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泽,”李润野细长的手指慢慢掠过顾之泽的脖子,顺着他坚硬的肩骨一路划到他的耳际,轻轻捻一捻顾之泽的耳垂后拨开他碎长的发帘露出水光灿然的眼睛,李润野一字一顿地说“我不希望这样。”

    “不……不希望?”顾之泽的笑容僵住了,他觉得全身的血一下子被抽干又一下子全涌到了脑袋上,冲得他有点儿混乱,“你是说……”

    顾之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润野说“不希望”,这是什么意思,是不喜欢他了么,事情发生了什么变化么,为什么会这样?

    “之泽,”李润野笑着去揪他的鼻尖,“你想什么呢?你的表情告诉我你一定是想歪了。”

    “师……师父?”顾之泽的指尖开始冰冷。

    李润野抬高他的下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眼睛,声音里都带着散不掉的笑意:“八戒,你这个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我真不该高估你的理解能力。”

    顾之泽不解地看着他,心里安定了下来。

    “我说过我爱你没有?”李润野认真地问,温热的气息吹拂过顾之泽的脸颊。

    顾之泽瞬间小脸飙血,耳鸣响成一片,全体脑细胞都悻悻然地罢了工。他只觉得那几个字钻进耳朵里、躲进心里,暖暖的,然后自己就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署名权也好,剽窃也罢,都一切不过是虚名,千般万般,比不过眼前这个男人说一句“我爱你”。

    “没有!”顾之泽坚定地摇头,有也要说没有。

    “我爱你,”李润野笑着说,“我记得前两天在饭桌上我刚说过,八戒你的脑子啊。”

    “没有,”顾之泽死不松口地坚持,“我没听到。”

    “我爱你,”李润野说,“你要听多少次?”

    “只要你说,我就听!”

    “我爱你,”李润野印一个吻下来,温热滑腻的舌尖缠住顾之泽的,手指慢慢地揉着他的后颈,温暖干燥的手掌揉散了他一身的疲惫,揉得八戒三魂飞了七魄,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嗯……”顾之泽轻轻叹息着,更紧地钻进李润野怀里,觉得全身都热的可怕。

    “之泽,”李润野把顾之泽推开一点,认真地说:“我爱你,所以我得跟你谈谈。”

    “谈谈?”顾之泽眨眨眼,觉得自家的师父一定是疯了,现在是谈的时候么,现在是动手“做”的时候啊!

    “你……为什么想要做?”李润野严肃地好像在探讨一个学术问题。

    “为什么?”顾之泽傻傻地重复一遍,这事儿还有什么“为什么”吗?我爱你你爱我,你抱着我我有感觉,难不成我还要给你写份思想汇报或者学术论文来分析理由?

    “之泽,如果有一天我抱你,我希望是因为水到渠成,单纯是因为我这个人和我们之间的这份感情,我不希望我抱着你的时候,你满脑子都在想自己受了多大委屈想找个人发泄发泄。”李润野目光笔直地看着他,深邃的眼睛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他说,“我不希望等你情绪平复下来后却感到后悔,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不可能当做一场春梦了无痕,至少我做不到。”

    顾之泽歪着头看着李润野,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儿理亏,最初的最初他真的就是想找个借口发泄一下郁结的情绪,就是单纯地想借由肉|体的快|感冲散心里的苦闷,他多少带着点儿“豁出去”了的心态,实际上他那会儿脑子里乱糟糟的,就是想找个人,找个感觉让自己赶紧摆脱那种低落的情绪,而李润野温暖的怀抱是他最好的选择和归宿。

    那种感觉其实跟情|欲没有太大关联,更多的是一种情绪,一种不正常的心态。

    不过他现在完全不这样想了,他能真切感受到这种不同,此时此刻,他浑身流窜的火苗告诉他,只有李润野的怀抱可以灭火!

    可是……

    顾之泽觉得跟他家师父讲道理是天底下最缺心眼儿的事情,慢说他根本就讲不过,即便讲得过又能怎样,最后李润野轻飘飘一句“之泽”自己照样骨酥肉软魂飞天外。

    有些事儿根本就不是能“讲”的,所以顾之泽决定身体力行。他向前倾过去,毫不犹豫地吻上李润野,双手飞快地去解对方的衣服。李润野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于是顾之泽用力挣脱,又转手就去解自己的衣服,反正都要脱,小爷我脱不了你的还脱不了自己的么?

