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128章 番外2(下)

第128章 番外2(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润野一把把人拽回来挡在身后,他迅速伸出手来摊开表示自己完全没有恶意,并飞快地用英语去解释。顾之泽傻愣愣地看着师父的背影,耳边全是嘈杂的人声,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恐惧和无助。

    李润野赔了钱,诚恳地道了歉,努力解释说是不小心撞到的。小镇的民风古朴,那名妇女得了道歉也没说什么,只是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了半晌顾之泽,拉着自己的女儿走了。

    李润野一言不发地带着顾之泽一路穿街钻巷,七拐八绕地找到了一家小小的花园式咖啡屋,随意点了两杯蓝山就把八戒按在一大丛蕨类植物后面坐下。顾之泽蜷缩在雕花的铁艺椅子上,把自己缩成一个球,高大的绿植密密实实地把他遮住。

    “师父……”顾之泽喃喃地说,“我不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的也没事啊,”李润野懒洋洋地说,“我赔得起,只是你这么冒犯一个女士不太好吧。”

    顾之泽扯扯嘴角,只是师父只是在逗自己开心。

    “我条件反射,脑子里一下子就懵了,之前就是这样的,大师兄只是侧身让个路,然后一把刀……”顾之泽说不下去了。

    “那把刀怎么了?”李润野伸手握住顾之泽冰凉的手,轻声问,“说起来你还没有仔细给我讲过那天的事儿呢,不如来说说看。”

    顾之泽垂下眼睛,看着师父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包着自己的古铜色的手掌,他轻轻翻转手腕,把李润野的双手拢进自己的掌心,那双手就这么安静地待在掌心,一丝颤动都没有。顾之泽看着师父的手想,一直以来都是师父牵着自己,保护着自己,直到现在。如今自己镀了个金身又如何,名噪一时又怎样,到头来还是要靠这双手才能用勇气面对现实。

    “那天,我们采访完回宾馆……”顾之泽看着李润野的手,缓慢但是详细地述说那天发生的事,一个细节都没有漏掉,说的自己浑身冰凉。李润野静静地听着,只是偶尔问一句“然后呢”,或者叹息一声“真可怕”,却也不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于是顾之泽就在这种安静的花园一角,就着一杯凉掉的咖啡,捧着师父始终温暖干燥的手慢慢讲完了那天的事。

    等顾之泽停下嘴,太阳已经爬上头顶了,李润野招来服务员叫了两份牛排权当午餐。

    “八戒,先吃饭,我饿了。”李润野坦然地把刀叉递过去,温柔但是不容质疑地说。

    顾之泽浑浑噩噩地接过刀叉,食不知味地吃完一顿饭,抬起头时看到李润野正在跟服务员说着什么。不一会儿,李润野走过来拉起顾之泽:“走,我带你去个地方,时间刚刚好。”

    顾之泽一头雾水地跟着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往外走,绕过浓荫满院的小咖啡馆,再穿过一个老旧的市场,拐个弯就能看到一片不大的空地。李润野拉着顾之泽坐在了一棵大树下,隔着那片小小的空地正对着一扇门。

    正在顾之泽忍不住要问的时候,那扇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蜂拥而出几十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她们穿着或紫色或绿色的长袍,长长的轻薄的面纱在风中翩跹出美好的波纹,叽叽喳喳地迅速占领了那片空地。

    她们在空地上打羽毛球,或者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议论着什么,有几个胆大的孩子慢慢凑近,看着这两个来自异国的黑头发黄皮肤的年轻男人,坐在树下看她们玩耍。

    “来!”李润野招招手,露出老少通杀的温柔笑容。

    一个女孩子被小伙伴推推搡搡地推过来,腼腆地站在顾之泽跟前。顾之泽看着这个穿着淡紫色长袍的女孩子,她黝黑的脸庞上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深深的眼窝中棕色的眼瞳透着惊异的光。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可是顾之泽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瞟向她肩上挎着的一个布包,顾之泽忍不住想,那个包里装着什么。

    李润野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小小活页记事本还有两只中性笔递过去,在来之前,无数的攻略上都说要带文具和清凉油,非洲人非常喜欢这些。李润野在书包里放了一大堆,一路走一路散,现在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小女孩不好意思地摇摇手拒绝,李润野笑着说:“我给你笔,然后你给我讲讲你们镇里的事儿,我们交换好不好?”

