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四章朱大哥

    “不!”顾之泽抓住袁明义的衣角,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嗯?”袁明义诧异地看着顾之泽肿得分不清五官的脸,完全没明白他的意思。

    “不……能发稿,”顾之泽艰难地说,每说一个字面部的肌肉就会剧痛无比,疼得眼泪都渐渐漫了上来。

    “为什么?”

    “我来说吧,”林新宇把顾之泽的手抓回来放好,扶正被碰歪的输液针,“顾之泽是担心朱强的安危,这事儿一旦见报就等于公开了,朱强会很危险的。”

    袁明义扬扬眉,有些不以为然。

    林新宇换个说法:“而且那时阿泽的身份也就曝光了,他也会很危险。”

    袁明义扬起的眉毛放了下来,有些犹豫。

    顾之泽慌张地望向袁明义,不由自主地想伸手去拉他,袁明义俯下||身子安慰地说:“别动别动,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好好休息。”

    顾之泽仍然直直地看着袁明义,袁明义在那恳切的目光之下终于点点头,再一次肯定地说:“放心!”

    顾之泽这才松开了手。

    等袁明义走了,林新宇撇撇嘴抱怨:“这人怎么这么假啊。”

    顾之泽无声地叹口气,闭上了眼睛,他真的很疼,那种遍布全身的疼痛让他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索性昏迷过去算了,可是他无比清醒的大脑却残忍地提醒他,朱强生死未卜性命堪忧。

    在这种疼痛与忧虑的双重攻击下,顾之泽格外想念李润野。他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李润野的形象异常清晰,他甚至能看清师父的每一根眼睫。但是再清楚的影像也只是影像,他没有办法触碰到那温热的身体,不能靠近那副让他安心的怀抱,更不能从炽烈的吻中汲取足够的勇气和信心……

    “师父,”他无助地想,“我很想你!”

    ***

    顾之泽在剧痛中昏昏沉沉地熬到第二天天快亮时才彻底睡着,一直在陪床的林新宇觉得顾之泽简直就是昏迷过去了,怎么叫都不醒,吓得每隔半小时就叫一次医生。直到下午两点多,顾之泽才慢慢悠悠地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就是:“你去我家把我手机拿过来,李润野一会儿会给我打电话。”

    林新宇翻个白眼,你小子不会就是因为这个电话才醒的吧?

    “他昨天没给你打?”林新宇随口问。

    “昨天出门前我先给他打过了,我跟他说会很忙,让他今天再给我打。”

    林新宇难以置信地眨眨眼:“行啊小顾子,几天不见你编瞎话的功力竟然已经如此炉火纯青了!”

    顾之泽知道林新宇这是故意在逗自己开心,但是他连勉强自己笑一下都做不到,他心惊胆战地问:“朱强回电话了么?”

    林新宇敛了笑容摇摇头,顾之泽的心沉了下去。

    “再等等,”林新宇勉强地安慰着顾之泽,“我先给你拿手机去。”

    林新宇走后崔遥和崔紫轩就来了,崔紫轩一看见顾之泽就怒了,站在床边怒斥他的“自不量力”。

    “师兄,这种事儿你好歹叫上我啊,打不过俩个打一个还是没问题的,你以为我这十年跆拳道白学的么?”

    顾之泽苦笑着不说话,就是因为你大小姐这副古道热肠我才不敢告诉你啊。

    “阿泽,我真是服了你了,”崔遥啧啧地说,“你说你要探消息,你倒是找我啊,你自己一个人逞什么能?”

    顾之泽无心跟他解释,这种事情经手的人越少越好,兴师动众地打听消息只会打草惊蛇。

    二崔一左一右站在床边,一起絮絮叨叨地把顾之泽批评了一顿。即便知道那完全是出于关心,可是顾之泽还是觉得自己从身到心到经历了一场磨难,事实上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挨揍也不愿听这俩人“教训”。

    “不过,”崔遥话题一转,“你这伤倒也不白挨,这事儿闹得挺大,警方挺重视的。我听说市里都成立专案组了,一会儿大老板还要过来看呢。”

    “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顾之泽皱皱眉,他怎么连警方的安排都知道。

    “卧槽,今天的头版头条啊,全安宁市谁不知道?顾之泽我跟你说,你这回真是火了,侠肝义胆……哎哎哎,你干嘛啊,你躺下躺下,别动……”崔遥手忙脚乱地扶住从床上挣扎起来的顾之泽,而崔紫轩在仓促之间只好探过身子,隔着一张床去扶马上要被拽倒的输液瓶,嘴里着急地嚷:“师兄你干嘛啊,老老实实躺着起来干嘛!”

