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131章 番外3(之三)

第131章 番外3(之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停停停,”诺瓦尔喘息着去推刘明远,可是身子却软得站不住,一个劲儿地往对方身上倒。

    刘明远撑着他,好笑地问:“你这个样子……到底是停还是不停?”

    “停,”诺瓦尔好不容易站稳了,他喘口气拽紧刘明远的衣领说,“停下来,你……还有伤,不能站久了。”

    “我没事,”刘明远用双手把他的整张脸都捧起来,再次强调,“真的我没事,我就是很想吻你。”

    诺瓦尔眨眨眼,好像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消息:“你,你说什么?”

    刘明远好笑地又把唇印了上去,堵得对方连呼吸都快停了,然后一脸严肃地说:“我说我就是想吻你而已。”

    “哦哦哦”诺瓦尔急不可耐地去解登山包的腰带,连拉带拽,恨不得要把那带子揪断。他手忙脚乱地把背包甩了下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抱紧刘明远的脖子把自己贴上去——刚刚那些都不算,他要重新来过。

    当刘明远把诺瓦尔从自己的身上撕下来时,就连他自己都开始有反应了,等两个人把气喘匀了,浑身流窜的火苗都压下去了,才腾出功夫来说话。

    “这里好找吗?”

    “小意思,”诺瓦尔得意洋洋地说,“这跟卡纳利亚斯的萨尼区比起来简直就像日落大道一样好走。”

    “是吗,”刘明远笑笑,“你怎么遇到我妈妈的?”

    “啊,”诺瓦尔忽然一拍巴掌,“对了,我都忘记跟她说谢谢了,那是你妈妈吗,她人真好。”

    刘明远点点头,想象不出这两个人是怎么交流的。

    “我其实已经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儿了,但是你们这里没有门牌号,我只好去找人问,正好看到你妈妈在捉鱼……对了,刘,为什么你们这里的鱼是养在田里的?”

    刘明远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他只是微笑着看着诺瓦尔。几个月没见,这小子胖了,看来在家里养得不错,脸颊微微鼓起来的诺瓦尔看上去忽然小了好几岁,刘明远喜欢这样的诺瓦尔,让人亲近。

    “什么时候到中国的?”刘明远问。

    “四天前,其实我签证早就拿到了,可是我家里有点儿事,其实……就是我爸爸又求婚了,把我妈妈气疯了。”诺瓦尔叹口气,“她愿意跟他同居,可就是不愿意结婚。”

    “你妈妈有她自己的想法……我是问你,你今天几点到村里的?”刘明远把话题拉回来,他可不想一见面就跟诺瓦尔讨论父母婚姻的问题。

    “一个小时前,我去找你说的那条河了,我以为你还会在那条河边看风景,我想给你个惊喜。我顺着那条河走了很远,都没有看到你。”

    刘明远忽然有点儿遗憾,他一个上午都在陪王依灵聊天,如果像往常一样去河边散步就一定会遇到诺瓦尔……诺瓦尔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呢?他会不会背着硕大的登山包飞奔过来,会不会陪着自己在河边看对岸满山的桃花,会不会……在那棵大柳树下偷偷地吻自己呢?

    刘明远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他想在那样的场景下见到诺瓦尔,他喜欢看诺瓦尔兴奋的脸庞,亮闪闪的眼睛,和他一心一意吻自己时认真的表情。

    “我明天带你去河边,”刘明远把人拉进怀里圈住,他也喜欢这种温暖充实的感觉,抱着一个人让人安心。

    “好,”诺瓦尔认真地点点头,“我明天会早点儿过来。”

    “过来?”刘明远低头看着他那双金棕色的眸子,瞪得很大,显得傻乎乎的,“你什么意思,从哪儿过来?”

    诺瓦尔歪歪头,显然没有弄明白刘明远的问题,刘明远刚想要解释,堂屋传来孔兰香的喊声:

    “明远,你在哪儿呢?”

    “就来!”刘明远大声地回一句,拉着诺瓦尔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能吃辣的吗,这边的菜都比较辣,要不我再给你炒点儿别的?”

    诺瓦尔摇摇头又点点头,刘明远问:“你到底是能吃还是不能吃?”