    小女孩想了想,痛快地点头成交,她席地而坐开始跟李润野聊天,一大一小相谈甚欢,不一会儿就吸引了一大堆女孩围坐在他们周围。李润野把书包里能送的东西全都送了出去,换来小姑娘们更热情的讲解。

    半个小时后,大门里传来钟声,小姑娘们笑嘻嘻地挥手道别,又回到了学堂里。

    “有没有一种特幸福的感觉,被这么多漂亮小姑娘包围着。”李润野笑呵呵地把顾之泽从地上拉起来,拍拍他身上的土问道。

    “有!”顾之泽点点头,忽然觉得那件可怕的事已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在十几双纯净的目光的注视下,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被清洗了一遍,血管里流动的终于不再是恐惧的冰水。他有些怀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为那一群纯真的小姑娘还是因为师父就坐在自己身边。

    “师父,”顾之泽迟疑着说,“我觉得……好像没那么糟了。”

    “那我们就回家吧,”李润野拉着顾之泽继续穿街钻巷,一边走一边说,“回去睡个午觉,下午再出来买吃的。”

    顾之泽想说我们可以现在买了带回去啊,干嘛要再出来一趟?可转念一想,出来度假嘛,何必在意呢?

    两个人回到小别墅简单冲了个凉,顾之泽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正好听到午祷的音乐传来。他皱皱眉,早晨起床时那种沉甸甸又烦闷的感觉又来了,刚刚才纾解一些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他渐渐地感到烦躁,越想克服这种讨厌的“条件反射”越是控制不住地回忆起那些血腥恐惧的画面,这种无力感让他心烦意乱。顾之泽深深吸口气,努力想要驱散胸口的闷气。

    “之泽,”李润野把人搂上床,“要睡个午觉么?”

    顾之泽点点头爬上床,蜷进师父的怀里闭上眼,可随着音乐声眼前总能浮现出战火纷飞的街头和血肉横飞的爆炸现场,还有那些再也流不出泪水的眼泪,这一切都让人无比愤怒。他觉得压抑已久的怒火控制不住地燃烧起来,烧得自己越来越烦躁。想要去破坏什么,想要去征服什么,仿佛只有藉由这种暴力的手段才能把那股恨意散出去,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开来。

    顾之泽翻个身用力攥紧拳头,努力深呼吸,他默默地对自己说:“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是没用,他还是烦躁得皱紧了眉头。

    “八戒,”李润野柔柔的气息喷吐在耳边,一只大手慢慢地探进衣服里,爬上了顾之泽的腰,“你真的想睡吗?”

    顾之泽全身瞬间暴起颤栗,没一根神经都叫嚣起来,他咬紧下唇,摇摇头。

    “真好,我也睡不着。”李润野把唇埋进顾之泽的脖颈里,在他的后背上印一个吻。顾之泽猛得翻过身来,死死抱紧李润野脖子,凶悍无比地吻上去。吻得一点儿都不温柔,吻得火星四射,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嘴唇生疼,想必李润野也不会舒服到哪儿去……但是,他不但停不下来,甚至还想再用力些!

    顾之泽懊恼地低吼一声,逼着自己撤后几厘米,他用额头顶着李润野的额头,目光狂乱,炽热的气息吐出去:“师父……我……”

    顾之泽说不下去了,他向来不擅长于言辞,他是个行动派,于是他曲起双腿缠上李润野的腰,只是那力道大得好像是要绞杀。

    李润野轻轻笑一声,放松全身的肌肉,他说:“之泽,你来好不好?”

    蹦……

    顾之泽清晰无比地听到自己大脑里某根神经断裂的声音,他一把攫住李润野的手腕,几乎是凶狠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想知道你怎么能让我哭着喊着求你,光说不练,你是个棒槌吗?”

    “李润野,”顾之泽脱口而出,“你不许反悔!”

    “来啊。”李润野低下头。

    焚烧、席卷一切的烈焰吞吐着所有的感知和理智。顾之泽在载浮载沉的*中完全丧失了对自我的控制,他像头小兽一样只能循着自己的本能去冲撞和撕咬。他不知道怎么能让对方舒服,也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他只知道身下的这个人会接住他,承载他所有的情感和梦想,快乐与悲伤,只要有这个人在,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

    恍惚间,他好像又听到了那乐曲,悠扬而庄严,带着神的悲悯和祝福,好像冥冥中有人在用最温柔的爱意包容着这个世界:温暖、安全、幸福、满足……

    顾之泽不确定这种感觉因何而来,但是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在狂躁的冲撞中体会到一种无以伦比的安全感,自己被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严密而炽热,有人用一种柔软但是强韧的姿态把自己保护得很好,给自己足够的空间驰骋却又不会脱缰……

