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15章 慧极必伤

第15章 慧极必伤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一日皇帝便未招幸旁人,只是在建章宫独宿。接着便点了贵人金羽侍寝。金羽的温婉与坚毅早在选秀那日便给皇帝留下很深印象,因此尽管金羽只侍寝了一日,却也由贵人晋封为嫔,是为金嫔。

    如此,新人已临幸了三人,除去抱病的顾修容,俱是按着名位高低来的。然而后一日,皇帝却出人意料地点了采女聂轲侍寝,并晋其为少使。如此,新人中还未承宠的单就剩下顾盼、楚怀兰与冯韫玉三人了。抱病的顾盼不算,楚怀兰却是位分最高的一位,满以为会是自己承宠,因而不免有些委屈。

    入宫已满五日。依皇帝命,宫嫔每五日向李贵妃请安一次。而太后处则是每十五日一次,不过太后时常免去,只叫几个喜爱的宫嫔去说话。如今既满五日,越荷便随霍婕妤与薛嫔一道去见过李贵妃。霍妩一向不服气玉河,故而常常迟些。如今越荷住在仙都宫,按规矩是得和主位一同出行。霍妩不是主位胜似主位,她刻意迟到,越荷也只好陪着。不然便是直接投了玉河的示意,到时候她人在仙都宫,反而更加难做。于是只得看着永和、永信两宫的宫嫔过了多时,霍妩才懒懒叫了出行。

    然而今日霍妩这番作态倒是无用了,玉河晨起有些胎动不适,因此各妃嫔只在门前问安一声便各自归去。楚怀兰却独在门口等着,一见了越荷便欢喜上前,又向霍妩告不是,说是与越荷有一起入京的情分在,想邀越荷去自个儿那坐坐。霍妩没甚心情地答应一声,楚怀兰自兴冲冲拉着越荷去了。

    ————

    “可叹我们宫室远了,这五日竟连一面也不曾见上。”楚怀兰边笑便道。

    越荷笑了笑并没回答。毕竟正是新人侍寝的时候,还没被点到的未免会不安,这种时候再去拜访打扰人家就是惹人嫌了。

    楚怀兰又道:“东明阁的景致不错。你晓得的,慧婕妤是我堂姐,待我也好。我与这位堂姐,也是多年不见了,如今见了面。看她那样纤柔苍白,我是个女子竟也要怜惜了。”

    越荷心道,傅卿玉一贯是体弱多病的,这一点倒和苏合真有些相似——不过自己一年前在宫中时,苏合真并未如今这般病弱。然而傅卿玉冰雪聪明淡泊出尘,苏合真敏感多思忧愁入心。两人相较,却是合真的仪容更教人怜惜心疼,而慧婕妤则是让人叹息了。

    不过楚怀兰现下还未见过荣宠加身的苏贵妃,依旧是对堂姐津津乐道:“慧婕妤喜欢安静,因此我们东宫虽人多却鲜少有人去打搅。五天时间,我倒是闲不住就近串了几次门——宁嫔的清心阁当真是淡雅素净,茶也说不出的好。她日常习字倒多,我还喜欢她,就是往深了谈不来。沉香阁的沈贵姬呢,眉眼生的凌厉,然而低头绣着小衣裳却只见温柔。听闻她和云婉容关系甚好,对大皇子也是关爱有加,未料竟到如此地步,还有——我去瞧了顾盼。”

    她说到这里忽而露出些许心虚神色,见越荷果皱了眉,急忙道:“我不过是听闻她病了去看看——我晓得太后为何不喜我,难道叫我干等着么?总该把这解了——”她说着,声音渐小,郁郁不乐。

    越荷见无人留心她们的谈话,方问道:“顾修容看着还好么?”

    楚怀兰讷讷道:“昭阳宫灼华阁,原是极盛之地。然而顾修容卧病,因此失色不少。她原是明艳动人的美人,如今因着风寒,脸也瘦下去,神色也灰,不过眼睛偶尔还流露一丝神采。”

    越荷思量一番,道:“顾修容那边——我看她的性子,未必是你得罪了她,只怕是太后晓得了你当初的话,得拿你给她做脸。到底她是太后的侄女儿,要得宠不难。如今病着,也不会缺太医、医女照顾。你假若不是真正和她十分要好,太后也难以对你改观。你若和她说了,搅和进她们姑侄之间,将来也难做人——阿椒,顾修容的风寒果真很严重吗?”

    楚怀兰道:“我观她神色,似是不乐。”

    越荷点点头,算是略过这一桩不谈,又道:“我既去你那儿坐坐,也当去拜见慧婕妤。只不知她身体如何,方不方便叨扰?”

