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27章 花露堪饮

第27章 花露堪饮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婉容乃是大皇子的生母,可她不过是民间出身,若宜贵嫔能诞下皇子,必然就压过了大皇子去。若以这般来揣论云婉容的动机,也算说得过去。

    众人都看向云婉容,却见她起身微微一福,道:

    “嫔妾没有约束好宫女,是嫔妾的罪过。”云舒窈的眼神清亮柔和,“可是恕嫔妾无礼,小墨不过与艾草相识,多的证据恐怕并无,不然娘娘昨日就该拿了艾草去罢。”

    她着一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外搭织锦软毛斗篷,面容素净而安详,清瘦如一株木兰。昔日云舒窈得宠之时,也是独领风|骚的,唯独之前的容妃苏合真堪堪可以比拟。只是无论晋封了贵妃的苏合真,抑或因身份只居于从四品的云舒窈,如今因着身子渐弱,圣宠也渐渐稀薄,至少旁人是这么想的。昔日温婉雅致的云婉容,如今愈发沉静消瘦了。

    微言执盏啜了一口,似笑非笑:“婉容此话有理,微言倒不敢辩了。”她放下茶盏,话锋一转,“可微言却不相信巧合之语,况且,婉容的大皇子如今可是独一份的尊贵。”

    忽闻有出列之声,却是贺芳仪扑通一声跪地道:“娘娘容禀,婉容素日里与嫔妾交好,嫔妾愿以性命担保,婉容绝对与此事无关!婉容生性淡泊,只愿大皇子平安长大,怎么去做这样失德之事?求娘娘明察!”她神态哀哀,与平日精明独往之态大异,令人惊而后怜。

    贺芳仪与云婉容的交情......越荷心中轻叹一声,又闻微言斥道:“还不速去扶芳仪起身!”贺芳仪只是跪地不起,额上四蝶挂珠钗随她每一次叩头敲击在青石板上,清脆之声与沉闷的叩头声同时响起,贺芳仪只哀哀求道:“求娘娘慎重对待此事!即使来日证明了婉容无辜,只怕婉容的名誉已经受损,将来影响大皇子啊!娘娘,圣上只大皇子一个皇儿......”

    微言的秀眉蹙了又蹙,道:“芳仪要以大皇子压我?”

    云婉容面露复杂之色,贺芳仪只道:“嫔妾不敢。”

    红绡冷哼道:“芳仪不敢也做了。”

    微言淡淡瞧她一眼,肃了面色:

    “虽说法理之外尚有人情,可此语的原意是人情已含在法理之内。惩恶扬善,方是正理,不然只怕有罪之人依旧为害,致使旁人受害。婉容,那小墨独与艾草交好,我不得不问个清楚。”

    云婉容早在方才贺芳仪跪下之时就以随同跪下,此刻微微扬首问道:“娘娘只凭揣测便要审问嫔妾的宫女?嫔妾不信那小墨在宫中独独认识艾草一个人,嫔妾的瑶华阁在东宫,宜贵嫔的和欢殿在西宫,相隔如此之远......莫非娘娘觉得宫女们都是闲着没事儿整天串门子的么?”语毕,唇边浮现一丝哂笑。

    “隔得远也挡不住情真啊。”迟美人壮着胆子插了句话。

    贺芳仪冷冷瞧她一眼,干脆直起身来:“娘娘待要如何?”

    却见微言的宫女甘草低着头进来回报,微言细细听了一阵,眉头展开,拍手道:

    “好了,让方太医和何典膳进来罢。”

    两个粗使太监忙将屏风展开,便听得沉沉的脚步声。何典膳进了里间候着,方太医问安后立于屏外,隔着幕布看不分明面色,仅听他徐徐道:

    “......依佩兰姑娘所言,贵嫔乃是身受切花之害。但贵嫔身子一贯健旺,原不应如此难受。臣等按娘娘之命,已将和欢殿再仔细查过一遍,贵嫔所用的花露饮似有不妥。”

    红绡惊叫道:“可主子日日都在饮用!”一张俏脸顿时惨白。

    方太医仍是恭恭敬敬道:“臣校验到,贵嫔娘娘的花露饮中掺入了玫瑰花粉。臣问过了贵嫔,贵嫔说......”

    红绡急急打断道:“可是——可是贵嫔怀孕之初就已检查过日常饮品,那时候就已经把玫瑰花粉换成了牡丹花粉啊!贵嫔头两天还嫌味儿变了不肯喝了呢!”

