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当然不会真的半夜爬起来写那个对话记录,但李润野那恨不得杀人的口吻让他起了一层白毛汗,他觉得自己还是低调做人的好。

    于是他非常聪明地选择避其锋芒!

    第二天,顾之泽给崔遥打了个电话,说是去跑下个月的专题,一整天都会在外面采访,社里有什么事儿帮着“照应”一下。崔遥是个理论派,跑腿磨嘴皮子的事儿他干不了,于是欣然点头做好顾之泽的后盾。

    第三天、第四天如法炮制。

    一开始顾之泽惴惴不安,觉得李润野肯定会打电话把自己召回去,心里时刻准备着,编好了一堆台词应对;后来他发现李润野好像把他这号子人给忘了,听崔遥的那个意思,李润野根本就没问过为什么自己连续三天没上班!

    顾之泽生气了!

    自己那么一个大活人,连续三天音信全无,他一个当师父的居然全然不在意!啊,对了,自己还拿着他一千块钱呢!

    顾之泽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他当机立断收拾收拾采访包迅速溜回了报社。

    当顾之泽贼眉鼠眼顺着墙根往里溜的时候,李润野正站在办公室门口盯着他,顾之泽直起腰,尽量做出坦荡荡的表情站在李润野跟前。

    “师父,我采访回来了!”

    “采了什么了?”

    “就我那个专题!”顾之泽可真没说谎,这几天他快累瘫了,采访提纲铺得有点儿大,在这种酷暑时节他三天跑了四个区。

    “去我办公室,”李润野冷冷地一摆头,“我先去交版,等我回来你详细跟我说说。”

    顾之泽忙不迭地点头,看来师父已经把那晚的事儿忘了。

    顾之泽坐在李润野的办公室等,盛夏的午后,凉爽的空调房,没多久他就觉得自己昏昏欲睡简直睁不开眼,于是抱着采访本在椅子上点头如捣蒜。

    李润野进门时就看到顾之泽瘫在椅子里,耷拉着脑袋,使劲儿得扬着眉毛想要把眼皮子扯开,光洁的额头上都有抬头纹了。

    他忍不住笑了:“顾之泽!”

    “嗯,师父。”顾之泽猛然瞪大眼睛,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心泛起,瞬间清醒了不少。

    “你先去给我干点儿活儿,”李润野把手里的四大本文件夹丢给顾之泽,“这四份选题你挑一个当下周特刊的封推。”

    “我……我挑?”

    “怎么,不想干?”

    “想!”顾之泽心想,只要您老人家不莫名其妙地发脾气,让我干嘛都行。

    “那这样,这四个也挺复杂的,给你三个小时吧,”李润野淡淡地说,“办公室今天人太多,乱糟糟的你也没法静心看,你去我休息室看,三个小时后交差。”

    顾之泽抱着四大本文件夹晕晕乎乎走进了李润野的休息室,小屋的隔音很好,门一旦关上四下里一片寂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柜子,顾之泽觉得坐在人家床上实在太失礼了,可是坐在柜子上好像更糟。于是挣扎了一会儿后,他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边上。

    慵懒的午后,安静凉爽的房间、柔软的大床……还有四大本文件!

    顾之泽唉声叹气地翻开第一本文件夹:“民营企业之伤”,第二本“湖南呼吁启动核电项目引争议”……顾之泽把四本文件夹都翻开摊在床上,每一本都已经做了批注,每一份后面有辛奕的签名……

    这还用挑么?本本都是大热啊!

    顾之泽笑眯眯地把四本一字排开,从左到右一本一本点过去,一边点,嘴里一边念叨着“泥锅泥碗你滚蛋!”说到蛋字时,指的那本排除掉;然后再念叨一遍,又排除一本,三遍之后,剩下的那个雀屏中选!

    整个选择过程耗时一分四十秒!

    顾之泽溜到门边,轻轻把门拉开一条缝隙,透过缝隙他能看到李润野笔直的肩背,和一头浓黑的发,他坐在桌边,握着一只钢笔刷刷地给一篇图文稿做批复。

    “谢啦,师父!”他无声地说,轻轻阖上门,一头扑进柔软的床铺里迅速睡了过去。

    他在关上门的时候,李润野瞥了一眼眼前的电脑屏幕,微微的笑了。

    顾之泽睡醒时天都暗了,他跐溜一下从床上蹦起来,悄没声息地拉开休息室的门。李润野不在,顾之泽把文件夹放在桌子,发现李润野给他留了张条子,说自己去开会,如果没事儿顾之泽就可以回家了。

    顾之泽拿着纸条,心花怒放地给李润野发了条短信,然后自动自觉地下班了。

    辛奕在小会议室看着顾之泽背着包精神饱满地冲进电梯,忍不住扭头对李润野说:“我觉得你的命真苦!”

