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零一章

    NBC的小伙儿发出一声惊叹,这声惊叹里包含着这么两层意思:卧槽,这是“他”给“他”的;卧槽,那么大一盒!

    顾之泽在NBC小伙儿的惊呼里完全丧失了任何应对能力,他捧着这盒套子,绝望而又崩溃地迎来路透社、半岛、读卖、共同等等世界各国媒体的目光:卧槽,这么大一盒!

    这算扬我国威?

    小棕人诺瓦尔完全么有注意到顾之泽的表情,他得意洋洋地用口音不明的英语说:“哎呀,我找了你两天了,就想把这个给你!”

    “哦!”围观群众又发出了惊呼,声音完全盖过了台上的发言人。这声惊叹终于惊动了顾之泽,他骤然缩手,好像被烫到了一样把那个花花绿绿的大盒子又丢还给了诺瓦尔。

    “你给我这个干嘛?”顾之泽气绝之前挣扎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觉得再不说点儿什么自己就该上明天的新闻头条了。说完,他立刻领悟到这个问题其实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是谁啊?”

    顾之泽无比悲愤,这个狗血的场景千万不要传到李润秋那里去啊,这是要出人命的。

    “我?”诺瓦尔指着自己的鼻尖,“你问我?你居然不认识我?”

    “鬼才认得你!”顾之泽恨不得站起身来,抢过发言人的话筒对全场的记者澄清,我根本不认识这个棕猴子。

    “啧啧啧,”诺瓦尔叹息着摇摇头,“中国有句老话,‘新人爬上床,旧人扔下床’,果不其然。”

    “那是‘新人爬上床,媒人扔过墙’,”顾之泽崩溃地嘟囔,“不懂就不要乱说!”

    “我不是媒人,我是旧人。”诺瓦尔认真地说,“真的,我是旧人。”

    顾之泽瞬间被击中了,他冷下脸来刀子一样的眼神戳向诺瓦尔:“你是谁的‘旧人’?”

    “嘘!”诺瓦尔冲顾之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指台上正在慷慨激昂的发言人,示意等记者会结束了再说。

    顾之泽恶狠狠剜了诺瓦尔两眼,心里烧着熊熊烈火。他掉头过头来盯着台上,本来中东口音的英语就不好懂,现在索性不听了,强耐着性子等发言人说完,一把抢过NBC小伙儿的笔电,然后掏出手机来对着屏幕啪啪拍两张,一句“谢谢”都懒得说回手揪过正对着小镜子捋头发的诺瓦尔,连拖带拽地把人揪到了新闻大厅的一个角落。

    “你跟Adair什么关系?”顾之泽眯起眼睛问,右手已经悄悄地攥成了一个拳头,那句“旧人”狠狠地戳动了顾之泽的内心最深处,疼得他眼前一片金星,一时间无明业火四下里蔓延,焚天毁地一般。

    “旧人啊,”诺瓦尔似乎是被顾之泽的脸色吓坏了,这个东方小子看着瘦弱,可一旦板起脸来还挺凶!诺瓦尔马上想到了李小龙,觉得要真是打起架来自己一定吃亏,于是非常识时务地决定从实招来:“我跟Adair四年前就认得了,我们一起采访美国风灾,我们真的是‘旧人关系’,很旧了!”

    “还有什么关系?”

    “没有了、没有了,”诺瓦尔玩命摇手,“真的没有了!”

    顾之泽喘口气:“你们就是这么个‘旧人’关系?”

    “难道不是?”诺瓦尔大惊失色,“我每次都跟人家说我是Adair的旧人!”

    顾之泽心里那种毛毛躁躁想打人的冲动又浮现上来,觉得不给这个白痴一拳真是对不起自己这一口心头血!

    “你给我安全套干什么?”顾之泽板着脸,把腰背挺得更直些,眼神凶得像饿狼。

    “Adair让我给你准备点儿‘必需品’,这个最有用了,”诺瓦尔委屈地说,“我一共就带了四盒,分给你一盒。”

    四盒!80枚一盒的大包装他带了四盒!

    顾之泽望向诺瓦尔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你看,”诺瓦尔又把盒子掏出来递给顾之泽,然后掰着手指头数,“可以套镜头、可以套录音笔、可以套话筒……除了笔记本套不进去,大部分数码产品都可以套一下。这个地方风沙太大,套上它可以保护器材,最好用了!”

    诺瓦尔说完眨眨眼睛望向顾之泽,一脸的纯真与诚挚,顾之泽瞬间觉得是自己太猥琐了。

    “呃……谢谢,”顾之泽红着脸急匆匆地把盒子塞进背包里,他问,“Adair就让你给我带一盒套子?”

