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在一片混沌中沉沉浮浮落不了地,只能紧紧地攀着李润野,一心希望李润野能把自己放到地面上,不成想却飘得更高更远。迷蒙中,他被巨大的喜悦填得满满的,所有的情绪无处宣泄。

    于是李润野忽然尝到了咸涩的味道,他放慢了动作,轻轻离开顾之泽的唇问:“怎么哭了?”

    顾之泽傻愣愣地抹抹脸,沾到一手的湿润。

    “害怕吗?”

    顾之泽摇摇头。

    “后悔?

    再摇摇头,“我……”顾之泽讪讪地开口,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会不会觉得……有些恶心?”

    “不!”顾之泽忙忙地辩解,急得额角的青筋都凸显出来,“我不是那个意思。”

    “嘘,”李润野安抚地笑着,再印上一个吻,成功地封上了八戒的口,让顾之泽老老实实地坐在床上喘气。

    “那我正式地问你一遍,”李润野摆出一副严肃考官的面孔,就好像初次见面的那样,“顾之泽,你敢不敢做我的男朋友,和我一起面对未来势必要出现的种种麻烦?你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

    “敢!”顾之泽用了半秒钟来回答这个问题。

    李润野捧着他的脸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然后叹口气说:“你怎么就这么合我意呢。”

    顾之泽的眼睛噌地就亮了,他慢慢绽开一个笑容,越来越明亮:“我也喜欢你。”说完,他立刻倾过身子,准确地吻上李润野。

    李润野笑着把自己交给他,任他去吻。他知道他的八戒有副猴性,凡事都要争个先要个强,自己把他吻的七荤八素,想来他是要讨回这一阵的。

    只可惜……这技术!

    顾之泽的吻是被一阵肠鸣音打断的,两个人既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李润野还好点,顾之泽大哭一场,情感上又坐了几圈“云霄飞车”,身体早就疲惫不堪了。这会儿心情一旦放松下来,饥饿感立刻飙升,肚子首先咕噜噜叫了起来。

    李润野戏谑地看着他,顾之泽努力板着脸,故作镇定地看着李润野,仿佛刚刚叽噜咕噜响的不是他的肚子一样。

    “饿了?”李润野抹去他唇上的一点儿水渍,“都五点多了,你也该饿了,想吃什么?”

    顾之泽转过眼去看看暗下来的天色说:“我想吃蜀香缘的麻辣香锅。”

    “什么?”李润野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蜀香缘的麻辣香锅,我小时候最爱吃了。自从妈妈没了……我再也没吃过了,我想吃那个。”

    李润野了然地点点头,他真高兴顾之泽能有勇气走出这一步。李润野给蜀香缘打了电话要他们送外卖来,顾之泽的那双眼睛着实不太适宜出门见人,两个人在家里对着一大盆麻辣香锅默默地消灭了三盒白米饭。

    李润野一边吃,一边听他拉拉杂杂地讲以前的故事,他说那年过生日,父母就是打算带他去吃麻辣香锅的,只是谁也没想到……

    李润野放下筷子,把顾之泽的脑袋轻轻地勾过来,印一个吻在他的额头上:“那么多年没吃了,味道变了么?”

    顾之泽摇摇头。

    李润野说:“之泽你看,有些东西总是不会变的,味道也好,情感也罢,只要你记得,他就永远都在,永远都不会改变。”

    “师父,我们之间会变么?”

    “我希望不会,”李润野认真地说,“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稳定也是最不稳定的东西,比如你的父亲,他会永远爱你不会改变,而我希望我们之间也能如此。但是之泽,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有些事发生了变化,你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标,我希望你能如实地告诉我。”

    “师父,”顾之泽带着不满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你是在给自己找后路么!”顾之泽打断了李润野的话,撂下筷子虎着脸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跟你前男友一样,哪天烦了闷了,甩甩手就走?”

    李润野杵着下巴,看着气恼的顾之泽笑着问:“万一要是我烦了、闷了,想甩甩手走人呢?”

    “我会缠着你,”顾之泽点点,异常的认真,“我真的会缠着你的。”

    李润野噗嗤一声乐了:“吃饭!”

