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八章

    李润野躺在地上急促地喘息,很快他就感觉到一双手臂扶住了他的肩:“师父?你没事儿吧!”

    他听出了顾之泽急切焦虑的声音,他能在瓢泼大雨中分辨对方任何一丝细微的情感起伏。他睁开眼睛,漫天的雨水狠狠地砸在脸上,他旋即闭上眼,双手往后一撑慢慢地坐了起来。

    “没事!”他抹一把满脸的泥水,抹去了满眼的情绪,“你呢,怎么样?”

    “没事,”顾之泽呵呵地笑了,“就是手有点儿疼。”

    那没心没肺的笑容瞬间让李润野脸色铁青。

    雷鸣心有余悸地坐在一边,双手无力地垂在膝盖上,他冲顾之泽点点头,沙哑着嗓子说:“多谢。”

    顾之泽洒脱地挥挥手,掉转过头来围着李润野转。顾之泽一想到师父那细长白皙的胳膊上吊着两个大男人的分量就心疼,他小心地揉揉李润野的肩膀,仔细地观察李润野的脸色,想知道有没有拉伤。

    李润野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忽然就爆发了,他控制不住地猛然站起身,连带的把顾之泽晃倒在地。顾之泽坐在地上仰着头傻愣愣地看着师父,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李润野咬紧了牙,太阳穴一跳一跳地震得头都疼了。

    “师父?”顾之泽看着李润野的脸色有点儿心慌。

    “老雷,”李润野抛下顾之泽转头去问雷鸣,“怎么样?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你擦伤挺厉害的。”

    雷鸣低头看看自己,大面积擦伤,血丝混着泥水一片狼藉,是得去医院看看。

    李润野把雷鸣拽起来,跟工作组的组长打了个招呼就往村里走。他有些狼狈,不敢回头去看顾之泽,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看到八戒那张没心没肺、万事无忧的笑脸,一定会忍不住出手揍他一顿的。

    顾之泽跌跌撞撞地跟着走,他一头雾水不知道师父这是生的哪门子气。雷鸣这几天累脱了力,躺在车后座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顾之泽几次三番想找个机会开口,可是每次看到李润野的脸色都自觉地闭上了嘴。

    把雷鸣送到医院打电话叫了他的家人后,顾之泽总算是鼓足了勇气去跟李润野搭话:“师父,要不要顺便去看看你的胳膊?”

    李润野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利落地抛入顾之泽的掌心,所问非所答地说:“你开车,我累了!”

    顾之泽的脸色刷的就变了。

    雨势依然很大,很多路段已经大面积积水,一路上随处可见抛锚的和因为路湿打滑而撞作一团的车子。雨刮器疯狂地在玻璃上扫荡,可似乎完全没有效果,从驾驶座望去雾蒙蒙的一片。

    顾之泽紧张得快要把方向盘攥碎了。

    李润野阖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完全不在意顾之泽蜗牛般的车速和斗折蛇行的行车路线,顾之泽每一脚刹车踩下去,他都会猛地撞向挡风玻璃,但他依然沉默地闭着眼。

    顾之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他一遍遍在心里默念雨天行车的要领,一边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前方的路上而不是脑海里纷至沓来的往事。可是,他只要一想到身边坐着的是李润野,就紧张得几乎分不清油门和刹车。

    他知道,副驾驶座其实是全车最危险的位置,而现在这个最危险的座位上坐着最重要的人。

    如果……未来会怎么样?自己一个人能不能走下去,似乎自己已经把所有的情感和爱恋都投入到了这个人身上,如果他不在了,自己是不是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游荡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再也不会爱了,再也不能体会到爱,再也找不到心灵的归宿,终生都活在回忆里……

    顾之泽激灵灵地打个寒战,命令自己集中注意力,把车速再放慢一些。

    十五公里的路,他开了整整一个小时。

    当顾之泽把车子停到车库里时,他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不是雨水而是汗水。

    李润野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顾之泽,眼睛里急切的光,他问:“害怕么?”

