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25章 李氏贵妃

第25章 李氏贵妃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越荷微微一愣,道:“我晓得了,去罢。”沉吟一刻,心里大致已推出原因。不觉有些讽刺,轻轻摆头复又握住姚黄手道:“你我虽为主仆,可我初初入宫,事事都是你与——与魏紫周全着的,我心里头是念着的。”

    姚黄垂首道:“奴婢不敢。”目中有水光氤氲。

    越荷一叹:“你心里,想必也更亲近贤德贵妃的妹妹罢。我承你的情,可你也实在不必委屈自己。”

    姚黄拭去泪水,俯身下拜:“魏紫她不懂事,还请主子见谅。”

    越荷的笑便淡了几分:“我明白的,你不必说了。”说到底,魏紫忠于的是先前的她,或者说是她的家族。她又有什么立场怪魏紫?只是姚黄——

    姚黄跪伏于地:“奴婢是真心跟随理嫔主子的。”

    越荷忽而眼眶一酸:“你先起来,地上凉。”

    姚黄拗不过她,仍是行了一个大礼才慢慢起来道:

    “奴婢晓得,主子虽觉得魏紫叫您丢了面子,可也敬着这样的忠仆。奴婢旁的不敢说,对贤德贵妃的忠心不绝比魏紫逊色半分。只是贤德贵妃去了,苏贵妃将奴婢指来服侍主子。奴婢尽自己的本分,主子也肯信任奴婢,奴婢心中感激不尽。奴婢是真心跟随理嫔主子的。主子许是不信罢,只是奴婢的确是这样想的,奴婢才见了主子便觉得熟悉亲切。”

    熟悉亲切,这样轻忽的理由在越荷心中却重若千钧,姚黄不知,她自己怎会不知?便觉得泪欲涌出。父亲总好与人争高下,渐渐地便权欲熏心。母亲在世时虽顾惜她,更宠爱的却是妹妹玉河。兄长则一切为家族考虑,两人自小又甚少相处......月河去了一年,究竟还是有个人记着她,念着她,并且跟到这一世来。一时心中感慨万千。

    姚黄见久无回应,心中一叹,正要再说下去,越荷已握住她手道:

    “姚黄,能与你有这样的缘分,我十分欢喜。我必不错待你。”

    姚黄见理嫔目光温情而肯定,密睫微颤,含泪应了声是。

    ——————

    江承光至时越荷堪堪清洗好手上的伤口重新敷药。方才她应急射出几箭,来不及寻指环,因此弓弦在右手拇指上勒出深深一道血痕,左右拇指也有些许擦伤。按理说这样是不方便接驾的,但是皇帝自己提了要来,也没有不长眼的硬要上赶着劝。

    江承光免了礼命越荷坐下,拿起她的手细看了看:“青玉膏抹着是不错,姚黄,记得用理嫔用。”姚黄连忙答应。又问越荷:“怎么都不晓得带上扳指?你从前学过箭术?”

    越荷羽睫覆下,轻轻掩过:“箭术是与从前跟随爷爷的家将学的......我爷爷昔日是从小兵摸爬滚打上来的,小兵哪里有扳指护着?后来虽成了将军,但他嫌带了扳指手感不对,又无暇练习,竟一直是这样射箭。爷爷的家将同爷爷一般。”

    江承光“哦”了一声,似乎才回想起来面前女子的爷爷是陈朝的越威将军,曾让夏军吃尽苦头,最后败于李伯欣之手。正想说什么,瞥见越荷面前的杯盏,微微一笑:“你也喜欢用花露饮?”

    越荷失笑:“只是看宜贵嫔用的香甜。”

    江承光遂不再说话,许久后才轻轻一叹:

    “今日委屈你了。”

    越荷面上只是不露声色的柔顺笑意:“嫔妾不委屈,贵妃也只是性情中人。”

    江承光冷哼一声:“性情?阿越你不必劝,她素日里的骄纵任性朕何尝不知!李家不过是要她继续占住贵妃的位置,可她哪里及得上她姐姐——”自觉失言,忙住了口。却见越荷神色未变,只垂首道:“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遂叹了一声。

    “贵妃骄纵,朕素日里也的确惯着她。”

    越荷听出皇帝话中有不满李家的意思在,一颗心早就提起。先前她晓得皇帝不喜欢李家独大,但的确没有几个皇帝会喜欢先帝留下的功臣,也不至于为此提心吊胆。可他宠爱玉河若不是因为真心喜欢——江承光从来不是喜欢委屈自己的人。

    进京路上,不是没有听人议论过大将军、成国公李伯欣居功自傲、权势熏天,但从皇帝口中听见这些......越荷再睁开眼时,眸光已是清明,她道:

    “贵妃不是心思多的人。嫔妾听闻贵妃家居时就深得大将军宠爱,因贵妃与将军性情仿佛,直言快语,不打拐弯。”见江承光看她,浅淡一笑,“怎么?嫔妾爷爷是因败于大将军而自刎,嫔妾就一定得说大将军的不是?越荷旁的不知,只知当时虽情势倾覆,大将军胜过爷爷却是凭的真本事。爷爷败于大将军之手,嫔妾总不见得希望赢了爷爷的是个奸诈小人罢?”

