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死死地咬着后槽牙,无论如何现在没有后路了。他逼着自己慢慢抬起头来,僵硬的颈椎甚至发出咔咔的声音。

    孙主任厌恶地看一眼顾之泽,很快就把眼光调开了,仿佛再多看一眼就会瞎掉一样。

    “不行!”他冷冷地说,“出去!”

    王哥往前蹭了一小步,嗫嚅着说:“您看,他急用,而且他只要百分之六十的价。”

    “那也不行!”孙主任说,但口吻却软了一些。

    王哥想要再说点儿什么,可是动了动嘴皮子还是咽了回去。

    顾之泽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可能就这么无功而返!于是他用力挪动自己的双腿,强迫自己往前迈了一小步,压粗嗓子说:

    “主任……”这声主任喊得凄凄切切,带着几分哀求几分胆怯,倒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求你了……”顾之泽颤抖着说。

    大概是这声“求你了”实在太过凄惨,孙主任又赏脸把目光掉了过来,这才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顾之泽。顾之泽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炸开了,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冷汗,皮肤似乎要被冷汗冲得离开肌肉。

    “你哪儿的?”孙主任似乎是被顾之泽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打动了,随口问了一句。

    “临市张宁村,在广运河边上。”顾之泽流利地说,这个地方他曾经去过,那里距离安宁市很近,很容易解释口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那个村子真的很穷。

    “叫什么”

    “张鑫,弓长张,很多钱的那个鑫。”顾之泽自认为这个名字挺符合他目前的身份和窘境。

    “几岁?”

    “24!”

    “身份证呢?”

    顾之泽忙不迭地把书包摘下来,从里面翻出一堆手纸、零钱、钥匙、手机什么的,最后才在书包底部拿出一个身份证来。孙主任厌烦地看着他把那一堆零碎又塞回书包里,却没注意顾之泽顺手把手机揣在了裤兜里。

    身份证必然是假的,顾之泽为此花了好几百块钱呢,还不能报销。不过虽然很贵,但是卖方倒的确动作麻利,按时交货了。

    “怎么是个临时身份证?”孙主任怀疑地问。

    “月初的时候钱包丢了,身份证也丢了,这个是补办的临时证,还没来得及换呢。”顾之泽流利地回答。毕竟正式的身份证很难伪造,临时的就简单多了,□□的说这个价位、这个期限,只能做个临时身份证出来。

    孙主任百般不耐烦地接过证件,顺手把相关资料抄在一个大本子上,然后又丢给顾之泽,说:“你先回去,以后有用再叫你!”

    顾之泽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叫什么?备用么?以后?这要后到什么时候去?

    “孙主任,这次……”

    “不行!”孙医生毫不松口,“你先出去!”

    顾之泽咬着嘴唇不动,想要做最后一次努力。

    王哥这时候出来打圆场,他推推顾之泽说:“小兄弟,你先回去,下次再有这机会哥一定叫你!你看,孙主任都把你的资料放在这儿了,你就放心吧!”

    放心个屁!顾之泽在心里咆哮着,她要去查那个身份证号码怎么办,她要是三个月之后才“需要”我怎么办,她要是永远“用不着”怎么办!

    顾之泽本来黝黑的脸这会儿透着一层青白,王哥看着都心软了,他迟疑地说:“要不,哥先借你点儿钱?”

    顾之泽满头黑线,觉得剧情简直狗血!

    “好了,”孙主任烦躁地一拍桌子,“你们抽不抽?不抽赶紧走!”

    王哥遗憾地冲顾之泽耸耸肩,带着其他人转身进了里间,顾之泽可怜兮兮地一个人站在外间和暴躁的孙主任大眼瞪小眼。

    “说点儿什么说点儿什么!”顾之泽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尖叫。

    “那个孙主任……”顾之泽舔舔干裂的嘴唇,“我什么时候……还有机会?”

    “明年!”孙主任冷淡地说。

    顾之泽五雷轰顶!

    他决定在努努力:“主任,您看我在筹学费,您能不能……”

    “不能!”