    顾之泽低头抄筷子,他知道,自己这不是在开玩笑。

    ***

    吃完饭后两个人真的窝在沙发上看CSI,事实上CSI是顾之泽的品味,李润野喜欢看纪录片,但他乐意陪着他的八戒看血呼啦啦的CSI。

    顾之泽盘着腿坐在沙发的一角,眼角的余光丝丝缕缕地一直绕在李润野身上。

    李润野从厨房沏出一壶碧螺春,瞥一眼电视上正在被SID开膛破肚的尸体,他觉得自家八戒的口味真心有点儿重。李润野把茶壶放在茶几上,然后伸手把顾之泽从沙发脚拖过来抱在怀里,靠在沙发的一角。顾之泽在李润野攥住他手的一瞬间脸就红了,他一边鄙视自己,一边喜不自胜地顺势蜷进了李润野的怀里。

    李润野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自己刚到手的男朋友,把下巴支在对方头顶说:“演到哪儿了?”

    顾之泽无意识地扣住李润野环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大脑完全停工,他傻乎乎地仰起头去找李润野的唇。

    李润野低下头迎上顾之泽。

    电视里吵吵嚷嚷乱成一片,可是顾之泽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李润野的呼吸声。

    “嗯,”李润野微微抬起头,离开顾之泽的唇笑着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亲亲你。”顾之泽赧然,看着李润野的那张帅脸,第一次觉得老夫子说的“食色性也”真是至理名言。

    “还看电视么?”李润野环在他腰间的手慢慢滑进宽大的睡衣里,摩挲着紧绷绷的皮肤。顾之泽很瘦,腰部纤细有力但很柔韧。

    顾之泽一口气闭在气管里,瞬间觉得头皮发麻,一层冷汗就爆了出来。他的目光开始躲闪游移,刚刚还红晕的脸一层层白了下去。

    “还看么?”李润野再问一次,温暖的手掌紧贴在顾之泽的后腰上,微微用力,把他压向自己,然后印上一个吻,“你要不看我可换台了啊。”

    他说着,自然而然地把手从顾之泽的睡衣里抽了出来,转手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

    他能感觉到顾之泽喘了口气,绷紧的肌肉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李润野对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

    看了两集CSI,李润野揉揉眼睛对顾之泽说:“我昨天睡太晚了,困死了。你要愿意就自己再看会儿,我洗澡睡觉去了。”

    顾之泽腾地红了脸,他讷讷地说不出话来。他当然知道李润野为什么会这么说,事实上他已经纠结了一个晚上了。

    今晚……要怎么睡啊!

    直到这个时候,顾之泽才后知后觉地明白,李润野为什么会问自己“敢不敢”做他的男朋友。这的确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无论是面对舆论的风暴还是……睡觉!

    顾之泽一头扎进沙发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鄙视了一遍,觉得自己虚伪透顶!

    11月了,天越来越冷,顾之泽洗完澡抱着被子烦躁地在床上打滚儿,他看着那一面墙的落地窗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这屋子透风啊,太冷了!

    他无比矛盾地犹豫着,他还记得自己蜷在李润野怀里看电视时的那种温暖幸福,也记得李润野的手滑进自己衣服里时的那种惊慌恐惧。相爱的人走到那一步不是自然而然的么,自己不是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了么,为什么在那一刻会吓得几乎逃走呢?

    顾之泽狠狠地啐自己一口,真是“直男身子基佬心”!

    他烦躁地再翻一个身,却透过门缝看到灯光忽然亮了起来。顾之泽哧溜一下从床上窜起来,拽开房门就冲了出去。

    李润野在厨房里,端着一杯水,手里还攥着几片药片。

    “师父……”顾之泽看着那药片眨眨眼睛,忽然就明白了!

    “都几点了还不睡,”李润野平静地把药片丢进嘴里,“我吵醒你了?”

    顾之泽走过去抱住李润野的腰,把脑袋埋进李润野的颈窝里,闷声闷气地说:“对不起,不应该吃麻辣香锅的。”

    李润野拍拍顾之泽的背,说:“吃都吃了,与其说对不起不如想想怎么补偿我。”

    顾之泽咬咬牙说:“随你!”

    “随我?”李润野好笑地问,“真的随我?”

    顾之泽点点头。

    李润野搂紧顾之泽,在他耳边说:“那侍寝去吧!”

    顾之泽头顶冒烟,踢踢踏踏地被李润野牵回主卧室。一张大大的双人床,一床大大的双人被,下午自己才在上面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大觉,可现在看着它,顾之泽只觉得害怕。

    “上床啊,”李润野掀开被子,舒舒服服地躺下。

    “哦哦,”顾之泽浑身僵硬地爬上大床,一心琢磨自己该用一个什么样的频率呼吸。

    李润野抿着嘴角了,他趴在枕头上,偏过去头去问:“之泽,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晚安吻么?”

