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持证上岗 > 第132章 番外3(之四)

第132章 番外3(之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之泽的话你别信,他明显是逗你呢。人家在肯尼亚度蜜月,你有事没事儿地打电话去骚扰,他不折腾你才怪。”

    “全都不能信吗?”诺瓦尔的脸都青了,“你之前说我俩之间有东西方文化差异,说我不了解中国人,所以我只能去问顾之泽啊。”

    “你为什么不去问李润野?”

    诺瓦尔坚决摇头:“吃过他的亏。”

    “那你还听顾之泽说什么了?”刘明远无奈,难道你以为听顾之泽的就不吃亏吗。

    “我……买了点儿礼物,他说这叫‘见面礼’,按照中国的规矩必须是要这样的。”诺瓦尔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去拿。”

    刘明远来不及制止,眼睁睁地看着诺瓦尔跑进了后院,孔兰香在一边问:“那娃儿干嘛去?”

    “说是去拿见面礼。”

    “嗨,”孔兰香不满地嘟囔,“来做客就好了,拿什么东西啊,咱家什么没有?”

    刘明远没接妈妈的话茬,他看着诺瓦尔的背影心里软成一片。这个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取代了李润野在自己的心里的位置,他更单纯、更坚定,他开朗又乐观,他从来都简单明了毫不掩饰,爱,就大胆地说,爱,就勇敢地追。相对于诺瓦尔,自己太过内敛,曾经耗费了五年的时间,换来的不过是一句“对不起”,如果能有诺瓦尔一半的勇气,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不过还好,刘明远微笑着看着诺瓦尔背着那个硕大的登山包从木栅后转过来,还好自己没有错过诺瓦尔。这个人,比李润野更好,或者说,比李润野更适合自己。刘明远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感受和诺瓦尔在一起的生活了,一定非常有趣。

    “刘,”诺瓦尔喘着气,局促地蹲在地上去解登山包的扣子,“我不知道这些东西你们喜不喜欢。”

    “喜欢!”

    “什……什么?”诺瓦尔抬起头,有点儿难以置信的样子,“你还没看到呢。”

    刘明远温柔地笑着,“我想我会很喜欢的。”

    诺瓦尔被刘明远的笑得迷了三魂六魄,他最喜欢看刘明远笑。记得初次见面时,顾之泽拉开宾馆房间的门,这个人就站在那里,带着温柔的笑容。只一眼就爱上了。这个东方人,好像水一样的清淡又柔和,却能在不知不觉间溺死人。

    他跟李润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李润野也是水,不过是固化的水——坚冰一块。诺瓦尔其实有点儿怕李润野,这个男人太锐利,他颠覆了诺瓦尔对东方男人的一切幻想。直到他认识了刘明远,他相信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男人”,至于李润野……那货能不能算个正常人都两说!

    孔兰香站在一边,愣愣地看着诺瓦尔的大背包,可看了一会儿便发现诺瓦尔傻愣愣地看着儿子。这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脉脉相望,气氛诡异得让人心跳,孔兰香总疑心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咳咳,”孔兰香咳嗽一声,“那个……娃儿你要干嘛?”

    刘明远眨眨眼,抹去了眼里呼之欲出的情绪,他问:“你带了什么?”

    “哦哦哦,”诺瓦尔忙不迭低头去翻包,“我给大家都带了礼物。”

    刘明远袖着手,饶有兴趣地看着,看着看着忍不住撇嘴——小猪,你也忒缺德了!

    四条软盒中华, Gucci的手包、智高的玩具、整套的高级化妆品……

    价格都另说,只是难为他千里迢迢怎么带来的。

    “这是给你父亲的,这是给你母亲的,这是给你哥哥嫂子侄子的,这是给你妹妹的……”诺瓦尔一边说一边利落地把东西分了类,果然面面俱到一个也没落下。

    “真要感谢顾,否则我一定准备不了那么齐全。”诺瓦尔叹息着说,“我不了解中国的礼仪,书上说通常去拜访别人时不应该空着手,正好顾告诉我应该带什么合适。”

