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八章 边角料的利用

第八章 边角料的利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刺史府书房,看着案几上的两份诗稿,侯君集沉声道:“可查清那个陆安的身份?诗文到底是何人所作?”

    想起先前望湖楼的情景,侯君集的表情有些不大好,诗是好诗,但人却……压根配不上诗么。

    “岳父大人,诚如楼上学子有言,陆安乃城中大商贾陆通之子,为人憨厚,虽自小延请名师教导,识的几个字,但文采一般。”说话的是个高挑威武的男子,正是侯君集的女婿贺兰楚石,现任东宫侍卫。

    “哦,那他为何出现在望湖楼?那两首诗……”

    贺兰楚石道:“陆通不知天高地厚,一介商贾却一心想让儿子入仕,故而让陆安前来行卷。像他这般低贱的庸才本该被扫地出门的,却陆安不知从何处弄来两首好诗,混上了望湖楼。”

    “这就对了,能写出这两首诗的,肯定不是庸才,那个憨小子,不像……否则,岂能不知玉门、楼兰在何处?”

    侯君集叹道:“也不知那两首诗出自何人手笔,甚合我意,想来是位才俊,我还真想见见。”

    “岳父大人…”贺兰楚石迟疑道:“适才小婿已⌒,经单独问过,那陆安也老实交代了,是他声称是花三贯钱从一个年轻人手中买来的。”

    “买诗?”侯君集眉头皱起了,似是头一回听说这样的买卖。

    贺兰楚石道:“确实如此。”

    “怪哉!”侯君集顿时眉头一皱,疑惑道:“你不是觉得此事很古怪吗?既有好诗文,望湖楼近在咫尺,何不来行卷,反而要做那有辱斯文之事?”

    “据陆安所言,那年轻人声称家中贫寒,已无米下锅,急需钱财……”

    侯君集摇摇头,不解道:“话虽如此,但还是有些蹊跷,能作出此等诗文的人必不是庸才,他应该明白,若拿着这两首诗上望湖楼,得到的岂止是三贯钱?”

    贺兰楚石猜测道:“会不会是此人出身贫家小户,为人愚钝,目光短浅呢?”

    “出身贫寒或许不假,但看看这句不破楼兰终不还,可见此人志向不小,颇有雄心,能是目光短浅的愚钝之人吗?”

    侯君集摆手道:“他不来行卷,却要做那有辱斯文之事,究竟为何呢?到底是无心仕途,还是看不起我侯家呢?”

    之前在长安确有这样的先例,很多学子看不起侯君集一介武夫,行卷多选择长孙无忌、房玄龄、萧禹等文臣门下,侯君集为此多少有些失落。本想趁着此番出任陈州刺史的机会招揽些许两淮才俊,却不想又出了此类状况,是以侯君集下意识有些敏感。

    贺兰楚石深知内情,急忙劝慰道:“岳父大人莫要多想,多半是此子有眼无珠。”

    侯君集沉吟道:“尽快找到此人,我想见见!”

    “是!”贺兰楚石道:“据说两首诗本来作价五贯,约定余下两贯去陆氏商行取的,也不知那年轻人会否前往。”

    “别指望了,多半不会去的。”侯君集摇摇头,吩咐道:“另寻途径,尽快找吧!”

    “是!”贺兰楚石欣然答允,旋又问道:“对了,其他的才俊怎么办?那个郑斌的文采也很不错。”

    “诗是好诗,但此人你有详细了解过吗?”侯君集看着女婿,目光如炬道:“跟我说实话,这几日你随我接待地方士绅才俊,可与这郑斌有来往?”

    贺兰楚石心中一惊,迟疑道:“是的,前两日曾与郑斌见过,因他出身荥阳郑氏,故而高看他些。交往之中,他声称刺史府年久失修,可能住处不够,可提供南街宅院一所暂居…”

    “暂居?白送的吧?”侯君集道:“你最好检点些,荥阳郑氏子弟还是得慎重……”

    一语双关,贺兰楚石听得明白,当即道:“是,小婿谨遵教诲。”

    侯君集沉吟片刻,悠悠道:“此来陈州,本不必你来护送的,太子殿下却特意恩旨……楚石啊,你记住了,行卷招揽的人才要举荐,但是举荐给朝廷,给陛下,而非他人;另外,你是我女婿,也是太子殿下的侍卫,一言一行当需谨慎啊!”

