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挑衅,坦白身份

挑衅,坦白身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挑衅,坦白身份

    “各位认为吾的舞蹈如何?”

    闻言,众人这才纷纷回过神来,随即,便是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掌声汹涌而来,滔滔不绝的讨论和赞叹顿时淹没了整个宴场。舒悫鹉琻

    薛沛的目光看向席沉,而席沉,依旧凝视着那一杯泛起波澜的的酒。

    见此,薛沛忍不住微微一笑。看来,今天的宴会很成功啊。

    宴会结束之后,薛沛特地将席沉和魔鬼留了下来。

    不过,神族因为从很早以前就有规定,任何人都不可进入圣女的宫殿,除了那些经过精挑细选的侍候圣女的人以外。

    所以,薛沛就只有让席沉和魔鬼到了北门霆的宅邸的书房。

    不过,书房内,却只有薛沛,席沉,以及魔鬼。

    在椅子上坐下,薛沛一边摘下自己的面纱,一边开口道:

    “你们应该都已经猜到我是谁了,那么就没有隐藏的必要了。你们两个也是,戴着面具也不觉得累么?”

    随着面纱摘下,绝美的容颜配合那素雅的妆,竟然让席沉也不由得愣了愣。

    此时,只见魔鬼也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同时却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魔鬼?”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微微一笑,薛沛看着炎罗,道:“直觉。”

    席沉对于炎罗是魔鬼倒是也没有多大的惊讶,因为之前在夜阁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过炎罗了,也知道炎罗是鬼族的人。

    当然,他也怀疑炎罗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席沉也跟着摘下面具,倒是炎罗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道:

    “没想到你居然是皇妖。”

    闻言,席沉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一脸淡笑的薛沛,许久才道:

    “你离开这么久就是到神族来了?”

    闻言,薛沛转眸看向席沉,微微一笑,道:“我离开的大部分时间在做什么,你很清楚的不是么?”

    闻言,席沉忍不住抿了抿唇,随即皱着眉头道:“你不需要那么做,我从来没有要求你那么做,我不希望你参合进来。”

    闻言,薛沛却歪着脑袋调皮一笑,道:

    “可是我已经参合进来了,而且,好像还挺有趣的。”

    对此,席沉紧盯着一脸无所谓的薛沛,最终也只有无奈的叹息。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而炎罗则是好奇地看着两人打哑谜。

    不过,聪明如炎罗,虽然好奇,可是却没有问。

    沉默了许久,薛沛突然坐正了身子,表情也稍微严肃了一点,道:

    “接下来,就该说说我把你们找来的原因了。”

    难得看到薛沛也会有严肃的表情,席沉和炎罗都不由得认真了起来,见此,薛沛却突然眨巴着眼睛,笑着道:

    “你们不用这么紧张嘛,放轻松。”

    闻言,席沉不淡定的眼角一抽。自己摆出严肃的表情还让别人放轻松……

    果然不愧是薛沛,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

    而炎罗也是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虽然他觉得有点没面子,可是实际上,薛沛算是炎罗的主人的。

    看席沉和炎罗仿佛无奈的样子,薛沛突然开口道:

    “你们应该都知道,从前有魔族的存在,当初消灭魔族的主要原因是席沉你的前世,炎罗你的父亲,以及我的母亲进行了合作攻击。”

    闻言,席沉和薛沛都忍不住有些疑惑。说这个干什么?

    疑惑虽然是疑惑,可是两人还是点了点头,见此,薛沛语出惊人道:

    “那么,我要说的是,我要复兴魔族。”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虽然这件事非常具有爆炸性,而且简直堪比恐龙再次面世的威力,但是,席沉和炎罗却沉默了。

    薛沛也不急,只是看着沉默的两个人。

    许久,炎罗突然向后靠在椅背上,表情淡淡地说道:

    “当初参与消灭魔族的是我的父亲,不是我,所以,我对这件事没什么意见。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是你要复兴魔族?”

    闻言,薛沛但笑不语,转而看向依旧在沉默中的席沉。

    接受到薛沛的目光,许久,席沉突然邪气一笑,道:“本王的女人做的决定,本王怎么会反对呢?”

    席沉这话一说出口,不只是炎罗,连带着薛沛都傻眼了。

    几秒之后,薛沛干咳了两声,面不改色。可是,心中却在大骂:丫的,你个妖孽,这么紧张的时刻别说那么暧昧的话行不行!