    刘明远翻个白眼,很怀念那个没有被李润野“黑化”的八戒,实事求是地说,最开始小猪还是蛮可爱的。

    “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刘明远忍不住哀叹。

    诺瓦尔带着满不在乎的笑着站起身,阳光洒在他金色的头发上,闪出好看的光泽,他不错眼珠地看着刘明远说,“其实我也知道顾可能骗了我,当时他的语气怪怪的。但是我听说中国人讲究‘礼多人不怪’,反正也不麻烦,多准备一些总没坏处,再说……顾也不会真的害我,他最多就是耍耍我……那个我不在乎。”

    诺瓦尔说着说着站直了身体,非常严肃的样子,他正色道,“刘,这是我第一次来你家、见你的家人,我不怕麻烦,我只怕做的不好。”

    刘明远觉得眼睛里一阵*,心脏似乎被狠狠地锤了一下,生疼,可是诡异地泛起甜蜜。他悄悄攥紧拳头,提醒自己自己母亲就在身边站着。但他还是忍不住地微微侧过身子,避开母亲的视线牢牢地盯着诺瓦尔的眼睛,那目光里千言万语有说不尽的情绪,诺瓦尔被他盯得浑身都燥热起来。

    一边的孔兰香被铺在自家堂屋里的东西惊呆了:“明……明远,这娃儿是要干嘛?”

    “送礼,”刘明远吸一口,强迫自己错开视线,他无奈地说,“有人教他的。”

    “这是……怎么行啊,那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啊……明远,你快让他收起来。”

    “算了,”刘明远摆摆手,“拿都拿来了,这几天他在这里玩,我招待他就好了。”

    孔兰香频频点头:“要好好招待人家,明天你就陪他去转转,对了,今晚咱们加几个菜吧?”

    “您随意,他连方便面都喜欢吃。”

    孔兰香叹息着摇头,觉得外国人真可怜,难道都是吃草长大的?

    等诺瓦尔把东西都倒腾完,孔兰香瞥见那个收起来的帐篷倒是想起了前文:“对了,我得给他晒被子去!”

    老太太忙忙叨叨地转身去找被子,刘明远从地上把诺瓦尔拉起来:“很累吧,背那么多东西?”

    诺瓦尔老老实实地点头:“太重了,不过还好班车一直把我送到村口,就是背着它在河边走的时候有点儿累。”

    “我带你休息会儿去,”刘明远把诺瓦尔的手握进掌心牢牢牵着,“等你睡醒了咱们去河边,可以看到非常美的夕阳。”

    “等等,”诺瓦尔傻愣愣地问,“你的意思是……我可以……”

    刘明远凑过去,把嘴唇贴近诺瓦尔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上去:“你可以睡会儿,纯睡觉。”

    诺瓦尔满脸的笑容呱嗒一下就放了下来:“只能睡吗?”

    刘明远点点头:“只能睡,你需要休息。休息好了,然后我们可以聊点儿别的。”

    诺瓦尔的眼睛亮了一下,懵懵地被刘明远拉进了房间。

    ***

    这是间老式的建筑,屋里光线很暗,雕花的窗棂漏出图案精美的光斑。房间挑高很高,感觉有点儿冷。但是有张大大的双人床,还有看起来非常厚实的被褥。正午的小山村静谧安宁,在这个房间里,有自己喜欢的人,靠近他可以感到暖暖的气息。

    诺瓦尔忽然就觉得自己很累,四天前背着沉重的行李,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到北京,马不停蹄地转机飞长沙,然后从长沙坐火车到吉首,再坐几个小时的公交班车赶到排碧村……

    “你会陪我吗?”诺瓦尔问。

    “我陪你。”

    诺瓦尔欢快地甩掉鞋子爬上床,抱着被子幸福地翻个身。刘明远坐在他旁边,拍拍床铺:“快睡,先盖我的被子吧。”

    诺瓦尔本想跟刘明远说会儿话,再蹭个吻什么的,可一靠进刘明远怀里,鼻端一闻到那股淡淡的气息,他就莫名地睁不开眼,没说两句话就睡着了。

    “好好睡,”刘明远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小心地掖了掖被角下了床。

    孔兰香在场院里支起架子,搭着一床被子拍打,扭头看到儿子问:“那娃儿呢?”