    那就去做吧,放开一切桎梏,让自己放纵一次,在绝顶的快乐中冲向世界的尽头。

    那几乎是一种毁灭性的快感,顾之泽在一片浑浑噩噩中甚至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但是这种流逝让他幸福,因为身边有人紧紧抱着他,陪着他一起冲向生命尽头那场注定的盛大落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之泽筋疲力尽地瘫软在李润野怀里,迷迷蒙蒙地嘟囔一句“师父”后迅速坠入梦乡,快得让他来不及说一句“我爱你”。

    李润野抱着顾之泽半晌不敢移动,他像被一辆大挂车碾过一样浑身都在酸痛不已。虽然做了足够的精神准备,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八戒的冲动。最初,他只是想做点儿什么抹掉八戒记忆中那些恐怖的画面,让八戒有个渠道能把心里郁积许久的压力和愤怒消散掉!

    没有什么比做||爱更有效了,对于这一点李润野有充分的把握。

    可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初次提枪上阵的八戒在极端情绪的操纵下有着太大的杀伤力了。他这老胳膊老腿儿的……还真是有些招架不住啊!

    李润野小心翼翼把把顾之泽放下,甩甩被他枕麻了的手臂,然后慢慢伸了个懒腰。他觉得很不舒服,八戒是痛快了,可自己的问题全然没有解决。他轻轻翻身坐起来,一步步挪进浴室,觉得有些讽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性||事,却不得不去卫生间自给自足一下,这简直不能更悲催!

    等把自己收拾利落了,李润野拧条温热的湿毛巾出来把八戒擦擦干净,然后换床干净的薄被裹紧两人,翻身睡去。

    ***

    顾之泽又是被晚祷的乐曲催醒的,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静静地听着那音乐,心里平静得好像窗外映着晚霞的大西洋,灿烂又温暖。顾之泽鼓起勇气尝试着去回忆那些惨烈的画面,依然痛心、依然愤怒,但是这种愤怒和痛心只会让他有一种责任感而非暴躁和无奈……

    这种情绪上的奇妙转化发生得太快,就好像发酵一样,短短几个小时,沧海桑田。

    师父……

    顾之泽在李润野怀里翻个身,发现李润野睡得极熟,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他甜蜜蜜地回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懊恼地发现自己的大脑里全是零散的碎片,迷离错乱。

    顾之泽的目光扫过李润野的脸,觉得师父又帅了。慢慢扫过他的脖颈,发现上面满是红红的印记,这印记让顾之泽有种强烈的满足感,他抿着嘴笑。但是当他的目光扫过李润野□的胸膛时,他脸色大变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师父的白皙单薄的胸膛上满是青紫的掐痕,暗红色的牙印赫然入目。顾之泽颤抖着轻轻碰一下那瘀痕,满心巴望那东西只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顾之泽狠狠地闭一下眼,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绞紧了,疼得他眼泪都流不下来——他终于明白了今天为什么会有这场反攻倒算。

    曾经,叶琛告诉他,李润野偶尔也会用这种方式来确定一种安全感。可那毕竟是李润野啊,即便是在极端缺乏安全感、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也从不曾弄伤自己,最多不过“腰酸背痛腿抽筋”,自己还甜蜜蜜地拿这个当“情趣”。现在想想,师父到底要拿出多少心力来才能保证在那种情况下依然把握分寸,不伤自己分毫?

    顾之泽伸出手,轻轻抚开李润野的额发,他黝黑的手臂和李润野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顾之泽攥了攥拳头,自己在卡纳利亚斯,随身背十几斤重的采访包,身上的防弹衣又有十几斤重,每天高强度负重奔波,早就练得力大如牛,现在的自己甚至可以轻轻松松地把李润野抱起来。顾之泽深深吸口气,完全不敢想象自己在失控的情况下会在师父身上施加多少力道,让师父受到怎样的伤害。

    甚至……他低头看看看自己,竟然一身的清爽!

    顾之泽轻轻躺回去,把手臂搂上李润野的腰微微用力收紧,他对自己说,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再伤到师父半毫!

    李润野是被饿醒的,他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顾之泽那双瞪得老大的牛眼,吓得一哆嗦。

    “干嘛?”

