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随着出发的时间一天天临近,顾之泽发现李润野越来越忙,竟然比他还要忙出十倍去!师父每天都要打大量的电话,英语的、法语的、不知道什么语的。这些电话里顾之泽只能听懂英语,有时候会在书房门口听一会儿,内容庞杂的很,有时候是要买个什么东西,有时候在问问局势,有时候在问谁的什么兄弟朋友在中东……不管是什么,顾之泽知道那是师父在给自己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他叹口气走过去抱住李润野的腰,李润野最近越发的瘦了,他能很轻易地就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杵在对方肩膀上的时候还能感到坚硬突兀的骨头,扎得自己的心都在疼。

    “师父,你不用这样的,社里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你不懂,”李润野拍拍顾之泽的手,顺手挂断了电话,“要去战区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准备工作都不会是多余的。社里的那些只是最基础的,关键时候能不能保命都另当别论更别说采到有意义的新闻了。”

    “可是师父,你到底都安排了什么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安排什么,你知道我从未接触过战地新闻……但是多准备一些总没坏处。”李润野看看窗外,夜空迷蒙,“因为很多事都是未定的,所以我也没法提前告诉你,不过你别担心,到时候会有人去联系你的。”

    “都是些什么人呢,这些……违反规定么?”顾之泽迟疑地问。

    李润野没有回答顾之泽的问题,他把人拉到自己身前,非常严肃地问:“知道当战地记者最核心的原则是什么吗?”

    “维护我国独立自主的外交,建设世界性的新华社。”这句话顾之泽背得非常熟练,这是外事局阐释的外事纪律的根本。

    李润野定定地看会儿顾之泽那张神采飞扬的脸,沉沉地叹口气,用拇指顶高他的下巴轻轻印一个吻上去:“傻瓜!”

    他牢牢抓着他的肩膀,一字字沉声说:“战场上永远只有一个核心原则,那就是——活着!”

    “师父?”顾之泽觉得自己有点儿发抖。

    “无论如何活着回来,我不需要英雄,我只需要你平安回来。”

    顾之泽没说话,只是在李润野怀里拼命点头。

    临出发前一周,两个人去李易冰家吃饭,高歌嘱咐了顾之泽很多细节,李易冰一声不吭地吃完一顿饭。就在顾之泽卷着袖子要去厨房洗碗时,李易冰冲李润野扬扬下巴:“小野去把碗洗了,小顾跟我来书房一趟。”

    李润野轻轻推了顾之泽一把,自己去收拾餐桌,高歌一把拦住儿子:“你快算了吧,有几个碗够你摔的?”

    李润野忍不住笑了,自己离家已久,在母亲眼里就永远是多年前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少爷”,恨不得连微波炉和洗衣机都分不清楚。

    顾之泽听着高歌絮絮地念叨着儿子“生活不能自理”,一边跟着李易冰往书房走一边开始担心:别的不说,就是这一日三餐可怎么解决啊,师父那个肠胃可不能长期吃外卖。

    李易冰把书房门关上,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之泽,顾之泽接过来看看,上面写满了人名和电话号码,后面还有一行备注。顾之泽看着看着,眼睛有点儿模糊,*辣的。

    “这些都是老朋友了,十多年的交情,现在基本都是各个新闻单位的领导或者主管。有的现在人就是卡纳利亚斯,有的人虽然不在那里但是说话还是管用的,我都已经打好招呼了,如果你有事儿就给他们打电话。”

    “叔叔……”顾之泽轻轻叫一声。

    李易冰狠狠的一个冷眼横过来:“听我说完!”

