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妃归来 > 第31章 珠兰大方

第31章 珠兰大方

作者:甜蜜桂花糖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妩的晋封礼延迟到了十一月二日。

    原先她由婕妤晋封为贵嫔时的晋封礼,就因为孕期不适挪到了十月中下旬,后来皇帝为了安抚她,又再晋一级直封为昭仪,匆忙之间不少东西都要重新置办,因此那晋封礼也再次推迟了。十一月二日乃吉日,霍妩受封,从此正式为霍昭仪。

    新封的霍昭仪在仙都宫和欢殿接见了前来祝贺的各位妃嫔。和欢殿焚着南越进贡来的熏肌香,那香气缭缭绕绕、甜腻馥郁,令人闻之即醉,更有滋颜养身之功效。如今霍妩怀着身孕,此香恰可调养身体。只是熏肌香香味过于浓郁,皇帝特意叮嘱了睡前一个时辰必须熄灭,否则恐怕影响安眠。

    霍妩已褪下册封礼服,换上一件石青云纹蜀锦大袖衣,下笼银红暗花梅纹百褶裙。外头罩一件妃色斗篷御寒,手中一个五蝶捧寿式样的八角紫铜手炉精致可爱。自怀孕以来,霍妩便格外注意自己的身子。如今更是一刻也不肯离手炉。她一对桃花眼说不出的妩媚凌厉,口气却极淡漠:

    “红绡,给妹妹们上茶。”

    众人连忙谢恩。红绡果捧着胎青瓷盏一一奉上,众人掀盏,却见花露饮颜色鲜妍,气味芬芳。小小一盏竟让众人心神不定。刚刚解了禁足的汪芳媛一惊一乍道:“昭仪娘娘竟赐下了花露饮!”又见众人都看她,忙悻悻笑道,“听闻娘娘爱用此物,嫔妾等怎敢冒昧。”

    微言闻言一愣,她茶盏中却是一盏“珠兰大方”,清绿的茶汤幽雅芬烈。略一抬头便对上霍妩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微言觑她一眼,自淡淡饮了一口。

    霍妩这才不紧不慢道:“本宫赐给你,你不要么?”她“本宫”二字咬得极重,如今宫中只苏、李两位贵妃与她为一宫主位,连大皇子生母云氏也不过是个婉容,霍妩自然得意。又想到云氏因大皇子被抱走日日思念却不敢显露,只与好姐妹贺芳仪跪在佛龛前为太后与大皇子祈福,不由有些可怜她。云氏从四品的位分原不能抚养皇子,只不过她与皇帝多年情分才求得恩典。可多年情分又如何?当年那样得宠的她跪了那样久也未见皇帝关心一次。

    汪芳媛的脸色煞是好看,她讷讷道:“娘娘所赐,嫔妾固不敢辞,可是……”

    同为玉河一派的丁修仪忍不住轻蔑地瞟了她一眼。真是个蠢货,当年这位怀着二皇子的时候也和霍妩一般哭闹,才连晋了好几级。皇子死后又因为哀哭被晋封,以至于她宫女出身却反而压过了大皇子的生母云婉容一头。终究不好看她继续丢人,丁修仪语气轻快地嘲讽道:“芳媛怕是记叉了罢,花露饮唯有掺入玫瑰或是切花花粉时才对有孕之人有害。莫非昭仪娘娘会当中害你不成?再者说了,你禁足了三个月,圣上可一面没见过你……”

    “你!”汪芳媛怒目而视。

    “都闭嘴,和欢殿岂容你们放肆!”霍妩喝道。怀孕之人性子最是不定,她面色阴沉地在众人面目上扫视了一阵子,最后在洛微言的面上停下了。她冷笑道:

    “不愧是‘章’婕妤,果然是含章秀出。你行事最有章法,没得漏了害了本宫的凶手去!”

    微言起身一福:“微言无能,致使娘娘受惊。”她语气恭敬而毫无波澜,“圣上英明,真凶已经归案。娘娘福气有余,小皇子必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是不是真凶还两说。”霍妩冷冷道。

    微言的话虽中正语气却见生硬,她道:“圣裁已定,公孙氏买通娘娘宫人,罪大当诛,而今圣上已经为娘娘主持了公道。”她微微抬手,目光极为真诚,“还请娘娘说话当心。”

    霍妩见她这般油盐不进不由怒上心头,她笑意森森:“只不知道公孙蕙华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废入冷宫了整整三年,竟还有魄力和财力来谋害本宫!”她深吸一口气,骤然道,“此事既已定论,本宫不再追究。可假若再有下次——”

    “本宫不会再给她在冷宫苟延残喘的机会。”

    她一字一句,冷浸心头。

    “本宫会直接奏请圣上,赐下三尺白绫。”

    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谁料得到本是恭贺晋封的时辰却被霍妩这样当众警告!都说为母则强,只是霍妩今日作为实在太……