    “是!”贺兰楚石心中一震,额上汗珠陡出,低头应允,眼珠子却不听转动,却不知在想什么。

    ……

    憨厚的陆安哭了,哭的很伤心,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花了五贯……三贯钱买了两首诗,如愿以偿上了望湖楼,还在刺史大人面前扬了一回名,他很高兴。

    玉门关好像听说过,楼兰压根闻所未闻,反正都没去过,谁知道在什么地方?刺史大人一问,立即傻眼穿帮,出了大洋相,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

    那厮也真是的,卖给自己诗文,也不详细解释下意思,结果让自己好生丢人。离开前还被刺史大人的女婿抓住,好一通逼问,几乎吓死憨宝宝。

    无奈之下,他只得竹筒倒豆子般把知道的全说了,毕竟性命重要,老爹给自己取名“安”字,为的不就为了平安么。

    好在平安离开了,接下来最头疼的便是回家如何向父亲解释,明天陆家肯定会是淮阳第一大笑柄。

    都怪那个卖诗的年轻人,余下的两贯钱别想要了……不,等他明日去了店里,那三贯钱也得要回来,还得要他赔礼道歉,哼!

    ……

    看着陆安离去的背影,站在街边角落里的郑斌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查清楚否?陆胖子的诗文从何处而来?”

    “郑公子,兴许是陆家往日请人所作。”

    “不对!”郑斌摇头道:“若非早有准备,第一遭陆安便会拿出来,我们来的时候,他何至于垂头丧气,失望而归呢?再者,若是真是早有准备,陆胖子焉能不解诗中意境?”

    “这……难道是他第一遭离开后得到的诗文?”

    郑斌眉头一动,问道:“可知他当时都见过什么人?”

    “哦,我好像看到陆胖子与谢家那个败家子在一起嘀嘀咕咕,难不成……”

    “谢逸那个败家子?”郑斌眉头一皱,眼神阴冷,疑惑道:“会是他坏了我的好事?”

    ……

    谢逸猛然打个喷嚏,他还不知道,自己卖掉的两首诗在淮阳城里起了风波,到手的三贯钱也被人惦记上了。

    此时他正坐在炕上,哄妹妹小蛮入睡,小丫头嘴馋,吃了不少蜜饯点心,肚子有些不大舒服。

    嫂子杜氏则忙着在裁剪布料,给她自己和小蛮做新衣。仔细想想,似乎已经许久没有裁过新衣了,哪个女人不爱美呢?杜氏心里忍不住还有些小兴奋,脸上自然也就多了一丝笑意。

    俗话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动人,一点不假啊!谢逸看着姿容俏丽,嘴角含笑的嫂子,那楚楚动人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神荡漾。

    也许是沉浸于快乐,也许是专心致志,杜氏并未发现谢逸异样的眼神,一直专心裁剪,不一会便妥当了。

    谢逸夸奖道:“嫂子真是心灵手巧,这就好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缝制了。”杜氏放下剪刀,将裁好的布料收好,看着裁下的边角料,有些迟疑了。

    “嫂子是为难这些边角料如何处置?”

    “是啊!”杜氏点头道:“扔掉太可惜,可做旁的衣物尺寸又不够,还是放着以后缝补用吧。”

    “这个……”谢逸瞅着边角料的形状与大小,沉吟道:“做大一些的衣服肯定不行,不过小一些倒是可以……”

    “你是说给小蛮做?”

    “不,给你自己做。”谢逸道:“还记得那日纸盒上的画册吗?那上面的衣服……女子的贴身小衣……”

    杜氏猛然想起防晒霜盒子的上的图画,顿时羞的两颊绯红滚烫,三郎好坏,那样的衣服……

    谢逸笑道:“那个更符合人体曲线,穿着舒服,嫂子要是不信,按照自己的尺寸做一套试试……”

    “不和你说了,夜了,歇着吧!”满脸绯红的杜氏急忙收起布料,为已经睡着的小蛮盖好被子,便匆匆吹了油灯,和衣睡下。

    谢逸暗叹一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古人的作息真是健康,只是冬夜漫漫,孤枕难眠啊!

    嫂子好像也是如此,辗转反侧的,也睡不着?因为这点小事就这般害羞?

    嘿嘿,谢逸不由想起了那些边角布料,也不知嫂子会不会充分利用,做成小衣穿在身上又会是什么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