    “师父……”顾之泽瞬间心虚不已,他觉得自己就是只偷鸡的黄鼠狼,被人抓了个正着。

    “你干嘛?”李润野好笑地问,“怎么弄得跟我欺负了你似的?”

    “对不起……”顾之泽嗫嚅道。

    “对不起?”李润野冷笑一声,“对不起就完了,你上完人说声对不起就没事了?”

    “哎?”

    “哎什么哎,你要负起责任来。我这辈子归你养了啊,林区别墅别忘了,顺便告诉你,下次度假我想去土耳其。”

    顾之泽眯起眼睛,觉得剧情风格从《大明宫词》瞬间跳到了《还珠格格》。

    李润野挪了挪身体,忍不住咧咧嘴“嘶”一声,很疼的样子。引得顾之泽腾地烧红了脸,忙不迭地蹦下床找了个大靠垫塞在师父身后,扶着师父靠在上面。只是这么一来,自己更像是禽兽,师父更像是被禽兽蹂|躏完的良家男。

    顾之泽吭吭唧唧地说“抱歉”,可是李润野很快就打断了他:“我说八戒,你果然就是个棒槌!”

    “哎?”顾之泽眨眨眼。

    “光说不练,到最后不但没让我哭着喊着求你,反倒是你自己哭得差点儿断了气儿,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上谁。”李润野毫不留情地戳穿顾之泽的脸皮儿。

    “我……我……我……”顾之泽的脑袋顶上呼呼地冒着蒸汽,心里的那点儿悔恨、歉疚、自责全都被蒸发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羞愧”。

    “你什么你!”李润野说,“身为我的徒弟,就得十项全能,这项目不合格,以后要继续努力!”

    “哎?”顾之泽觉得这么一会儿功夫,自己跟坐了脱轨的云霄飞车一样,被扔得完全失去了方向。

    “笨哪,”李润野叹息着摇摇头,把脑袋顶上依然呼呼冒着蒸汽的傻小猪搂进怀里,“我怎么真的捡了头猪回来呢?”

    “师父,”顾之泽吭吭哧哧地说,“你、你、你的意思……是、是……”

    “我的意思是,”李润野把唇印上顾之泽的额头,温暖而甜蜜,“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有哭着喊着求你呢,你要继续努力争取早日达成心愿!”

    “可……可是……”顾之泽把手指轻轻按上李润野满是瘀伤的肩头,“你看……我弄的……我不会……”

    “这有什么不会的,你好歹是个男人啊笨八戒!”李润野把顾之泽的手攥进手心,带着一丝调侃地笑容问,“你不是一直叫嚣着要‘平等地站在我跟前’么,怎么,给你一个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机会你还不珍惜?”

    顾之泽眼里的犹豫和迷茫渐渐退却,他咬着牙说:“我……不太会。”

    “那你管我叫什么?”李润野的手开始不老实。

    “师父。”

    “对啊,有师父在,还有什么不会的呢,我可以慢慢教你。”

    顾之泽被巨大的幸福感和快乐感冲击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他几乎控制不住把李润野再次扑倒的冲动。可是再看看李润野那仿佛被S|M过一样的身体,他又退缩了:“可是,我总觉得自己在欺师灭祖,要被天打雷劈的。”

    李润野楞了一下,放声大笑起来:“真是笨死了!”

    他抱着顾之泽顺势慢慢躺倒,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年,这么多年了,一如既往的单纯又热情。只是曾经的倔强小草长成了一根竹,极柔韧又强硬,他是自己用全部心血浇灌出来的,带着“李润野”的烙印,却又与自己绝然不同。

    真好,这个人会陪着自己走完这一生,然后自己可以安心地握着这个人的手闭上眼睛。一生太过漫长,会遇到数不清的人和事,到底要多大的运气才能遇到这么一个人,合心合意,让自己心甘情愿为他付出换他一个天长日久“永远”相爱?

    “八戒”李润野叹息着说,“我爱你。”

    顾之泽的眼睛里漫起一层泪雾,在朦胧中喃喃地说;“我爱你师父,永……”

    “嘘!”李润野轻轻印个吻上去,“我们不说那个词,直到闭上眼睛,我们都不说。”

    “嗯,”顾之泽加深这个吻,努力去抱紧师父。

    ***

    李润野的手指灵活地抚过八戒炽热的身躯,他轻轻地问:“之泽,你到底要不要学?”

    “要!”

    事实证明,顾之泽的学习能力超强,无论是在哪个方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