    “睡了,他太累了,法国飞北京,北京飞长沙,这一路就没有停脚。”

    孔兰香想了想那路程也叹气:“这傻娃儿,干嘛那么赶,这多累啊。”

    “他想早点儿见到我,”刘明远伸手接过母亲手里的尘掸子扑扑扑地拍打着被褥,“他很担心我,也很想我。”

    孔兰香又有了那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刚刚在堂屋里看着这两个孩子对视的样子,满是温情,但是让人有些害怕。

    “他……很担心你?”孔兰香试探着问,她想知道儿子口中的“担心”和“想念”是个什么概念,为什么会让人有种违和感。

    “是啊,在战场上我们就是生死之交,”刘明远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不敢看妈妈,只好紧紧地盯着大花被面,慢慢地说,“诺瓦尔……他救过我的命,那天要不是他,我和顾之泽都得死在那里!”

    “什么?”孔兰香惊呆了。

    刘明远地把那天的经过讲给母亲听,一个细节都没有漏掉,他说:“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身上就一件防弹衣而已。诺瓦尔一个人守着那堵墙,一步都不退。以前我老听人说什么‘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这种话,听多了也就当个笑话,但是那天我知道,除非踩着他的尸体,否则没人能越过那堵墙。”

    孔兰香被儿子的话震住了,虽然之前她也知道一些,但是因为恐惧和心疼她总是回避,从来不曾完整地了解整个事件的经过。所以当她知道那个看起来漂漂亮亮,年纪不大的“傻娃儿”竟然把儿子从死亡线上拖回来后,她激动得不知道怎么办好。

    这是刘家的大恩人,救了儿子的命啊!

    刘明远举起尘掸子,又扑扑扑地拍了起来,借着那沉闷的声音,他说,“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会豁出命来救我,我们才刚刚认识了几周而已。”

    “为什么?”孔兰香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只是傻愣愣地顺着儿子的话说。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把我的命看得比他自己的还重的缘故吧。”刘明远放下手里的掸子,转过身来看着妈妈,用异乎寻常的语气认真地说:“所以,他对我很重要,非常重要。”

    “明远?”孔兰香迟疑地叫一声,总觉得儿子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对劲儿。她皱着眉,看着儿子认真的脸。作为一个母亲,她有着超乎寻常的直觉,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害怕。

    “明远?”孔兰香喘口气,眼睛里有惊慌的神色,“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会好好地陪着他,”刘明远把手放在母亲的肩头,带着安抚的笑说,“我可不想他将来抱怨我忘恩负义。”

    “就这样?”孔兰香疑惑地问。

    “就这样!”刘明远坚定地说。

    “你的意思是……这几天好好陪他玩?”孔兰香的脸色有点儿难看。

    “嗯,”刘明远点点头,把手放在母亲的肩头,勉强露出安抚的笑容,“报恩嘛……我总不能把他扔河里,然后再跳下去救他一次吧。”

    “哦哦哦,行,”孔兰香慌张地去拽被子,想把它拉平整,刘明远看看母亲的背影,心里的愧疚感铺天盖地。他咬咬牙,说:“我去陪他,您也歇个午觉吧。”

    说完,他没有丝毫迟滞地转身走了,不敢回头,也不敢去想身后母亲的神色,只觉得后背被两道目光烧得火烫。

    房间里,诺瓦尔睡得很熟。他明显是累坏了,还轻轻打着小呼噜,刘明远小心地坐在床边伸手去摸他的头发。金色的发丝柔顺地从指间滑过,想起那天在那堵断墙后边,在火光爆闪中,那个背影单薄又坚定。

    “你喜欢我什么呢?”刘明远喃喃自语,他悄悄躺下把人圈进自己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我忽然又想写叶琛的故事了……蜗牛真是一个不坚定的人啊……

    感谢

    呱瓜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 15:10:38

    一网不捞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4 10:31:08

    龙舌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19:51:02

    龙舌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19:50:01

    16215608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11:41:46

    sah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3 05:27:1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过碧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过碧色并收藏持证上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