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婚之独宠甜妻 > 第189章 关总裁的幸福生活3

第189章 关总裁的幸福生活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让人遍寻不着的新娘夫妇,此时正在房间里,吻得难舍难分。

    “以辰,别这样,他们都在外面等我们!”

    她手忙脚乱地推着他到处做怪的大手。

    刚才女儿拿着的饮料不小心泼到了她身上,才要回来换件礼服,结果,他跟着回来就开始使坏。

    “你穿红色的礼服很漂亮。”不过,不穿更漂亮,他将那件沾了果汁的礼服给扯了下来,滑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晃眼得很,让他忍不住低下头轻吻着。

    “我要换衣服啦!”她娇笑着推开他,在他怀里站直,看着身穿正装的显得稳重踏实的他,更是心动了,忍不住拉下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唇上重重地吻了一下。

    “关先生,你今天也好帅好帅。”

    “再夸奖下去,我们的洞房就要提前了。”

    他将她抱进了更衣室里,拿出另一件红色礼服,帮她换上,才手挽着手出来。

    大伙儿都在草坪上等着他们出来切蛋糕,特别是几个小姑娘,早就对那个漂亮得得如同新娘子的婚纱般的蛋糕垂涎许久了。

    真的很漂亮,每一层蛋糕都用粉色的小花作为装饰,用奶油、翻糖做出层层叠叠的效果,像是一件件迷人的的粉色褶皱婚纱礼服。

    “爹地,妈咪,切蛋糕了!”

    看到他们终于出现,被柳女士一直牵着手的娅娅朝他们大喊着。

    “快不了了,没看到你爹地腿都软了吗?”程贱贱同学意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新娘子身上已经换了件礼服了。

    以辰哥有必要这么猴急嘛!婚礼才举行到一半,赶着入洞房啊!

    “程之南,你少在这里带坏小朋友。”岑致齐睨他一眼。

    “齐少爷,我看你脸色一整天都黑黑的,怎么,新婚生活不愉快?”他一向挺八卦的,昨天下午抵达海岛的时候,他与关媛媛还一直牵着手秀恩爱,今天两人在一起不但没牵手,连话也没有说一句。

    而且,现在关媛媛还站在离他最远的地方与柳女士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脸色嘛,看不出来高不高兴。

    被人戳到痛处的齐少爷抿着嘴不说话。

    “又吵架?”

    “不吭声就是了?”

    “吵什么呢,说来听听,哥给你分析分析!”

    “到现在还没结婚的狗头军师有什么好分析的。”岑致齐没好气地应了他一声,不想再提这事,“切蛋糕了,不聊了。”

    借口逃离呢!

    “喂,你们什么时候也补办一个婚礼,让我沾沾光,说不定下次接到捧花的就是我了。”吵架的话题不好聊,那聊聊婚礼的事情也不错的。

    “无聊。”

    “喂,什么无聊?你看以辰哥,现在也是你哥,结婚三年多还得补一个婚礼回来。女人嘴里说不要,其实心里对于婚纱这个东西,还是有幻想的。你在女人堆混了那么多年,这点领悟也没有,别这么逊色好吗?说出来很丢人的。”

    程之南说了一堆,结果人家齐少爷抿着嘴过去照顾女儿了。

    一对新人站在蛋糕前,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刀,手握着手一起,切下了第一刀。

    一阵阵的掌声响了起来,就算再不喜爱吃甜食,每个人也都一起分享了新人的甜蜜与快乐,而本来就爱吃甜食的关闵闵,一小块蛋糕是不够的。

    所以,她吃完自己还有老公手中那块后,看着儿子手里只吃了一口的蛋糕,吞了吞口水,坐在身边的女儿也是很快吃掉了蛋糕,娇娇地开口:“哥哥,我要吃你的蛋糕。”

    “好,给你吃。”本来就不爱吃蛋糕的他将蛋糕拿了过来,当然有看到他家关小姐的眼神。

    “诺诺,哥哥把蛋糕分成两半,你跟妈咪一人一半好不好?”