    顾之泽被崔遥按在床上,两行眼泪疯狂地滚落下来,本来青紫交杂的脸庞现在一片煞白,他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却控制不住浑身的颤抖,连带着铁架子床都在簌簌作响。

    “阿泽?”崔遥见势不妙,手忙脚乱地去按紧急呼叫铃,一边去掰顾之泽死死攥住的手,生怕他伤了自己,“怎么了怎么了,阿泽你怎么了?”

    十几秒后医生冲了进来,扫了一眼床边的生理监控仪直接就把崔遥扒拉到一边去了,他简单地给顾之泽做了一下检查后果断地转身命令护士准备微量的镇定剂。当透明的液体随着点滴流入血管后不久,顾之泽终于慢慢松开了死死攥住的拳头,掌心里一片冰冷潮湿,崔遥拿纱布轻轻沾去他满脸的泪水和额头上密密的一层冷汗,才发现顾之泽的下唇被牙齿切出了一排血痕。

    崔紫轩绞着手无措地站在一边,想要问又不敢,眼睁睁看着顾之泽再一次沉入深深的睡眠。

    旁边一直监控的护士这才放下心来,不满地瞪了两人一眼说:“别刺激他,他全身都是伤需要静养。”

    崔遥忙不迭地点头,简直连气都不敢喘了。正惊慌失措之间,林新宇推门进来了,看着屋子里的兵荒马乱立刻怒目相向。

    崔遥完全不知道顾之泽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也急迫地瞪着似乎很了解内情的林新宇,两下里一对词,大家什么都明白了。林新宇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作为一个外人,本就没有什么顾忌,又对袁明义印象极差,于是也就没有留情面:

    “你们这位袁主编,倒真是人如其名,深明大义啊!那真是为了世道正义勇于牺牲啊,特别是牺牲自己的同袍战友,那真是眼都不用眨一下。”

    崔紫轩气得脸都红了,脱口而出:“真够混蛋的!”

    崔遥涨红了脸,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跟袁明义是一条绳上的,被一个外人骂成这样那真是挂不住了。

    “而且,你们的大主编同志在信用度上也不怎么靠谱,他妈怎么给他起的名字,缺什么补什么吗?”林新宇越想越憋气,恶狠狠地说,“亏他昨天说的那么情真意切,哼,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崔遥没吭声,崔紫轩的脸更红了。

    林新宇看看昏睡的顾之泽,轻轻地摇了摇头:“算了,这会儿说什么都白搭了,真不知道袁明义是怎么想的。”

    “他是想抢头条,”崔遥轩沉声说,言词间带着几分艰涩,“这么大的事件,如果和之前阿泽的那篇‘医院乱收费’的联成一个专题,焦点就直接对准卫生局了,整个医疗卫生系统都要受到波及……这种新闻……说句不好听的,可遇不可求。”

    “那也是师兄的稿子啊,他袁明义那么积极干什么?”崔紫轩不解。

    “你不懂,主编不发稿,所以底下的记者发了什么稿对于他而言就非常重要,况且……”崔遥咽下了后半截话。

    况且袁明义惦记那个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话当着外人面说出来,整个报社的脸都要被丢光了!

    林新宇和崔紫轩不清楚其中的曲折,他们忧心如焚地看着昏睡中的顾之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李润野在就好了!

    不约而同的,在场的三个人同时冒出一个同样的想法!

    ***

    其实还有一个人也这么想,这个人就是辛奕。这时他正站在病房外,刚刚几个人的对话他听了个七七八八,心里满是苦涩。

    其实袁明义的小算盘他是清楚的,只是当时以为如果李润野走了还有刘明远接任,谁知道李润野的桃花债烂到会让刘明远辞职的地步,白白便宜了省电视台。这么一来能接李润野班的只有袁明义了,他停李润野三个月的职固然是出于惩罚,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讲也是想给袁明义一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树立一下威信。

    只是他没有想到袁明义急功近利到这种地步,李润野停职那件事本来他就有点儿疑惑,明明是袁明义代班,为什么签字的会是李润野。事后他问李润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李润野只是挥挥手说“这事儿的确赖我,我没仔细看”。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辛奕也就不好说什么了,现在看起来,估计这里面还是有袁明义的陷阱。

    辛奕在病房门口拼命揉着额头,社会版一共没几个人,弄得跟TVB的“豪门恩怨”一样,想想就头疼。而且最头疼的是,这件事要怎么跟李润野说呢?