    “玫瑰可理气解郁、活血散淤、调经止痛、温养肝血、镇静安抚,但其活血的同时也能伤胎。”方太医低垂着头,吐字清晰,“至于为何又会混入玫瑰花粉......臣不知。”

    微言亲自扶了云婉容起来,面向众人道:“切花巧合也罢、刻意也罢,真正伤胎的却是花露饮中的玫瑰花粉。微言今日必先找出首恶,婉容之事,本无实据,容后再议。今日害婉容委屈,却是为了使宫人得以遍搜宫室。”说着便沉下脸喝到,“理嫔,你可知罪?”

    越荷一怔,顾不及思索便起身下拜,垂首道:“请娘娘明示。”

    微言瞧着她,轻叹了口气,便道:“何典膳,你说罢。”

    何典膳喏喏应道:“是,娘娘。宫里头要过花露饮的,只有宜贵嫔与理嫔。花露饮是用茉莉花粉搭配稍许玫瑰花粉,掺杂蜂蜜、竹叶、麦冬、白糖、清泉等物制成,自贵嫔怀孕后,送去贵嫔处的花露饮都是以牡丹花粉和薄荷搭配着替代牡丹花粉,而送去理嫔处的如故。”

    楚怀兰气道:“玫瑰花粉不是常见之物么?难道旁人那里就没有了?”见众人目光过来,才勉强道一句,“嫔妾失言。”

    微言并不责备,只示意何典膳说下去。

    “玫瑰花粉的确常见,只是各宫所用的点心都是尚食局制成了送去,万万没有将花粉单独送去的道理,而各宫小厨房领取的分量,娘娘方才派人查验,均有记载。唯独宜贵嫔孕中口味多变,都是送了牡丹、茉莉花粉与其它材料去让贵嫔的宫人自己调着的。理嫔处也是一般的送去玫瑰、茉莉花粉等物......”

    贺芳仪目光在越荷身上凝了一瞬,转向微言道:“嫔妾不明,理嫔又无口味突变之由,怎会命宫人去领材料而非饮品。况理嫔素日得宠,要说尚食局敷衍也绝无可能。”

    “这就要问理嫔了呢。”穆长使尖利道。

    微言看向越荷,越荷羽睫微垂,道:“花露饮自是宫女备下的,嫔妾不知。但嫔妾既无特意吩咐,想来她们并无缘由直接领取材料。”

    微言注视着她:“但档上却记着牡丹阁领去的是花露饮的原料。”

    “这可说不准,谁知道是不是宫女有心讨好主子呢?”聂轲冷声道。

    沈贵姬面色沉沉,话锋一转,“若是有心讨好,必然会报来讨好主子,可理嫔显然不知。”她在宜贵嫔怀孕后被指来协助洛微言处理宫务,可此事竟分毫插不得手,不由暗自愠怒。

    聂轲争道:“可理嫔有何理由要去害宜贵嫔?她二人并无嫌隙......”

    红绡恨道:“谁知道打量什么主意呢!”却听薛修媛清清淡淡一句:“我可以作证。”不由噤声。

    正唇舌交战间,金仙儿忽而扬首道:“嫔妾有一事不明,还望娘娘明示——尚食局的账册不该是秦司膳管着的么?为何来的却是何典膳?”

    微言眸光一闪,道:“秦司膳与此事或有关联,已停职查问。”

    金仙儿见微言神情,心中一凛。章婕妤身有管理后宫之职,虽有暗中放纵争斗巩固自身权势的可能,却绝不愿意出真正的大事破坏皇帝对她的印象,更不可能亲手布局去除掉得宠而并无家室根基的越荷。所以她这样的神情......秦司膳与此事牵连之处,必然还与越荷有关!究竟是何人要针对越荷设局?

    微言望向越荷,见她跪得笔挺,面色如霜,心中不由一叹,道:“理嫔,你可认么?”

    自她出言呵斥以来,越荷便几未开口,此刻声音便有几分晦涩暗哑之意:“嫔妾未曾做过此事,不知去领用的是哪个宫女?”

    在她身后,已经跟着跪了许久的姚黄此刻终于抬起头来,决然的声音与微言冷淡威严的合在了一起:“是桑葚。”

    微言闭目,不去看理嫔变幻的面色,再睁开眼时已是清明无碍:

    “传桑葚进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