    妹妹是新欢,关小姐是旧爱啊。

    虽然他是想疼新欢多一点,但关小姐刚才的眼神像极了当年他们两个相依为命时经常流露出来的一般,让他心软了一下。

    诺诺虽然很想单独吃掉哥哥的那一片爱心,但是妈咪也想,唉,算了!

    “好吧。”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地应了一声。

    于是,咬了一口的蛋糕分成两半,一半给新欢,一半给旧爱。

    关小姐这块蛋糕吃得再甜不过了!

    岑先生坐在一边疼爱地揉了揉她的头顶。

    其实蛋糕也不是真的那么美味,她们分享的是家人之间的爱。

    她们都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家人。

    ——

    “妈,lee,吃蛋糕。”庄琳亲自端着两块小蛋糕送到柳女士与lee先生的桌前。

    “好,谢谢。”柳女士脸上的笑容再开心不过了,儿子虽然对她没说过几句话,但是他能同意她与lee过来参加他的婚礼,已经证明他的让步与原谅了。“一定要过得比蛋糕还要甜蜜。”

    “谢谢妈。”庄琳微笑着应她。

    “来,结婚礼物一直没有机会拿给你们呢!”她话音刚落,坐在一边的lee已经将她的手提包递了过来。

    “你们聊,我过去致权那边。”关以辰点了点头后便转身过去了。

    “妈,lee,抱歉。”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不好意思。

    他是不愿意跟lee多说两句话,这人的脾气就这样,想要改掉,其实也不易的。

    柳女士倒是不介意地笑了,“以辰的脾气就那样,我早就习惯了。没关系。这是我送你们的结婚礼物。希望你们可以喜欢。”

    礼物是一个四四方方,包装得非常精致漂亮的礼盒,庄琳接了过来,“谢谢妈,肯定会喜欢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庄父庄母走了过来,庄琳起身为他们介绍。

    _

    在大家都开开心心的时候,关媛媛一直不明白岑致齐为什么一直黑着脸不跟她说话。

    女儿吃蛋糕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衣服,他正好被一群以程之南为首的年轻人围在一起说着什么,她便没有叫他,牵着女儿的手往回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正好碰到关绍轩与闵芊芸从里面出来,她拉着女儿的小手站到了路边,示意他们先过。

    闵芊芸看了看自家老公面无表情的脸,再看看同样冷着脸的关媛媛,心中叹出长长的气。

    这对父女啊!

    “媛媛,好久不见了。”

    虽然这个继女,从她进入关家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但如今那个脾气倔强骄傲的小女孩都已经长大成人,也结婚,做了母亲了,或许应该也有些不一样了。

    闵芊芸想的也没有错,关媛媛因为女儿,整个人确实柔软了许多,对于很多人,很多事已经不再抱着那么执着的态度。

    今天,她的父母在几十年后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场合里,身边都有各自陪伴自己的人,看得出来,他们对各自的生活都很满意,那她何必再去耿耿于怀呢?

    算了!

    “好久不见。”关媛媛回应了闵芊芸,虽然声音冷淡,但却是千年冰山融了一角了。

    当然,他们之间到现在为止,最多也就是这样一句客客气气的招呼而已。

    示意他们先行后,她牵着女儿往里走。

    “妈咪,他们是谁?”

    “外公。”

    “那漂亮的阿姨呢?”

    “外公的妻子。”

    “外公的妻子又是谁?”

    远远的,母女俩的对话远远传到他关绍轩他们的耳朵里。

    “看吧,你女儿还是认你这个父亲的。”

    “认不认,我始终都是她父亲。”关绍轩撇了撇嘴。

    ——

    关媛媛才带着女儿离开,一直有留意他们的岑致齐发现人不在后,从人群出来东张西望寻找她们。

    “你老婆带着女儿回房换衣服了。”

    一直没有机会跟他搭上一句话的关闵闵走了过来揶揄他,“我也看出来你们两个吵架了。”

    岑致齐瞪她一眼,“看到我们吵架,你开心?”

