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百万倍的代价(上架通告)

百万倍的代价(上架通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百万倍的代价(上架通告)

    漪澜和漪韵嘲笑般的看了一眼缓不过神来的沉迹和沉景,心中充满了骄傲。舒悫鹉琻

    而黑狼,则是缓缓勾起唇角,双眸也盈满了笑意。

    而薛沛面前的那只刚才还在叫嚣的狗熊,此时却仿佛雕像一般凝固在了原地,表情和动作也维持着刚才嘶吼的模样。

    不屑的轻嗤一声,薛沛捏了捏手,手关节立刻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莫名的让沉景和沉迹浑身一阵寒毛直立。

    然而,就在这时,薛沛以闪电般的速度猛地一拳打在那冰雕像上,只是,在眨眼之后,薛沛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懒洋洋的打着哈欠。

    眨巴着眼睛,沉迹和沉景有些回不过神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而席沉却是专注的看着那块巨大的冰雕像。

    几秒之后,只听见喀拉的一声,那巨大的冰雕像产生了裂缝,半秒之后,一座原本巨大的冰雕像瞬间碎成无数的碎块,掉入山底。

    错愕的瞪大了眼睛,沉景和沉迹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来。

    甩了甩自己的小手,薛沛忍不住抱怨:“那家伙的身体怎么这么硬。”

    闻言,黑狼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迅速拉起薛沛刚才击打冰雕的手,发现手上有些擦破皮,忍不住教训道: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手背都擦破皮了。”

    闻言,沉景和沉迹的嘴巴直接张成了‘o’形。

    现在,他们要是再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们就不用混了!刚才是薛沛一拳击碎了那块巨大的冰雕像,但是,薛沛却只是手背擦破了皮!?

    意识到这一点,让沉景和沉迹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

    若是以前薛沛对他们主子的死缠烂打只是一种障眼法,那么,恐怕薛沛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不但势力够大,自身能力也够强!

    沉景和沉迹深刻的意识到,虽然他们同样可以弄死那只大狗熊,可是,绝对做不到在这么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让那只大狗熊碎成成千上万块!

    由此一看,他们和薛沛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恐怕,薛沛甚至可以和他们主子匹敌!那还真是……恐怖!

    “没事啦,只是破了点皮,一会儿就好了。”

    薛沛无所谓的甩了甩手,可是,下一秒,她的手突然被猛地一拉,薛沛猛地侧目。

    席沉猛地拽过薛沛的手,眉头轻皱,双眼死死的盯着薛沛手背‘受伤’的地方,仿佛瞪了一会儿就会消失了一般。

    用指腹轻轻抚摸着那小小的甚至算不上伤口的伤口,席沉紧抿着薄唇,一语不发,却又爆发出强大的压力。

    眨巴着双眼,薛沛眼巴巴的看着席沉那凝重的表情。

    拜托,不就是破了一点皮么?这两只妖孽怎么弄得像她得了绝症一样?

    突然,黑狼猛地抽出薛沛的手,双眸冷冽的瞪向席沉。手中的温度消失,席沉的脸黑了下来,同样冷冷的瞪向黑狼。

    眨巴着眼睛,薛沛只觉得摸不着头脑。她怎么觉得这两个人好像在用眼神进行厮杀嘞?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成敌人了?

    此时此刻,刚刚睡醒的某女压根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半刻钟之后,薛沛终于等不下去了,猛地抽回自己的手,皱着眉头道:

    “你们到底走不走啊?不走的话别拉着我,我走!”

    说罢,便转身离开,漪澜和漪韵看了看薛沛的背影,又看了看有些愣怔的两只妖孽,不由得无奈叹息,随即赶紧跟上薛沛。

    回过神来,黑狼和席沉对视一眼,又同时冷哼一声,撇过脑袋自己走自己的。而沉景和沉迹则是无语的跟在后面。

    许久了,终于出了琉璃山,薛沛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

    诶,整条山路全都是斜着的,走得她腰酸背痛,终于到了平地啦。

    只是,薛沛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黑漆漆的洞口,只觉得面前一阵阴风吹过,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难道这是……最后一个关卡?

    可是……看起来怎么觉得阴森森的?搓了搓手臂,薛沛突然觉得有点冷。下一秒,身上却突然传来一阵温暖。

    回头,看着将自己的狐袄披在她身上的黑狼,笑了笑。

    席沉看着那两个人的‘眼神交流’,只觉得自己都快喷出火来了,偏偏还不能说些什么,谁让他没带着狐袄呢?

