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喝了点儿酒,又被李润野春风化雨了一番,回到别墅后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洗了澡,穿着雪白的浴衣坐在大床上,看着李润野站在泳池边打电话,心里有些痒痒的。

    临近新年,李润野的手机简直要忙翻了,各种贺词和饭局争先恐后地想要从屏幕里蹦出来。因为工作需要,李润野的手机从来不关机,这个习惯平时看起来无关紧要,可是此时此地简直烦死个人!顾之泽不耐烦地看看表,这个电话已经打了快二十分钟了,一般的电话有个三两分钟一定会挂断,看来这通电话一定很重要。

    顾之泽换个姿势躺在被子里,脑子里有点儿乱,今天晚上的冲击太大让他有点儿接受困难。他抱着松软的枕头,翻个身,想到师父曾经说“你总不能在《晨报》呆一辈子吧”,未来要往哪个方向走呢,要不要走网络媒体或者广电媒体,或者转投诸如南方系之类的时政报……各种念头纷至沓来,顾之泽本来就晕乎乎的大脑很快就宣告过热罢工,悻悻然停转了。

    于是等李润野终于收了电话折回床边时,他的八戒已经在梦中烤嫦娥姐姐的兔子了。

    说是海南双人五日游,抛除往返的时间其实只有三天,顾之泽很珍惜这三天的时间,玩得格外的疯。他们带着硕大的墨镜,无所顾忌地躺在海滩上晒太阳,大胆地手牵手在夕阳中散步,在酒吧里找个隐蔽的卡座,偎依在一起听驻场歌手浅吟低唱;夜晚,他们会在别墅里的泳池中裸泳,然后顶着漫天的繁星做|爱……每次在迷醉的时候,顾之泽都会觉得满天的星子全都向自己洒落下来,构成一幅绚烂无比的背景,而李润野的脸的在星空织成的幕布前帅得惨绝人寰。

    在神魂颠倒中,五天的假期倏忽而过,第五天李润野拖着顾之泽去机场时顾之泽恋恋不舍地打量了一圈儿别墅说:“才住了四天,我还是第一次住这种房子呢!”

    “以后在海边买一个,峡湾那边不是新修了一片海滩别墅区么?”

    顾之泽上下打量了一圈儿李润野说:“我要把你和你的车都卖了,没准能付得出首付来!”

    李润野大笑起来:“我不值那么多钱的。”

    “你喜欢海边别墅么?”顾之泽忽然很认真地问。

    “不怎么喜欢,相对来说我比较喜欢住在山区。”

    “那……以后我们买山区的房子,独栋的那种。”顾之泽露出向往的神色,“我来买,我买房子给你住。”

    “为什么要你买?”

    “现在我住你的房子,以后你住我的房子,我要金屋藏娇!”顾之泽得意地摇头晃脑,“我会给你布置一间书房,比现在这个好,然后你就可以在家写你的稿子,爱给谁写给谁写。”

    李润野笑吟吟地揉揉顾之泽的头发,带着期待说:“如果你好好努力,我觉得在我七十岁的时候就可以住进你的房子了!”

    顾之泽恨恨地挥挥拳头,暗自发誓要缩短至少二十年。

    两个人在三亚市逛了一大圈,给组里的同事和顾云森买了土特产,顾之泽因为采用“不正当”手段获得了全社唯一的一等奖,心里多少有点儿小愧疚,于是买了极其夸张的两箱子食品,在机场打托运箱的时候,服务小姐瞅着眼神都发直。

    李润野的车子就停在了安宁机场,所以两个人下了飞机后自己开着车就回家了,把行李整理好后开始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春节要怎么过。

    其实按照顾之泽的想法,这个春节最好拉着李润野去自己家里过,反正他一个人在安宁,除了辛奕那里也没别的地方去。如果把李润野拉去自己家,在父亲面前慢慢“渗透”一下,一切顺利的话就可以为以后出柜做好铺垫。

    可是李润野不这么想,他认为春节是合家团圆的日子,顾云森整个寒假都在给高三补课,只有这个礼拜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那么难得的假期实在不应该招老爷子不高兴。

    顾之泽说:“可是我想赶紧把这事儿告诉他,我觉得越拖越麻烦,等他自己发现那性质就不一样了,现在说还能算是‘自首’。”