    顾之泽洋洋得意,努力地扒光自己。

    “之泽?”李润野喘口气,“你想好了?”

    “真够啰嗦的,”顾之泽不满地嘟囔着,再补一句,“唐僧。”

    于是李润野不罗嗦了,他用力揽过顾之泽的脖子,吻着他,几乎拖着他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倒在书房的那张窄小的单人床上。

    单人床,在这个清寒的夜里最适合情人缱绻。

    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跌倒在柔软的被褥中,李润野毫不犹豫地一路攻城略地,转眼间就把顾小猪扒光了。顾之泽在一片迷蒙中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失控了,他控制不住地攀住李润野的肩头,控制不住地弓起身子贴上他。他悲哀地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有着让人疯狂的经验和技巧,他可以轻易地用手指燃起漫天大火,也可以轻易地用唇舌抽干自己的每一丝神智。他抛一个眼神,自己就无意识地追着他走,他眨眨眼,自己就会把自己的唇舌奉上……

    疯了!

    顾之泽觉得自己的全身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李润野的手指上,他敏感的皮肤甚至能感受到李润野细微起伏的指纹。

    顾之泽被汹涌而来的情绪逼到走投无路,下意识地把身体蜷了起来。李润野停下来,轻轻吮吸一下他的耳垂,问:“怎么,很难受?”

    顾之泽摇摇头。

    李润野了然地笑了,他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身下这个人是如此干净,于性|事上单纯如一张白纸,第一次就交给了一个男人。

    他该害怕的,而他该用尽所有让他不再恐惧。

    李润野把手指□□顾之泽的头发里,十指紧紧扣住他的脑袋与他额头相顶,他温柔至极地说:“之泽,我想要,求你了!”

    天塌地陷,周遭的一切都灰飞烟灭,整个世界只剩下李润野。

    顾之泽在李润野的热吻和爱抚下昏昏然、慢慢地打开身体,好像接纳了整个世界一样的满足和欣喜。

    李润野把自己覆上去,温柔得像一池春水,暖暖地包围着他,一点点楔入,一点点试探,在无穷无尽地快感中把对方送上巅峰。

    等顾之泽的理智慢慢回来时,窗外已经隐隐有了亮色,他喃喃地说:“天亮了。”

    “唔,”李润野伸手抹去顾之泽额头边的汗珠,在他的眉间吻一下。

    “师父……”

    “什么?”李润野把被子掖得更紧些,毕竟是冬天了,窗外寒风呼啸,但是怀里温热异常。

    “嗯……”顾之泽看着李润野唇边的那朵笑意,傻愣愣地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或者,就是单纯地想叫叫他,藉由这声呼唤确定身边这个人,心中这份情。

    “疼么?”李润野蹭蹭他的鼻尖。

    “不疼。”

    “那……舒服么?”

    “嗯。”胡乱地点点头,脸却一层层地红了起来。

    “八戒,”李润野板起脸,非常严肃地说,“你赢了。”

    “赢了?”

    “对,最后还是我‘求你’的,你赢了。”

    顾之泽的大脑用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他很想用力地敲李润野的脑袋,想要怒斥他“有你这么‘求人’的么”,可是浑身的酸软实在容不得他做出如此气壮山河的举动来,只好悻悻然翻个白眼,不松口地说:“这次求的不算,不真诚,早晚我得让你真正求我一回!”

    “我很期待。”李润野把唇覆在顾之泽的脖子上,舌尖轻轻滑过搏动的颈动脉,满意地听到顾之泽的呼吸立刻急促慌乱了起来。他慢慢地说:“想让我求你,你还得更努力才行啊!”