    越荷低头,盏中的“珠兰大方”清澈明亮。那香气清幽芬烈,入口亦是鲜醇回甘,只是越荷心底却微微泛起苦涩。

    ——珠兰大方清幽的香气与熏肌香相冲,顿感浓烈熏人。霍妩的烈性子,若真伤了她的孩子,必然会拼个鱼死网破。

    原来,玉河那日不知缘由的相助,终竟还是在霍妩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

    “前次之事多亏你们为我说话。”

    散了后,越荷邀了金仙儿、聂轲、楚怀兰至牡丹阁小坐。可她一开口便是这句,连性子最和婉的金仙儿都笑了摇头:“越姐姐,你之前已经谢过啦。”

    越荷也不矫情,自己同样落了座,含笑道:“你们都晓得的,仙都宫主位怀着身孕,我不好有大阵仗。今天恰好能凑齐我们四个人在牡丹阁坐一坐,当然得正式道谢。”

    楚怀兰心直口快道:“那可不必,越姐姐我们是什么情分?”说着眨眨眼睛,又感慨道,“平日里总觉冯才人温婉和善,可那日她不到最后事情结果已分也未发一言。我总以为自己已经和她交好了……真是人心难测。”

    越荷握住她的手:“这才显得你们情谊可贵。”又道,“冯才人便是那样性子,明哲保身于她自己身份也是应当的。连锦,你可由得你们主子这样口没遮拦得罪人吗?”

    连锦忙上前回话,礼数周全,话语却是大胆俏皮:“楚美人哪里是奴婢管得住的!要是楚翘还能劝上一二,奴婢可没那样大的本事。要让楚美人安分下来呀,和让楚翘不再说教一样难!她们两个才是正好,奴婢不敢凑热闹。再者说这不是理嫔主子这儿么?”

    越荷看着她笑,之前心中的忧虑也散去不少。霍妩不过是给她一个警告,暂时还没有动她的意思。有时候忧思过度反而无益,不如顺其自然。毕竟自己于此事无愧,如今一个普普通通的理嫔也不至于有什么人盯着。

    便听聂轲惊道:“仙儿你眼底怎的乌青一片?没睡好么?”

    金仙儿面带倦容,仍是含着春晓般的笑意:“无事,昨日绣贵妃娘娘要的那副长幅双面绣时辰久了些。”

    聂轲不由埋怨道:“总这样不注意自己的身子!贵妃没催着要吧?偏你这样急——当归你也该多劝着你主子。”

    金仙儿只淡淡笑:“难不成让人说我镇国公的女儿连绣花针都拿不稳,做幅刺绣推三阻四的?”见聂轲神色关切,越荷与楚怀兰也都看过来,又道,“怪不得当归,是我一意坚持。你们也不必担心,我自得其乐着呢。说起来我正琢磨着一种新的双面异色、异形、异针的‘双面三异绣’,若成了,也是美事一桩。”

    “真有此事!”楚怀兰讶异道,“姐姐针法当真精妙……”

    却听聂轲一叠声叫道:“决明子,快,去取我的剑来。我要舞剑为金修容庆祝。”回头却见三人一脸笑意,不由气闷,“做什么?我祝贺仙儿而已。”

    “不过想起决明子是味清目的药罢了。”越荷笑道,“恰好仙儿的当归也能活血,刚好给你这舞刀弄剑的聂女侠行走江湖用。”

    仙儿亦是笑意难忍:“不敢托大——怕是轲姊你自己手痒了吧?”她迟疑片刻又道,“只是圣上似乎不喜……”

    聂轲的神色有一瞬间的黯淡,很快又掩去:“不喜便不喜罢,我既不伤人,便由得自己开心。料圣宠也不是我这等不识好歹之人可得的——我哪里能称什么聂女侠?”

    她抬眼望去外面晴空,忽而想起少时与父亲行走四方,不由眼眶一酸。

    金仙儿柔婉的面容亦微露黯然,转瞬又化为笑意清冽,因着里子的坚定故格外明锐。她道:“轲姊,今日我们可要好好见识你的本事。”

    ——————

    顾盼身着藕荷色素绢单衣抱膝坐在床头。

    她已经清瘦了许多。手臂上的伤口早已长好,可面色却一日一日白下去。顾盼细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唯独一对明媚的杏核眼依稀可见往日的湛然有神。

    桃之夭夭,瑰姿艳逸。艳若桃李,皎若明月。昔日左拾遗的嫡次女顾盼,也是月貌花容的名嫒美姝,哪一次宴会上不受众人瞩目。如今却……

    罢了,终归是自己的选择。顾盼无声无息地缩回锦衾中,只觉得夜深寒凉,孤枕难眠。忽而栀子的声音在外头响起,似乎怯怯地:

    “主子,太后娘娘遣人送了对昆仑玉掐金镯来……”

    顾盼只觉心中一阵烦闷,随口道一声“进来罢”便不再说话。有脚步声慢慢挪到她跟前,却久久没有开口,顾盼猛地起身道:“还磨蹭什么……”她忽然间说不出话来,一对杏眼瞪得溜圆儿,怔怔道:

    “太后姑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妃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甜蜜桂花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蜜桂花糖并收藏贵妃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