    顾之泽大力地摇摇头,露出标准的八戒式笑容:“不怕!我都开了那么多次了,再说,开慢点儿就什么事儿没有了。”

    笑容非常真诚,说的跟真的一样!

    李润野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几乎冻成一块冰,他一声不吭地解开安全带抬脚就走。顾之泽在身后忙不迭地锁车快步跟上,一边走一边想,难道我要说“简直害怕死了”师父才高兴?

    学车那会儿他可不是这样的啊!

    顾之泽看着李润野僵硬的背影,一个很久没有出现的念头冷不丁地又冒了出来——蛇精病是绝症,没药医!

    ***

    破败的街道,四散逃亡的人,裂空而过的流弹,远处有隐隐的炮声,耳边充斥着尖叫声、嚎哭声、祈祷声……

    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肩上挎着一个相机,他一边飞奔一边挥舞着手臂喊:趴下,趴下!

    李润野想都没想就直接迎了上去,他要把那个身影拥进怀里,然后转个身,用脊背替他挡住四处乱飞的流弹。

    他看着顾之泽,那张脸上有黑黑的硝烟,衬得一双眼睛雪亮。他张开双臂,准备拥住那个人。

    然后远处的枪声响了,他清晰无比地看到顾之泽胸口炸出一朵血色的花,迅速扩大直到全身都开满了艳红。他崩溃地大叫,但是声音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好像垂死挣扎一般。

    然后他看到顾之泽忽然笑了,笑得没心没肺张扬恣意,他说:“师父,我真的不害怕!”

    李润野猛然睁开眼睛,长长的眼睫划破一室的浓黑和寂静,他一动不动地躺着,除了心跳全身都僵死了。他慢慢地吸口气,用空气把自己几乎被抽空了的胸腔填满,然后发现脊背沁出一层黏腻细密的汗珠。他眨眨眼,适应了室内的光线,然后转动眼睛望向枕边,顾之泽俯卧着,抱着松软的大枕头,小脸有一半埋进了枕头里,睡得很熟,嘴巴微微张着,看起来傻乎乎的,好像一切烦心事儿都不复存在了一样。

    李润野无助胸口,他觉得心跳得太快太剧烈了,震得自己整个胸腔都在疼。他极轻地掀开被子站起来,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站在落地窗前燃起一支香烟。

    “我不怕!”顾之泽的话又浮现在耳边,他恶狠狠地用指腹掐灭烟头,灼烧的痛感比不过他心底的钝痛。

    怎么会不怕?我坐在你身边,全车最危险的位置上,如果有了什么意外你怎么可能不害怕?那么,既然你会害怕,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滑向湍急的洪水,我是怎样的恐惧?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走上了战场,我又会有多害怕!

    李润野闭上眼睛,白天顾之泽从自己身边滑向洪水的一幕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睁开眼睛,噩梦中顾之泽胸口中枪的景象历历在目避无可避。李润野觉得自己被这种排山倒海一般的恐惧压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曾经对顾之泽说的那些豪言壮语此时全都不堪一击,他无比坦诚地承认,如果可能,他会不惜一些阻止顾之泽踏上战场。

    李润野从烟盒中再抽出一支烟点燃,在袅袅的青雾中再次感到一种恨意,他居然真真切切地恨着顾之泽——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替我想一想,你真的以为我坚强到能够再次承受失去挚爱么?

    一个人去面对愤怒的父亲,一个人去暗访,想也不想地就扑向雷鸣,一门心思要去当什么战地记者……

    八戒,我真的有些恨你!

    第二天,顾之泽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李润野竟然不在,打开卧室门便闻到极淡的烟草味道,他扫视了一圈客厅后直接就推开了书房的门。果然,李润野正坐在电脑前打字,跟前放着一杯早已冰冷的茶。

    “师父!”顾之泽两步窜过去,“你干嘛呢,什么时候起的,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一连串的问题李润野一个也没有回答,他把电脑屏幕转了个个儿,上面密密麻麻开了十几个PDF文件,全是英文的。

    “这些,一个月之内看完,然后给我写一份报告出来。”

    顾之泽闭了闭眼,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关人生惨淡生无可恋:“你怎么不让我把牛津双解字典背下来?”