    “当然不是!”诺瓦尔说,“还有很多东西,不过我一般只随身带这个,我们住凯莱十层,你来我房间我拿给你其他东西。”

    你随身带整盒的套子?你号称是李润野的“旧人”?

    顾之泽勉强忍着打人的欲||望,跟着诺瓦尔回到了凯莱,诺瓦尔的房间里乱得没有下脚的地方,顾之泽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顺着墙边走到了床旁边,那里堆着无数的杂物,顾之泽想不出来这个人晚上到底要怎么睡觉。

    “这里,”诺瓦尔从墙角搬来一个登山包,“这里都是Adair让我带给你的,有东西是违禁品,你藏好了。”

    “违禁品?”顾之泽眼皮子啪啪直跳,那张NBC的假证至今还放在他外套的内袋里,每天都让他心惊胆战,生怕一个不小心露出来给社里惹来天大的麻烦,这会儿又有“违禁品”……顾之泽觉得有个太“细心”的爱人有时候也挺麻烦的。

    打开包裹,有一些食品、备用电池等,还有两万美元现金,诺瓦尔说美金是硬通货,在河两岸都通行。在这些东西里,最显眼的是一件防弹衣。诺瓦尔敲敲那件衣服,发出砰砰的声音,他叹息着说:“SOV-2000龙鳞甲,全陶瓷双层背板,可以挡住7mm钢芯穿甲弹,微冲根本拿它没办法……Adair真舍得花钱!”

    顾之泽把那件防弹衣拿起来,比社里发的轻些,但是他却觉得手腕被压得生疼。他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一万多美金于李润野而言还不是什么天文数字,可这是战区,天知道要费多少人力、心力、财力才能把这么一件衣服运进来。顾之泽想起出发前那一个月,李润野天天都在打电话,用尽一切关系为自己的安全增加哪怕一个砝码。

    师父……

    顾之泽轻轻抚过这件衣服,冰凉的感觉,让他格外思念李润野那温热的大手和双唇。离开师父已经很久了,受限于酒店的网速只能隔三差五地打个三两分钟的视频电话,每次看到师父的脸,他都觉得师父好像又瘦了……

    相思虽然杀人,可是藉由工作的压力自己还能挣得一丝空间;可是师父呢,每天孤身一人回到冷清的家里,面对偌大的双人床……深秋时节,寒衾孤枕,时时刻刻悬心爱人的生死安危,害怕听到电话铃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电话铃……

    顾之泽闭上眼睛吸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平安回家。

    诺瓦尔把那一包的东西交代清楚后送顾之泽下楼,他拍着顾之泽的肩头说:“这些东西都是有用的,你还要在这里呆三个月呢,伙计祝你好运。”

    顾之泽抱着那件冰凉的衣服,重重点点头,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拥有好运气。

    ***

    第二天顾之泽在餐厅吃早餐时远远地瞟见那个NBC小伙子,背着硕大的采访包正在跟一个当地人交谈。顾之泽瞬间想到那张“特别通行证”来,他从餐台端了杯咖啡,正准备凑过去搭讪时又被人拍了一下后背。

    “嗨,Gu!”,听声音还很熟悉。

    顾之泽扭过头去,身后站在一个金发帅哥,欧洲人特有的白皮肤,金棕色的眸子,纤长的四肢,看起来挺符合阳光美少年的标准。

    “你是?”顾之泽搜索一下记忆库,这么抢眼的帅哥自己没理由没印象。

    “我是诺瓦尔啊!”帅哥笑出一口熟悉的大白牙。

    “诺诺诺诺……瓦尔?”顾之泽吓的直结巴。

    “对呀!”小帅哥笑弯了眼睛,“我昨天化了个妆,因为要去对岸,这个样子太显眼了。”

    “对岸?”顾之泽立刻来了精神,“你能去对岸?”

    “当然!”小帅哥得意洋洋地说,“我有通行证,不像某些人,拿着和谈前的通行证吹牛皮。”说完,他不屑地瞥了一眼NBC的那个小伙子。

    “那……你能带我去看看么?”顾之泽来了兴趣,眼睛亮闪闪的。

    诺瓦尔打量了一下顾之泽,有点儿迟疑:“一张通行证一个人……你……让我想想。”

    顾之泽眼巴巴地看着他,满心希望。

    诺瓦尔一拍巴掌:“行了,明天一起去吧!”

    顾之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就行了?这小子有那么大的神通?他小心翼翼地问:“我用准备什么东西么?”