    “我身体很好,我体检过的。”顾之泽努力想要套出点儿话来,他背包里的录音笔在平房“候场”的时候就已经被打开了,手机在他放进裤兜里时就悄悄打开了录像功能。他特地选了条有点儿紧的牛仔裤,手机可以卡在裤兜里露出来一点儿,此时摄像头正冲着孙主任的方向,至于能不能拍到,那就听天由命了。

    “我今年就需要四个人!”孙主任似乎被顾之泽彻底弄烦了,索性把话说清楚了,“我就四个名额,你们来五个人干嘛,我肯定要退回去一个!”

    “您可以备用啊,”顾之泽急切地说,“或者您看,五个人不是还算您单位超额完成指标么?”

    “超额干嘛?今年超额了明年他还得多给我个指标,就四个!”孙主任屈尊给顾之泽解释一下,仿佛在嘲笑他的傻。

    顾之泽长长地吐口气,心里松了一大块,这两句对话就意味着孙主任默认了“替单位完成指标”这个事实。

    “那……您看我今年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么?”顾之泽可怜巴巴地决定再求一次。

    “没有!”孙主任冷冰冰地说,“你先出去等他们吧,别站在我这儿了!”

    顾之泽被赶了两次,不敢再赖在屋子里,尤其是那个PAD上还显示着自己的脸!

    他出了那间房间,刚把手机的摄像功能关上就在走廊里又碰到那个中年妇女,这回她带着另外五六个人走了过来,远远地看到顾之泽“咦”了一声。

    “你完事儿了?挺快啊!”

    “没,”顾之泽眼睛一亮,两步迈上前去说,“大姐,他们说额名够了。您看……”

    那个中年妇女挥挥手让那五六个人去了另外一间房,同时从兜里掏出手机来打电话,顾之泽不动声色地往前凑了凑,便于录音笔收音。

    “哎,我这边多一个人,你那边需要人么?”

    “男的!”

    “刚吃过药了。”

    “我看……二十多岁吧。”

    “小王他们带来的,熟人,没问题!”

    ……

    顾之泽激动得全身都在发抖,他从这几句话里听出来了,这个中年妇女应该就是血头之一,她正打算让顾之泽顶替另外一个单位的献血名额!

    “大姐?”顾之泽试探这问,他睁大眼睛,作出急切渴望的表情,他甚至还眨了眨眼,也不确定自己现在顶着这副黑猴子一样的“妆容”如此“卖萌”有没有效果。

    中年妇女安抚地冲他点点头,又说了两句后挂断了电话:“你跟我走!”

    顾之泽立刻跟上,一路走一路诉苦:“大姐,你可算帮了我大忙了,我真谢谢你!”

    中年妇女挥挥手手:“你要钱,人家要血,我就是拉个线帮个忙,这点儿小事不用谢!”

    顾之泽翻个白眼,敢情你还当自己是“活雷锋”啊!

    那个中年妇女带着顾之泽顺着走廊拐了个弯,在一间房门口停下,这里站在一个中年男人,手里捏着一张单子。

    “哎呦!”他高兴地说,“今天还真是巧,曲大姐你还真帮我了大忙了,我这里有个人忽然病了来不了了!”

    “我这也是捡漏。”曲大姐顺势推了顾之泽一把,“就他,没问题!”

    “那价钱……”男人压低声音问。

    曲大姐哼哼哈哈地说:“再说再说,咱们姐俩谁跟谁啊!你先抽血去。”

    中年男子笑呵呵冲顾之泽一抬下巴:“你先把单子填了,照着这个填!”

    顾之泽拿过来一看是一张献血信息表,同时接过来的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三十岁男子的信息资料,在税务局工作。顾之泽明白,他就是顶替这个男子完成他们单位今天的献血任务的。

    顾之泽摘下书包,蹲下||身子开始翻腾,一边翻一边说:“我找根笔。”

    那两个人浑不在意地在一边悄声闲聊,似乎在商量价钱问题。顾之泽背对着他们蹲着,把书包放在地上,垫在那张表格下边,装作认真填写的样子,同时悄悄地又把手机摄像功能打开了,快速地照了照那两张纸,然后又把手机塞回裤兜里,摄像头依然冲着外面。

    顾之泽真是爱死老款诺基亚了,插一张储存卡,再录半个小时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填好了!”顾之泽站起身,把那两张纸递过去,收回手来的同时很随意地提了提裤腰,顺势把手机的位置调整了一下,能拍多少算多少吧。

    “嗯,”男子看了看,嫌弃地说“你瞧你这笔字写的!”