    “要不再等半年,等你父亲把这届高三送走,高考完了再说。”

    顾之泽还是有些迟疑,他不甘心!在海南时,李润野那句摆酒刺激到了他,在兴奋快乐的同时他有了种更为急迫的心情:他想光明正大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至少在自己的亲人面前可以坦然地说:这是我的爱人!他希望得到父亲的祝福就好像得到刘念他们的祝福。这种急迫的心情折磨着他,让他忍耐不住。

    李润野劝他说:“之泽,当初我的确是有心想‘渗透’一下,但也没想那么早就把实情全都告诉他,现在说我觉得太突兀,老爷子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我真有点儿担心。”

    顾之泽最终同意了李润野的观点,但还是不甘不愿,李润野想了想妥协说:“我有个建议:初五的时候咱们把你父亲请到家里来。你看,你在我这儿也住了两个多月了,你父亲还一次都没来过呢,你就说让你父亲看看你现在住的地方,请他来家里过个节。初五北方人讲究吃饺子,咱们就包饺子吧。”

    顾之泽当即点头应允,觉得这个主意真是不能再好了,绝对曲线救国。

    ***

    虽然春节期间的安排都已经规划好了,但是顾之泽现在的心态就是出门撞了福彩头奖,满心的兴奋和喜悦那真是拦也拦不住,成天都笑逐颜开的。比如此时,顾云森一边准备年夜饭一边瞅着儿子抱着手机在阳台上打电话,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意思”。

    现在室外,那真是北风呼啸啊,儿子可真有瘾!

    顾云森忍不住打个寒战,都替儿子冷。

    “阿泽!”顾云森推开厨房的窗户对着阳台喊,“回屋打电话去,多冷啊。”

    顾之泽笑眯眯地冲爸爸挥挥手,示意自己“一点儿也不冷”。顾云森看着儿子红彤彤的耳朵和手指恍然明白了什么。

    他兴高采烈地把厨房门关紧,抽油烟机开到最大档,在嗡嗡嗡的嘈杂中大声对儿子说:“回你房间打去,我要做饭,当心油烟飘出去呛到你!”

    顾云森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体贴的好爸爸。

    顾之泽探头看看紧闭的厨房门,迅速溜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隔着两扇门一个客厅,在油烟机的掩护下,放心大胆地跟李润野黏黏糊糊地煲电话粥。

    顾云森看着锅里炖的鱼,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儿子去海南了,说是跟报社“男同事”去的,可谁信呢;寒风凛冽中在阳台喝着西北风打电话,要说是普通电话那真是鬼都不信;自打从海南回来,儿子成天美滋滋的好像中了彩票,总不能是为了那一千块钱过节费吧……

    顾云森坚信,儿子有情况,自己真的应该考虑买房子了。

    爷俩吃完简单但是美味的晚饭后窝在沙发里看春晚,往年这个时候顾之泽负责吐槽顾云森负责笑,爷俩开开心心地能把整台晚会都看完。再在阳台上放一挂鞭,看看满天的缤纷的焰火,各回各屋睡到第二天中午……

    可是今年情况不同了,七八个节目都过去了,顾之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始终在发短信,手指上下翻飞好似练过弹指神通。顾之泽不断地瞟着儿子,看着儿子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色,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上勾,眼睛亮晶晶的……

    顾云森是过来人,觉得眼前这张脸上简直明火执仗地刷着一排大字——我在谈恋爱!对此,顾云森简直不能再满意了。

    “阿泽,”顾云森唤一声。

    “什么?”顾之泽抬起头来,嘴角都没来得及放下去。

    “春节期间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跟朋友们聚会什么的。”

    “嗯,跟林新宇他们有聚会,还有报社的几个朋友要一起吃顿饭。另外爸爸,破五那天你去我那里过吧,你还没看过我住的地方呢,去看看。”

    “不太好吧,那是你们主编的家啊,”顾云森有点儿不满意,怎么儿子都没提要带个女孩儿回来让自己见见么?