    “人家是关心你,不识好人心。”

    “你少关心我一点,我哥就不会瞪我了。”

    “岑致齐,你这个混蛋!”

    “我这个混蛋现在没空跟你逗嘴。”要是平时,跟她逗逗嘴也无妨,可现在老婆带着女儿不见了,心烦着呢!

    虽然说是回去换衣服,他还是回去看看好了。

    不过,等他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的小宝贝也换好衣服出来了。

    “爹地——”小姑娘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我们去拍全家福,好不好?”

    昨晚爹地的菲林被诺诺给毁了,他们之前拍的照片都没有了,来之前,爹地答应了要在海滩上拍全家福的,切完蛋糕就有空了啊!

    “好。”女儿说什么都是好的。

    他抱起女儿,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关媛媛说了声:“换双鞋子吧。”后,便抱着女儿出去了。

    关媛媛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到沙滩上确实不好走路,于是换了一双平底鞋,看了看搭配不适合,干脆将身上的长礼服也给脱下一来,换了一身膝盖的小洋装搭了件外套后就出来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原本还在草坪上吃喝玩闹的人群已经转移到海滩了,都在等着齐大摄影师一人来一集专辑呢!

    看着他们热闹的样子,她没有走过去,而是在旁边的长椅子上会下来,迎着清凉的海风看着风景,看着风景中热闹的人群。

    “怎么不过去跟他们一起玩?”

    关闵闵与阮梦梦两人一起走了过来,开口的是阮梦梦。

    关媛媛望着阮梦梦许久没有出声。

    “怎么了?我脸上长斑了吗?”她不解地抚了抚自己的脸,笑容俏皮。

    “没长啦,很美,所以连我姐也看得晃了神。”关闵闵伸出手捏捏她红润的脸蛋。

    “确实,很美。”关媛媛叹息出声,为阮梦梦不计前嫌,为了闵闵那一声‘我姐’。

    美丽又善良的姑娘都会有人真心疼惜的,她们两个都是。

    “讲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媛媛才是最漂亮的,像朵冷艳高贵的白玫瑰。”

    “那我呢?”关小姐双手捧起自己的脸。

    “你呀?”

    “恩。”

    “你是乐观,热情的太阳花。”

    “太阳花呀,一点也不浪漫!”关小姐不想做太阳花。

    “岑太太,请问你脑子里有浪漫这个词吗?”

    她脑子里恐怕只有腐料,这个就不拆穿她了。

    “你们两个不是要拍美美的准妈咪照吗?还在这里聊天?”

    岑致宇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

    “我们在这里碰到媛媛,才聊一下天。”

    梦梦笑着解释。

    “hi,致宇哥!”一直在听着她们聊天的关媛媛朝他挥了挥小手。

    “hi,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去阿齐那边?”

    “有点累了,休息一下。你们先过去吧!”

    “好,那我们过去了。”

    岑致宇三人往沙滩而去,正在调角度的岑致齐分神看过来时,正好看到她朝他挥手微笑的模样,本来想招手叫她过去的,结果扭过头又继续帮他们拍照。

    结果,所有人都拍完了,他一直没有再叫她,她就这么坐在那里,若不是女儿过来拉她过去,估计今天的全家福也泡汤了。

    他摆好了镜头,角度,亮度,才让程之南这个外行人接手过去,站在她们身后。

    这全家福照得可真是有些生硬啊!关媛媛与果果还好,就是齐少爷怎么就那么怪?

    连笑都是假假的!

    没有问题才怪!

    ——

    丰盛的晚餐过后,还要放礼花。

    天色一黑,最积极主动的莫过于小朋友们了,都嚷嚷着要去沙滩了。

    “冷?”关以辰看着肩膀瑟缩了一下的娇妻,将她搂入怀中。

    “不是啦,是开心。”

    “我也开心。”他把她搂得更紧了。

    “老公,富豪哥是不是被什么附体了?”