    顾之泽翻个白眼,心想故意写成这样我也很辛苦的好么!

    “药吃了吧,你先去体检,然后拿着单子回来找我。”

    顾之泽听命而去,很快就又回来了。

    “走吧!”男子挥挥手,带着顾之泽往房间里走,“单子上的姓名和资料记住了吧,人家要问知道怎么说吧?”

    “知道知道,”顾之泽忙不迭地点头。

    房间里已经有七八个人在了,穿着破旧的工装,衣服上有多年累积下来再也不干净的污垢,他们的手掌粗糙,指甲里嵌进了黑色污泥,但是个个肌肉精实孔武有力。

    相比之下,顾之泽觉得自己就是脱了毛的小鸡仔,还是乌鸡仔!

    这些人都拿着一样的献血单,排成一队,露胳膊挽袖子准备抽血。顾之泽自动自觉地站在队伍的最后,没话找话地跟前面一个人打招呼。

    “那个……大哥?”

    前面的大哥回过头来,脸盘不大但全是疙瘩,神色间有几分凶气,看着就不招人喜欢。

    “抽哪条胳膊?”顾之泽问。

    “随便!”

    “一次抽多少啊?”

    “两百!”

    “那……多少钱?”

    “你问门口那个,我不知道!”

    “他没告诉我。”顾之泽装作很惊惶的样子,“我应该事先问问他就好了,我也是替别人来的。”

    “第一次来?”

    顾之泽点点头。

    “四百吧,”那人斟酌着说,“我第一次就是四百。”

    “才四百啊?”顾之泽叹息一声,“我怎么听说有一千呢。”

    “那是人家单位给一千,等到咱们手里怎么可能还有一千,中间人总得抽成吧!”

    那个看起来很凶的大哥似乎脾气还好,也许似乎看顾之泽乌鸡仔一样的小模样可怜,耐着性子又解释了几句,“其实这个不挣钱,你要需要钱,应该去‘互助献血’,那个挣得多点儿。”

    “什么叫互助献血?”

    “比如你家里人住院动手术,我就去冒充你的直系亲属抽血,然后会开张互助献血单,你拿着单子再去医院,有人会帮你把医院的关系摆平,这样你家里人就可以免费用血了。”

    “那个能挣多少?”

    “能翻一倍吧。”凶神大哥咂咂嘴,似乎在遗憾自己没能摊上这笔挣钱的买卖。

    两个人就这么闲聊着,排在队尾的一个人扭过头来扫了一眼又把头扭了回去,扭到一半,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又猛地把头转了过去,狠狠地盯了顾之泽几眼。

    顾之泽完全没有留意到这个不起眼的人。

    队伍不长很快就排到了顾之泽,关于如何采到证据,顾之泽苦心经营巧妙设计,做了完全的准备,可就是没想过怎么脱身!这会儿血头在门口堵着,医生举着棉球等着,自己忽然没了退路。

    他只得坐下来心不甘情不愿地伸出胳膊,一边安慰自己:“好在是正规的采血站,不会有什么危险,就当自己献爱心义务献血了吧。”

    不知道回去辛奕会不会把他算进明年的献血名单里去,能混五天假呢!

    可是一旦看着暗红色的血液一点点流进血袋里,顾之泽又不无悲哀地想,不知道这一份爱心血能有多少流进病人的血管里,又有多少会像华丰医院那样为了一点儿钱被无情地倒掉。也许400CC血不算什么,可是人有多少爱心和热情经得起这么泼洒倾倒?

    这要寒掉多少人的心啊!

    用棉球压着胳膊肘,顾之泽从桌边站起来,他是最后一个抽血的,可一转身却发现还有一个矮个子男人站在门口,正牢牢地看着自己。

    顾之泽有点儿奇怪,依稀记得这个人是排在自己前面第二或者第三个的,他这会儿戳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顾之泽弯着胳膊肘一边往外走一边向那男人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那人沉默不语,只是眉头越皱越紧,当顾之泽走到门口时,他微微向旁边错了一小步让出路来。顾之泽就这么在对方探寻审视的目光下,浑身寒毛直竖地走出了抽血室。

    作者有话要说:又……被锁了……

    我依然不知道改哪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