    顾之泽乖乖滴闭上嘴。

    “这些人都很忙,你要没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就别去打扰人家,有什么事儿先自己想想办法。”

    顾之泽老老实实地点头。

    大概是顾之泽的态度让李易冰很满意,他的口气缓和了很多,顺手点燃一根烟,缓缓地吐出一口烟雾然后说:

    “小野那个孩子认死理,刚当记者那会儿就是觉得应该替天下打抱不平,为此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后来认识了那个什么李舸,又钻牛角尖,好像全天底下就那么一个长着两条腿儿的男人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很多,不那么尖锐也不那么执拗,但是有一件事儿他改不了……”

    李易冰从袅袅的烟雾中抬起眼皮,锐利的目光直直地戳进顾之泽的眼睛里,细细地把他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都刮削了一遍。

    “他对男人认死理,太轴!”李易冰指尖夹着烟,烦躁的站起身来推开窗户,“对李舸太认真,所以吃一大亏;可是对你,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叔叔,”顾之泽插嘴说,“我不是李舸!”

    “你当然不是李舸,你还没他帅呢!”李易冰扔下一句几乎让顾之泽暴跳如雷的话,这是他的逆鳞,任何人只要碰一碰就会招来他的反击。尤其是李润野,只要稍稍一提及过去顾之泽就会开始作妖,直到李润野笑着承认“你俩比起来,你比他好得多”才肯罢休。

    可是眼前的人是李易冰,顾之泽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憋着一口气搜肠刮肚地想怎么才能扳回这一城时,李易冰又接了一句:“不过你比他靠谱儿多了。”

    于是,顾之泽全身的毛都顺了,猫咪一样乖乖听老丈杆子训话。

    “你知道小野的为人,他对你很上心。”李易冰又斜了顾之泽一眼,眼神中全是挑剔和不满,“所以不管局势怎样,中国的新闻界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别太拿自己当根葱,压根也没人用你炝锅!”

    这话说的有点儿不连贯,但是顾之泽听明白了,李易冰就是在不甘不愿地嘱咐“你顾之泽是李润野放在心尖子上的人,所以你宁可当逃兵都不能出意外”!

    顾之泽觉得自己真是人生赢家!

    ***

    顾之泽走的那天李润野说不送了,顾之泽当然能理解:新华社里的很多老员工还都记得李润野,他出现在机场的话显然是会引起不必要的议论的。

    不送机当然不意味着“不送”,出发前李润野带着顾之泽专门去了一趟觉悲寺,这是川江市最古老的一座寺庙,常年香火鼎盛,据说相当灵验。

    李润野带着顾之泽在庙里上了一炷香,花了1888元,顾之泽心疼地说:“这钱你请我吃顿饭好不好。”

    李润野虔诚地把香举过头顶,然后□□香炉里,他双手合十说:“我求平安。”

    上完香两个人在寺庙里慢慢地转了一圈,顾之泽问:“你求平安,可是许了什么?”

    “不可说、不可说,”李润野带着淡淡的笑,“等你回来了,我带你来还愿,那时我再告诉你我许了什么了。”

    顾之泽在一株千年古柏的浓荫下勾住李润野的手指,异常认真地说:“我一定会回来的,师父你信我。”

    “我信!”

    那天晚上两个人谁也没睡,只是抵死缠绵,好像要用尽这一生的激情;天快亮的时候,两个人在被子里握着手聊天,话题飘忽不定,从相识说到相爱。

    顾之泽逼着李润野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李润野笑着说:“第一眼就喜欢,合眼缘;你跟刘明远较劲时我爱上了你。”

    顾之泽忽然沉默了,刘明远这个名字深深地触动了他。平时两个人谁也不提这个名字,提起来就是痛,全是愧疚和遗憾。

    “师父……”顾之泽试探着唤了一声。

    李润野搂过八戒,在他的脑门吻一下:“可是,我只爱你。”

    顾之泽紧紧地抱住李润野的腰,好像再也抱不到了一样。

    出发的当天,顾之泽推着重重的行李车泫然欲泣,他简直郁闷死了。所有人都有一大堆亲朋好友来送机,个个拉着手细细嘱咐,拥抱、哭泣、在一个角落悄悄吻别。只有自己形单影只,靠着行李车凄凉不已。

    他打开手机,里面有个加了密码锁的文件夹,夹子里放了很多和师父一起拍的照片,他看着那些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哭。他抽抽鼻子,拇指轻轻抹过屏幕上李润野淡淡的笑脸,开始疯狂的思念。

    他给李润野发短信,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我想你”?不行,那样师父会担心的;说“我要走了”,也不行,师父会难过的……顾之泽一次次在短信框里输入文字,又一次次删除,纠结得一塌糊涂。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手机响了,李润野的名字在屏幕上跳动,他飞快地按下通话键:“喂?”