    “因为你根本没那个脑子!”李润野毫不客气地指指屏幕,“看着,这些都是这几年发表在各个权威刊物上的专业论文,基本都是跟‘国际新闻’相关的。你别老拿着教材看,那些东西都是十几年前的了,跟不上时代了。”

    顾之泽拿过鼠标点了点,可怜巴巴地说:“真的要一个月内看完?”

    李润野根本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

    ***

    从此,顾之泽陷入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中,他每天忙成了一个陀螺,脑袋里塞满了各种摄影知识、英文单词、新闻理论……各种知识几乎把脑容量全部耗尽,顾之泽觉得自己随时会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

    他拽着李润野央求:“师父,如果哪天我忘了自己是谁,你一定要把我领回家啊。”

    李润野嫌弃地说,我要一个白痴干什么用,又不能当花瓶。

    顾之泽虽然很忙,但是他依然注意到李润野越来越消瘦,他会躲在自己听不到的地方打电话,有时夜里睡不着觉,会悄悄爬起来帮自己整理各种资料;他会看着自己愣神,神情悲凉;两个人做||爱时,他会失控,几乎要把自己揉碎填进自己的怀里。顾之泽一边兴奋着,一边有些担心,这样的李润野是他不熟悉的,也是让他担心的。

    是的,他真的担心。因为他已经习惯看到那个永远淡然从容的师父,似乎只要师父平静深邃的眼睛看着他,他就会所向无敌。

    他用各种办法尝试套出李润野的话,可是每次都被李润野用一个锋利的眼神逼回来,另外附赠一句:“要是闲着没事就再看一篇文章”。几次下来,顾之泽哭着放弃了套话的企图,转而走“曲线救国”路线。

    他认真观察仔细分析,拿出了一个“狗仔”的全部职业素养,想从李润野的一举一动中发现端倪,可没几天他就发现柯南不是人人都能当的。于是,走投无路的顾之泽选择了家庭主妇常用的、简单粗暴的一招:他趁李润野洗澡时去翻了师父的手机!

    李润野当然不会有所谓的“外遇”,这个顾之泽百分百确定,他只是想知道最近李润野都在跟谁联系,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线索。

    李润野的手机从不上锁,随手就会放在顾之泽看得到的地方。电子邮箱里全是公务信函,短信息都是朋友或者同事发来的,中间夹杂着几条显示不出号码的短信,看内容应该是李润野的姐姐,催促他尽快找个时间回家看看父母。顾之泽看着那几条短信想,师父就是因为这个烦心的吗?如果真是因为这个,自己完全可以现在就陪他回去啊,至于去不去新华社,那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完全不是重点。

    了不起被李易冰用扫把轰出来,又不伤筋动骨的。

    顾之泽冲浴室门挤了个鬼脸出来,原来你就为这事儿烦心啊,小意思!刀山火海小爷都会陪你闯上一闯,何况只是回个家!顾之泽浑身轻松地正想把手机屏幕锁上时,鬼使神差的按了一下通话键,手机上迅速显示出近期的通话记录。

    于是顾之泽目瞪口呆地看到一个反反复复出现的名字:叶琛!