    顾之泽死死地攥着拳头,他完全没法“努力”,因为李润野的唇舌再一次卷起了漫天的火焰。

    天色大亮的时候,李润野把顾之泽抱进怀里,两个人侧躺在看着窗外一轮朝阳慢慢爬起来,金红色的,夺人眼目。二十四层高的楼,最美的景色就是日出与日落。两个人就这么拥抱着看着那轮太阳越爬越高,阳光渐渐得刺得人睁不开眼。

    “师父,”顾之泽慢慢地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李润野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这话是因何而起。

    “我……知道以后会很难,但是我会坚持下去。”

    李润野收紧了手臂,把他拥得更紧。

    “你也不要离开我好么?我们就这样一直在一起。”

    “好。”李润野哑着嗓子说。

    “我会陪你回去见叔叔阿姨,我不会逼他们,我会很小心,我会把每一句话都想清楚再说,保证不让他们伤心。”

    “八戒……”

    “真的,我可以慢慢来,我爸爸说过有些事需要用一生去证明,直到闭上眼睛那一刻才能说‘永远’……”

    “之泽?”李润野吻上他汗湿的背脊,他知道他的八戒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期待,但更知道他的八戒揣着满心的不安,他几乎可以看到顾之泽四散飘飞的思绪混乱地纠结在一起。

    两个人之间少了那张纸,其实少得不仅仅是法律的保护,也少了那种建立在对法律的信任的基础上的安心感和社会的认同感。异性恋人每每捏着那张纸不屑一顾地说:“废纸一张,有什么用”,孰不知他们不屑的,正是别人心心念念的。那张纸很薄很脆弱,但却代表了法律和世俗的承认,寄托了社会的祝福,亲人的期待,怎奈拥有的人就是不懂得珍惜,懂得珍惜的人往往一生求之不得。

    李润野看着顾之泽有些茫茫然的神情,觉得有些心疼了。

    “之泽,”李润野说,“我们不说‘永远’,这个词儿留到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说,好么?”

    顾之泽点点头。

    我们不说“永远”,除非走到生命的尽头。

    ***

    时针无情地往前移动,转眼快到中午了,按说两个人应该去上班的,可现实情况是一个去不了,一个不想去,于是夫夫双双把假请。李润野“道貌岸然”地给袁明义打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个会要开就不去报社了,让袁明义负责一下版面。

    顾之泽可怜巴巴地缩在被子里,眼看着师父挂断了电话,急急地说:“我的假呢?”

    “你的假自己请啊。”李润野露出玩味的笑。

    “我怎么请啊,要不……发烧了?”

    “行!”

    顾之泽抓过手机,一边拨号一边做贼心虚地说:“咱俩都请假,会不会太明显……”

    说了一半,他忽然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烂熟于胸的号码问:“师父……你……我该找谁请假?”

    李润野终于忍不住乐了,他使劲儿揉揉顾之泽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说:“八戒,你真是笨得没救了!”

    顾之泽把手机抛到一边,一头扑到被子里嗤嗤地也笑了,恋爱的人都是这么糊涂么,所有的脑细胞都在蜜汁里甜死了吧。

    李润野看看表,把笔记本拖过来打开,对顾之泽说:“来看看我们的战绩。”

    顾之泽卷着被子窝在床头,看着飘萍论坛上那个飘红并且加精的帖子,一夜的功夫已经翻了十多页了。李润野飞速地滑动鼠标,专挑实名认证的回帖看,一边看一边对顾之泽解释,这是某报的主编,这是某台的台长,这是某专栏的特约撰稿人……

    那一串名字有的如雷贯耳,有的顾之泽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这篇采访提纲得到了非常广泛的讨论,已经吸引了很多目光。

    “师父……”顾之泽两眼刷刷放光,他摩拳擦掌激动不已,好像一个勇敢的小战士一样想要冲上第一线,“我也来回个帖。”

    “只说提纲,别的什么都不能说,”李润野一边嘱咐一边把笔记本挪到顾之泽跟前。

    顾之泽马上就听懂其中的关窍,有的时候“示弱”其实是一种迂回战术,“弱”可以迷惑对方,激起第三方最大的同情心。顾之泽作为一个刚刚踏出校门的新人,过于展露锋芒对他一点儿好处也没有,更何况对手是一个电视台。

    李润野看着顾之泽在回复栏里用极其谦虚的口吻答谢众人提出的修改意见,并且含蓄地表示这篇提纲写完后曾经交给某电视台资深编导过目,得到了对方的“好评”。李润野满意地点点头,这小子足够机灵,既表明了自己这篇提纲的原创性,也告知众人这个编导事先是看过这份提纲的,最重要的是,顾之泽这种恭敬的态度一定会让他占尽舆论优势,一箭三雕,孺子可教!

