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5章 绸缎之争

第5章 绸缎之争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色透过纱窗温柔地落在顾盼脸上,容颜明丽的女子却愁眉不解。在外人看来,她这个动作实在有悖贵女身份——她侧躺在地上,安静地凝视着手中的碎瓷片。地上,打碎的茶杯与流了一地的茶水狼藉一片。然而室内却诡异的安静。

    冯韫玉的确是个体贴聪慧的女子,她看出顾盼想要独处,便识趣地避出去拜访别人了。然后时间虽已过去许久,顾盼还仍未下定决心。

    失手摔破茶杯,又因为茶水跌了一跤,恰好被碎瓷片划伤脸颊。

    顾盼那对有神的眼睛中翻涌着的痛苦和挣扎,渐渐为决绝取代。她稍稍估算了一下力道,深吸一口气就要让自己跌倒在那碎瓷片上——

    门突然之间被敲响了,又是那个明朗的声音:“顾家姐姐?你在吗?”

    慌乱从顾盼的脸上浮现,她定定神。明白以那楚姓女子的莽撞性格不好打发,电光火石间下了决定,就要迅速抬手割脸,而敲门不应的楚怀兰此刻却已经推门而入:

    “顾家姐姐,楚怀兰来看你......哎呀!顾姐姐你怎么了?”

    顾盼伏在地上,一对美目晦暗不明地凝视着碎瓷尖利的边缘,一种强烈的愤恨从心底迸发出来,瞬间又被庆幸和自责所取代。她使劲闭上眼睛又睁开,手一撑从地上站了起来,理一理裙摆,端庄温柔地答道:

    “多谢姐姐关心,顾盼不慎跌倒,令姐姐受惊。还请姐姐屋里坐坐,顾盼为姐姐烹茶。”

    果真如徐藏香所言般,仪容大方。

    ——————

    越荷站在顾盼门前的月桂树下目睹了一切的发生。

    她和楚怀兰是从不同的方向过来的,大致因为楚怀兰之前在温室殿散步走到另一边的缘故。因此越荷从这一边的纱窗中清楚地看见了横卧的顾盼,就在楚怀兰突兀出声的那一刻。

    在楚怀兰出声之后,越荷便没有再要去拦下她。毕竟秘密被人撞破,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她站在那里,眼看着顾盼迅速拾掇妆容,笑着和楚怀兰说话,甚至还打趣起了自己过选的事。三言两语消掉了楚怀兰的疑心,两人面上一片亲热。

    今晚看来不会发生什么了。越荷想着,举步归去。等阿椒回来还是要提醒一次她,不能这样莽撞,撞破别人秘密是要招祸的......然而阿椒似乎并不清楚她撞破了顾盼的秘密,提醒了她,以阿椒的心性未免不会在顾盼面前露出来......便侧面提一提好了。

    顾盼今日能过选,显见得也是“钦定”。然而她自己不情不愿,甚至想要割破脸来逃避......如今她的行为被阿椒撞破,如果再伤脸就显得刻意,必然只能被迫放弃这一计划。阿椒很可能已经得罪了对方,是不是应该让阿椒......

    思绪戛然而止,越荷自嘲一笑。当初苏合真入太子府时,她不也是这般对她百般照顾,然而后来......姐妹之情,哪有她曾经以为的那么简单。

    ——也罢,且瞒着阿椒,待来日细细分说吧。复选在即,阿椒不能出岔子。

    ——————

    第二日用了早膳后不久,温室殿便迎来了一大批宫女、执事。走在前面的仍是徐藏香,在她的身后,宫女们鱼贯而入。手中抱着各色绸缎,也有拿针线筐的。徐藏香倒不复上次的言简意赅,而是细细向众人分说了复试的题目:

    “选秀是本朝新立的规矩。先帝未曾选秀,当今圣上也仅在景宣四年选举过五位宫嫔。当时的规定尚不完善,因此本次多有修改。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秀女中的佼佼者,复选要考的便是两样——眼光与手艺。”

    “待选秀女共六十二名,如今此处有六十二匹锦缎,颜色各异。每位小姐可自选一匹,领取针线等物,为自己裁做一身衣裳。线最多三种颜色。五日后,小姐们换好自做的衣裳,将有宫女引各位小姐游览御花园,小姐们可自择一花簪上。不得争抢,先到先得。一旦择定,不能反悔。除统一发给的木簪以及自选的花外,不得佩戴任何饰品。之后参拜圣上、李贵妃与洛婕妤,由圣上亲自遴选。现在,小姐们可以挑选锦缎了。”

    李贵妃......越荷一个恍惚,才明白过来指的是自己的妹妹李玉河,苦笑一声。

    “贵妃是正一品,而婕妤仅是从三品。怎么李贵妃与洛婕妤并列呢?”身边的秀女疑惑地打听着。

    “听闻李贵妃是新近入宫,需要一个有经验的帮着。而苏贵妃和慧婕妤又身体不好,只得指了洛婕妤来帮忙。洛婕妤毕竟从太子府就开始服饰圣上了。”另一个秀女在小声炫耀自己的消息灵通。

    大夏后宫制,正三品贵嫔及以上可独掌一宫。而后宫中的主位妃嫔不过苏、李两位贵妃,余下身份最高的慧婕妤也仅是从三品。因为皇帝特意赐了封号“慧”,因而稍稍压过得宠的洛婕妤一头。不过慧婕妤因为身份特殊,又是在宫中长大,所以能居住在长乐宫的正殿临华。