    李润野站起身走到窗户前往下看去,目光凝定在某一点,“没关系,我愿意慢慢来。”

    辛奕笑了一下转移了话题:“润野,你姐给我打过电话。”

    “是么?”李润野淡淡地说,“她上周也给我打了一个,咱俩应该事先串供的。”

    “我什么都没说。”

    “真好,心有灵犀!”李润野说,“我也没说,有些事说了徒增伤心而已。”

    “可是,你总要回去的,”辛奕说,“你来我这儿本来就是避难来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伯父也退休了,你不用再躲了。”

    “可是我姐还在分社,”李润野说,“我不能牵连到她,她的处境比我要难。”

    “你知道你姐……在哪儿?”辛奕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是一直在北欧分社么?”李润野停顿了一下,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大楼走出去,头上压一顶棒球帽,每一步迈出去都透着活力。李润野的视线粘在那个身影上,走过绿化带,穿过商业区,直到渐渐消失在人群中再也看不见。

    然后他转过身来对辛奕说:“我倒是挺羡慕她的,驻外都能赶上好地方,北欧啊!赶明儿我得去那边看看,听说挺美的。”

    辛奕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顾之泽说:“那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伯父?”

    “辛奕,”李润野苦笑着说,“这个话题咱们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我给你出个主意,”辛奕点点头,“赶紧搞定顾之泽,然后带着顾之泽回去,我保证伯父会喜欢!跟李舸比起来,顾之泽更投伯父的脾气。”

    “辛奕”李润野无可奈何地说,“我第一次知道你那么八卦!”

    “你要再招老爷子生气,我就不止八卦了,我八卦连环掌呼死你!”辛奕站起身说,“你得明白,我差不多拿老爷子当爹看的!”

    李润野举举手,“行,大哥,明天上午我去看刘明远,你要不要一起?”

    “你都连续去了三天了,还去?”

    “是啊,”李润野叹口气,“三天我都没跟他说明白。”

    “那你……明天想去摊牌?”

    “如果情况允许,我有这个打算。”

    “那我不去,”辛奕拍拍手,“给人收拾烂摊子的事儿我不干!另外,记住一句话,散买卖不散交情,刘明远这个人我还是想要的,你可别给我把人弄走了!”

    李润野撇撇嘴:“我不保证。”

    第二天,李润野一个人去了刘明远家。

    刘明远显然是做了准备的,家里干净得一尘不染,茶香满室,李润野看着那张带着伤痕的温和明亮的笑脸,觉得千言万语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嘘寒问暖说过了,两个人握着茶杯相顾无言。

    李润野迟疑了半晌,最终坐正身子开口了:“明远,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刘明远淡淡地笑了,眉目舒展,“你这几天天天都想跟我说,每次都被我岔过去……唉,我替你说了吧,你想告诉我,顾之泽那天晚上说的至少有一半都是他脑补出来的,都是夸大其词;你还想告诉我,不要一棵树上吊死,天涯何处无芳草,对么?”

    “对!”李润野果断地点头,“其实我就该跟你说了,我要是早点儿说,今天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润野,”刘明远垂下眼睛看着杯子里的茶叶,“你真的觉得跟一个伤员说这个好么?”

    “不好!”李润野坦白地说,“我知道这么做太伤人,我也想挑个合适的机会。可是顾之泽那头……”李润野把那个“猪”字咽回去,接着说,“我觉得误会越来越大,对你也是伤害,而且不公平。”

    “润野,”刘明远抬起眼睛直视着李润野,“其实说不说都一样,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么?五年!整整五年,从你还是泽原的时候就喜欢你!”

    李润野觉得心一下子拧了起来,沉沉的钝痛感深入肺腑,他有点儿喘不过气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刘明远。

    “那时,你是传说和偶像,你桀骜不驯,你锋芒毕露,我无数次地透过报纸上的这个名字想象你的样子;后来你消失了,我很担心,在省报上看不到你的名字让我很恐慌,我到处打听你的下落,就是想知道你好不好,是不是还安全……然后……有人告诉我你在安宁。”

    刘明远静静地说:“润野,我爱了你五年,我没办法放弃!”

    “明……明远?”李润野觉得脑袋里轰隆隆响成一片,千军万马呼啸而过,他震撼得无言以对,甚至生出一种类似心疼的感觉来。

    “所以润野你看,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知道可能自己终其一生都得不到你的心,但是……我没有办法放弃,我想我得再用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放下你。”

    李润野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心跳声震聋,眼睛里酸痛一片,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你那是什么表情?”刘明远笑了一下,依然很温和的样子,“你那如丧考妣的是要干嘛?被我喜欢就这么痛苦?”

    “明远……我……”

    “你什么你啊,”刘明远伸过手去握李润野的手,李润野抖了一下却没有收回来。

    “润野,我说这些不是要博得你的同情,我也知道,你压根就没有‘同情’这种优秀的品质,”刘明远语调轻松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我喜欢你,这种情感不由我控制,而且我相信我并没有给你造成困扰。所以……我希望你给我机会也给我时间,让我有机会去追求你,或者……有时间去忘记你。”

    “我……”李润野咬咬牙说,“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刘明远一直保持得非常完美的笑容终于凝固了,李润野清楚地感受到刘明远的手在迅速失温,然后渐渐地发抖。

    “明远……”李润野的眼泪终于渐渐漫了起来,“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刘明远的眼神空落落地不知落在了什么地方,他哽着声音说,“你那么好……为什么要道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