    楚怀兰“呀”了一声,转而笑道:“正想说这个呢,我想我们毕竟都是——毕竟都是,”她自己也略微晓得难为情,向四周瞧了瞧,“毕竟都是前陈那边进来的——也当亲近亲近,今日是转领你去见堂姐的。”

    越荷一愣:“慧婕妤的意思?”

    楚怀兰嘴一撇:“怎么,我事事都得与堂姐通气?难道又不应当吗?”

    越荷心中一叹,阿椒的性子未免太直。正因为她们三人都或多或少与前朝有些联系才更应避讳——不是有个词叫做“结党营私”的么?然而话到嘴边又吞下,拜见一次并非什么大事。阿椒这样开心,何苦扫她的兴致。来日分说便是。遂点了头笑道:“我们阿椒主意越发大了。”

    楚怀兰笑。

    ——————

    慧婕妤原是叫做卿月的。“卿月”乃是月的美称,又可代指百官。她是陈朝的公主,由本朝太后抚养长大,亦是傅北的姐姐。其实要细细论来,陈朝最后的公主与皇子,取名都未按族谱来。慧婕妤本是从“珊”字辈的,不过因为出生在中秋节,当时百官又多有投靠了大夏的,陈帝才醉后命名“卿月”。而傅北本是“北”字辈的,他取名时陈朝已经濒临崩塌,陈帝叹息他也不会有什么兄弟了,便直接以“北”为名了。

    蕙质兰心如傅卿月,在后宫既久,自然明白自己的名字有多么尴尬。陈朝已亡,她还留着一个主月的名字,总不能是觊觎后位吧?于是她给自己改了名,趁着皇帝为贵妃改名的时机,而且择定的是个颇为俗套的“玉”字。女儿家常用的不过就是“红”、“香”、“玉”等名,傅氏原是淡雅之人,却选了个并不特立的字眼,姿态实在是低。加上她平时一向安静知礼,因此太后愿意疼她,皇帝也愿意给她体面。早年月河对她不也是且怜且敬吗?

    慧婕妤上着苏绣月华锦衫,下笼烟水百褶裙,微微含笑,不胜纤弱。柳叶眉细长而弯弯,一对眸子澄澈而温煦。她面色总是苍白,只有咳嗽的时候会稍稍有些病态的红晕。她对自己的处境十分清楚,平日里行事从不让人挑出错来,的确是个极为聪慧剔透的女子。然而慧极必伤,慧婕妤的身子向来就不好,近些年,愈发有渐成沉疴之态。

    慧婕妤接待越荷的地方并不是自己休息的厢房,而是正式的厅堂。楚怀兰显然有些不解,然而越荷却暗赞慧婕妤聪慧:不在厢房接见,不显亲近也方便各自往来。

    “难为越嫔妹妹还来看我。”她淡淡一笑,声音极为好听,“只是我身体不好,别过了病气给你。”

    “堂姐!”楚怀兰有些不满,“你这是说的什么见外话,越姐姐和咱们一样都是——”

    “阿椒。”傅卿玉用目光制止住了她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随即温和地笑了笑,“我和你越姐姐有体己话要说,你先去隔壁吃一碗冰糖奶窝好么?金丝酥糕也备着呢。”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堂姐。”楚怀兰轻轻撇嘴,吐舌一笑,“好啦,知道你们嫌我傻气,我走就是啦。”然而她脚步轻快,并没有生气的模样。

    见她去了,傅卿玉方温婉一笑:“难为你一路上照顾阿椒了,她这样的淘气性子。”然而语气亲昵,显然对堂妹颇为喜爱,“她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越荷微微笑了:“阿椒让我觉得心里松快许多,原来竟有这么多值得欢悦的事情。”

    傅卿玉仔细瞧她一眼,温声道:“这样的话倒不该是年轻姑娘说的——我实在得和你道一声歉。”

    越荷忙道:“怎敢。”心中却明白她是在提傅北退亲之事。

    傅卿玉道:“无妨,此事不过几人知道。你到底与我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又命不久矣,何必说出来阻你前程?你无需害怕。”

    越荷心中一缩,假若她曾经定亲的事情被人捅给皇帝......然而傅卿玉的确没有不愿意她得宠的理由,她对万事都看得淡。不过楚怀兰到底是她堂妹,一切也难保。正想着,傅卿玉已说了下去:

    “我晓得阿椒入宫,原是为我这病弱的身子——圣上的意思,要有这样一个人,能够彰显皇室对于前朝的态度,也好叫大夏的治理少一些波折——点你则是为了军心,毕竟之前陈朝军人有不少回乡务农的,也有不少就在大夏军中的。他们多半都爱戴越威将军。越荷,你比阿椒聪明,有一些事情还要你多担待她。何况,”她垂下睫毛,微微一叹,“阿椒定然是得不了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