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六章算计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袁明义刷新了一下待审库,里面果然出现了顾之泽的一篇稿子。他飞快地打开读了一遍,一千多字,篇幅虽然不长但是所有的新闻点全都概括了,在结尾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一下院方的不配合,指出其态度极端恶劣,虽然没有明确指责,但是任何一个读者都能从字里行间中读出“乱收费”和“黑幕”两个信息点来。

    这是医疗乱象,是黑幕,必须要给予揭露和痛击。

    袁明义相信,这篇稿子一旦刊登出去,凭借华丰医院的名声和现在本来就紧张的医患关系,一定会掀起一阵舆论热潮,这将会是《晨报》的一大卖点!

    当然,他高兴的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报纸即将大卖。

    袁明义把那篇稿子从待审库里挑出来,仔细地修改了一遍,在结尾部分加了几句点题的话,然后打电话把顾之泽叫了进来。

    “小顾啊,这篇文章我看过了,”袁明义诚恳地说,“写得非常好,我打算当头条发了,不过明天不发,后天发。”

    “为什么?”顾之泽好奇地问。

    “毕竟你今天没有采到院方,不了解院方的态度就发稿也有失公平。你明天再去一趟华丰医院,如果有新内容更好,没有的话也能给读者一个交代。这稿子早一天晚一天影响不大,我们后天放头版!”

    “好!”顾之泽很感激,觉得袁大哥真是考虑得太周到了,完全具备一个新闻记者的严谨性,“那我明天再去一次,谢谢袁大哥。”

    “还有,”袁明义拉住要起身的顾之泽说,“这稿子是你单独署名还是和崔紫轩联合署名?”

    这话顾之泽一听就懂了,崔紫轩还在实习期,在这种有份量的稿子上如果能出现她的名字,对她的实习考评将会大有助益,相反,对自己则不会有太大影响。再说,崔紫轩也的确参与了采访,算她一个联合署名也无所谓。

    “联合吧,算她主笔……要不……索性算她一个人的好了。”顾之泽颇为慷慨地加上一句,他很乐意给自己的小师妹添点儿资本。

    “那就过了!”袁明义笑呵呵地用文件夹敲敲顾之泽的头,“也别太假了。”

    然后袁明义在顾之泽的注视下,顺手把稿子的署名改成“(实习记者)崔紫轩、(记者)顾之泽”,一边改,一边顺口问:“你知道老板什么时候回来么?”

    “明天下午吧,说是七点多到安宁。”

    “他还来报社么?”袁明义点保存键,随口说,“我看看明天还用不用给他代班,要是不用的话我手头还有个采访要安排一下。”

    “应该来,他说八点多钟的时候会到。”顾之泽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看着袁明义改完稿子,乐呵呵地道了谢转身走了,完全没有看到身后袁明义高深莫测的表情。

    回到家后,顾之泽简单地洗漱完就爬上了床,平时偌大的床上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第一次觉得这张床简直太大了,无论往哪边翻都觉得空荡荡的没有边际。他愤愤然裹紧被子,把自己蜷成一个团,正努力找个舒服的姿势时,李润野的电话进来了。

    “师父,”顾之泽抽抽鼻子,听到师父的声音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温暖了起来,心情也立刻变好。

    “睡了么?”

    “床上呢,”顾之泽再翻一个身,“一会儿就睡。”

    “今天的采访顺利么?”

    顾之泽翻个白眼,上来就问工作,你还能再没情调一点儿么,去海南之前的那点小浪漫都浪没了?

    “极其的不顺利!”顾之泽带着气说,心里想:所以我要求安慰啊求抱抱。他其实是有点儿委屈的,在这么艰难的时候师父居然在电话线的另一端,自己要不要考虑顺着信号爬过去?

