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1章 前世如梦

第1章 前世如梦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宣六年。重华宫。

    庭前的昆山夜光长久无人打理,已积了薄薄一层灰,蔫在灼热的阳光下,再不见往日莹润光泽。倒是旁边一株冠世墨玉,因原本就色近赤黑,倒还看不出太多颓势。

    苏合真在牡丹圃边立了会子,怅然一叹,终是缓步进了正殿玉堂。

    玉堂殿似乎还是往日的玉堂殿。精致、华美而冰冷。然而小宫女们略显慌乱的步子,和几个大宫女隐含厌恶不屑的眼神,让苏合真知道,一切都不同了。

    姚黄迈步上前,裣衽一礼,面容看似冷淡,然而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她眸光中的水意:“容妃娘娘。”

    苏合真颔首,温和道:“我来看云河姐姐,不知姐姐还好么?”因着和贵妃的交好,她在重华宫鲜少以“本宫”自称,而是使用更为随和的“我”。

    一旁的魏紫早已忍不住,冷笑一声道:“贵妃娘娘好不好,容妃娘娘还不清楚么?打量着我们都是瞎子呢!真要关心,许太医可还在前头喝茶呢,做什么假模假式的。”

    苏合真面色一白,扶着她手半夏的气极正要出言反驳,姚黄已经急急道:“魏紫!”言语中大有责怪之意,然而姚黄魏紫同为李贵妃的贴身大宫女,地位相当,一时也不好说的太过。

    魏紫面上犹有不服,只是愤愤瞧着苏合真,到底住了口。半夏原对魏紫的以下犯上气不过想要训斥,可是想到里头娘娘和主子的关系,终究住了口。

    主子和李贵妃是打小的手帕交。虽然前些天两人有些生分了,可这几日贵妃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何必在这个关头再起争端。主子性子温婉,必定是想和贵妃好聚好散的。

    “容妃娘娘,”姚黄声调尚算得平缓,然而她颤抖的嘴唇,和面上时不时流露出的悲色,都显现出了这位大宫女内心的不平静,“贵妃娘娘说了,您来了便进去吧。和从前一样儿,奴婢就不陪您了。”

    苏合真微微一叹,道:“你放心,我自然懂得说什么。”

    姚黄含泪点头。

    苏合真于是撂下了半夏,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举步而行。到了内室门口也不停顿,就那样直直迈进。转过一座绣着花开富贵的屏风,便见李云河斜倚着靠枕,幽幽瞧着那屏风。苏合真禁不住回头,却见那屏风的反面竟是一副草原骏马图。合真愕然。

    这样怪异的搭配,也只能是按着贵妃的意思特制的了。

    心念一转,重又去看李云河。只见她面容雪白,点漆似的黑眸中蕴着冷淡的光,形容也憔悴了不少。那身子陷在一床章彩华丽的锦被中,更衬得她瘦削枯槁。原本不过中上之姿,如今看着倒有了些病态的婀娜韵味了。

    苏合真眼眶一红,就想要唤声“月姐姐”,然而她转瞬间收敛了眸中的痛悔不忍,只立在那儿,静静道:“月河。”

    她一身冰纨,上头不过零星绣着几点碎花,恰如一支出水白荷。亭亭而立。

    李云河微微一笑,声音虽然因无力而断断续续,却依然格外平静:“合真是记错了罢,皇上已给我改名叫‘云河’了。”似乎二人并无芥蒂,她仍是一声从容的“合真”,悠悠唤来。

    苏合真略一垂首,再抬起头来却已经换了温婉的浅笑:“不错,是本宫记性不好,姐姐莫怪。”

    李云河也不就着“质疑圣意”的话头挤兑她,反而是淡淡一笑,道:“怎敢。”

    容妃宠冠六宫,而贵妃早已无宠,是人人皆知的事实。

    苏合真颇为自矜地一笑,眸光流转,更显得风流妩媚,容光绝世。她眼中含着刻毒的快意,望向始终平静的李云河,笑意如盛莲怒放:“妹妹真是该打,‘云河’可是皇上亲赐的名字,是姐姐难得的宠爱呢,妹妹竟然记岔了,姐姐可不要生气呀。”

    李云河的双目中染上了一丝讽刺,她定定看着苏合真,忽而嫣然一笑。

    “不错,难得的宠爱。”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她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含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嘲讽,“皇上赞我青丝如云,垂落之态犹如河水潺潺而淌,故改‘月河’为‘云河’。”

    “偏偏那样巧,”苏合真执起团扇,掩口一笑,“那可是议立新后的关头呢。妹妹不过和皇上提了一句,姐姐名字中有一个‘月’字,是该正位中宫的。谁想到这‘月’字转头就没有了呢?”话音才落,心口却是一痛,手中团扇轻轻一抖,恰好遮住唇边溢出的一丝鲜血。急忙将那血丝舐去。