    ***

    顾之泽知道叶琛是李润野的心理医生,也知道最开始叶琛是想把李润野勾搭成“床伴”的,可惜最后变成了医患关系。但他一点儿也而不担心叶琛会跟李润野有什么瓜葛,因为李润野向来觉得叶琛就是只“锦雉”——徒有一身漂亮毛,最多扑腾三米高,这种“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他李大爷看不入眼。

    当然,顾之泽也知道李润野说叶琛“中看不中用”也只是玩笑,毕竟叶琛在业内的声望不是靠“卖脸”博来的,他是真有些本事的。可就是因为叶琛的“医术”,顾之泽害怕了,因为那两人如此密集的交流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润野的心理,一定又出现了什问题。

    顾之泽在“斗心眼儿”这个领域从来不是李润野的对手,但是他想或许可以跟叶琛玩上一局,于是过了两天他跑去给叶琛打电话,说想跟他聊聊自己的“雨天开车的心理问题”。

    在一个周六下午,叶琛等来了顾之泽,他左右看了看问:“润野没跟你一起来?”

    “没有,”顾之泽神秘兮兮地说,“我怕他担心就没跟他说,叶大哥你要替我保密。”

    叶琛表示自己是职业心理咨询师,替病人保密是基本的职业素养。这话在顾之泽听起来有两层意思,他有点儿尴尬地开始详细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事儿不复杂,一会儿就说完了,他问:“叶大哥,你看,我说我‘不害怕’,师父干嘛生那么大气?”

    叶琛精明的目光闪烁在非常装逼的金丝框眼镜后边,他似笑非笑地问:“你来咨询你的问题,干嘛扯李润野?”

    “因为他会影响到我的情绪!”顾之泽答得理直气壮。

    “从心理学上来讲,会轻易被外人干扰到自己,这也是一种心理反应,过于严重的时候需要心理危机干预。我来跟你谈谈这个问题……”

    于是,整个周六下午,顾之泽被迫接受了一堂深刻的心理学教育,听得他直想吐。末了,叶琛问:“对了,你现在开车什么感受?”

    “感受?”顾之泽撇撇嘴,“没感受,有点儿紧张,但也还好。”

    “一点儿也不害怕?”

    “如果不是暴雨天,如果师父没坐我旁边……就还好吧,没以前那么怕了。”

    “那就好,”叶琛笑着点点头,“李润野就是你的药方,没事多看看他就管用。”

    顾之泽眯着眼睛看了会儿叶琛,觉得恐怕叶琛本人的心理问题最严重。

    叶琛目送顾之泽出了门,然后给李润野打电话:“那小子刚走。”

    “你说什么了?”

    “你要是我朋友我就什么都告诉他了,可偏偏你现在是我病人。”叶琛不无惋惜地说,“你为什么不再跟他谈谈,我相信凭顾之泽对你的感情,他一定会改主意的。”

    李润野沉默了一会儿说:“就是因为他会改主意,我才不能跟他谈。他从一开始就心心念念想要超越我,他把未来设计得很好,我不想打乱他的计划,事实上我自己也想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那你怎么办?”

    “我?”李润野轻笑一声,“没什么怎么办的,我这不还有你呢么。其实我知道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他真不一定能当战地记者,即便真的当了,也不一定会有事。”

    “李润野,”叶琛严肃地说,“你这不叫杞人忧天,你这是悲观主义,自从李舸走了以后你对感情总是持这种态度。对你的父母,你选择逃避;对未来的生活,你过于悲观,这样不好。”

    “我知道,我会慢慢调整的,”李润野淡淡地说,“‘失去’这种事,习惯就好了。”

    叶琛冷笑一声说:“悲观主义者在分析未来的时候更多的不是观察,而是‘复制’。你总觉得是自己忽略了李舸导致他的离开,所以现在极力地避免这个错误,你插手顾之泽的整个生活和工作,事无巨细地帮他;而另一方面你又明白要给对方留出足够的空间,所以你尊重他的任何决定。可顾之泽现在规划的未来与你预期的相差甚远,让你极度恐慌忧虑,在这种情况下,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调整’?”

    李润野彻底沉默了,叶琛耐着性子等了半晌,听到李润野平静地说:“我会看着他、陪着他,和他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从明天起,每晚十点左右更新。话说蜗牛最近简直“祸不单行”,简直虐心!

    感谢:萌萌哒“省略号君”“板砖君”“松子君”的雷雷,最近雷雷好像礼花弹啊,感觉提前过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