    “之泽,”李润野略带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在机场的肯德基。”

    顾之泽忽然拔脚就跑,身后高鹏扯着嗓子叫:“小顾干嘛去?还有半小时入关了!”

    顾之泽挥挥手,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一道烟地直奔肯德基。肯德基里照旧人山人海,他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李润野,戴着一副墨镜,依然随意淡然地架着二郎腿,修长白皙的指尖捻着一只吸管。

    “师父,”顾之泽冲到他跟前,急促地喘息。

    “喝雪顶么?”李润野把一杯雪顶咖啡推过去,“跟我坐会儿。”

    顾之泽握着那杯冰冷的咖啡,觉得一腔滚烫的血怎么也冷不下来。

    李润野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我还是没忍住。”

    顾之泽忽然就哭了!

    他很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地哭过了,他对着一杯冷饮,忽然哭的抬不起头来。他在心里问自己一个问题:到底是为什么非要走这一趟呢?

    “师父……我舍不得你。”顾之泽哽咽地说,“我有点儿后悔了。”

    “别傻了!”李润野笑了,温暖又安静,“这是你的梦想不是吗?”

    “我不知道,”顾之泽摇摇头,“我现在觉得……”

    “嘘!”李润野竖起一只手掌制止了顾之泽接下来的话,“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动摇。不论什么事,你总要亲自去做一做才能下决定,否则一切都是只是臆想。”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李润野飞快地捻一下顾之泽的指尖,“三个月,三个月后我来机场接你!”

    顾之泽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李润野轻轻咳嗽一声,换了副快乐的腔调说:“其实我主要是想再看看你,顺便嘱咐你一件事:我知道爸爸给了你一份名单,我这儿也有一份名单你拿好。他认识的都是老人,老人嘛,难免思想守旧、行动力差。可是在战场上,很多事情是不能按规矩的,需要用点儿‘非常规性’手段。这些人比你大不了太多,为人处世虽然有些与众不同,但是在非常时期却很有效果。”

    顾之泽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说:“师父你直接说他们无组织无纪律任意妄为就行了。”

    李润野抿抿嘴笑了,看得出来,顾之泽的情绪已经调整过来了:“纪律不纪律的,反正新闻采到了,命保住了,没有损害国体,这样就行了。”

    “还有,”李润野接着说,“你一路上需要多次转机,中间会有人联系你,到了目的地也会有人来找你,你有点儿心理准备,嘴上有个把门的,很多事儿是不能跟组里说的。”

    “你有私人信息网?”顾之泽惊讶地说。

    “没有!”李润野干脆地否定掉,“我只是朋友比较多而已。”

    李润野抬手看看表,叹口气说:“走吧,到时间了!”

    顾之泽嗡的一声头就大了,从此关山万里,迢迢征途……生死未卜。

    李润野率先站起身,轻轻拉起顾之泽,然后果断地转身走出了肯德基。餐厅外是通往海关的通道,往来的旅人行色匆匆,哗啦啦的行李箱滚动声音一声声催促着离别。顾之泽站在快速流动的人流中间,茫茫然看着李润野的背影。

    他想再抱抱他。

    于是他跨前一步,像以往那样从身后搂住李润野,下巴放在他的颈窝里,安安静静地说:“师父,我爱你!”

    李润野拍拍他的手,微微侧过脸去,嘴唇快速地滑过八戒的额头,留下温热细腻的触感,他说:“一定要平安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青争的雷就,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