    “我能吃,”诺瓦尔满脸严肃地说,“可是你说你要我给做别的,我也想吃你做的菜。”

    刘明远忍不住笑:“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你先尝尝我妈妈的手艺,我妈妈做饭很好吃。”

    诺瓦尔的眼睛都亮了,中国菜就是他的心中宝。

    来到堂屋时,孔兰香指着条案上的茶盘说:“明远,你干嘛去了也不请客人喝杯茶。”

    刘明远顺手斟了杯茶递给诺瓦尔:“尝尝。”

    诺瓦尔喝了一口,满口奇香回味悠长:“真好喝!”

    孔兰香笑眯眯地看着诺瓦尔把一杯茶咕咚咕咚全喝完,有点儿心疼地说:“你看这孩子渴的,明远你也真是,拉着人家跑哪儿去了也不给人倒杯水喝。”

    “我们去放行李,”刘明远扭头对妈妈说,“诺瓦尔在家里住几天,大哥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住,就别折腾他那屋了,让诺瓦尔住我那屋吧。”

    “行,”孔兰香痛快地点头,“反正你那屋是大床,我去晒床被子……不知道人家外国人住不住得惯,他们不都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的吗?”

    “放心吧,他荒郊野岭都能睡得着。”刘明远看看诺瓦尔手里空了的茶杯,顺手又给他斟了一杯。

    “对了明远,”孔兰香忧心忡忡地说,“你说我做个什么菜好?我怕人外国人吃不习惯。”

    “他酷爱吃方便面,老坛酸菜牛肉面!”刘明远想起顾之泽不止一次地跟他抱怨诺瓦尔抢他的“储备粮”。

    “那算了,”孔兰香果断地说,“我做的饭怎么也比那个东西好吃!”

    诺瓦尔傻愣愣地捧着茶杯看刘明远母子俩对话,隐约觉得这话题跟自己脱不开干系却无奈完全听不懂,于是他向刘明远投去询问的目光。

    “没事,我妈妈问你喜欢吃什么。”

    诺瓦尔放下杯子礼貌地对孔兰香说:“Thank you,”想了想又担心对方听不懂,憋了半天又蹦出一句“你好”来。

    孔兰香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直流眼泪:“你这娃儿,除了‘你好’还会什么,怎么这么傻?”

    大概是口音问题,孔兰香说的“你这娃儿”这四个字在诺瓦尔听起来就好像是在叫自己的名字,于是他惊喜万分频频点头:“Yes! Yes!”

    孔兰香笑得更厉害了。

    刘明远叹口气,觉得诺瓦尔只要离开战场,整个人的智商就以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一泻千里。

    孔兰香抹着眼泪去了厨房,诺瓦尔一头雾水地看着刘明远冲自己露出一种无可奈何地微笑,这微笑里混杂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诺瓦尔只看了一眼就醉了。

    等饭菜上桌时,诺瓦尔的神智终于被香味扑鼻的菜肴唤醒了,一桌子艳红的辣椒翠绿的荠菜,乳白的鱼汤暗红的腊肉,一大碗香辣的血粑鸭,一碟子异香的干碟……诺瓦尔几乎能被自己的口水淹死!

    孔兰香满意地看着“傻娃儿”拿一把勺子大快朵颐,吃得连头都顾不上抬。王依灵乖巧地坐在一边也不说话,慢慢地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刘明远一边给诺瓦尔夹菜一边给他倒了一小杯甜米酒,两个人偶尔用英语交谈一两句。王依灵看着看着,忽然就觉得自己今天这趟来真是白瞎。

    一早就跟妈妈说这桩亲没戏,可妈妈被王婶忽悠得动了心,总觉得这事儿靠谱。其实想一想,他刘明远是什么人,不是全世界吧,至少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这人有学问有本事,有见识有样貌,他要挑老婆的话,就凭自己的条件……

    真是……想想就让人心塞啊,王伊灵抬头看过去,这男人真的太好!

    这会儿,因为诺瓦尔不会用筷子,刘明远正耐心给他夹菜,摆个小碟子在他面前,把菜一样样夹给他,鱼剔了大根的刺,腊肉拣瘦的,荠菜挑嫩尖儿……

    刘明远一边忙乎着,一边唯恐冷落了王依灵让她尴尬,于是不停地跟她搭话,劝她多吃点儿,说这禾花鱼是妈妈的拿手菜;一会儿又跟她聊聊国外事情。王依灵又忍不住遗憾,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这么体贴,可惜……距离自己太远了……真是不甘心啊。

    吃饭完,王依灵坚决告辞了,心说要是再不告辞自己恐怕就真要陷进去拔不出来了。孔兰香恋恋不舍地把人送到村口,诺瓦尔打着饱嗝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

    “刘,她是谁?”