    李润野带着一种隐隐的骄傲看着顾之泽,短短的7个月,这个愣头青二百五变得更加成熟、沉稳,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看错。这个社会太过复杂,单纯的孙悟空到底还是得不到大众的认可,而圆滑的八戒倒是满可以博得交口称赞。李润野明白,顾之泽的转变不是坏事,只要有个人站在他身边,时刻帮他把握方向,他是不会跑偏的,他相信他的八戒有颗最真的初心。

    顾之泽喜滋滋地在论坛上卖乖,丝毫没有发现李润野复杂的心路历程,他一边回帖一边得意洋洋地说:“师父,你说等那个片子播放的时候,有多少人能看出问题来?”

    李润野说:“混这个论坛的都是圈内人,基本都能看出个大概来,不过只有真正的行家才能抓出两份采访稿的大纲来……这事儿不用很多人知道,关键是知道的人必须是那种有分量的,比如这个,”李润野指着一个帖子说,“这个人是江北电视台综艺频道的编导,他要能看出来的话就精彩了。”

    顾之泽摆出虚心求教的表情。

    “同行是冤家,综艺台竞争尤其激烈,都是卫星频道全国直播,都要争取收视率,要是让竞争对手抓到把柄,这种剽窃丑闻足以让他三年五载抬不起头来。之泽,你要记得,在这个社会上谁说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说话的那个人有没有话语权。

    “还有,这档节目是杨思宁的父亲主抓的,他知道了一定会觉得颜面扫地非常愤怒,更况且里面还夹杂着那个一心为你的前女友……”

    “嗯哼,”顾之泽重重地咳嗽一声,坏笑着说,“师父,厨房的醋瓶子好像倒了。”

    “八戒,”李润野严肃地说,“你这个当嫂子这么编排自己的小姑子不好吧?”

    顾之泽从李润野呲呲牙,摆出一脸仇恨的表情,怎奈笑弯弯、亮晶晶的眼睛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他低下头,果断地点击了“发表”,看着自己的回帖出现在页面上,慢慢地说:“师父,我一定要努力,如果我足够强大拥有话语权,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我爱你。”

    李润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顾之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铿锵有力毫不动摇,刚刚戏谑的气氛一扫而空。他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终有一日,他的八戒会站在他的面前成为他的目标和支柱。

    对此,李润野非常期待,他乐见其成。

    旷工的两个人丢下笔记本后打了电话叫外卖,正吃的欢的时候王家坤的电话进来了,上来就大力批判了一通那份采访提纲,挑出十几处问题,顾之泽唯唯诺诺地应着,终于等来了王家坤的转折词。

    “虽然毛病不少吧,”王家坤说,“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可圈可点。”

    “还是多亏老师您的帮助啊,很多问题要不是您我们根本搜集不到。”顾之泽说。

    “呵呵呵呵,我也就是顺手而已,主要还是你的功劳嘛,”老头子乐呵呵地说,“对了,他们最后用你这份提纲没有啊?”

    “没有,”顾之泽故作惋惜地叹口气说,“我这个可能不太符合他们节目的整体风格吧。”

    王家坤嘟嘟囔囔地表示楚州电视台简直有眼不识金镶玉,这种提纲都弃用真是想不开,末了他愤愤地加了一句,“等他们节目上映了我可得好好看看,看看他们能拉出一份多牛的提纲来!”

    顾之泽宽慰了王家坤几句放下电话,他狡黠地对李润野说:“我简直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个节目播出以后的反应了。”

    李润野慢条斯理地把一筷子菜塞进嘴里,说:“席勒有言‘等待,会让胜利的果实更加甜美’”

    顾之泽暗暗想,千万……千万不要得罪李润野。

    ***

    恋爱是什么?

