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9章

    顾之泽和刘明远在大使馆被封闭了一周后,政府终于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对外承诺将“加大投入力度,争取尽早查明真相”,同时鉴于越来越激烈的民族冲突造成的大量平民死伤和国际调解组织的不懈努力,锡卡兰族愿意坐下来进行新一轮的和平会谈,双方将就民族聚集区域的划定和联合执政的可能性进行了双边会谈。

    霍尼卡普又发表了一个广播电视讲话,长达40分钟。顾之泽蜷在大使馆里耐着性子听他絮叨完后总结:15分钟歌颂真神真伟大,15分钟赞美锡卡兰族光辉史,10分钟谴责坦尼亚克族的“逆天”行为,最后五分钟表示“我们愿意坐下来谈一谈”。

    刘明远走进房间时正好看到顾之泽这幅“简直能恶心死苍蝇”的表情,他笑着问:“感觉如何?”

    “什么感觉?”顾之泽懒洋洋地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杯,里面只有白开水,“要是诺瓦尔在就好了,他有百威!”

    刘明远眼角狠狠地跳了跳,决定忽略掉这句话,他说:“我问你,看到霍尼卡普愿意坐下来重新开始和平谈判,你感觉如何?”

    顾之泽转转眼珠子,捧着脑袋叹气:“我在想,明年5月普利策奖颁奖,12月诺贝尔□□颁奖……对了,9月还有个范长江新闻奖,明年我要写三份获奖感言,压力很大啊!”

    刘明远大笑着说“臭小子!”

    和平进程一旦开始推进,整个局势就渐渐和缓下来,各路记者最近简直忙翻天,全都拿出了浑身解数跑消息。顾之泽利用每天三小时在大使馆刷新闻中心的内网,看着一条条大标题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情绪翻涌而上。刘明远也有些坐不住了,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同时往上递申请要求回到一线。李润秋拿着申请书犹豫了整整一天,考虑到人手实在是太紧张了,还是大着胆子把人放了出来,但是严格划定了顾之泽的活动范围。

    顾之泽可怜巴巴地说:“姐姐,遛狗的空间都比这个大好吗!”

    “你是狗么?”

    顾之泽摇摇头。

    “所以,你用不着那么大的空间!”

    顾之泽默默流泪,感觉跟前站着的不是李润秋,而是三年前的李润野。

    凤凰卫视给刘明远划定的活动范围要大得多,顾之泽拿着地图看了半晌表示小爷非常羡慕嫉妒恨,这种腔调经由“项修齐广播电台”广播,李润秋在第一时间就把顾之泽抓过来训斥了一通。由于刘明远是凤凰卫视的,李润秋只好以私人关系嘱咐他不要“带着顾之泽瞎跑”。

    刘明远自从知道李润秋和李润野的关系后就一直不太敢直视她,这姐弟俩实在是太像了,这会儿李润秋客客气气地说:“刘明远,小顾告诉我你们在安宁时就是同事,所以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顾之泽这人胆子的容量超过大脑容量,他要是想干点儿抽疯的事儿你可千万拦住他。”

    刘明远听了忍不住笑,笑容还没消散眼角眉梢就垂了下来,眉心一点点拱起来,顾之泽在旁边看出来满心的伤感。

    大使先生听说这两个人被“放了出去”,专门跑来敲李润秋和凤凰台主管的门,然后非常严肃地说:“我不赞成让他们两个人回复工作,现在的局势虽然缓和了很多,但其实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更大的冲突一触即发。”

    他这番话完全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对于一个战地记者来说,“冲突”意味着一切。

    大使先生看着两个人的表情,急得直跺脚:“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是民族冲突,涉及到宗教信仰问题,这是根本就没有妥协余地的。我在这个国家5年了,我了解这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他们两个的危险远远没有解除!”

    李润秋和凤凰台主管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心思。李润秋说:“我们知道很危险,但是这是我们的工作,让一个战地记者远离战场这是不可能的。”

    大使劝了半天,发现这帮搞新闻的简直就是石头一块,完全说不通!于是无可奈何地告辞,半个小时后,参赞和第一秘书跑过来给了李润秋一个号码和一部新的海事卫星电话。

    “这是大使让我给你们的,号码是新的卫星加密频道和密码,电话可以用,但是要接驳四号卫星,信号可能会有点儿不稳定。他让我转达他的敬意,他说你们是真正的战士,祖国为有你们这样的战地记者而骄傲。”

    李润秋不由自主地站出了一个军姿,她双手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小盒子,在这样的时局下,这是一个大使能给新闻记者的最大帮助了!