    “说来听听。”

    “不想说!”顾之泽攥着电话情绪更低落了,半夜三更两口子隔着电话谈工作,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没情趣的事情么!他沉默了一下,忽然想到这是第一次师父离开自己,上次是自己出差,因为是第一次所以非常兴奋,加上父亲的意外摔倒,他根本来不及产生“相思”这么高级的情感体验。可是这次完全不同,顾之泽咂摸着那种酸酸楚楚的小情绪,忽然能够体会到那时李润野的心情。

    “不想说就不说,”李润野听出了顾之泽的低落情绪,轻轻笑了一下换了话题,“这边在下雨,有点儿冷。”

    “嗯,”顾之泽伸手关了灯,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全副心思地去捕捉话筒后面的气息,“安宁今天挺热的……我把窗户打开了。”

    “是么?”话筒那边传来沙沙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李润野也翻了个身,“可是我有点儿冷,八戒,真想抱着你。”

    “哦,我又成了热水袋了?”顾之泽努力板着脸,可是带着浓浓笑意的声音还是透露出了他的好心情。

    “抱着你我心里踏实。”

    “……”顾之泽被李润野的情话弄得面红耳赤,心里简直美翻了,瞬间被蜜渍成了糖耳朵(1)。

    “八戒,”李润野轻轻地笑,又加了一句,“我想你了。”

    顾之泽幸福无比地在床上打个滚儿,情话永远不嫌多,尤其是李润野的情话!

    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话题拉拉杂杂,说到最后顾之泽困的迷迷糊糊都开始说胡话了。李润野隔着手机轻轻吻了吻他说:“早点儿睡吧,晚安。”

    “嗯,师父晚安。”

    “明天多睡会儿,下午再去报社吧。”

    “不行,我明天还得去趟医院呢。”

    “医院?还是那个‘打击号贩子’的消息?不是已经跑完了么?”李润野有些奇怪。

    “不是那个,”顾之泽眼睛都睁不开了,嘟嘟囔囔地说,“是一个ICU的,那天偶尔碰到……师父我好困……”

    “睡吧睡吧,”李润野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是最优美的大提琴,“明天不用接我了我自己过去,八戒晚安。”

    挂断电话,李润野想这是什么新闻啊八戒跑了好几天了,他有点儿后悔,在走之前应该问问他的。可转念一想,现在的顾之泽也算是“有经验”了,自己还是应该多给他一点儿空间和自由,让他自己去跑,做一个完全独立的新闻记者。

    毕竟,在自己的规划中,顾之泽的未来绝不会在《安宁晨报》这个小小的都市报社里。

    ***

    第二天,顾之泽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之后来到华丰医院。从院办到副院长办公司,从副院长办公室到财务处,从财务处到药房,从药房到器材科……几乎跑遍了华丰医院所有的科室。他听了无数遍“这事儿你得问XXX……”,“这事儿不归我们管……”,皮球踢了N圈以后,顾之泽终于放弃了。

    他挟着满腔的怒火回到报社,脸色铁青。他很生气,这是一家医院,救死扶伤的地方,这里应该充满了人文关怀和温情,怎么能如此的黑暗和混乱?他带着强烈的情绪坐在电脑前,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想要尽可能公正客观地把今天的采访过程写出来。

    但是,太难了,他做不到。

    顾之泽狠狠地砸了一下桌面,发现自己的手都在抖。

    “小顾?”袁明义走过来把手按在他的肩上,带着兄长式的温和拍了拍,“怎么了?”

    “白跑一趟!”顾之泽盯着电脑屏幕,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蹦。

    “那你打算怎么办?”

    “哼,‘威逼利诱’,无非就是这么回事,”顾之泽甩甩脑袋,愤愤地说,“我就不信逼不出他们!”

    “嗯,”袁明义满意地说,“这也是个办法,不过既然要‘逼’,就写点儿动真格的,否则不疼不痒的他们也不当一回事儿!”

    顾之泽点点头,伸手拽过鼠标。

    袁明义在他身后,幽幽地叹口气说:“都是人命关天啊,老百姓的生存怎么就那么难呢?”

