他吃了一顿晚餐后,还是不愿意签约,说要带她去见识好地方,然后不由分说将她一个女人带到了几乎只有男人才会喜欢来的夜店。

    硬要拉着她一起去vip室做指压,想也知道这老色鬼想做什么了。

    就算她再想做成这笔生意,也不可能出卖自己。

    在他的生拉硬扯之下,她的高跟鞋一脚踢中了他的要害,她跑了。

    他的两个保镖在后面追着,她只能拼命地跑,穿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走道,终于还是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天无绝人之路说的大概就是那时候的情况。

    最后一间vip室的门打开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走出来了,她连人都没看清楚都冲了过去喊‘救命’。

    那两个是岑容致的贴身保镖,自然是认出花蕾。

    先不管她与他们家主人是否离婚,但是她花容失色地被两个男人追着喊救命,他们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那天晚上,她被请进了他所在有包厢里,两个保镖就在外面守着。

    灯光昏暗的按摩室里,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熏衣草香精味,让身在其中人的感觉到放松与舒适,可是,她的心怎么也放不下来。

    而他裸着身上躺在床上,身上只盖着一条薄薄的毯子,一言不发地任由指压师傅给他做手法,她就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一直到两个小时之后,师傅走了出去。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修长好看的身材就这么展现在她面前。

    在她有些脸红心跳中,优雅自得地穿上放置一边的衣物,扣好袖扣后,他看也不多看她一眼就要往外走。

    她慌了,急忙起身,大着胆子上前拉住他的手腕,结结巴巴地道:“我、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她怕了,与那老色鬼周旋了一个星期,觉得老色鬼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要是她落单了,肯定会落入他手中。

    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回应,只是淡淡地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他眼中的冷淡让她真真正正的慌了,眼眶一瞬间地红了起来,“我、我不会麻烦你,只要离开这里就好。”

    最后,大概是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他动了侧隐之心,他丢下两个字:“走吧。”便率先离开。

    她预料得没错,那个老色鬼与他的两个保镖就在外面等着,看到她出来,还挥手上前,想要抢人的,可惜,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那两个家伙根本不是岑容臻保镖的对手。

    三两下子就将他们给打趴在地,在她紧张不已地跟在他身后离开时,那个老色鬼还在打电话嚷着多叫一些人过来堵他们。

    她才意识到,她谈个合约,有可能遇上地痞流氓了。

    就算步出那家夜店,她连回自己酒店的勇气也没有!

    可是,可是,她怎么办?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保镖为他打开车门,看着他上了车,然后车门合上,不愿屈服的眼泪还是掉出了眼眶。

    “花小姐,请上车。”

    她以为,他会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离开的,结果,没有。

    他将她带回到他下榻的酒店,还命人将她的行李从另一家酒店取回来。

    当晚,他们是住在一间房的,当然,他睡主卧室,她睡客房。

    这样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翌日天未亮,她便坐着他的专机回了新加坡。

    一路上,他并没有跟她多说一句话,就连多一个眼神也没有的。

    但她心里,还是感激他的。

    出了机场,他自然是有人有专车接送的,而她,自然而然地往计程车停靠站而去。

    她只是没料到的,那个不甘心地老色鬼,竟然有本事追到新加坡来,还命人开着车强行要拉她,未果后追着要撞她。

    一直到岑容臻的专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要将她拉上车,结果那个丧心病狂的老东西竟然开着直接朝他们撞了过来—

    以车头撞上他车子的一瞬间,她人被他扯进了车子,而坐在外边的他却直接撞上了,若不是开车的司机在那一瞬间踩着油门而去,听或许他伤得更严重_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救她,或许只是正好看到罢了。

    就像她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轻易与她结婚一般。

    就算他说需要一个妻子的身份,但是以他的身家与样貌,想要多少女人没有?何必娶一个算计威胁他的不良女人呢?

    他对她来说,三年的夫妻,仍旧是个陌生人啊!

    又怎么会知道他想的什么呢?

    可是,不管他到底怎么想的,他救了她一命是不争的事实。

    她欠了他一条命。

    她一定会以她的方式来还他。

    他不稀罕,她也要。

    ——

    岑容臻醒来时,明媚的阳光正从打开的窗户照射进来,一室的明亮。

    在他睁开眼的一瞬间,就与一直托着下巴没移开过眼的花蕾对上了。

    “你醒来了?”花蕾的声音里有着难以言语的兴奋,“口渴吗?要不要喝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岑容臻一向讨厌别人在耳边,特别是女人。

    如今这个女人不但吵,还罗里吧嗦地说了一堆废话,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他最需要的。

    若不是麻醉影响,他肯定会让人先把她丢出去。

    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喉咙干得要命,几乎无法开口。

    花蕾一眼就看得出来他现在需要喝水润润喝,马上转身去倒了一杯温开水过来。

    因为他的双腿打着石膏,压根不能坐起来,而他的左手肘也受伤被夹着,整个身子几乎无法移动,她小心地帮他垫高头,一点点地将水喂进他嘴里。

    岑容臻很不习惯被一个女人这样照顾,但此时的他没有任何的反抗力。

    “叫医生过来。”

    喝了半杯水后,他便让她拿开,声音冷冷地吩咐道,说完后便又闭上眼休息。

    花蕾将杯子放好,很听话地按了床头铃。

    主治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很快就进来,仔细地帮他全面检查伤口后,确认并没有移位等问题。

    岑容臻虽然刚醒来,但还是很有条理很仔细询问了医生关于自己伤势情况。

    幸好没有内伤,但是双腿骨折就足以让他在床上躺上两个月以上,然后还有后期的复建未能确定要多久,具体还要他自身的恢复情况,。

    “意思是说,我一年之内别想走路了,是吧?”

    他蹙着眉毛,对于这个结论,非常非常地不愉快。

    “基本可以这么说,不过,岑先生您也不必太悲观,现在刚做完手术,刚才跟您所说的我们就您目前的情况做基本的判断而已。具体情况还要看个人恢复的。”

    “你先出去吧。”

    “好,有什么不适或需要请及时联系我们医护人员。”

    医生带着两名护士出去了,病房里又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粥?或是想吃点水果?”花蕾小心地开口。

    岑容臻心情非常不好,她又在耳边唠叨,很是恼火,“你可以走了。”

    他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不行,我不能走,我要照顾你。”她语气非常地坚决。

    “让你滚就滚,废话这么多?”

    岑容臻动怒了,一张俊脸铁青,眼神更是冷得让人胆颤,花蕾一下子懵了。

    “刚醒来就这么在火气?”

    岑致权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淡淡地开口。

    “哥——”岑容臻看到他,火气消了一半。

    岑致权看了看一脸紧张无措的花蕾,语气缓和道:“你先出去一会,我跟他聊聊。”

    花蕾乖乖地离开了病房。

    ------题外话------

    这几天更新有些不正常,尽量恢复早上更哦,中午有二更,么么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