    跟在人群最后面的关闵闵不可置信地在老公耳边低喃道。

    这个问题她其实费解好久了。

    她实在是无法想像富豪哥之前那副阴沉冷冽的的模样是怎么转化成现在一副体贴好男人模样的。

    “又是胡思乱想了。”

    “要不然你怎么解释,他现在这个样子跟以前的区别?”

    “那你觉得我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哦,男人也会因为爱而改变啊”!

    “知道举一反三,还不错。”

    “人家本来就不错嘛!”

    “喂,你们要不要这样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

    嘴里叼着一根烟的程贱贱同学真的是被他们撒了一把又一把的狗粮!这个伴郎做得真够委屈的。

    “哦,嫉妒啊!”岑太太窝在老公怀里可开心了,“有本事你娶老婆啊!”

    “我看今天的伴娘对你还挺有意思的。”岑致权难得调侃他。

    程同学差点被烟呛到,“我要是敢跟那个金发妞混在一起,以后休想踏进岑家一步。”

    老爷子虽然管不到他要娶什么女人,但要是他真的娶个金发妞回去,他老人家对他绝对没好脸色的。

    虽然那金发妞长得挺正点的就对了,可惜——

    以辰哥他们怎么请了个金发妞呢?就算那个妞是庄小姐在法国的好友,那也不适合啊!

    “你也怕爷爷啊?”

    “我不是怕,是尊重,ok?”这个是必须更正的。

    “要放礼花了哦!”站在最前面的庄琳听闻他们在后面聊得火热,回头唤了一声。

    “来,怕吵的话捂住耳朵。”关以辰两只大手捂住她的耳朵。

    突然,一阵震撼人心的乐曲响了起来,两枚礼花冲天而起,在海上快速绽放出橙白相间的炫目光芒。

    庄琳张大嘴巴。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礼花,除了在电视上……电视上的也没这个漂亮。

    而上次参加闵闵的婚礼的时候,她先行回房没有看到。

    不知道是不是在自己的婚礼之上,所以,看起来又别有一番滋味。

    一束束的礼花都随着音乐燃起冲向天空,一波又一波,在夜空中变换光影……

    沙滩上的人们发出一阵阵地赞叹声,不住地鼓掌叫好。

    天空美得不真实,更多礼花伴着音乐*绽放在天际,看得她眼花缭乱。

    她笑得嘴巴都要合不起来,抬头看看身边的男人,他与她一样,一脸笑意地望着天空。

    音乐终了,十二支金色的礼花同时发射在夜幕中,瞬间拼出“happymarriage”字样。

    所有人都笼罩在一片金光闪闪中,人群爆发出长久不息的掌声,还有孩子们的兴奋的尖叫声。

    “真的是太美了。”如水的夜色之下,她感动地望着他,泪光盈盈。

    “你最美。”他低下头,回望着她,“最美的新娘子。”

    “哦……这么美,吻一个!”

    “吻一个,吻一个。”

    众人又开始起哄了!

    身人众人之一的关小姐拉拉老公的衣袖,“人家也要吻一个。”

    “好,吻一个。”

    岑先生低下头,给岑太太一个响亮的吻,成功地抢了人家一对新人的戏。

    起哄声转到了他们这边,等他们玩够的时候,新郎新娘早已先行离开了。

    咦?说好的闹洞房呢?

    岑先生岑太太大放狗粮这一招不会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而让他们溜了吧?

    这样真的是太不够意思了!

    程贱贱同学表示,不服。

    “哦,那你想怎样?”岑太太窝在老公怀里笑得开怀。

    “你跟我哥,再吻一次吧!你主动,热情一点。”

    “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人家**oss才不跟这帮小的起哄呢!搂着老婆走人。

    谁敢上来拦路呢!

    好吧,散了吧!