    这句话成功地点燃了顾之泽的所有怒火,他只听到耳边轰的一声,大脑在某个瞬间罢了工,一片空白中只觉得头涨得发痛,脸颊火辣辣地燃烧起来,那是愤怒的火焰,无法压抑。他想起崔遥说的“病不起死不起”,也想到了他说的“抹脖子算了不要祸害全家”……

    顾之泽咬着牙开始砸键盘,每一下敲击都裹挟着他的愤怒。袁明义站在他身后,看着屏幕上一个个蹦出来的字,满意地点点头,他指着文章的结尾部分说:“这里,你看要不要再加点儿什么,感觉力度不够。”

    又说:“这就不要说什么‘价格偏贵了’,这是‘偏贵’的问题么?”

    又说:“你这么写可触动不了他们,你想他们一年会被投诉多少次,早就习以为常了,得再加点儿分量!”

    条建议言辞恳切,鞭辟入里,顾之泽只觉得袁明义说的每一字都是正确的,他义愤填膺地舞动手指,敲下一连串的字符,相信自己化笔锋为刀锋,直刺苍穹。

    画上最后一个句号后,顾之泽写下了崔紫轩和自己的名字,然后提交进了待审库。袁明义郑重地对他说:“我会把它放在头条的,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曝光,这样才能让他们收敛、让老百姓觉得有希望,小顾你做得很好,这就是一个记者的使命。”

    顾之泽挺了挺腰,隐隐觉得肩上被放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他带着几乎是敬畏的目光看着袁明义,他相信自己在对方身上看到了一个记者的热血和良心,他点点头说:“这条新闻我会继续跟进的!”

    袁明义什么也没说,只是拍拍顾之泽的肩,顾之泽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笑容里看到了赞赏,他很骄傲。这是他第一次在脱离李润野的情况下独自采稿写稿,本来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听不到师父的辛辣毒舌总有点儿不踏实,可是现在,他在袁明义的微笑中找到了足够的自信。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李润野永远是自己的师父,但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说,他也绝不可能永远是自己的“师父”,自己总是要独立的。

    ***

    下午五点多,袁明义把一起重大交通事故的消息交给了顾之泽。顾之泽有点儿为难,因为李润野快回来了,飞机六点落地,说好了会来报社接顾之泽下班然后两人一起去吃个饭。

    袁明义问:“怎么,你有什么安排吗?这新闻可不错啊!”

    顾之泽当然知道这新闻不错,他犹豫了一会儿,算了算时间还是接过了那张纸条,他知道,李润野不会介意自己没在报社等他,但是会因为自己错过新闻而发脾气,事实上,他扮演“师父”这个角色时,顾之泽怕他怕得要命。

    “对了小顾,有件事儿我想跟你说说。”袁明义带着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那篇稿子我想了想,还是署你自己的名字比较好。一来,那的确是你一个人完成的,二来呢,这种敏感题材的稿子让一个实习记者写,我担心会给崔紫轩带来麻烦。”

    顾之泽想想也对,他当然知道干这行的经常会摊上“文字官司”,崔紫轩还是个学生,只是在实习,没必要给她找这种麻烦,于是慨然应允。他感激地说:“袁大哥你想的周到,谢谢!”

    袁明义洒脱地挥挥手,送走了顾之泽。

    今天安宁市堵车,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李润野才拎着小小的行李箱出现在报社,他接到了顾之泽的电话,知道这种突发新闻的急迫性,于是耐心地在报社里等着。倒是袁明义,自从看到李润野的身影后就开始忙乎起来。

    他快速地审完全库的稿子、排完版面,特地把顾之泽的稿子加了边框放在头条,这篇稿子是要给李润野看,他必须小心,他希望明天这篇稿子能顺利地登上《晨报》社会版的头条,如果可能,他甚至想让这稿子挂在头版上!

    作者有话要说:(1)北京的一种小吃,用蜜和面,炸完后再裹一层蜜,简直能甜死蜜蜂!!!蜗牛表示不爱吃!

    蜗牛继续撒泼打滚儿抹脖子求评论求收专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