    顾之泽一点一点地拧过脖子,手心里攥着两把汗,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在李润野的唇上点一下:“晚……晚安。”

    李润野伸手啪的一声关了台灯,屋子里陷入巨大的黑暗中,顾之泽侧身蜷着,听着自己的心跳声震耳欲聋,想要翻个身却发现全身的关节都卡死了。

    黑暗中,他听到李润野窸窸窣窣地翻了身,柔软的床铺微微陷下去一块,然后一条胳膊冷不防地伸过来搂住了自己的腰。

    顾之泽简要要尖叫起来!

    身后有一个火热的胸膛,耳边可以听到李润野平稳的呼吸,脖子上有温热的感觉。

    李润野说:“八戒,晚安!”

    ***

    顾之泽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棉布,那是李润野的睡衣。他眨眨眼,记得昨夜李润野说完“晚安”后就真的睡了。而自己还傻乎乎地屏住呼吸等待对方下一步动作,等来等去,居然把自己都等睡着了。

    顾之泽懒得动,他觉得在李润野怀里很舒服,这是个幸福而温暖的夜晚,没有紧张也没有恐惧。

    他无声地翕动唇吻,对李润野说“谢谢”。

    李润野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收紧了手臂,很快一个吻印下来:“早安!”

    “早安,”顾之泽抬起头,看到李润野微微泛出胡茬的下巴,忽然有了莫大的勇气。

    他说:“师父,一会儿陪我去驾校约车吧!”

    李润野垂下眼睛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捏起他的下巴吻了下了去。

    顾之泽被突如其来的吻弄懵了,只觉得从昨夜起,自己除了哭就是在接吻,嘴是全身最忙碌的器官。

    “之泽……”李润野的呼吸忽然粗重了起来,他收紧手臂将顾之泽圈得更紧,修长的腿缠上顾之泽的腿,绞紧,摩挲着。

    顾之泽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他悄悄地攥紧拳头,鼓足勇气把贴上去,他愿意跟李润野建立起某种更为实际的关系,藉由某种更为激烈的情感将两个人的生命纠缠在一起,虽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也的确有深深的恐惧,但是他愿意逼着自己去试试。

    “害怕?”李润野喘口气问。

    顾之泽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的声音有点儿颤抖但是坚定:“我……我可以的……”

    李润野叹口气,拥紧了他,笑着说:“挺美一件事,怎么被你说得那么惨烈呢?”

    “我……我……”

    “之泽,我们不着急,慢慢来好不好?”李润野安抚地亲亲他的额头,“反正你也跑不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顺其自然就很好,而且……”李润野忽然坏笑着说,“我特别想看到你忍耐不住,苦苦哀求我的样子!”

    顾之泽恶狠狠地冲他挥挥拳头,脱口而出:“我早晚让你哭着求我!”

    李润野愣了两秒,纵声大笑起来,在笑声中,八戒同学又缩回了棉被里。

    两人来到驾校时已经是下午了,仗着老客户的关系,李润野顺利地跟刘经理达成了协议:顾之泽上车训练时李润野可以在后座陪着。顾之泽对这种安排非常满意,他相信身后如果作者李润野,他会更勇敢!

    刘经理亲自把他们带到车场的一个角落,大概有半个足球场大,停着七八辆车,一侧是一大排种得密密的白杨树。

    刘经理说:“今天来的突然,来不及安排教练了,先给你们一辆车找找手感,反正李主编的驾驶技术肯定是没问题的。这个地方是我们的停车场,不到收车的时候极少有人过来,你们可以放心地开,只要不撞到围墙或者树上就行。”

    李润野向刘经理致谢完就果断地把顾之泽塞进了驾驶座。

    顾之泽的手一放在方向盘上就开始冒汗,他扭过头来看着李润野。

    “之泽,”“李润野语重心长地说,“请代驾很贵啊,总不能每次出去吃饭都请吧。”

    顾之泽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握紧了方向盘。

    “左边的那个是离合,踩下去之后挂档。”李润野一边说着,一边牵着顾之泽的手握到档把上。当发动机轰然响起的一瞬间,顾之泽紧张得一把攥紧了李润野的手。

    “害怕?”李润野挠挠顾之泽的手心。

    顾之泽咽口吐沫点点头。

    “那简单,”李润野勾过顾之泽的下巴。

    “唔……嗯……”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在密闭狭小的车厢里,在偌大的训练场的一个角落里,顾之泽学会了点火、起步、停车。

    还学会了,和李润野接吻。

    更学会了——勇敢!