    拢了拢身上的狐袄,薛沛首先迈开步伐,进入那黑漆漆的山洞。

    洞内非常宽大,看不清脚下也看不清四周,只是,却可以听见清晰的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嘀嗒,嘀嗒,仿佛渐渐接近的脚步声。

    看着这黑漆漆的四周,薛沛后悔的撇了撇嘴。早知道会有这么个山洞,就该把手电筒带过来了。

    那么,现在怎么办?黑漆漆的,要是不小心踩到陷阱怎么办?

    突然,一阵光亮在身边出现,薛沛忍不住回头,就看到席沉手上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那光亮将四周照的透亮。

    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薛沛的眼里写满了愉悦。

    见此,席沉颇为得意的挑了挑唇角,然后瞥了一眼脸色发青的黑狼,仿佛在宣告他所取得的胜利。

    沉景和沉迹无语的看着这两个大男人之间的明争暗斗,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倒是漪澜和漪韵觉得赏心悦目。两个大男人争风吃醋,实在少见啊!

    继续向前进发,突然,薛沛停下步伐,双眼微微眯起,看向被黑暗蔓延的前方。

    朱唇轻启,轻声道:“听,翅膀震动的声音。”

    闻言,所有人都停下脚步,放低了呼吸,仔细聆听,果然听见了翅膀震动的声音。只是……那声音怎么越来越大?

    抢过席沉手上的夜明珠,照向前方,看见那一大群密密麻麻向他们飞来的东西,薛沛惊呼一声,大声道:

    “喋血蝙蝠!快趴下!”

    所有人均是一愣,却还是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扑倒在地,而薛沛则是赶紧将夜明珠放进怀里,用狐袄将自己盖得好好的。

    开玩笑,这时候要是还拿着夜明珠在外面晃悠,早被蝙蝠淹没了。

    一阵狂风从身上飞掠而过,掀起了狐袄的一角,刚好让薛沛看见了外面的情况。

    双眸猛地一瞪,薛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散发着血色的光芒,只有眼珠一般的大小,却又有着神秘的美丽……终于,在三秒之后,薛沛确定自己没看错!

    绝对没错,肯定没错,百分之二百没错,那就是……

    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薛沛手掌一挥,一阵暴虐的狂风席卷而来,为薛沛开辟了一条道路,让薛沛直追她所看到的东西。

    几人也瞬间从地上起身,身边全是蝙蝠身体的碎块,四周寂静无声。

    凝重的皱眉,席沉二话不说直追薛沛,而黑狼也紧跟而上。沉景和沉迹,与漪澜和漪韵对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

    然而,此时的薛沛已经追到了洞穴的深处,突然,那抹红光停住,却在薛沛也跟着停下的下一秒,猛地向下落去。

    心中一惊,薛沛连忙上前,入目的除了已经渐渐缩小的红色光芒,就只有一个黑暗而看不见底的洞。

    几乎是没有犹豫,薛沛就打算跳下去,然而,一阵暴喝突然从身后响起:

    “你想干什么!?”

    猛地回头,那一袭嚣张的红衣,戴着面具却妖孽无双的脸,这一次,那双邪肆的狐狸眼中,充满了担忧。

    微微一笑,下一秒,薛沛跳入洞中,大喊:“快出去!别管我!我不会有事的!”

    看见薛沛跳入黑暗的洞中,席沉猛地跑了过去,想要跟着跳下去,可是,那洞口却已经消失不见。

    一拳狠狠的落在地面上,席沉的双眼充满暴怒。

    该死的,这个洞到底是怎么回事!?薛沛呢?她到哪去了?!

    猛地一愣……薛沛?他为什么在潜意识里,叫她薛沛……还是说,她真的是薛沛!

    脑海中突然闪现前几日薛沛到书房对他说的话:

    “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其余的就麻烦你断后了。”

    如果……如果薛沛离开是为了去天山,而南宫沛又出现在这里……

    并且,南宫沛虽然说过,她的人,绝不会让别人觊觎。可是,薛沛却一直没事,就算她们真的认识,按照南宫沛的性格,也绝不会手软……

    突然,席沉猛地意识到一件事。他叫她南宫沛……可是薛沛从来没有否认她是南宫沛,那么说,南宫沛就是薛沛……

    所以,新婚夜的时候,他问她,她是不是薛沛。她说是。那么,她就不算是撒谎……

    那么,南宫沛就是薛沛,南宫沛就是他的……妻子!