    “不是告诉你了吗,一个朋友。”刘明远不想跟他说太多,本来也就是不相干的外人。

    “什么朋友?”诺瓦尔一辈子的智慧在这一刻登峰造极,“是不是你女朋友?”

    “你觉得我可能有女朋友吗?”刘明远好笑地拍拍诺瓦尔的脑袋,“你想什么呢?”

    “我听说在中国,父母亲会给子女安排结婚对象,而且非常强硬,尤其你我这样的人,最后十有*都会跟安排的那个人结婚的……”

    诺瓦尔心里警铃大震,忧心如焚头发都快白了:“刘,怎么办?你会不会跟那个女孩儿结婚?她很漂亮,可是我更爱你啊,而且你能接受……呜呜……”

    刘明远低头堵住他的嘴:“哪儿了来的那么多问题?”

    诺瓦尔不说话了,可是之前那种肆无忌惮的笑容却没有了。刘明远看了一会儿,觉得忧心忡忡的诺瓦尔看着都不帅了,他还是喜欢那个傻乐傻乐的诺瓦尔,于是耐着性子解释:

    “那个呢,的确是家里介绍给我的,但是我已经拒绝她了。”

    诺瓦尔耷拉着的嘴角又挑了上去。

    “你我这样的情况的确不太容易得到家里的认可,但也没到包办婚姻的地步……慢慢来吧,总能得到谅解的。”

    “可是我听说你是个孝子,最后一定会听你妈妈的话的。”

    刘明远疑惑地皱起眉头,第一次认真考虑诺瓦尔这个“听说”的来由,他问:“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顾啊,”诺瓦尔认真地说,“我之前给他打过好多电话!”

    刘明远想了想:“你什么时候打的?”

    “他们在肯尼亚的时候打的,那会儿基本没有时差,打起来很方便。我每天都给他打,问了他好多关于你的问题,他给了我很多建议。”

    刘明远翻了个白眼,方便?这要能方便才有鬼呢,你单单挑那个时候打电话,那顾小猪还不定怎么玩你呢!

    “他还说什么了?”

    “说了很多,”诺瓦尔有点儿为难地说,“害的我准备了很大的一个登山包。”

    刘明远想起诺瓦尔那个山一样的包,正琢磨着里面到底放了什么呢,一听诺瓦尔说是顾之泽出的主意心里就明白要坏菜。

    “包里有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诺瓦尔支支吾吾地说,“主要就是帐篷有点儿占地方。”

    “帐篷?”刘明远大叫起来,“你带帐篷干嘛?”

    正说着,孔兰香推门进来了,正听到儿子拔高了嗓门的一句,再看看诺瓦尔低着头抿着嘴,一副刚刚被骂过的可怜相儿,老太太恻隐之心大发,觉得儿子这是有点儿欺负“小孩”,人家大老远来的,这也太不合礼数了。

    “明远!”孔兰香几步赶过去,气势十足地站在诺瓦尔身边,“干嘛跟人家娃儿嚷嚷,多没礼貌!”

    “妈……”刘明远无奈地辩解,“我没跟他嚷嚷。”

    “我都听到了,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那么高的嗓门就不对,一点儿礼貌都没有,谁教你这么跟人说话的!‘与人言,不高声’,难道都忘了?”

    刘明远赶紧摆手:“好了好了,我错了,再也不会了,您都把松松的《幼儿三字经》背出来了!”

    刘明华的儿子刘松蔚今年四岁半,“与人言,不高声”是幼儿园中班教的儿歌,老太太跟着大孙子一起背得溜熟!

    “快别这么跟人家娃儿说话了。”

    “妈,他叫‘诺瓦尔’。”

    “挪……娃儿……哎,反正他也听不懂,你知道我在说谁就行了,就娃儿吧,看着比你小不少呢。”

    “就小4岁而已。”

    “才4岁……那也是小,跟人家说话礼貌点儿!”

    刘明远举手投降,太后老佛爷万岁万万岁。

    诺瓦尔完全不知道这母子两个在争论什么,但是看着刘明远的样子,似乎是被教训了。再想想之前那个姑娘和他刚刚说的“不容易得到家里认可”,诺瓦尔顺理成章地想歪了!

    这老太太是福尔摩斯啊!