    突然,炎罗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引来薛沛的一个瞪眼。

    炎罗不由得抽了抽眼角,随即干咳两声收住了笑,可是,那一抽一抽的嘴角还是表明了炎罗想笑又不敢笑的心情。

    恼火的瞪了那个依旧带着坏坏的笑容的妖孽,薛沛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丫的,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只妖孽这么无赖!她居然看走眼了,真是的!

    撇了撇嘴,薛沛突然开口道:“我想退货……”

    闻言,席沉和炎罗都愣住。退货?虽然席沉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可是从薛沛的表情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词。

    于是,席沉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道:“不行。”

    闻言,薛沛只有委屈的眨巴着眼睛。退货也不行,可以送回去修理么?是哪家店说的终身保修来着?

    就在薛沛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的时候,炎罗突然道:

    “你是不是该先告诉我们,为什么是你要去复兴魔族?”

    闻言,薛沛眨巴着眼睛看了看炎罗,然后又看了看席沉。这两人还没想出来?

    撇了撇嘴,薛沛毫无形象可言地翘起二郎腿,一手抚摸着尖尖的下巴,一手敲打着桌面,眼神奇怪的看着席沉和炎罗。

    炎罗只觉得自己被薛沛看得心里发毛。

    倒是席沉特别享受薛沛‘独特’的目光,相当自在。

    恼火地瞪了席沉一眼,薛沛才用一种相当随意的语气道:“因为魔王是我父亲。”

    然而, 薛沛绝对不知道,此时,几千里外的山洞内,魔王相当安慰地抹了一把眼泪,而地煞则是鄙视了魔王一眼。

    不就是第一次口头承认他是她父亲么?有必要哭么?

    然而,这个时候该吐嘈的当然不是这个,而是魔王和地煞那隔了几千里还是可以把薛沛的谈话听清楚的超级耳力。

    如果薛沛知道的话,肯定会画个圈圈诅咒魔王的。

    然而,这句话也引起了炎罗和席沉相当大的反应。这一次,不管席沉再怎么淡定,也还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魔王是薛沛的父亲!?父亲?!亲生父亲?!

    席沉忍不住低头沉思。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就是说,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其实也算是薛沛的杀父仇人?

    咳……这个罪名会不会太大了点?

    而且,他居然参合了把岳父大人杀掉的计划!肿么办啊!

    其实呢,这也不算是席沉的错啦,毕竟席沉的前世和现在的席沉性格相差简直是天差地别。因为前世的席沉,就是一个相当暴虐的人。

    虽然非常强大,可是脾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而现在的席沉,冷静果决,当然不是前世的席沉可以比得上的。

    而炎罗的想法和席沉竟然差不多,不过不同的是,炎罗的想法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的主子的杀父仇人。

    而自己则是自己主子的杀父仇人的儿子!

    难道薛沛也要来一套那什么父债子还么?那他是不是太冤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两个人的想象力都相当丰富,因为薛沛完全没有为天煞报仇之类的想法,她现在只对复兴魔族感兴趣而已。

    薛沛奇怪的看着席沉和炎罗那丰富的表情变化,只觉得疑惑。

    只是,不愧是冷静的男猪脚席沉,在激动之后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干咳了一声,开口提问道:“也就是说,你之所以之前问我们的看法,是想保证复兴魔族的阻力缩小?”

    闻言,薛沛眨了眨眼睛,随即相当随意地开口道:

    “阻力?完全没有啊。就算你们反对,只要灭了妖族和鬼族,不就行了么?而且,神族是我在做主,自然没有问题。”

    闻言,席沉抿了抿唇。灭了?还真是不留情面。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嚣张猖狂的女人,才是他所珍视的不是么?

    席沉的唇角也是好心情地勾起,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妖族会被灭掉。而炎罗则是彻底被薛沛打败了。居然无情到这种地步……

    突然,薛沛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加了一句:

    “我只是说灭掉妖族和鬼族,不代表灭掉你们两个哦。毕竟,与其让自己最大的敌人死去,还不如尽情地折磨比较有趣呢。”

    闻言,席沉和炎罗都沉默了。这个程度,实在是……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于是,自从薛沛举行的宴会之后,三族之内包括三族之外的人间,还有妖怪之类的异生物,全都知道三族的统治者都已经归来了。

    然而,三族的事情以及魔族复兴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了,薛沛当然就跟着席沉回了墓王府,开始了席沉的计划。

    不过,席沉意外的也和薛沛一样,是个喜欢速战速决的人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