    顾之泽得知后第一反应就是要给李润野打个电话,他吭吭哧哧地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渴望向李润秋开了口。李润秋给了拨了号,输入冗长复杂的密码,顾之泽听着话筒那边嘟嘟的声音,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在等待的几秒钟里快速拟定了三四个开场白,可是每一个他都不满意,思来想去其实只有三个字“我想你”。

    信号显示是畅通的,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拨不到李润野的手机上,家里的电话又没人接,顾之泽忽然想到李易冰说师父去新疆拍片子了,又想到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一时之间各种猜测纷至沓来,每一个都以血淋淋的画面作结。

    顾之泽手都在抖,他求助地望向李润秋。李润秋果断地挂断电话重新拨号,一会儿李易冰接起来了电话。还不等老爷子开口骂人,李润秋劈头就问:“小野给家里打过电话吗?”

    “小野?”李易冰全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小野怎么了?”

    “没怎么,”李润秋放低声音说,“我刚刚没打通小野的电话。”

    “哦,”李易冰说,“他前天打回来一个,说是要去阿里,可能是没有信号了吧。”

    李润秋得到了一句答复,直接就把电话听筒丢给了顾之泽,于是顾之泽无可奈何地替姐姐听了老爷子十几分钟训话。贡献出一只耳朵的顾之泽忍不住走神,他有点儿奇怪,师父这趟差出的可实在有点儿长,他是新闻频道又不是纪录片频道,去了那么久到底是要拍什么啊。

    ***

    顾之泽和刘明远在外面跑了快一个星期,大小新闻发了五六篇,于是仍然被关在法国大使馆里的诺瓦尔终于坐不住了,他几乎要在主编室门口静坐绝食了。

    诺瓦尔的凄凉处境刘明远完全不知道,但他也觉得最近有点儿太消停了,虽然只是少了一个诺瓦尔,可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少了一道□□火辣的目光,少了一个人在耳边絮絮叨叨,刘明远觉得自己终于能仔细想想未来了。那个人,自己用了生命中四分之一的时间来爱他,刘明远不想再把自己的后半生也扔进那个无望的黑洞里去。

    可是,还没等刘明远想明白,诺瓦尔就被“放了”出来,诺瓦尔离开法国大使馆之后直接就跑到卡萨克拉大街的拐角处堵住了很想假装没看到他的刘明远。

    “你先听我说,”刘明远竖起一只手掌制止住正要开口的诺瓦尔,诺瓦尔满心的情话全被堵了回去,憋得一双大眼睛里星星闪闪满是光亮。

    刘明远看着诺瓦尔,忍不住叹气,这个28岁的青年有着18岁少年一样的心性。他对待感情丝毫不加掩饰、丝毫不懂退让,他可以用瞎子都能感受到的火辣辣的目光长久地凝视着你,可以用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一样的语言来表达他的情感,也丝毫不介意在所有人面前说“我喜欢你”……

    可是,这些都不是刘明远想要的,越是浮夸的语言越让人不安,他想要的是沉静如水的情感,波澜不惊但是深沉浩瀚。

    刘明远说:“诺瓦尔,我一点儿也不想跟一个外国人有什么感情纠葛。”

    “为什么?”诺瓦尔眨眨眼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国籍会成为问题,他停顿了一会儿说:“那……听说中国国籍很难拿到,我担心等我拿到中国籍时你就被别人追走了。要不然你先跟我在一起,我答应你回去改国籍。”

    刘明远笑了:“你看,这就是我不能答应你的原因,你根本就不理解我的意思。国籍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国籍背后的生活习惯、人生理念、文化特质,民族不同,这些东西就无法融合,我们之间会有很多矛盾。”

    “难道同国籍的就没有吗?”诺瓦尔奇怪地问,“你跟其他的中国人之间就没有这么矛盾吗,这不可能吧。再说,我觉得有矛盾不可怕,不去解决矛盾才可怕,如果我们之间有了什么矛盾总能找到调和的渠道,实在不行我可以跟着你去中国啊,反正我那么喜欢吃中国菜!”

    虽然刘明远不太明白民族差异跟中国菜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听懂了诺瓦尔的话,他说:“有些矛盾是不能调和,比如生活态度。你非常喜爱冒险,追求刺激,看到自己喜爱的就会不惜一切去追求,而我只想要一份稳定的情感,平淡如水但是永恒不变。”

    诺瓦尔蓦地瞪大了眼睛,欣喜万分地看着刘明远:“对呀!我就是想跟你永远在一起所以才追求你啊,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做到‘永恒’?”

    他撅撅嘴,有点儿委屈地说:“你都不让我追求,你都不肯试着和我在一起,你凭什么就断定我们不能‘稳定永恒’地在一起?”