    “相机,美金。”诺瓦尔果断地说。

    顾之泽翻个白眼,还以为他真有什么神通,原来也是跪求“孔方兄”。

    自从战争开始以来,卡纳利亚斯交战双方就以波利瓦纳斯河为界各据一角,对峙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快一年了,河两岸的居民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来自各国的记者团一般都驻扎在政府军控制的区域,对岸只允许国际和平组织和人道组织的救援力量过去探访难民营。通常每周会有一次红十字问诊,每三天会有一批食用物资进入。

    诺瓦尔持有的通行证是*军为了向世界展现其“关爱百姓”的形象而签发的短期证件,持有证件的记者可以进入难民营,但是必须在新闻官的监督下进行拍摄和采访,采访结束后新闻官会检查所有人的相机以确保没有拍到“军事设施”。

    诺瓦尔开着一辆连车门都没有吉普飞奔在碎石路上,顾之泽死死拽住车门上的把手以防止自己被甩出去。一路上看到的是被地雷炸得坑洼不平路面,很多地方还有黑漆漆的焦痕;路两边为了防止武装力量埋伏,所有的树木都被砍光了,野草也被放火焚烧殆尽,放眼望去,焦野万里,悄无人声。在一片荒野中,庞大的无线电阵地异常醒目,天线塔林立如网,远处还有固定式的雷达,天线飞速旋转,一排排拱形掩体下掩藏着防空导弹发射器。

    诺瓦尔又把自己的脸抹成了棕猴子样,看起来倒的确能和这个焦黑的环境相融合。他一路都在小心地嘱咐顾之泽:千万不要随便拍摄,不要随便采访,不要试图去和军人套近乎,不要向国际组织打探消息……总之,*军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切记不可充英雄、不要玩小聪明。

    “Gu,”诺瓦尔严肃地说,“你要明白,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儿中国新华社是要承担责任的,而且Adair会打死我的!”

    顾之泽举起右手,表示我向耶稣发誓!

    ***

    玻利瓦纳斯河上的桥基本都被炸毁了,只剩下一座双向四车道的斜拉索桥,交战双方都在桥头设置了哨所和检查站。诺瓦尔把车停下来,交出了自己和顾之泽的证件,又拿出了政府军开具的“外国记者,请予以协助”的证明。荷枪实弹的哨兵用枪指着顾之泽的脑袋把他逼下了车,然后把那辆破得几乎没了前引擎盖的吉普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就差把座位拆下来了。诺瓦尔大张着双手和顾之泽站在路边,浑若无事地说:“每次都这么查,没事儿,他们就是意思意思,做给河对岸的人看的。”

    顾之泽顾不上听诺瓦尔说话,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哨兵的那搭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生怕他一个咳嗽就扣下了扳机,要知道那微冲的保险可是开着的,枪口距离自己的胸口最多只有两米。

    十五分钟后,几个士兵还在检查那辆车,诺瓦尔站不住了,笑眯眯地说:“朋友,那么热的天我请你们喝两瓶啤酒好吗?”

    “你带了酒?”哨兵严肃地说。

    “带了,就在驾驶座的下边。”

    哨兵从驾驶座下拉出来一个黑色的小包,里面有几张美金,于是严肃地挥挥手,示意“赶紧通过”。诺瓦尔得意地冲顾之泽挤挤眼睛,跳上车打着发动机,顾之泽气得双手都在发抖——那四百美金是老子的好么!一百美金一瓶的啤酒,是玉帝他老人家喝的吗?

    车子开过了大桥,在桥头时相似的检查又来了一遍,只是这次就没有刚才那么好运了,因为顾之泽拿不出“特别通行证”,他们只好请*军的兄弟们喝了十瓶啤酒。

    顾之泽抱着自己的摄影包,缩在副驾驶座上一言不发,诺瓦尔絮絮叨叨地一边开车一边跟顾之泽说:“中国是反战的,所以双方都挺卖中方面子的,你真幸运来自中国,要不两千美金也过不来……”

    顾之泽飞快地计算,过个桥一千四百美金,师父要点灯熬油地写多少字才能挣来这点儿钱?顾之泽觉得,自己这趟要是不拍点儿什么回去简直愧对师父。他摸摸衣服口袋,那里藏着一个SD卡,64G的,里面拍的是前几天新闻记者会上的内容,他拿出相机里的空卡把这张卡装了进去。

    在难民营门口,一个满脸横肉的“新闻官”粗暴地从顾之泽手里抢过相机,翻了翻里面的照片后一脸仇恨和鄙视地瞪着顾之泽,钵盂大的拳头攥得咔咔作响。顾之泽机警地指着相机取景框里的政府军发言人说:“全是废话,只会警告,懦夫!”