    然而李云河却并未在她身上留心,见她身子轻颤,也不过淡淡一笑。容妃身量纤纤,风流袅娜,正是今上最喜之态。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厌弃,李云河手指一颤,恰有一缕青丝滑落,却是干枯的。又看苏合真,她的笑颜那样骄傲,是被宠爱的女人所特有的骄傲。那样的盛宠,给了她无上的底气——自己可曾有过?似乎是有的,只是太过久远,早就记不分明,似乎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梦。

    “我早就知道,合真。”目光越过苏合真,投在那幅草原骏马绣图上,李云河怔怔道,“很早很早我就知道,陛下喜欢的人是你。”

    她语气平淡,然而一桩一件都是如数家珍,显然是极为重视——或者说曾经极为重视这一切。

    “景宣元年,皇后病逝。大公主刚刚三岁,宫中又并无太后,论理,当由身份最贵的李贵妃抚养,才不算辱没了她嫡长公主的身份——只是啊,皇上体谅李贵妃操劳宫务,又兼容妃体弱不宜生育,便将大公主抱给了容妃抚养。”

    “朝上提议立新后。他没有和执掌后宫的李贵妃商量,而是直接找了容妃。”蓦地一笑,那笑又温存又冰冷,“然后在议立新后的关头,他改了李贵妃的名字,从里头拔掉一个‘月’字。那是告诉天下的人,他不想要李贵妃当皇后啊。”

    “合真。”她又唤一声,声音平静无比,“你明知道的,你早晚会是他的皇后,而我不足为惧。可是你又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对我出手呢?”

    苏合真的面上,一瞬间有慌乱闪过,然而她瞬间就稳了心神,冷笑道:“别再假惺惺叫什么‘合真’了,李云河,你这样愚蠢的姐妹本宫可不稀罕!”她越说越快,仿佛要把所有的话一口气说尽,然而这样的语速却让她胸口一闷,皱着眉随意按了按胸口,苏合真盈盈笑道,“你有李家当后盾,难保生下一位皇子后,陛下会对李家妥协。本宫自然不能让你碍事。”那笑胜过世间所有刀剑。

    “所以,”李云河目光清凉如水,“你对我,连带着我腹中的孩儿出手?苏合真,认识这么多年,我头一回发现你这样心狠。”说到孩子时,自开始就保持平静的声音也有了颤抖。李云河强作镇静,死死攥住被角,她的指甲已经发白。

    “这是皇宫。”苏合真冷冷道,“谁让你挡了我的道呢?”

    李云河牵动嘴角,还是笑了:“那么你来做什么?来告诉我,我有多么愚蠢,以至于这么多年都将你当做好姐妹看待?苏合真,你真的是很可笑。”

    “不。”苏合真一步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李云河,一朵昆山夜光从袖中抛出,直掷到李云河身上,赫然是先前庭中那一朵,“来告诉你——下辈子安安稳稳当个乡野蠢妇便好了,不用再喜欢这劳什子的牡丹了,你根本配不上。”

    那朵蒙了尘的昆山夜光,就那样从李云河身上滚落。李云河没有伸手去捞那朵曾经最爱的牡丹,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孩提时与傅北的互相安慰,少女时与苏合真的亲密无间,长成后和江承光的并肩策马……还有入宫后的骤然得宠以及失宠,模糊的记忆片段凌乱地涌现着,李云河仍然死撑着不愿意倒下。

    “合真。”她喃喃唤道,依稀记起从前的亲昵来,双手下意识搭在小腹上,形成一个防护的姿势,“大公主何等可爱,你是眼见的,可为何我的孩子——你怎能杀他!”

    血,就那样毫无征兆地从她口中喷出。暗紫色的鲜血,显然是中了剧毒。那血染了半朵的昆山夜光,瞧着倒仿佛是那冠世墨玉了。

    “合真,合真,”她终于仰天大笑,咳得鲜血连连却毫不在乎,状似疯癫,“是!我蠢!我认了你当姐妹。可是你难道不蠢么?明明后位唾手可得,非要犯下这样的蠢事,你难道不蠢么?可笑我还觉得你是个菩萨似的人儿,你不配!苏合真,那是个孩子,是个新的生命啊!你怎么能对他下的了手?”

    苏合真的唇边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后位?唾手可得?然而这笑意迅速隐去了。接着,宠冠后宫的容妃娘娘妩媚一笑:“这才是你死的原因。李云河,你蠢就算了,还不够狠。真难想象,你曾经和皇上一起上过战场过呢。”

    然而李云河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她只是寡淡一笑,道:“是么?”全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苏合真的预料,她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却闻李云河一字一句道:“苏合真,我——你——我等着你!”

    苏合真悚然一惊,身上顿生寒意,再抬头,却见李云河已经一动不动,唯有暗紫色的鲜血还在一滴滴自唇间淌出,砸在锦被上。

    苏合真瘫软在地,良久,泪水布满了那张温婉秀气的瓜子脸。一声“月姐姐”,慢慢溢出。

    都结束了。一切。

    她没有告诉李云河的是,皇帝册封她为贵妃的诏书,已经在广明殿躺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