    “没关系!去吧去吧,你都不关心我住哪里么?”顾之泽跟爸爸软磨硬泡,最终让顾云森点了头。

    “可是阿泽,”顾云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你……不用约女朋友么,逛逛庙会什么的。”

    “我哪来的女朋友啊!”顾之泽笑着说,否定得干干净净。

    “你一天到晚抱着手机不松手,总不能是谈公事吧,”顾云森犀利地戳穿了儿子,“要是谈恋爱就跟爸爸说说。”

    顾之泽看着爸爸期待的目光,又有些按捺不住了,他拼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脸上带出了急切的神色:“爸爸,干嘛那么希望我谈恋爱呢,如果我这辈子都不结婚呢?”

    “为什么不结婚?”

    “万一遇不到那个我喜欢的人呢?”

    “总会遇到的,你才23岁,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

    “可是,如果我真的不结婚爸爸你会不会很失望?”

    “会啊,这个家里就咱们爷俩,多冷清。将来我死了,就剩你一个人了,那多孤单!阿泽,你得找个人跟你一起过后半辈子啊。”

    “爸爸,你觉得是找个人跟我过日子重要还是结婚重要?”

    “这是一回事……阿泽!”顾云森忽然打住话头,严肃地看着儿子,“我说过,你不许去搞什么婚外情破坏人家家庭!”

    “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那为什么不结婚?找个人过一辈子肯定是要结婚的啊!”顾云森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怀疑的神色,甚至带着一点点惊慌,他忽然想起之前有过的那种怪异的感觉。仔细回味一下儿子的话,他总觉得哪里有个陷阱,而自己显然已经掉了进去。

    “我……”顾之泽看着父亲的脸色,想起李润野之前的嘱咐,叹口气说,“我就那么一说,这不话赶话说到这儿了吗?我就想,万一以后我找不着老婆呢,没人看得上我呢?”

    顾云森显然是不太相信的,他忧虑地看着儿子,眉头越来越紧,顾之泽心里有些后悔,本来挺高兴的大年夜,非得被这个话题搞得这么紧张。他不得不承认,李润野的担心是对的,现在真不是出柜的好时机。

    他打起精神,使出了所有的嘴皮子功夫,东拉西扯地把这个话题带过去,终于让老爷子把注意力又放在了春晚上。顾之泽想:老爸,你可千万别想起来问我为什么一天到晚抱着手机,我真心编不出答案来。

    为了打消父亲的疑虑,顾之泽这几天都表现得非常好,初一的时候爷俩照旧坐长途大巴去了临市的姥姥姥爷家,当然,也照旧吃了闭门羹。他们把买的年礼放在门口,留了张卡片后直接转身回到了安宁。初二初三的时候顾之泽连赴两场聚会,每天都早早地回家陪爸爸聊天看电视,乖得简直让人顾云森都觉得陌生。

    到了初四,顾之泽吃完午饭就开始在屋里转圈儿,几次三番想要说点儿什么又咽回去,一脸心虚的表情。顾云森冷眼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顾之泽这才吭吭哧哧地问自己今天“能不能”先回李润野那边去,

    “我是要过去收拾收拾,明天您不是要去过破五吗,我们得提前收拾一下房子买菜什么的,我师父是个生活白痴,这些事儿他干不了的。”顾之泽着急忙慌地跟父亲解释,越说越觉得这画风清奇,感觉好像两口子。于是讪讪地住了口,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笨蛋,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顾云森虽然明知道儿子跟李润野的“合租协议”,但是一想到宝贝儿子还要给人当“全职小时工”就心里郁郁的,忍不住又想开口劝儿子回家来算了。可转念一想,年轻人出去住要更自在一些,再者,跟“领导”搞好关系对阿泽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于是压着心疼点点头:“那你就过去吧,路上当心。”

    “没关系,他一会儿来接我。”顾之泽松了一口气,这句话脱口而出。

    顾云森皱皱眉:一会儿来接?合着你俩商量好了还问我“能不能”,这是个什么意思!

    这话顾云森放在心里没有问出来,他只是狐疑地看着儿子忙出忙进地收拾东西,他从客厅的接线板上拔下充电器放进背包里,拽出厚厚的卫衣套上,一边打开柜子找羽绒服一边不住地看表。

    顾云森真的有些好奇了,这李润野家里有什么奇珍异兽,值得阿泽这么心心念念地惦记着一如不见如隔三秋!

    作者有话要说:接到上级命令,明天出差去湖南,周日回来……如果我要没被热死,就停更两天周日恢复,如果我被热死了……

    亲们,我回来时你们还在吧?一定要在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