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 > 相逢,全身漆黑的女人?

相逢,全身漆黑的女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帝霸宠,妖后狠猖狂,相逢,全身漆黑的女人?

    落到已经化作废墟的丞相府,薛沛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阁楼,随脚一踩,然后整个人就掉入了洞中。舒悫鹉琻

    如果真的以为只有墙上的机关才能打开密道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通过和曾经一样的机关,薛沛顺利来到了地下室。看着挂满了四周墙壁的武器,以及那围满了周围的装着子弹和炸药的柜子。

    淡笑着点了点头。很好,果然没有被损坏!

    但是……眼眸放到那个隐蔽的大门上。那里才是关键啊。

    依旧是通过指纹认证,薛沛进入了那个实验室。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被损坏的迹象,那么,就去那里看看吧!

    薛沛从装满了不同种类和颜色的药水的柜子中,掏出一瓶装着红色液体的瓶子,然后拿着瓶子走到了实验室的中央。

    在中心站定,这时才发现,实验室的中央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图案,或者将其称为法阵更为贴切些。

    只见薛沛将那红色的液体倒在阵法之上,让那液体流满了整个阵法的凹槽,随即,只见阵法发出刺眼的红色光芒。

    而薛沛则是在那红色光芒之中缓缓下降。

    四周一片黑暗,直到几分钟之后,渐渐有光亮传来。微微眯起眼睛,薛沛眼眸带着笑意的看着那个出现在视野中的庞然大物。

    很好,最重要的大家伙似乎没有受到任何损坏呢。

    薛沛回到魔族的时候,席沉已经醒了。或许是因为席沉那bt般的体质亦或者是精神力,竟然在短短一天之内就醒过来。

    刚刚回到房间就看到已经苏醒的席沉,薛沛表示自己相当激动。

    眼角含笑的看着直接扑到自己怀里的薛沛,席沉忍不住失笑,只是却又有些自责。他受重伤的样子,吓到她了吧?

    “吓到你了么?”

    席沉语气担忧的问道,同时,伸手抚摸着薛沛柔顺的长发。

    微微一愣,随即薛沛对席沉露出一脸抱怨的表情,嘟着小嘴倔强的嘟囔道:“谁会被你吓到,别自作多情了!”

    说着,还不服气的撇过脑袋,不看席沉。

    见此,席沉眼中的自责却越发浓郁,抚摸着薛沛的小脸,低声道:“对不起。”

    闻言,薛沛的睫毛微微颤抖,转过脸看着满脸自责的席沉。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席沉脸色苍白,额头留着鲜血的狼狈模样。

    那虚散的目光,苍白的笑容,无力的举措,都让薛沛恐慌。

    随着脑海中的回想,薛沛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如果他不在了怎么办?如果……

    越来越的联想在心中浮现,薛沛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

    如果他不在她身边了,她该怎么办?

    “呜…….”到了最后,薛沛干脆直接哭了出来,晶莹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不断地从眼眶滚落下来,滴落在席沉的手背,却刺痛了席沉的心。

    双手揪着席沉的衣领,薛沛趴在席沉的怀中,浑身都在颤抖着。

    为什么她从前从不曾想过,一旦席沉不在她的身边,她会变成怎样?

    一手紧紧地搂着薛沛,一手慌乱的抹去薛沛脸上的泪水,可是那泪水却仿佛没有源头一般依旧不停的落下。

    席沉看着薛沛恐慌的模样,心中的怜惜越发扩大。

    “别,别哭……别……”

    用唇含住那一滴地落下的眼泪,细密而温柔的吻落在薛沛的脸上,让薛沛渐渐止住了泪,抬眸看着满目柔情看着她的席沉。

    满足的叹息,薛沛忍不住苦笑。这样的席沉,她怎能不去深爱?

    只是,薛沛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席沉,煞有其事地说道:“席沉,你说,如果那一次你也是这么表现的话,可能结果会改变的哦。”

    闻言,席沉微微一愣,眉头微挑,道:“那一次?”

    原谅席沉,因为薛沛给的提示实在太少,以至于席沉想不起是哪一次。

    薛沛倒也没有生气,自己解释道:

    “就是以前我和你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啊,记起来了么?”

    闻言,席沉微微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笑。他怎么会不记得?真要说的话,和薛沛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的时候,让他印象深刻呢。

    要说到第一次见面,就是薛沛打算自杀的时候,无意见看见席沉出浴的场景的那一幕,席沉可谓是百般纠结无奈。

    第二次见面,现在的席沉恐怕会觉得蛋疼。

    话说当年,第一次见面之后,薛沛就对席沉各种死缠烂打。有一次,薛沛准确的掌握到了席沉下榻的酒店。

    于是乎,薛沛在席沉到酒店之前就现在席沉的房间内埋伏起来了。

    而当席沉到房间去的时候,想不傻眼都不行!因为薛沛躺在席沉的床上,姿势撩人,香肩半露,惷光迷人,神色妩媚,若是一般男子,肯定会扑上去的!