    如果半年前问顾之泽这个问题,他可能会头头是道地分析出一堆情感特征来。可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他对恋爱的理解,这是一种昏天暗地、全无理智的感觉,看着李润野时,随时会想把他扑倒或者被他扑倒;看不见李润野的时候,会相思入骨难以自持,哪怕李润野只不过是去辛奕那里交个版面,顾之泽都会眼巴巴地盯着走廊就盼着他家师父的身影赶紧出现。

    李润野很快地就发现这样不行,他家八戒快要废掉了,自从和自己的关系升级之后,顾之泽跑新闻的时间大幅缩水,发稿量跟着开始跳水,而窝在办公室里瞅着自己发呆的时间倒是越来越长。李润野揉揉眉心,决定要把顾之泽踢出去,他从张晓璇那里挑了个消息,这是一条关于居民楼火灾的热线,就发生在二十分钟之前,事发地距离报社也不远,顾之泽赶过去正好。

    于是李润野抬起头去找顾之泽。

    顾之泽正趴在桌子上看稿子,一篇四百字的稿子他已经看了十分钟了,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他的视线总会不受控制地越过电脑屏幕,掠过人来人往的办公区,穿过巨大的玻璃墙,然后停留在李润野的脸上,看着他被屏幕映亮的眼睛,深的让人一眼就会溺死在里面。

    李润野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顾之泽的目光钻出一个洞来了,于是他果断的抬起头来用目光抓住那个来不及溜走的小笨蛋。顾之泽尴尬地咧咧嘴,觉得自己的脸烧了起来,一边鄙视自己的花痴行为,一边唾弃自己的心虚表现,自我厌弃得一塌糊涂。

    李润野勾勾手指,示意八戒赶紧滚过来!顾之泽默默地给自己打气,手心冒汗的走进了李润野的办公室。

    大厦的中央空调开得很足,李润野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敞着,袖子卷了几折露出一截白皙的胳膊。顾之泽一眼就瞄见在领口的深处有一小块暗红色皮肤,就那么小小的一块,一点儿也不显眼,但却成功地挑起了顾之泽的所有感觉。

    那是昨晚,自己在情动难以自己的情况咬上去的。他还清晰地记得那种感觉,充实、满足、快乐,每一条神经都流窜着火花,自己的手脚痉挛昏昏然然……

    顾之泽盯着李润野的脖子,咽了口吐沫,脸红了。

    李润野好笑地看着八戒红扑扑的脸和直白的眼神,心里蓦地就软了下来,他觉得要不逗逗八戒简直对不起自己。于是李润野晃晃自己的脖子说,“来,八戒,给师父揉揉肩膀,酸死了!”

    顾之泽眨眨眼睛站着没动,心如擂鼓,小脸儿飙血!

    “怎么了?”李润野坦然地说,“有事弟子服其劳,我还使唤不动你了是么?”

    “我……”顾之泽咽口吐沫,清楚地从李润野的眼睛里看出了挑逗,他觉得自己特想掐他,使劲儿地掐,玩命地掐,掐死算!

    可惜……他不敢,也不舍得。

    于是慢慢地走过去,把手放在李润野的肩背上说:“我不会按摩。”

    “嗯,”李润野低下头继续看稿子,“使点儿劲儿就行,看你那样子挺想掐死我的。”

    “我……”顾之泽把半截话咽回去,觉得自己最好不要说话,说了就是个错。他低下头,手指一点点用力。李润野看起来是个商务精英,身材挺拔但是纤细,所以顾之泽一直觉得他家师父跟唐僧是一个级别的:聪明、智慧、但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拿个紫金钵盂都能把手腕压断了。虽然在床上总把自己折腾得要死要活的,可每一个动作都温柔得让人欲罢不能。而自己既然是猪八戒,一把子蛮力还是有的,证明就是李润野的脊背上全是自己抓出的红印子,脖子上还留着半圈儿牙印儿!

    在这种心态下,顾之泽下手的时候格外有分寸,一点点试探着用力,揉了四五下之后,李润野说:“八戒,要是光凭感觉来判断,我觉得你这手法和力道比较类似‘挑逗’”

    顾之泽被这两个字炸得魂飞魄散,手底下一下子失了分寸,掐了个狠的,李润野嘶嘶的抽口气:“怎么?被我说中了心虚?”

    顾之泽聪明地选择了闭嘴,他觉得这会儿说什么都不对,最好的选择就是低下头努力“揉搓”李润野的肩颈。

    “嗯……”

    大约是找到了合适的力度和角度,李润野微微眯起眼睛发出一声叹息,那种低低沉沉,从鼻腔里悠悠飘出来的叹息,极舒服、极享受的感觉。

    更像是……

    顾之泽瞬间就疯了!