    然而这些不过是一时的议论,对于自己大概适合什么颜色,女孩们心里都是有数的,因此更怕拿不到自己想要的颜色,纷纷上前领取。

    ——————

    “楚小姐,这是您的绸缎。”

    楚怀兰正兴致勃勃地比较着各匹绸缎,忽而一个老宫女健步而来,神色冷硬,其不近情理比之昨日徐藏香更甚。不由分说便将手中一匹正红绸缎塞到楚怀兰手中。

    “我的?”楚怀兰神色讶异,忙看向那绸缎,正红色张扬地铺展开,楚怀兰讶异之余又生出一丝恼怒来,想起越荷昨晚的劝说,定了定神,答道,“不知姑姑是何意思,楚氏并未挑中此匹绸缎。况且......”况且正红乃是正妻才能用的颜色!皇后早逝,她选用此锻,不是觊觎后位?大大犯禁!再看周围人的目光,冷淡、不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楚怀兰不禁有些慌乱。

    “楚小姐,”老宫女似乎根本没听见楚怀兰的话,“刚才徐司正已经宣布过,一旦择定不能反悔。”说着便按住楚怀兰挣扎的手,“这也是圣上的意思,楚小姐莫不是想抗命?”

    楚怀兰即使性情粗莽些,此刻也明白了是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她的脸气的通红,脖子一梗就要争辩,忽而越荷上前将她拖后,老宫女冷淡地敛衽一礼便转身离去。楚怀兰犹自愤怒,只听得越荷在她耳边轻轻一句:

    “那是太后的宫女。”

    愤怒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慌乱。楚怀兰连忙一把抓住越荷的手:“越妹妹你是说......”

    越荷微微点头:“莫要争辩。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么?阿椒,想想楚家的体面。即使落选,也不该是失态怒骂这个原因。”又见人多耳杂,耳语道,“回去再细说。”

    楚怀兰连忙点头,敬服不已。

    然而,一丝疑惑却在慌乱之后慢慢腾起:越妹妹,怎么会认得太后的宫女呢?

    ——————

    既然真的被人针对了,楚怀兰现下也只好自认倒霉,赶快催越荷自己选一匹好的,别拿了人家剩下的。忽闻一女声道:“楚姐姐请留步。”

    越荷与楚怀兰转身,便见一女子迎面而来。女子身材高挑,因此显得比常人略瘦些,但却是那种力量蕴藏其间、绷紧了的瘦。她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爽朗不凡。开口声如金铁,清脆而有力:“淮阴聂轲,问两位姐姐好。”言谈大方,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聂姐姐好。”两人忙回礼,却不解聂轲来意。聂轲一看越荷两手空空,忙道:“瞧我糊涂了,这位姐姐还没选好布匹呢。不好耽误姐姐,还是等姐姐选好再说。”

    越荷淡笑,心中赞叹聂轲英气之外的细心。也不推辞,便随意去领了一匹布。对于要站在妹妹面前被挑选,她还是有些抗拒的。越荷的身份,除非故意折腾,一般是能入选的。所以她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选了一匹无人问津的深紫色锦缎。深紫色一般年轻娇俏的女孩子穿上了显老,故无人青睐,却刚好合越荷的眼缘。

    取了布匹回来,聂轲已与阿椒闲聊了一会儿,友善地笑笑,才说明来意:

    “淮阴聂轲本是富商之女。县中恰好有另一女子名聂可报名参选,名字登记错登成了我的。上报后才发现,县官怕吃‘监察不利’的责任,便上门说服父亲让我走一遭。我本无什么羁绊,也是跟随父亲走南闯北过的,倒是很愿意到京城瞧瞧。选上了光宗耀祖,兄弟也能有机会入朝为官,不必因商人身份受人歧视,选不上就算做游览了一番,也不吃亏。于是我便来了。不过在外几日,左思右想,聂轲甚是思家,终究想要归去。听闻姐姐分到一匹犯禁的红色,不如姐姐与聂轲交换绸缎,这样姐姐不必担心,聂轲也好归去。”

    又道:“我的是墨绿色。”

    楚怀兰心中先是一喜,却又犹豫了起来:“然而——聂姐姐一片好心,阿椒也实言相告。阿椒多半是得罪了什么人,才分到此布。若姐姐换了去,恐姐姐被迁怒......”

    聂轲爽朗笑道:“怕甚!天高皇帝远,我总是要回淮阴的。一幢小事能记恨多久?这次天家恩典,初选过关者皆可得绸缎一匹,裁衣后即便不中选也可自行保留,算作表彰女儿家的出彩。又可游览御花园,聂轲已经是赚到了——正红色我瞧着正好,楚姐姐,这些可是难得的好绸。我父一方巨贾也难得这么纯正的红锻——用作嫁衣刚好合适。我得了这绸缎,回去也能用上。如此,不是两全其美?”

    楚怀兰有些犹豫地看向越荷,越荷见聂轲神色磊落,便道:“聂姐姐一片好意,阿椒不必推辞——不如越荷与你换?”

    楚怀兰大笑起来,连忙递过去正红绸缎。聂轲爽利接下,又将自己的墨绿色递与她。如此,看上去真是两人都遂了心愿。只是事实,又岂能尽如人意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