    ***

    没过多久,顾之泽就发现办公室恋情是全世界最甜蜜也是最痛苦的。

    他的目光可以24小时地追随着自己的爱人,他可以找很多理由溜进李润野的办公室,趁人不备时在休息室里讨一个吻;可以每天陪着爱人加班到深夜,然后两个人拉着手,循着地下车库最昏暗的的墙边走到车位上;可以相拥着在宽宽的大床上沉沉睡去;可以在炽烈的早安吻中迎来新一天……

    一切都很好,只除了一件事。

    顾之泽抬起眼皮,越过自己的电脑屏幕,遥遥地看向李润野。李润野正在给崔遥讲着什么,他颀长的身子逆着阳光,乌黑的发丝上跃动着金色的光斑,细长的手指正指着崔遥的显示器,非常耐心的样子。

    顾之泽真想站起来大声宣布:这个男人是我的!

    最近,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每时每刻他都想昭告天下,每时每刻他都想把一切靠近李润野半米之内的人扔出门外。他觉得自己揣了一个大秘密,掌握了全人类幸福的最终奥义,却不知道说给谁听。

    他苦恼地挠挠头,急切地盯住李润野,想通过炽烈的目光将自己的不安传递出去。李润野连眼皮都没有掀一下,一味地低着头给崔遥讲着,一时之间,顾之泽恨不得扑过去一把把崔遥推开!

    他烦躁地扑倒在桌面上,把滚烫的脸深深地埋进臂弯中,觉得浑身都在发热。忽然,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脖子上,指尖轻轻地摩挲了一下就立刻离开了,顾之泽的皮肤上暴起了一层颤栗。

    他猛地抬起头,却看到李润野扬长而去的身影!

    顾之泽恨恨地磨磨牙,从桌子上随便抓了一张纸,扬声说:“师父帮我看篇稿子!”然后尾随着李润野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百叶窗合着,顾之泽刚刚回手关上门就被人一把按在了墙上,在一切都还来不及说,一切都还来不及想的时候,一双唇已经铺天盖地地笼了下来。

    顾之泽长长地出口气,一颗心沉回了原位。他随手丢掉那张纸,张开手臂抱住李润野的腰。

    “八戒,”李润野把顾之泽微微推开一点说,“这是办公室,不要勾引我!”

    “我勾引你?”顾之泽眯了眯眼睛,“咱俩现在这样,你觉得是我勾引你?”

    “当然!要不你刚刚干嘛老盯着我?”

    “别自作多情了,谁盯着你了?”

    “哦,”李润野笑了,“那我勾引你吧。”

    “唔……”顾之泽的嘴被占用,他悲哀地想,李润野你丫无非就是想找个借口占我便宜吧!

    “嗯,”李润野轻轻离开顾之泽的唇,说,“这样你就不怕了?”

    顾之泽这会儿才觉得身上有点儿凉,低头发现自己的衬衣扣子全部被解开了,整个胸腹都暴露出来,李润野的一双手正扶着自己的腰,细长的手指已经滑进了裤腰里。

    “我……我……”顾之泽结结巴巴地说,“你什么时候……”

    “很好,”李润野严肃地点点头,“我可以期待一下你苦苦哀求我的样子了。”

    顾之泽板着脸扣上衬衣扣子,努力掩饰自己红成西红柿的脸。

    李润野伸手帮他把衣角拉平整,乱糟糟的头发一根根捋顺,“之泽,这……没什么可怕的,对吧?”

    顾之泽低着头拽衣服,含糊地点点头。

    “之泽……”李润野把他的脸抬起来,“我有点儿等不及了!”

    顾之泽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一言不发却主动抱住了李润野的脖子。

    李润野刚想说什么,顾之泽的手机煞风景地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思宁”两个字欢快地跳动着。

    顾之泽莫名地心虚,他瞟一眼李润野,李润野面无表情地说:“接电话啊!”

    顾之泽手一抖,按了红色的键。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angel999net的地雷

    话说这文挺长的又慢热,真诚感谢各位一路追到这里……马上顾八戒同学就要踏上“斗战胜佛”的修炼道路了,希望诸位能继续陪着他,鼓励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