    刘明远张口结舌,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诺瓦尔用那双美丽的金棕色的大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刘明远,目光中的渴求和期待简直让人观之落泪。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刘明远叹口气。

    “我也不知道,”诺瓦尔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是喜欢,第一眼就喜欢。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在一起试试看,两年之后没准儿我就能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你了。”

    “你是说你要用两年的时间才能找出我身上值得你爱的地方吗?”刘明远调侃他。

    “不不不,”诺瓦尔手忙脚乱地摇手,“我只不过是想借机……”

    他忽然停住了,傻愣愣地看着一会儿刘明远。刘明远的唇角卷出好看的线条,微微翘着,平时总是温柔似水的眼睛里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这光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气息,更加的亲近甚至带着一点点……宠溺?

    “你的意思是……”诺瓦尔试探着问,大眼睛眨了眨,眨出满心的欢喜和兴奋,“刘!”他大喊一声纵身扑过去,一把搂住刘明远的脖子,“我……我……我……可以吻你吗?”

    “这是大街上!”刘明远笑着说,诺瓦尔嘟囔一声法语又喜气洋洋地问,“那,你可以吻我吗?”

    刘明远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

    顾之泽瞪着诺瓦尔,横竖看他不顺眼。在顾之泽心里,能配得上刘明远的只能是李润野那样的人。诺瓦尔……差得远呢!

    可是诺瓦尔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屏蔽了顾之泽,他转而变成了刘明远的小尾巴,刘明远这两天跟着顾之泽跑“社区重建”的新闻,每天在都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居民区转悠;而诺瓦尔领到的任务本应该是去红十字,可他依然死皮赖脸地跟着刘明远。

    “诺瓦尔,”顾之泽撇撇嘴,“你自己的稿子不写了?”

    “写!”诺瓦尔恬不知耻地说,“我就写社区重建……刘,我们去那边看看。”

    刘明远在前边走,听着身后两个人嘁嘁喳喳地争论忽然有点儿好笑,从某些角度来讲,这两个人很像。最初,他想得到一个李润野,可现在,有一个“顾之泽”死皮赖脸地贴了上来,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

    自从自己默许了诺瓦尔的“追求”,这小子就变成了小尾巴,他“追求”人的方式几乎是“简单粗暴”的:每天都会跟你说“我爱你”,每时每刻都会用那双迷人的金棕色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你,每时每刻都会抓住一切机会去触碰你,或者悄悄勾一勾手指,或者在脸颊的蹭一个吻,又或者骤然去搂你的腰……诺瓦尔很少会去接吻,因为他听说东方人都非常的“害羞”和“含蓄”,他害怕那种“法式热吻”会吓跑刘明远,会让他感到厌烦,他不希望刘明远有一点儿不满意。

    满意吗?刘明远不知道,但是他不讨厌诺瓦尔的接近,甚至觉得这个人在身边让他沉寂很久的心又有了活力,他又找到了希望和欢乐。

    刘明远看看表,已经五点了,再过一会儿就该宵禁了,法国大使馆和中国大使馆分布在使馆区的两个方向,通常自己会先把诺瓦尔送过去,然后再慢慢地走回中国大使馆。虽然诺瓦尔拒绝过无数次但是刘明远喜欢这样,他喜欢看到诺瓦尔站在大使馆门口冲他招手,笑容明媚地说:“刘,我爱你。”

    “你们两个,”刘明远回头来说,“差不多得了,咱们该往回走了。”

    从斯卡塔拉社区走回使馆区要穿过蓝色大教堂的中央街区,和平谈判虽然正在进行,但是这里仍然每天都有小规模的暴力事件发生。各国使馆严格禁止本国公民独自穿越中央街区,刘明远看看身后这两个斗嘴斗得天翻地覆的小家伙,忍不住催促。

    顾之泽两步赶上来和刘明远并肩走,街上尚有不少人,大都行色匆匆。妇女们穿着黑色长袍快速地行走着,女子的面容被遮挡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机警地打量着周围。

    刘明远微微侧过身子,把路让给一对提着篮子的母女,那女孩儿从身高来看也就十五六岁,牵着妈妈的手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刘明远一行人,这三个异国人背着大大的相机,身上别着五颜六色的国旗,看起来跟她的世界完全不同。

    刘明远在这对母女擦身而过的时候冲那个小女孩微微笑了一下,温柔的笑容映着夕阳,带出淡淡的光。

    那个小姑娘碧绿色的眼睛瞬间冷如寒冰,刘明远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莫名地他觉得这个女孩在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这里是蜗牛的存稿箱,蜗牛本人已经在洛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