    横肉新闻官立刻破颜而笑,他大力拍拍顾之泽的后背:“好,好兄弟!”,拍得顾之泽几乎要飞出去。

    诺瓦尔悄悄冲顾之泽伸个大拇指。

    难民营占地大约有五百平米,一共有将近两百顶帐篷,帐篷密密麻麻地挨着,中间只留下可供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中东炎热的气温下,帐篷里蒸笼一般,散发着阵阵恶臭。

    幼小的孩子三三两两挤在一起,从一个脏兮兮的水盆里舀水喝,顾之泽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眨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露出一抹羞涩的笑。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蜷缩在帐篷门口,手里死死攥着一个小小的盒子,嘴里只是喃喃低语。

    那个新闻官指着小女孩说:“她大哥战死了,二哥踩了地雷,爸爸昨天中了流弹,只剩下妈妈了。”

    顾之泽的下意识地想要打开镜头盖把这个孩子拍进去,可是新闻官死死地拉住他的手:“不许拍!”他严肃地说,“你只能拍我让你拍的。”

    顾之泽耸耸肩表示服从,却在无人注意时悄悄把那张空的SD卡又□□了相机的卡槽里。他打开镜头盖,把相机垂挂在胸前,一边走一边浑若无事地按两张,至于能拍到什么他已经不在意了,这种时候有总比没有强。

    难民营不大,按照新闻官划定的固定路线半小时就走完了,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片空地,红十字的旗子正在风中飘着。顾之泽蹲□子假装系鞋带,趁人不备飞速地把储存卡抽出来又把那张拍了记者会的卡塞进去,然后借着系鞋带的动作把换下来的卡塞进了鞋里。

    这一连串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毫不迟滞,以至于站起身来时他才觉得似曾相识。想想,曾经他就是这样保住了那录有“非法采血”证据的储存卡……时间过得真快,顾之泽有点儿恍惚,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里了呢?

    前边,诺瓦尔招招手让顾之泽赶紧过来,两人在新闻官的指挥下拍摄了难民接受国际救助的“和谐”画面。当拍摄完成时,新闻官又把两个人的相机要过来逐一检查了一遍里面的照片,满意地点点头。

    两个人开车返回河对岸时,诺瓦尔诡异地冲顾之泽丢个眼色:“拍到了吗?”

    “拍到了,你呢?”

    “拍到了!”

    两个人相视大笑,混战地的,谁都不是善男信女。

    ***

    回到凯莱时,顾之泽在大堂看到了气急败坏的项俢齐,项俢齐抡起蒲扇大的巴掌呼呼生风,一长串句子都不带用标点符号的:“你个小混蛋死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是不是欠揍我特愿意揍你一顿满足你的要求!”

    诺瓦尔非常聪明地瞬间消失了,跑得比飞毛腿导弹还快。

    顾之泽堆上满脸的笑容承认错误,笑得满脸百花盛开。可惜,这种笑容李润野都不一定买账况且这是项俢齐而不是李润野。

    看着项俢齐越发暴怒的表情,顾之泽叹口气:“那我去跟老大承认错误吧,她是社长,我出门应该跟她报备的。”

    项俢齐瞬间闭嘴了,他一口气堵在嗓子眼,瞬间涨红了脸,憋的眼睛都要翻白了才悻悻然地说:“算了,别麻烦她了……下次干什么跟我说一声也好啊。”

    顾之泽笑眯眯地一鞠躬:“谢谢项大哥,师父知道你这么照顾我一定特别高兴。”

    项俢齐立刻笑成了一朵大喇叭花。

    顾之泽拉着李润野上楼,一边走一边告诉他今天的遭遇,项俢齐听得直咋舌:“你小子够本事的啊,都拍了什么了?”

    “都没来得及细看,”顾之泽站进电梯里,按下8楼的按钮,“回去你帮我看看,挑两张出来可以发专稿。”

    项俢齐非常“委婉”地问:“你说,我帮你发个专稿,李润野是不是会特别高兴?”

    “何止啊,李润野他父母也会很高兴的。”顾之泽冲项俢齐挤挤眼睛,表示兄弟我完全懂你的意思。

    项俢齐眯起不大的眼睛,笑得眼角的每一条纹路都透着舒畅。

    顾之泽看着电梯大门缓缓关闭,在合拢的一瞬间,他乍然瞥到了一抹异常熟悉的身影,心里咯噔一下坠了下去。安全是下意识地,顾之泽立刻扑过去想把手伸进门缝里阻止铁门的关闭。

    可惜,他晚了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不捞鱼的手榴弹 jerry的雷

    PS。哪位好心的读者收藏个专栏啊喂,蜗牛的强迫症又发作了啊……那个数字简直不能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