    诺瓦尔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就吃了一顿饭的功夫,自己对刘明远居心叵测的现实就被揭穿了吗,老太太是生气了吗,她会不会让刘明远罚跪,会不会责打他,会不会把自己轰出去……

    诺瓦尔的脑子里立刻想起顾之泽给他“普及”的知识,然后各种可怕的念头你方唱罢我登场,闹得不亦乐乎,一张俊脸白了又青,青了又黑……

    “刘,”诺瓦尔拉拉刘明远的袖子,“你妈妈生气了吗,我要不要跟她承认错误?可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啊,我应该怎么办?”

    刘明远站在母亲与诺瓦尔中间,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这种鸡同鸭讲的感觉简直糟心,更糟心的是同时跟两只鸭讲,而这两只鸭还不是一个品种!

    “好了好了!”刘明远果断地一举手,先转过身来安抚爱人,“我妈妈不是生你的气,她是觉得我刚刚跟你说话时大声嚷嚷不礼貌,放心,没事儿的。”

    然后又扭过头来对母亲说:“诺瓦尔背了一个帐篷来!”

    “帐篷?”孔兰香不禁也拔高了嗓门,“他拿帐篷干嘛?”

    “您这话跟我刚刚说的一模一样,”刘明远委屈地瞅着母亲,“所以您看,我没跟他嚷嚷。”

    “娃儿,你带帐篷干嘛,要去山里露营吗,现在可冷。”孔兰香浑然不在意儿子的辩解,越过刘明远直接去问诺瓦尔,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诺瓦尔听不懂。

    于是诺瓦尔摆出甜蜜可爱的笑容,恭恭敬敬地说:“你好!”

    刘明远都忍不住了乐了:“这话谁教你的?”

    “顾,”诺瓦尔认真地说,“他告诉我说‘你好’的用途很广,基本上表示感谢和打招呼都能用。”

    刘明远决定今晚给顾之泽打个电话,太久没关照小师弟了,他有点儿忘了兄友弟恭的古训。

    “那帐篷也是顾之泽让你带的,干嘛用?”刘明远问道。

    “顾说你家住在山里,周围有没有什么酒店,距离市区特别远。我第一次登门不能住你家,那样不礼貌,况且你家也没空房间让我住,他让我带个帐篷……虽然我觉得有点儿夸张,不过听说山里的风景很好,露营也应该不错。”

    刘明远无语地望望天花板,他深深地觉得,母亲到底还是人生阅历丰富,看人看事总能一眼洞穿其本质,比如她一眼就看明白了,诺瓦尔其实就是个“傻娃儿”。

    “你住我家,”刘明远忍不住去揉诺瓦尔的头发,“你可以住我大哥的房间,反正他住城里,也可以跟我住一间房,你挑一个。”

    “我跟你睡!”诺瓦尔整张脸都亮了起来,要不是孔兰香就在旁边站着,他一定会扑倒刘明远怀里去。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简直美妙,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直接上了刘明远的床。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自此进入番外,我就忘记感谢投雷的盆友了,简直……罪大!

    【特别感谢】路人朋友特地注册账号买V,支持正版。

    【诚挚感谢:】

    一树花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9 09:23:40

    阿绿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9-30 20:13:07

    烟波迷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0-01 10:13:03

    一剪刀下去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1 18:46:16

    冷绝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2 16:13:47

    一网不捞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4 16:41:21

    一剪刀下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4 21:51:23

    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4 22:26:26

    64342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5 03:06:53

    撩起你的微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5 15:32:56

    烟波迷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5 22:03:00

    月下叽叽咕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 03:25:54

    月下叽叽咕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6 03:27:41

    月下叽叽咕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6 03:58:30

    anantkh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 10:15:29

    一网不捞鱼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6 12:59:40

    anantkh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 16:38:23

    anantkh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 17:18:35

    烟波迷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6 22:21:53

    月下叽叽咕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7 01:31:59

    钟家小生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7 11:24:09

    桂花糖饼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0-07 19:44:22

    檬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8 23:04:36

    烟波迷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9 01:00:05

    等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9 10:51:02

    檬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9 14:52:29

    洒家姓路名人甲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10-09 21:53:36

    南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1 20:47:46

    烟波迷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2 13:17:57

    一棵树上的泡泡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2 18:59:31

    一网不捞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2 19:18:39

    一网不捞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2 19:19:35

    sah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05:27:15

    1621560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11:41:46

    【特别说明】这文马上就完了,各位再坚持坚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