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所谓的生孩子

所谓的生孩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所谓的生孩子

    席梦以为,像席沉这种冷血无情的人,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尽管娶了薛沛,可是,肯定不会爱上薛沛的。舒悫鹉琻

    但是,用不了多久,席梦就知道自己错了。

    如果不爱,席沉那么骄傲的人,怎会对一个女子百般宠溺?

    如果不爱,席沉那么无情的人,怎会对一个女子万般柔情?

    席沉的眼神,席沉的笑容,席沉的温柔,席沉的一切,都已经给了那个女人。

    所以,席梦恨着薛沛,很恨很恨,她对席沉的爱有多深,对薛沛的恨就有多深。因为,她没有办法去恨席沉。

    因为爱的太热烈,恨得太惊心,所以,她毫无理智,将薛沛推下荷花池。

    而如今,看着薛沛笑颜如花地站在席沉的身边,尽管他们是怎样的金童玉女,怎样的佳偶天成,她都无法释怀。

    试问,爱了十年,痴恋了十年的情感,怎会如此容易就忘却?

    突然,席梦笑了,笑得诡异,笑得癫狂。

    一双眸就那么紧紧地看着相拥的两人,心中的绝望和痛苦肆意地泛滥,淹没了她的心跳,淹没了她的灵魂。

    看着仿佛发疯了一般的席梦,薛沛和席沉都沉默不语。

    薛沛知道席梦爱着席沉,可是,那又如何?薛沛不会因为席梦为席沉等了十年而将席沉让给席梦,因为,席沉是她继续活下去的牵挂。

    同时,席沉和她的牵绊,也是她前世今生最美的缘分。

    席梦爱着席沉又如何?她也爱着席沉,更重要的是,席沉爱的是她。

    看着仿佛已经癫狂的席梦,薛沛打消了询问席梦的想法。

    先别说席梦现在的状态能不能听懂她说的话,就算是听懂了,也没有必要听她的解释了,因为现在,她已经明白了。

    这只是一个为爱痴狂而导致癫狂的女人,悲哀的记忆。

    抿了抿唇,薛沛转身,轻声道:

    “我们走吧。”

    闻言,席沉立即就搂着薛沛转身离开。他不会对席梦的痴情做出任何回应,因为他的一切,都已经给了怀中的人儿。

    现在的席沉,除了薛沛,已经一无所有。

    来到了席醉所在的位置,薛沛只是皱着眉头扫了席醉一眼,便没有心思在这继续呆下去了,因为她不太舒服。

    出了天牢,席沉皱眉看着薛沛不太好的脸色,担忧道:

    “没事吧?”

    闻言,薛沛微微摇头,可是肚子突然一阵抽痛,让薛沛的否认变得不可相信。额头冒出冷汗,腹部的抽痛让薛沛不得不弓下身。

    见此,席沉紧紧地皱眉,直接将薛沛打横抱起,瞬间就回到了乾清宫,奇怪的是,绯焰竟然已经站在床边。

    看到薛沛面色惨白,头冒冷汗,绯焰淡定的开口道:

    “把沛儿放在床上,然后,你出去。”

    毫不客气地对席沉下达命令,倒是席沉竟然也没有反对,将薛沛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以后,才转身离开房间。

    因为席沉知道,就算自己留在里面也没有什么用,虽然他不知道薛沛怎么了,可是,就算知道他也无法做什么,谁让他不会医术?

    而房间内,薛沛紧咬着红唇,就算那殷红的唇已经流出了鲜血,薛沛却浑然不觉,只是拼命忍耐着腹部的疼痛。

    绯焰看着薛沛仿佛痛不欲生的样子,微微叹息,站在床边,道:

    “小家伙,你没看见你母亲很痛苦么?就算急着出来也不用这么急吧。”

    绯焰的话说出口之后没多久,薛沛痛苦的表情渐渐缓解了下来,明显腹部的疼痛能够已经没那么剧烈了。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薛沛勉强睁开眼睛,道:

    “要出生了么?”

    该死的,都怪她怀孕的样子这么奇怪,她完全无法估计到底在什么时候生出这个孩子,所以根本毫无准备,痛得她要死要活的。

    闻言,绯焰微微一笑,点头道:

    “嗯,但是,虽然刚才你似乎觉得很痛,不过,接下来一点都不会痛的。”

    闻言,薛沛连挑眉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眨了眨眼睛。说实话,在见识过自己那特殊的怀孕之后,薛沛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见薛沛一脸疲劳过度的表情,绯焰微微一笑,轻声道:

    “那你就睡一觉吧,睡醒之后,就一切都结束了……”

    微微皱着眉头,薛沛抬手扶住自己的脑袋,勉强睁开眼睛。

    该死的,怎么觉得全身都很乏力。扶着上身坐起,薛沛皱眉扫了周围一圈。这里是……乾清宫。

    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去了天牢了么?