    而席沉当时在愣怔了半分钟之后,就满头黑线地来了一句:

    “南宫庄主请自重。”

    而薛沛当时的回答当然也是相当的雷人,当时可谓是把席沉雷了个外焦里嫩,而薛沛的回答则是这样的:

    “没事,反正节操不值钱。”

    于是乎,自从那件事之后,席沉就对薛沛唯恐避之不及,因为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薛沛的毫无节操。

    至于那第三次见面,是最让席沉印象深刻的。

    话说当年,薛沛对席沉可谓是三十六计都用上了,可是自从酒店那之后就再也没能见到席沉,薛沛再傻也知道席沉是刻意躲着她的。

    于是,无节操没下线的薛沛,则是想到了最坑爹的办法——下药!

    经过了好几天的精密确认和部署,薛沛最后总算锁定了席沉的行踪。然后,在沉迹离开去寻找食物的时候,薛沛就用魅音将沉迹控制住了。

    而那之后,沉迹就带着被下药的食物给了席沉,后果可想而知。

    席沉也是在吃了食物之后才发现食物有问题的,可恨就恨在薛沛道行太深,控制人控制得毫不留余地,所以也没有任何不对劲。

    而那之后,同样吃了食物的沉景和被控制的沉迹也华丽丽的中药了。

    或许是因为席沉比沉景和沉迹强悍太多,所以沉迹和沉景昏过去之后,席沉还可以勉强保持清醒。

    而薛沛就如此大喇喇地出现在席沉的面前。

    那个时候的席沉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该知道,他被薛沛下药了!

    于是,席沉几乎用咬牙切齿的语气道:“你居然给我下药……”

    而当时薛沛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地让席沉无语万分,当时的薛沛蹲在席沉面前,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理所当然道:

    “这完全是因为人家太耐你了嘛!”

    于是,自从那之后,席沉不管怎么躲,怎么藏,怎么跑,都甩不掉薛沛这个小尾巴。而席沉又从来不对女人出手,才会被薛沛吃得死死地!

    现在想起过去的往事,席沉还是觉得哭笑不得。

    他怎么觉得,自己仿佛从一开始就掉入了薛沛的陷阱中呢?

    但是席沉可能不会知道,事实确实如此,自从看了席沉出浴的场景,让薛沛对席沉一见钟情之后,捕获席沉的计划就已经在进行了。

    而可怜的席沉,可能需要很久,或者永远都不知道,他爱上薛沛是必然。

    而这个必然,则是经过了薛沛的无数精密计划而产生的。

    或许在他们最初相见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他们会是彼此今生最美的遇见。

    虽然席沉醒了,可是身上的伤势并没有安全痊愈。

    此时,薛沛坐在书房内,听着水鸢给她汇报关于残存下来的妖族、鬼族、神族以及人族的最近的动向。

    薛沛面无表情的听着,而水鸢却顿了顿,然后道:

    “魔王,您从前的侍女,漪澜和漪韵想要见您。属下已经将他们安置在客房,魔王您是否要接见她们?”

    闻言,薛沛总算抬起了脑袋。

    漪澜和漪韵?这么说起来,似乎还真有那么两个人……汗,沛儿啊,你也太没心没肺了点儿吧?

    “让她们到这里来。”

    淡淡的下达命令,薛沛垂下眼眸。正好,她正觉得无聊呢,就找一点事情来解解闷好了,她们来得正是时候。

    漪澜和漪韵一进入书房,看到薛沛之后,立刻下跪行礼,两个人的语气和表情都表现得相当激动。

    见此,薛沛只是扯出一抹浅淡的笑容,道:

    “起来罢。来和我说说,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做什么?”

    随意的问出口。漪澜和漪韵对视一眼,漪澜上前一步,回答道:

    “回主子,最近属下们都在打理天宫山庄、烟雨楼和夜阁,不曾怠慢过,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还请主子放心。”

    闻言,薛沛却微微一愣。

    天宫山庄?烟雨楼?夜阁?这是什么?等等……薛沛突然间就恍然大悟了。她居然给忘了,这些都是她在人界的势力呢!

    要是漪澜和漪韵没有提起来,她还真的就给忘了!

    “这期间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闻言,漪澜和漪韵再次对视一眼,沉默良久,漪澜才继续道:

    “期间有一次,其他的帮派想要联合起来袭击夜阁,夜阁在最后才收到消息,防御不及,可是一个全身漆黑的女人却出现了,单凭一人之力就覆灭了所有敌人。”

    闻言,薛沛微微愣住。一个全身漆黑的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艳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红尘并收藏冷帝独爱,妖后狠猖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