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十七章 故乡自有贵人助

第十七章 故乡自有贵人助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胖少年的老爹陆通原本只是个小粮商,但十多年前抓住了一次机会发迹,从而成为陈州有名有号的大商贾。

    武德六年,辅公祏反唐,河间郡王李孝恭奉命率部平叛,军粮运输不济。粮商陆通抓住机会,动用船队将自家仓中粮食运往前线,解大军燃眉之急。

    平叛之后,立下功劳,得到李孝恭的旌表和关照。从此立足陈州,几年下来便成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

    但陆通并不满意现状,大唐是个贵族社会,讲究门第,讲究士农工商,商人没有地位,哪怕有钱也处处被人轻视。纵然是昔年资助武德皇帝起兵的武士彟,爵封应国公,依然被人看不起。

    想要改变低贱地位,途径有二,一个是联姻,迎娶高门显贵家的女子为妻,应国公武士彟迎娶杨夫人便是如此。

    其次便是入仕,虽改变不了门第,但不至再是在被人轻贱的商贾。然后再重修一下家族谱牒,与某个名门望族沾亲带故,几代人之后,陆家便能非同往昔。

    为此,陆通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前往长安拜访昔日“恩主”李孝恭。可河间郡王岂是一介商贾能♂,够见到的?尚未递上名刺,便被王府侍卫扫地出门了。

    也是,自己并非王府门客,时隔多年的一点旧交情,郡王贵人多忘事,恐怕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碰了一鼻子灰的陆通黯然离开长安,临走时在会昌寺算了一卦,得到的说辞是——故乡自有贵人助。

    本来陆通不相信,却不想恰好陈国公履新陈州,两淮才俊竞相行卷。也许这就是会昌寺高僧所称的贵人吧,纵然儿子资质不佳,学问不深,陆通依旧让儿子陆安前去,至少要试一试。

    结果儿子“不负所望”,力压众才俊,扬名望湖楼,却随即成为全城笑柄。好在事情过去了,风头正慢慢平息。

    陆通少不得郁闷,却没有生气,也没有责怪儿子,更多的则是失望,难道当年会昌寺法师所言有误?

    陈州这等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如果国公都不算上贵人,还能有谁呢?

    一想到儿子资质平庸,陆通便怅然若失,也许陆家真没有这个富贵命,还是不要白日做梦的好。好好教儿子做生意,纵然商贾地位低些,却也富足自在。

    只是……

    眼下这生意也不大好做,当年借着帮过河间郡王,陈州地面上官员商贾都卖几分面子,才得以做大。但时隔多年,李孝恭遗留的影响早已烟消云散,陆家不过是个普通的商贾而已。

    当以荥阳郑氏为后台的商家介入时,陆家的生意便不好做了,淮水船运被郑家控制后,陆氏商行的粮食运输便处处受到掣肘。

    郑家运来了西域的葡萄酒之后,陆氏商行原本红火的酒水生意也暗淡的。郑家少东主的郑斌更是咄咄逼人,处处打压嘲讽陆家。

    以至于陆通时常感叹,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灵?流年不利,还是陆家命数不佳,注定难富贵?自己眼下还能支撑一时,儿子生的憨厚耿直,将来恐怕难以独当一面。

    陆家未来堪忧啊!

    陆通忧心忡忡看着儿子,长吁短叹之际,一个少年人登门了。

    ……

    “请问少年郎有何贵干?”立即有伙计上前询问。

    来者正是谢逸,他先四处打量几眼,笑道:“我是你们少东家的朋友,来找贵行东家……”

    呃……

    伙计可能不习惯这个逻辑,一时有些愕然,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胖少年便冲了过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少东家,这位少年郎自称是您的朋友……”

    “朋友?我与你是朋友吗?”胖少年一把推开伙计,冲上前几乎抓住谢逸的衣领质问。

    “当然了,难道不是吗?”谢逸笑着反问。

    “还说呢,若非你是,我何至于……”往事不堪回首,胖少年想起来便火大,欲哭无泪。

    谢逸轻声道:“那日见你很想上望湖楼,我才将诗文卖与你的,至于后来的事情,谁也不希望嘛,所以怪不得我啊!

    就像有人从你家买了个瓷瓶,回去之后用瓷瓶打死人了,难道要你抵罪吗?”

    “呃,好像……有些道理。”

    谢逸笑道:“没错吧,与我无关对吧?”

    “哼,你今日前来作甚,要拿两贯钱吗?没门!我不要你赔钱就不错了。”胖少年果断拒绝。

    “嘿嘿,胖……陆兄多虑了,在下今日前来是想和你谈笔生意。”说完之后,谢逸满脸含笑。

    “生意?”吃过一次亏的胖少年陆安顿时心生警惕。

    “陆兄,我当真是来谈生意的。”谢逸一脸真诚,很疑惑为什么没人相信呢?