    与此同时,薛沛却一直在黑洞之中降落,远远的看见前方的红光,却一直追不上,而且,四周的气温越来越低,让薛沛的手微微发僵。

    不由得拢了拢身上的狐袄,运起风之幻术将自己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向下落去。

    渐渐接近那抹红光,薛沛微微眯起双眼,挥手猛地将一阵狂风送出,顺利卷起那抹红光,落入薛沛手中。

    看着追了这么久终于到自己手里的东西,薛沛勾唇一笑。

    突然,小蛇从薛沛的手腕上爬出,看着薛沛手中的东西,兴奋地吐着舌头。见此,薛沛弹了弹小蛇的脑袋,道:

    “小东西,你倒也知道这是什么。这个,就你帮我拿着,一会儿,我会要回来的,要是弄坏了……我就把你煮了。”

    如此说着,薛沛将东西往小蛇的嘴里一塞,顺便送上阴险的笑容。

    看薛沛那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小蛇只能咬着嘴里硬邦邦的东西,缩回薛沛的衣袖里,不敢轻举妄动。

    它才投胎多久啊,才不要被煮了呢,而且……外面好冷呢……

    还是乖乖缠在薛沛的手臂上才暖和,他可不想被冻死,那比被煮还要难受!

    眯着眼睛看向下方,薛沛打算找个支点降落。

    可是,四周全是黑暗,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有墙壁,也不能轻易把手伸过去,免得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缠住。

    突然,下方传来一丝亮光,眼睛一闪,薛沛再次挥手,利用风将自己下降的速度放慢,免得摔成了肉饼。

    终于,几分钟之后,薛沛终于踩在了久违的地面上。

    微微挑眉,薛沛颇为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东西。那是一个很大的洞口,而且,是寒气凌人的冰洞。

    难怪越下降气温越低,原来下面是个冰洞啊。而且,看那些四壁,根本看不清旁边是不是有什么,足以证明这个冰洞绝对过了百年。

    但是,那东西为什么要将她引到这里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么……

    举步走入冰洞,一抹浓重的寒气扑面而来,几乎在一瞬间凝结了薛沛的五官。

    擦,薛沛简直想骂娘。怎么这么冷!而且,她猜想,从刚才进来的道路应该是出不去的,那就只有前进了。

    可是这气温实在很冷,不过,好在她是薛沛。

    左手轻轻一挥,薛沛的周围立刻燃起一簇簇火苗,将薛沛包围起来。

    身体的温度渐渐上升,薛沛唇角微勾。看来,如果不是火之幻术和风之幻术的使用者,是进不来的。

    首先,不是风之幻术的使用者,肯定会摔成肉饼。然后,不是火之幻术的使用者,肯定会冻成冰棍。

    缓步向前,突然,一抹银光突然出现,随后,一阵凌厉的杀气突然扑面而来。

    微微眯起眼睛,薛沛一个飞跃退后十多米,躲过那凌厉的攻击。

    全身进入警戒状态,薛沛皱着眉头看向那隐藏在雾中的影子。

    突然,一阵金光从雾中向薛沛急速而来,薛沛躲闪不及,只能一个侧身,让那金光擦过她的臂膀。

    抚摸上血流不停的伤口,薛沛的眼神如冰,嘴角缓缓勾起,轻声道:

    “敢伤我,我就让你付出百万倍的代价!”

    ——————————————

    亲耐的亲们,艳艳的《妖后》明天要上架了,希望亲们可以一直支持艳艳。

    再次,透露一些疑问。到底是谁伤了薛沛?薛沛会进行怎样的反击?最初遇见的神秘的鬼谷人到底是谁?丞相府和薛王府所抱有的关于薛沛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三族给席沉的宝物究竟是什么?薛沛收复席沉的路途还会有怎样的阻碍?

    一系列的精彩在后来会越来越多,希望亲们可以多多支持,艳艳一定会写得更好。

    薛沛是否可以屹立在顶端,与谁并肩而笑?席沉好薛沛是水火不相容,还是惺惺相惜,白头偕老?

    他们的身份,有真的如此简单吗?

    希望亲们一定要多多支持,艳艳会更加努力地写文文,绝不会让亲们失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