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真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回忆与真相

    薛沛微微眯起眼睛,理智渐渐抽离大脑,然后,直到薛沛被席沉扑倒在床上,薛沛这才微微回过神来。舒悫鹉琻

    可是,一抬眸,看到的就是席沉受伤的眼神,让薛沛微微一愣。

    看着身下愣住的薛沛,席沉开口道:

    “你要走?那个臭小子要滚多远都可以!”

    闻言,薛沛想要开口说‘那是你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但是,席沉接下来的话却让薛沛发不出声音。

    “可是,可是你怎么可以轻易说要离开?难道比起我,你更在意那个臭小子么?还是说,你早就不在意我的,早就不爱我了,一直只是我自作多情?你说啊!”

    看着席沉渐渐失控的表情,薛沛想要解释的话却哽在了咽喉,说不出口,也吞不回去,让她难受。

    “你说我不要你了?那个臭小子要不要都无所谓,可是我怎么会不要你!我爱你啊,我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轻易说出要离开我的话……怎么可以……”

    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薛沛的脸颊,却仿佛穿透了她的心脏,穿透了她的灵魂,让她痛,痛得几乎窒息。

    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她想做些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哭泣的席沉,她第一次看到,可是,这个第一次的代价,却几乎痛到要了她的命。脆弱的席沉,她第一次看到,可是,这个第一次的代价,却几乎伤到碎了她的心。

    这样的席沉,这样男人,只为她一人倾尽一生柔情的男人,她怎么舍得放手……

    她一直在害怕,害怕这样的男人会突然离开她,所以她无法完全依赖他。她害怕他会累,然后逃走。

    可是,她却忘了他的感情,他对她的感情,又何曾浅过?

    那双一直深邃的眼眸,在这一刻染上了不曾有过的晶莹,却来得比平时更加迷人,然而,那受伤的眼神却仿佛一把利刃,割伤了薛沛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她的心好痛……可是,席沉的心应该比她更痛吧。

    明明是那么霸道腹黑的男人,明明是那么高傲强大的男人,却为她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她如何能说自己不够幸福?

    缓缓伸出手搂住席沉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轻轻吻住那冰凉的薄唇,随即将红唇凑到席沉耳畔,低声道:

    “席沉,我爱你。”

    轻而低缓的声音在席沉的耳边化开,温热的气息,浅淡的声音,让席沉的眼眸开始出现了焦距。

    入目的,却是流泪的薛沛,尽管流着泪,可是她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美,美到让他的心忍不住颤抖。

    “我也是……”

    唇角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低沉而迷人的嗓音,带着他深深的爱意,浓浓的柔情,直直传达到她的内心深处。

    最终,薛沛的眼睛完成了月牙,尽管眼泪汹涌,却遮掩不住她眼底深处那深深地甜蜜和幸福,让他也跟着颤抖。

    然而,再一次被自己的无良爹娘无视掉的席狂,却是坐在软榻上。

    深沉的双眸看着那两个重归于好的人,忍不住歪了歪脑袋,头顶上冒出好几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觉得他们很纠结呢?

    明明感情很深,为什么还要上演这样的闹剧?

    可是,现在的席狂不管在如何聪明,也不会明白。就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才会变得小心翼翼,变得脆弱,变得受不了一点打击。

    翌日,薛沛在席沉去上早朝的时候,就让人备好了轿撵。她要出宫。

    着一袭大红色暗纹牡丹霓裳,三千青丝梳成简单的随云髻,斜插金凤琉璃簪,一张绝美的小脸不施粉黛,却被那淡淡的浅笑点缀得万分夺目。

    眉间一朵牡丹妖娆绽放,浅浅弯起的眼角迷人万分,让人欲罢不能。

    坐上轿撵,薛沛只带着几个侍从,低调出宫,却已经在出宫之前交代了李公公,转告席沉她很快就回来。

    听着轿撵外嘈杂的人声。好久没有出宫了……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嘈杂了呢。

    来到了丞相府,门卫看到了漪澜和漪韵,立刻就明白了轿撵上坐着的人是谁,不过由于漪澜和漪韵的阻止,这才没有下跪行礼。

    薛沛直接被抬进了丞相府,径直去到了薛啸的书房。

    走下轿撵,薛沛淡淡的扫了周围一眼。还是一样淡雅的景色啊。

    独自一人推门进入书房,果然就看到薛啸坐在椅子上,只是,仿佛却突然间老了很多,白发丛生,显得苍老无比。

    听到了关门声,薛啸这才睁开眼睛。

    深邃的眼神看着一脸淡然的薛沛,眼神痴恋般的停留在薛沛的脸上,却又仿佛在透过薛沛看另一个人。

    许久,薛啸收回目光,轻轻的叹息,开口道:

    “你和你的母亲除了那张脸,真的完全不像啊。”

    闻言,薛沛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坐到了薛啸的对面,双眸淡淡的盯着薛啸,等着薛啸告诉她真正的真相。

    薛啸也不在意薛沛的态度,双眸看着窗外,眼神飘忽,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许久才道: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你母亲是神族的圣女。当年她为了神族的未来,才亲自嫁给魔王,希望能够借机铲除魔族。”

    “的确就如浅欢一开始预想的那般,魔王爱上了浅欢,而且爱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只是,处于浅欢预料的是,浅欢也爱上了魔王。尽管如此,背负着一族命运的浅欢,却还是狠心杀害了魔王。”

    “魔王死后,浅欢伤心欲绝,却在那时发现她已经怀上了魔王的孩子,也就是你。因为对于魔王的痴恋,她瞒着族人带着你悄悄离开神族。”

    “我和浅欢的相遇,是在江南。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可是,所有的美丽都不及浅欢一袭白衣,怀中抱着稚嫩的你,站在桥上那望着远方的样子。那个时候,浅欢被无数的男子看上,最终,却选择了权势最高的我。”

    “我很爱浅欢,所以我不在意她还带着你,我让她风风光光地嫁入了丞相府,成为了丞相夫人。”

    “至于,为什么你会是我的孙女,浅欢的孙女,那是因为你名义上的的母亲,其实是浅欢的妹妹,也是当时唯一知道浅欢的行踪的人。”

    “可是,尽管如此,为了不败露,将浅欢的妹妹,也就是你现在所谓的姑姑,当做了我和浅欢的女儿,至于郁烟霞,只是一个名义而已。”

    “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我,浅欢,你姑姑,薛肆,以及郁烟霞了。然而,因为郁烟霞在怀孕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很有可能连带着腹中的孩子也一起丧生。”

    “那个时候,你的存在还是一个秘密,而浅欢以让你当做郁烟霞的女儿为条件,浅欢用尽了自己的生命,挽救了郁烟霞和她腹中的孩子。”

    “所以,薛肆和郁烟霞对浅欢一直感恩在心,一直将你视如己出。而你的母亲,也因此而去世了。”

    “可是那之后不久,郁烟霞患上了恶疾,道士说是因为你的存在,所以,尽管郁烟霞如何阻止,薛肆还是将你送到了丞相府。”

    “而那之后不久,郁烟霞的病就痊愈了,可是你姑姑一直不让你回异性王府,也许就是一直对薛肆当时的行为怀恨在心。而你的母亲在你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封印住了你体内神族的血液,让你如同普通人一般生活。”

    “而后你姑姑为了让丞相府更加稳固,其实也是为了让你更加平安快乐,嫁入皇宫,凭着丞相府的靠山成为了皇后,也生下了你的表哥,也就是席落。”

    “而这些,基本上就是所谓的真相了。我曾想过你总有一天会来问我,只是没想到,直到了现在,说出真相的时候,却还是觉得难过……”

    将话全部说完,薛啸仿佛已经彻底老去,变成了满头白发,满脸沧桑。

    薛沛一直安静的听着,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心中却是荡起一层层的涟漪。

    原来如此……薛冉其实是她母亲的妹妹,原来之所以她会成为郁烟霞的孩子,是因为浅欢牺牲了自己,为她换来了平安么……

    难怪啊,薛冉每次见她情绪都会有那么大的波动。

    也难怪她会在丞相府而不是异性王府……原来,这就是真相啊。

    呵。一个为了自己的族群而牺牲掉自己的爱情,一个为了自己的痴恋而牺牲掉自己的性命的女人么?

    只是,如今听到这些,她还真是伤心不起来啊。

    表情淡漠地起身,薛沛再也不看薛啸一眼,转身走出书房。

    坐上轿撵,薛沛打算回皇宫。

    然而,却在这时,守在两旁的侍卫突然大喊:“有刺客!快护驾!保护皇后娘娘!”

    闻言,薛沛缓缓抬眸,目光森冷地看着那红色的门帘。刺客?为什么会有人知道她出宫了?为什么知道她会来丞相府?

    也就是说,丞相府中,有歼细是么……

    不久,就听见轿撵外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以及四周的百姓尖叫逃跑的声音,轿撵也被迫落在了地上。

    薛沛淡定地坐在轿撵内,完全不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