    ——

    回到布置得喜气洋洋的新房,庄琳坐在梳妆台前将戴了一天的首饰取下来,然后慢慢地将头发放下,梳顺。

    “累不累?”

    关以辰关上房门进来,弯下身子圈住她。

    女儿今晚与果果睡一个房间,当然是为了让他们这对新婚夫妻有个激情四射的新婚夜了。

    “累。”她将梳子放到他手上,“可是也好开心好开心。”

    “真的这么开心?”他笑了,接过梳子帮她理顺长发。

    虽然有帮女儿梳头的经验,但毕竟女儿的头发短,而庄琳的发长都快及腰了,他弄了两下,扯得她头皮发疼。

    “不要啦,我自己来。”她将梳子拿了回来放到桌上,正好看到柳女士送的那个盒子,顺手拿了过来。

    “给你的礼物就收着。”对于拆礼物,他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是给我们的结婚礼物,我们的。”她再强调一次。

    “ok。我们的。”他接过来,一下子将那个漂亮的蝴蝶结给扯掉,扔到地上,动作粗鲁得不行,惹来她的惊呼,“你慢点呀。”

    早知道不让他动手了!

    他才懒得一层层去拆那些包装,抓住一个角抖了几下,将里面的硬质纸盒抖到梳妆台上。

    “打开看看吧。”

    庄琳看着那个精致的盒子,伸手按下开关,盒子打开了。

    她以为应该是祖传首饰什么的,没想到却是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文件,疑惑不已取出来,竟是一份股权转让书。

    柳女士将她持有的梵雅国际的三分之二股份转到了他们夫妻名下共同持有。

    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她拿得有些烫手。

    “以辰,这个——”

    相对于小妻子的紧张,关以辰一脸平静,“这就是她的方式,不要想着还给她,她会不高兴的。收下吧。”

    “可是——”

    “别可是了。你以为她将手上的持股给我们她会喝西北风啊?放心吧,她身家厚得很,而且她拿出这么多的股份给我,还是想让我回去继续管梵雅。”

    “那你不管了吗?为什么?c&z真的是你再度分离梵雅的结果?”

    “关太太,你觉得在我们的新婚之夜,谈论公事好吗?”他淡淡地将话题移开,但是小妻子就是要问清楚啊。

    “你讨厌啦,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人家。”

    好吧,什么都不告诉她的话,会不会再闹离家出走的戏码?

    “没错,c&z是我从梵雅分离出来的,我已经辞掉梵雅国际执行总裁职务,以后所有的发展方针都是以c&z为主。”

    c&z是他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倾心打造出来的属于他自己的王国。或许也可以说,是他与她的!

    为了让它立足欧美,他全心全意几乎将自己所有精力都放在上面了,还差点闹得老婆要离婚。

    代价很大,所以,他不想管那么多事了。

    反正梵雅董事会那帮老家伙早就对他的行事风格非常不满了,正好,如了他们的愿,他离开,让他们另请高明。

    他拿走的,只是属于他自己应得的,柳家的东西,半分不动,从关家那边合并过来的也一样。

    他终究还是有了靠着自己打拼出来的事业。

    不过,柳女士如今又把这么多的股份丢到他身上,想也知道让他回去。

    做个不管事务的大股东,他倒是无所谓,但是再回去像以前一样日操夜操,他没兴趣了。

    他现在阶段想做的是好好陪陪身边的娇妻,过一阵子轻松一点的生活。

    “为什么?”

    他对工作一向热情有加,忽然就放弃了这些,让她实在是不解得很。

    “没什么,就是想多陪陪你。”他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下一记。

    “以辰。”她将脸贴到他的胸口,聆听着他强壮的心跳声,心中暖洋洋的,“我不是那种时时刻刻需要人陪的小女人,你工作忙,我可以一个人在家带好孩子等你回来。我只想你不要太辛苦,工作再忙也要学会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第一次时间给我打电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是她最真诚的爱的宣言,比那句‘我爱你’还要动听几分。

    他一个大男人,从懂事之后就再也没有流过泪的大男人,眼眶不由得有些发热。

    将她搂得紧紧的,紧紧的!