    江承光眸光暗沉:“你倒懂事。只是旁人未必这样想。”

    越荷看他眼睛:“虽说三人成虎,可嫔妾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皇帝的眉头舒缓了些:“你还小。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好了,手上还有伤,睡着了会长得快些。你先歇罢,朕再看卷书。”

    ——————

    “你是说——”玉河惊得站了起来,旋即厉声喝道,“魏紫!谁准你红口白牙地污蔑苏贵妃!我姐姐是身体虚弱小产而死,与苏姐姐有甚么关系?”

    魏紫重重磕在地上,额上血迹斑斑:“奴婢所言句句为实,娘娘若不信,奴婢愿一死证清白!苏氏心肠歹毒口蜜腹剑,是她害死了贤德贵妃!她、她怕贵妃诞下龙子得封后位,就对贤德贵妃下了手!娘娘,那苏氏和她父亲一样都是忘恩的豺狼,苏相不是我们将军救下的么?这些年却和将军翻脸闹到人尽皆知!苏氏入太子府后,事事也是贤德贵妃照拂的,照样负了贵妃!娘娘,您就算不肯为贤德贵妃报仇,也千万得提防着呀!娘娘,您还有身子呢!”

    玉河攥住胸前长长的妃色璎珞,许久才平定了气息:“你先下去,让本宫再想想。”

    魏紫泣而再拜,方才退下。

    见她退下,玉河一下子摊在贵妃榻上,青丝散落,乌眸中俱是慌乱,紧紧抓着琼英的手:“琼英,她说的是真的么?苏姐姐真的会害我?我,我还有孩子......”

    琼英急忙为她拍背:“娘娘定神,定神......”又扬声向殿外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娘娘煮点儿桂圆红糖水来安神?”一面哄孩子一般轻轻拍着玉河的背。

    玉河渐渐定了神,好看的眉骤然蹙起:“琼英,你不觉得这事儿有古怪么?”

    琼英道:“奴婢看魏紫确是诚心诚意。只是——”又犹豫道,“先前贤德贵妃的事,实在难说。娘娘那时还在闺中,哪里能知道些旁的?”

    玉河急促道:“入宫前爹爹嘱咐我多交好苏姐姐——琼英,那时候爹爹告诉我,他与苏相仍是至交。只不过朝中避讳文臣武将的结交,为了苏伯伯的仕途才假意闹翻,私下还有往来。不然,苏伯伯这些年不可能这样快地封了左相。这件事,旁人都不知。”

    琼英大吃一惊:“那小姐你——”一不留神,闺中的称呼脱口而出。

    玉河沉吟道:“暂且留心着,寻机会让大嫂入宫看我。”

    琼英自是应下。又琢磨着问道:“此番那越氏侥幸,主子可还有打算?”毕竟比起苏贵妃来说,理嫔实在是微不足道。玉河若要对付,轻松得很。琼英的意图不过是让玉河不用太忧虑处境。

    玉河微微愣神,又想起那女子手握弓箭走来的模样。那模样一时竟与姐姐的重合在一起,不由脱口道:“且不必了。”见琼英不解,便道,“我没多厌恶她,不过是打算借她扫一扫仙都宫的面子。魏紫的事阴差阳错也算是达到了目的。日后,我长信宫的人不许与越氏为难。”说完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这次的事是丁修仪提的议。玉河心中虽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却不肯承认,便胡乱应下了。

    琼英稍一犹豫,又道:“奴婢记着了。只是奴婢总觉得,丁修仪当日献糕之举不是意外。”

    玉河一挑眉,不以为意:“那又如何?她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罢了,总归是有心讨好本宫。虽然是自作主张,结果倒也不差。”她下意识又恢复了“本宫”的自称,仿佛宫中的尊荣带给她的底气一般,玉河面上重新露了点笑容,“明日丁修仪来时,本宫说她两句就是了。琼英,你说我这次赏她点什么好?”

    琼英笑道:“不拘什么。娘娘的福气,旁人想沾还沾不上呢。”见玉河神色轻松了不少,便笑道,“奴婢去捧桂圆红糖水与娘娘喝。”

    玉河允了,琼英自躬身而出。玉河散着青丝独坐殿内,忽觉周身一阵寒凉,却是那热热的桂圆红糖水也驱不散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