    那一声叹息顺着他的耳道,钻进他的血管里,循着奔流的血液飞速流窜全身,一路点起炽热的火焰,烧得他皮焦肉裂。顾之泽收回手,慌乱得站在李润野身后,拼命压抑自己落荒而逃的冲动。

    “继续揉啊,”李润野非常无辜地说,“这也太敷衍了吧?”

    李润野顿了顿接着说:“反正你也没什么事儿可干,闲得无聊不如给我揉揉肩,也算你没白来一趟报社。”

    “师父……”顾之泽吸口气,听出了李润野的弦外之音,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成了西红柿。

    “之泽,”李润野叹口气,转了话题,“你一天到晚不盯着你的热线和稿子盯着我干嘛?”

    顾之泽不说话,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瞬间就凉了下来。

    李润野淡淡地问:“你现在抬头看看,看到什么了?”

    顾之泽愣愣地抬起头,面前是一面巨大的玻璃墙,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整个社会版工区的情况:崔遥又在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在一堆五颜六色的即时贴上写着什么,办公桌的隔板上被他贴得好像国庆节的花坛;马轩正在修一组图片,这是他替时政版拍的,袁明义的位置上是空的,事实上这几天他一直在外面跑,顾之泽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他的,但是昨天的A版上还登了他的一篇三千多字的通讯……

    每一个人都在忙,这才是生活的常态。

    顾之泽下意识地往一边迈了两步,立正站好。李润野微微侧过身子,眉目冷然地看着他,刚刚还充满了戏谑和暧昧的口吻瞬间消失,只剩下冷淡。

    “顾之泽,”李润野屈指敲了敲桌面,“你是一个记者,还记得么?”

    顾之泽点点头,心被揪紧了,他都记不清李润野有多久没叫过他“顾之泽”了,他习惯了李润野叫他“八戒”或者“之泽”,当连名带姓的三个字从李润野薄薄的嘴唇间吐出来时,他觉得紧张甚至害怕。

    “你还愿意跑外线么?如果不愿意我可以申请给你转内勤,张晓璇那摊活儿你也能做得挺好,闲了没事也可以学学烘焙。”

    顾之泽羞愧地摇摇头。

    李润野捻起桌子上的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关于那则火灾的消息,“你过去看看,采篇稿子回来,配图!”

    顾之泽接过那张纸条立刻逃之夭夭,直到走出报社大门才觉得自己这口气喘过来。

    站在门口,凛冽的西北风一吹,顾之泽的脑子立刻就清醒了。他觉得自家师父今天这绝对是不正常,他明显小题大做上纲上线,自己不过犯了一个星期的花痴,至于被训成这样么,好像自己“从此君王不早朝”了一样。顾之泽一边哆哆嗦嗦地往车站跑,一边琢磨,他家这个蛇精病的师父一定又玩什么花样了!

    奇怪的是,顾之泽一点儿不觉得生气,他笑眯眯地站在公交车站等车,满心都是期待和想念,刚刚离开李润野不到十分钟,他已经开始想他了。

    ***

    顾之泽裹着一身的寒气从外面回来时接到了李润野的电话,说是临时有个会要开,可能会很长让顾之泽先自己回家。顾之泽听到“回家”两个字就高兴,心里暖暖的。他飞快地坐下来写稿子,他想赶紧写完后回家熬点儿薏米粥,前一段时间李润野熬夜熬到胃病犯了,每天喝点儿粥可以养胃。

    这是一起普通的民宅失火案,只是户主是空巢老人,子女都在外地打工。冬天天冷,老人打开了“小太阳”取暖器,不小心引燃了被褥。好在邻居发现及时,砸破玻璃从阳台翻了过去把老人从屋子里救出来。火灾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大,但是折射出来的社会现实却很多,关注空巢老人、强化取暖器材质量和安全性、歌颂邻里之间的和谐互助……瞬间,顾之泽的大脑里就拉出了一份大纲。

    顾之泽坐在电脑前飞速地敲击键盘,中间随手拿过自己的保温杯发现沉甸甸的,拧开盖子后里面盛满了温热的水。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略略偏热的温水喝下去暖得他五脏六腑都熨帖起来。他笑眯眯看着那个杯子,想象师父是怎样背着众人、故作镇定地从自己的桌子上拿走这个杯子,倒满一杯开水后又偷偷摸摸、故作镇定地放回来。