    然而,当薛沛的目光扫到睡在她旁边的那个小孩的时候,薛沛愣住了。

    长如羽扇一般的睫毛,纷嫩细腻的肌肤,小小的手,可爱的小嘴,小小的身体只是穿着金色的里衣。

    鼓着腮帮子,轻轻的呼吸着。

    眨了眨眼睛,薛沛忍不住伸出手抚摸这个孩子的脸。然而,却在薛沛刚刚把手放在小孩的脸上,那小孩突然睁开了眼睛。

    一双纯黑色深邃的瞳孔,配着那长长的睫毛显得分外迷人。

    然而,看着那双眼睛,薛沛微微愣住。这双眼睛……这张脸……突然,脑海中闪现过记忆的碎片,薛沛这才猛地想起。

    没错,她从天牢回来了,然后好像绯焰说孩子要出生了,最后她似乎……睡着了。

    也就是说,这个小孩就是她和席沉的孩子么?

    那个小孩看着薛沛微微愣住的样子,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爬到了薛沛的腿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薛沛,突然开口道:

    “娘亲……”

    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薛沛的睫毛微颤。心中的惊讶渐渐扩大。这个孩子不是刚刚生出来么?为什么会说话?!

    想是这么想,可是薛沛还是忍不住激动。

    这真的是她的孩子,她和席沉的孩子……

    伸手捏了捏小孩的脸蛋,柔软的触感让薛沛扬起了小脸,伸手抱起小孩,薛沛心情很好的在小孩脸上吻了一下。

    然而,下一秒,怀中的小孩突然不见了踪影。

    微微愣住,薛沛猛地抬头,就看到席沉一手端着燕窝,一手拎着那个小孩。一双迷人的眼睛眼神冰冷地瞪着那个小孩。

    而那个小孩竟然也是毫不畏惧地给席沉瞪了回去!

    眨巴着眼睛,薛沛觉得有点疑惑。为什么她觉得有一股很浓的醋味呢?而且还是从席沉身上散发出来的……

    “席沉,这个燕窝是不是给我的?”

    闻言,席沉冰冷的表情顺便放柔,将手中自己的儿子扔到了远处的软榻,随即端着燕窝坐在了床边,笑着点头道:

    “你才刚刚醒,来吃一点东西补充一下营养吧。”

    闻言,薛沛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家儿子以美妙的弧度降落在了远处的软榻上,那软乎乎的身子甚至还弹了两下。

    不满的拍了席沉的手臂一下,薛沛道:

    “喂,宝宝可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可以那么粗鲁,有你这么当爹的么!?”

    闻言,席沉的眼神暗了暗。该死的小子,才刚生出来竟然就要和他争宠,不过,想战胜他还差得远呢!

    随即,席沉对薛沛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让薛沛瞬间呆住。

    见此,席沉得意地在心里哼了两声,眼神深情的看着呆呆的薛沛,嘴边是不变的笑容,将燕窝送到薛沛的嘴边,蛊惑着开口道:

    “来,喝一口。”

    薛沛乖乖的张开嘴巴,双眸傻愣愣地看着席沉那迷死人的笑容,直接吞下了燕窝,随即,难受的咳了两声,理智瞬间回笼。

    见薛沛好像被呛住了,席沉担忧的皱了皱眉。

    一手端着燕窝,一手伸到薛沛的背后,轻轻的拍着,妖孽无双的脸上是深情的温柔,以及让人窒息的疼惜,让薛沛甚至连咳嗽都忘了。

    双眼迷糊的看着席沉那不经意间露出来的绝妙表情,心中正在垂涎席沉的美色,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见此,席沉微微一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看着薛沛迷糊的样子,忍不住心中痒痒,俯身,轻轻吻住那微微张开的红唇。

    半垂着眼眸注视着薛沛迷上了水雾的双眸,心瞬间柔成了一滩水。

    而手中的燕窝早已经被席沉扔到了远处的茶几上,只见白瓷碗在桌上微微转了个小圈,随即平稳的放在了茶几上。

    一手搂住薛沛的腰,一手按住薛沛的后脑勺,迫不及待地更深入地吻她。

    开玩笑,从他和薛沛再次见面以来,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自从尝过了她的味道,甚至等了她那么久,窒息的you惑就在眼前,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想是这么想,可是席沉最终还是微微松开了薛沛。

    因为他虽然燥热到不行,却还是没有忘记薛沛才刚刚把那个臭小子生下来,至少在这一个月内,他不能碰她。

    其实,这种事他是不知道的,不过,是绯焰好心提醒过他的。

    但是,被担忧和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席沉,明显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不是人,薛沛也不是人,恢复能力又怎么会是和人一样呢?

    所以说,别说是一个月,就算是马上都没有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