    他何德何能,能得到如此美丽纯雅,慧质兰心的女孩的爱。

    人生难以预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最初与她在一起,他贪的不过是她的年轻美丽,满足的只是身体的*。

    岂能料到,会有恋了身,上了心,结了婚,真心爱上的事情?

    只是一但是真爱,便只能义无反顾地与她一起走下去。

    她外表的柔弱娇嫩,让他心生怜爱,而她如暖阳一般的言语却驱走他埋在心底的阴霾,她的单纯美好让他对她更是珍爱与怜惜。

    “以后,我尽量学着,有什么事情都跟你汇报,做个好丈夫,不让你一个人在家担心我。”他抬起她的下巴保证。“你有什么需要与要求,也可以跟我提出来,我保证做到。”

    “我又不是你的上司,哪用事事跟我汇报,我只是担心你一忙起来就忘记吃饭休息。”

    “以后我不在家,你每天打电话给督促我。”

    “我怕打扰你工作嘛。”所以,以前,她几乎不会在他工作时间打电话给他的,而他又不是那种特别会表达的人,两人又是蹉跎了好几年,想来都觉得自己笨。

    其实夫妻之间,哪来这么多斤斤计较的事情呢?

    日常打个电话,甚至发个消息或邮件,也不失是生活情趣的一种啊。

    不过,他们现在都在改变自己,努力朝着幸福的方向走。

    这样已经很好了,她要求的不多。

    现在这样,已经够了。

    “不会的。”就算再忙,他也不会不接她的电话的。

    “老公——”

    “恩?”

    “新婚之夜,我们却拿来谈公事,谈心,这样好吗?”她红着一张俏生生的脸蛋反问他。

    “恩,是不好。太浪费了。”

    他们相视而笑,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

    其实在这样的新婚之夜,他们可以再度互吐心声,表示对对方的爱意与信任,这种感觉,让他们都暖入心窝。

    平日里一向眉眼冷肃,不苟言笑的关以辰,此时凝视小娇妻的眼神,柔得像是要滴出水了。

    “我脚累了,你抱我去洗澡!”说出这句话,她将脸埋进他的胸口,纵然结婚多年,可这么主动还是有些害羞的!

    “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娇妻有如此要求,他怎么能不尽量满足呢?

    新婚之夜,激情浪漫,池水翻滚!激情的浪潮一波接一波,直至精疲力尽。

    无力地窝在男人强壮的胸怀里,脸颊贴触着他的裸肤,耳边是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庄琳双颊微红地喘着气。

    “还很累吗?”他抚着她微湿的长发,无限的柔情蜜意。

    “以辰,我忘记了——”她像是想到什么事情一般低呼起来。

    “忘记什么?”

    “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来也,应该是——”

    他们争执和好之后,确实是打算再要孩子的,他也答应了,可后来他又说婚礼在即,担心她怀孕后会更累,所以暂时不想让她怀孕,等婚礼过后再说。

    但也不是每次都来得及做预防措施的,所以她现在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昨天试礼服的时候,她就想到了,但后来被打断了也就没时间再去想这个事。

    然而,刚才他们还玩得那样大,会不会伤了孩子啊?

    “有了就有了。这次我会陪着你等宝宝生下来。”

    第一个孩子,他确实亏欠了。

    因为正是他冲刺事业最关键的时期,以后不会了。

    “我们刚才那样,会不会?”她担心的是这个呢?

    “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她摇了摇头。

    “别担心太多,若是真的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嗯。”

    “很晚了,睡吧。”

    “好。”

    他们相拥而眠,很幸福!

    ------题外话------

    今天不二更,么么达。( 就爱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霸婚之独宠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盛夏采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夏采薇并收藏霸婚之独宠甜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