    “少年郎如何称呼?来谈什么生意?”在幕后冷眼旁观许久的陆通走了出来。

    “在下谢逸,敢问可是陆东主当面?”其实谢逸本身就是来找他的,胖少年憨憨的,确实老实,但肯定决断不了这样的大事。

    “敝人陆通,原来是谢公子,当日就是尊驾卖诗与我儿?”陆通满脸含笑,看不出是喜是怒。

    出于谨慎,谢逸歉然道:“正是,当日是在下唐突了,以至于累及少东主。”

    陆通和颜悦色道:“罢了,到底是我儿学问不精,不过谢公子大才,何故不去望湖楼行卷呢?”

    “这个……人各有志,处境不同,选择自然不同……”谢逸道:“兴许陆东主也听过在下的名头,只是不怎么好听……那日家中窘迫,不得已才从令郎手中换得度日家资,说起来还要感谢少东主呢!”

    “谢公子言重了。”足够的寒暄之后,陆通正色道:“言归正传吧,尊驾今日的来意是?”

    “谈生意,谈合作。”

    “不知是什么生意?”

    “陆东主先尝尝这个。”谢逸递上一个小瓷瓶,这是昨日从刺史府顺出的提纯酒,本来打算做日常消毒用的,结果重新调配下另作重要用途。

    陆通接过,在鼻头轻轻一嗅,脸色已然起了变化。待入口之后,先是表情微微有些痛苦,随后眉梢尽是喜色。

    “谢公子,此酒何以如此醇烈?”

    谢逸道:“如果贵府商行出售的皆是此等烈酒,不知销路如何?”

    “此酒虽与葡萄酒原味相似,但更为醇烈,想必更得客商喜爱!”陆通是精明的商人,一眼便看出其价值。

    “我有此酒酿制配方,陆东主有作坊,不知可有合作可能?”

    “当然,如果谢公子有此意,求之不得啊!”陆通满脸欣喜,随即却又神色凝重地问道:“不知谢公子缘何专门与我合作?”

    “因为我们有相同的敌手……”

    一转念,陆通便想到了很多。作为一个消息灵通的商贾,城中很多传言都有所耳闻,败家子谢逸的名头也听到过。

    “确实如此。”陆通笑问道:“只是……谢公子既有超凡文采和宝贵秘方,当初若是……想必今日也会是陈州首屈一指……”

    陆通说的很委婉,就差直接说:你这么有本事的,当初为何非要做个败家子呢?否则今日何至于如此落魄?

    着实是个尴尬,也很难回答的问题。

    谢逸无奈,只要硬着头皮道:“陆东主,当初在下年少无知,多有轻狂之举,实在惭愧。不过在下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陆通心中默念两边,眼中顿时异彩连连,这气度,这雄心,这志向,非同一般啊!

    “谢公子果然大才,失敬!”陆通道:“合作自然是好,只是我等皆是无权无势的平民,竞争起来恐怕……”

    郑家乃是庞然大物,实力强大,手段算不上高明,但足够强势,寻常人根本不敢与之正面交手。陆通过去多是采用避让策略,以至于局面越发不堪,才落到如此地步。

    醇烈的酒激起了他重振旗鼓的信心,却依旧对郑家的威胁多有顾虑。

    谢逸看穿了他的心思,笑道:“不必担心,如今可不是武德年间了,那家的女婿倒台日久,如今虽然张扬,却不敢过分狂妄。

    毕竟……要不了几日,在下便会是刺史府的座上客,如此陆东主可否放心呢?”

    荥阳郑氏这几年确实不如以前,盖因为他家的女儿郑观音原是隐太子李建成之妻,本来注定母仪天下的太子妃。

    可惜玄武门之变后,成了被幽居深宫的罪妇。荥阳郑氏原本是鼎立支持女婿李建成的,在李世民眼里多少有点眼中钉的感觉。不过千年世家门阀,轻易拔除不得,更不能轻动,不过是稍微冷淡些罢了。

    荥阳郑氏也有自知之明,这几年一直相对低调。在寻常百姓商贾面前作威作福可以,但在昔日的秦王府旧将,当朝国公面前绝对不敢嚣张。

    如果谢逸是刺史侯君集的座上客,那么郑家何惧之有?想起让儿子丢脸的两首诗,陆通相信这完全有可能。

    不由自主间,他还想起了会昌寺法师的那句话——故乡自有贵人助。陆通不由意动,难道……莫非这少年郎便是我陆家的贵人?

    ps:感谢书友依风弄月的打赏,周一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