    这个闷骚的男人!顾之泽想,那个失心疯的李舸到底是喝了什么牌子的地沟油才会决定离开李润野啊。

    顾之泽写完时已经快六点半了,他把写完的稿子扔进待审库后顺便瞟了一样,发现主编那一栏里,李润野的名字暗着,袁明义的名字倒是亮着的。顾之泽明白,今天又是袁明义替李润野的班。

    等顾之泽把手头零七八碎的工作都处理完,袁明义正好出来散烟,他一眼瞟见顾之泽便又折回来说:“小顾,你那稿子写得不错,我给你发了啊。”

    “啊?”顾之泽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里,他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客气地说,“谢谢袁大哥。”

    袁明义挥挥手说:“挺好的一篇稿子,我给你放头条了。”

    顾之泽有点儿迟疑,实事求是地说,那篇稿子只能算是“常规”,没什么大毛病,但也够不上上头条的标准,袁明义这人向来眼高,按说不应该看上这稿。

    袁明义冲顾之泽眨眨眼,提示说:“快年底了,你这入职第一年的成绩不错啊。”

    顾之泽恍然明白了:《晨报》每年年底会评选一系列的“最佳”,用以表彰本年度工作出色的员工。今年入职的有五个人,顾之泽在这个五个人里不算最好的,如果按照发稿量来说,他可能都进不了前三,毕竟李润野在前三个月压得他几乎天天交白卷。

    可他的稿子质量相对价高,很多都是头条或者专题、专访,如果从这个角度说,今年的“最佳新人”倒有机会去挣一挣。李润野把他赶出去跑稿子八成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毕竟新人亮相第一年,在年会上拿个奖,让全报社的员工都认识认识也是个不错的开端。

    本来这事儿顺理成章光明正大,可是袁明义的这种做法让顾之泽非常不舒服。一篇不够格的稿子上了头条,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猫腻;而李润野就不会这么做,这篇稿子要是让李润野看了,不被毙掉就是好的更不要期待上头条了。

    顾之泽知道,袁明义这是拿自己当过墙梯,在李润野跟前讨好卖乖。

    顾之泽很清楚,因为自己和李润野走得近,平时就有人有意无意地说自己“拍马屁”,偶尔也有人托自己给李润野“带个话”。对这些闲言碎语虽然他有足够心理准备,但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再惹出什么话题来,毕竟两个人的关系还是秘密。

    李润野曾经跟他商量过,两人一致认为这份感情自己珍惜就好,没有必要张扬的世人尽知。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敢爱就要敢认”,越是艰难的恋情越要公之于众,好像某种逆反心理一样。但是他们大都忽略了,感情是最容易受到伤害和打击的,为了争一时之气,而把最珍贵的感情暴露出来,让它承受不必要的攻击和伤害,从而促使它走向毁灭,这实在是得不偿失。所以这两个人一直避免一切会引起别人不必要猜测的举动,他们只想好好地经营这份感情,让它一天天茁壮成长,一天天变得更为强大,足以抵御外来的压力和攻击。

    在这种情况,面对这条名不副实的“头条”,顾之泽有点儿为难,他几乎都能想象,明天袁明义一定会故作无意地在李润野跟前“邀功”,那样的话李润野又该是多么尴尬。而鉴于李润野一贯的严苛,不知情的人想必会认为这一切都是李润野授意袁明义,目的就是在给自己开后门、铺路……

    如果让大家知道了两人的情人关系……

    顾之泽头疼的皱皱眉,太复杂了,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让人举步维艰。顾之泽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校园的单纯,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生活的艰难,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顾之泽微笑着昂起头,目光平稳,神色从容,晕黄色的灯光铺了一身,似乎一件淡金色的铠甲,他坚定地说:“谢谢,我会努力的。”

    是的,我会努力的,我要站在这个行业顶峰,变成李润野希望的那个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一万……果然是大神才能完成了,蜗牛累成死蜗牛了

    感谢任无声的火箭炮……火箭炮哎……好激动!激动得上次就忘记致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