    辛奕叹口气,为了避免尴尬在门口磨蹭了十几分钟后敲门走进了病房。几个人寒暄一阵后房间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四个人谁都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房间里一片死寂。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忽然响起,惊得众人都慌了神。

    林新宇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顾之泽的手机,屏幕上“师父”两个字跳得让人心烦意乱,林新宇捧着手机,再看看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的顾之泽简直欲哭无泪。

    “喂?”林新宇颤巍巍地打声招呼。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好,我找顾之泽。”

    林新宇吸口气,再吸一口气,正要强迫自己开口时,辛奕伸出了手:“算了,给我吧。”

    林新宇迅速把烫手的热山芋抛过去。

    “润野,我是辛奕,”辛奕没有给李润野任何发问的机会,直截了当地就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在这个信息时代,这事儿根本就没有瞒住的可能性,当然也没有必要隐瞒。

    辛奕一口气说完,等着电话那边的山呼海啸,可是五秒过去了,居然一片死寂。

    辛奕掀起眼皮看看戳在跟前的三个人,一转身出了病房,有些话当着外人真不好说。

    “润野!你倒是说话啊,你怎么了润野?”

    “我……”李润野的声音有些不稳,“马上回去。”

    “你别急,他主要是皮外伤,目前看起来还好。这事儿已经报警了,如果有必要警方会安排人保护的。”

    “辛奕,你帮我看着他。”

    李润野的声音从电波里传来,虚虚渺渺的,完全不像平时那样斩截有力,透着掩不住的忧心如焚。

    “这是自然!”辛奕果断地把任务揽到自己身上,“于公于私我都会照顾好他,说句实话,最近这几周,《晨报》的销量简直井喷了,这全是顾之泽一己之力啊。”

    “之泽他……做的这事儿也太危险了。”李润野说的艰难,似乎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实事求是地说,小顾他做的很好了,我听警方说他事先还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润野,虽然现在说这个不合适,但是顾之泽这次的暗访堪称‘完美’,每一个环节都设计得很好,最后的意外实在是一时的疏漏造成的……你应该骄傲,你教出了一个极为优秀的徒弟!”

    “这小子,想法设法把我和他爸爸支到加拿大,自己跑去干这事儿……他那点儿心眼儿净用来算计我了!”李润野的声音有点儿哽咽,但似乎又带着一点儿笑意。

    “你教出来的,”辛奕淡淡地勾勾嘴角,“他会比你出色的。”

    辛奕从病房出来后直接去找了医生,医生翻翻顾之泽的病历后告诉他48小时观察期过了就可以回家了。于是辛奕安排了崔遥和马轩替换下已经熬了一夜的林新宇,轮班在医院守着,打算第二天亲自开车过来把顾之泽打包拉回自家藏起来。

    这是兄弟媳妇,辛奕很在意。

    ***

    但是第二天,辛奕没有接到顾之泽,在他到医院之前一小时,一辆警车把顾之泽连同陪床的马轩一起拉到了郊区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马轩搀着顾之泽下车时能感觉到顾之泽浑身每一块肌肉都是僵硬的,那种僵硬源自于一种极端的恐惧和愤怒。他看到顾之泽的脸,那上面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仿佛这个人被抽去了七情六欲只剩下一副皮囊,而这幅皮囊随着一步步机械的脚步正在逐渐龟裂,只要有一丝风吹过,自己扶着的这个人就会碎成一堆粉末。

    冰冷的太平间里,冰冷的灯光,冰冷的空气,一切都是冰冷的,连同顾之泽的身体也一起冷了下去。马轩不由自主地把顾之泽揽进怀里,他的右手搂住顾之泽的肩,非常用力,希望借此能够传递过去一点点哪怕微不足道的温度和力量。

    陪同的警察有些不忍,迟疑了一下说;“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但是他很像协查通报上的人,所以……只能请你来认认。”

    顾之泽一点点地转动眼睛,望向那个警察,轻轻点点头。

    “他……生前遭到过殴打,你……要有点儿心理准备。”

    顾之泽深深吸一口气,逼着自己再点点头。

    白色的布单一点点揭开,马轩一眼扫过去后惊恐地瞪大眼睛,几乎是在瞬间,他就把目光错开了,他绝对没有勇气再去看第二眼。

    顾之泽觉得眼睛*辣地痛,发现自己竟然并不害怕,他在一层剧烈晃动的水雾中仔细去分辨那团血肉模糊,他看到了那方正的下巴,透着正直;看到了厚厚的嘴唇,显得憨厚;看到了不大的眼睛,那么和善……

    他轻轻地说:“朱大哥。”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可能会停更,蜗牛要出个短差,周二会回来。

    挨个儿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