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一〇九章 情之所起

第一〇九章 情之所起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本该是很浪漫的场景,可谢逸却闹出个乌龙。

    出了皇宫,他接到报讯,有人在东市寻衅,意图对杜惜君不轨。

    他不敢耽搁,当即飞奔而来,冲入了安逸轩内的静室,推门而入不急细看,瞧见窈窕的身影便一把握住了芊芊玉手。

    口中喊出杜惜君的闺名,定睛再看时,才发现摆了乌龙,面前之人竟是——郑丽琬。

    尴尬,当真尴尬,三个人都觉得尴尬!

    直到回到淮阳县伯府,杜惜君想起郑丽琬那狐疑,了然于心的眼神,脸上还有些难为情。

    小叔直呼嫂子闺名,举止语气还那般亲昵,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范畴。

    不用说,郑丽琬那般聪明,肯定猜破了谢逸和自己的真实关系。

    虽说此事算不上秘密,外人纵然有所猜疑也不打紧,但这回等于是自爆内情于外人,还是郑丽琬这样的“特殊身份”,情形完全不同。

    “三郎,都怪你……”杜惜君埋怨道:“何故那么着急,也不看清楚便着毛手毛脚的……”

    +,  “误会,纯属误会。”谢逸讪讪一笑,多少也有些许尴尬。

    “陆东主也真是的,也不知道拦着你,说一声。”

    “我关心你,一着急顾不上问便冲进去了……”

    “结果就冒犯了郑娘子,让人家难为情,还会笑话我……”

    谢逸诧然道:“笑话你什么?”

    “明知故问。”

    “你是说……”谢逸恍然,摇头道:“没什么的,她知道了又能如何?你怎么害羞了?而今同榻共枕的时候都没见你这般脸红。”

    “还说……”杜惜君依偎在侧,沉默了片刻,低声悠悠道:“三郎,你喜欢郑娘子吗?”

    “呃,这话从何说起?”

    杜惜君悠悠道:“郑娘子容貌绝美。气质优雅,才貌双全,你不动心吗?”

    谢逸俯身看着佳人眼眸,轻笑道:“你担心我移情别恋,另结新欢?”

    “要是郑娘子倒很好,和你很般配。”

    杜惜君的回答让谢逸大跌眼镜,这女人心啊……

    说起郑丽琬,那样的才貌气质,哪个男人不想收入私房,得其倾心?只是哪里那么容易?郑丽琬能不能看入眼是一方面。男人敢不敢娶又是另一方面,毕竟是李二曾看中的女人,至今无人敢染之。

    “三郎,郑娘子说她喜欢梅花。”

    “哦!”

    “你写的梅花诗文想必她很喜欢,是她在丛中笑吗?”杜惜君突然不着边际地问出一句。

    “呃,这都哪跟哪啊?”谢逸满心冤枉,但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曲江池紫云楼上,丽人款款,红梅耳畔朵朵开的情景。

    杜惜君这才低声道:“不过今日幸好有她在。否则……”

    “好了,给我说说今日情形吧?”谢逸有些后怕,更有些愤怒,自家店前竟然有人敢对杜惜君无礼。真是该死!

    “我刚出门,那个醉汉便靠上来,很是无礼……陆东主为了护着我,护卫便和对方的豪奴打起来。直到郑娘子呼叱。”想起当时情景,杜惜君仍旧心有余悸。

    “醉汉,是什么人?”

    杜惜君悠悠道:“郑娘子让我告诉你。那人名叫韦悦,是京兆韦家的,好像还是宫中韦贵妃的侄子……她说此事可能并非偶然,是有人意图对咱家不利,让你小心。”

    郑丽琬能这么说,自然不是无的放矢,对方的背景,已经今日的具体情形,来龙去脉,还得让陆通好生打听一番。

    “那个姓韦的喝醉了,险些对郑娘子无礼,好在吴王殿下现身,出手惩治狂徒。”

    杜惜君悠悠道:“回头得好好向吴王道谢,当时陆东主有意赠送香水答谢,但吴王坚持不收,照常付了钱资。”

    “吴王李恪?!”

    谢逸不禁讶然,心中感慨一声,他对这位三皇子殿下也早有所耳闻,李世民诸子中最英武者便是这位。而且其身世和经历,乃至最终结局,都有不少让人慨叹之处。

    万万没想到,初次与吴王李恪产生交集,竟然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下。

    是得感谢李恪,多亏他及时出现,否则单凭郑丽琬一个柔弱女子,恐怕无济于事。

    纵然事后韦悦被严惩,但可怕的后果已经造成,着实不堪想象,此番算是欠了吴王府一个人情。

    不过……李恪不是驻守安州吗,怎地突然回了长安,还出现在东市,恰好上演一出英雄救美?

    这事是纯属巧合,还是……

    当此之时,凡事不多不得考虑的多些!

    ……

    丰乐坊,郑家香闺。

    郑丽琬坐在榻边,摩挲着双手,呆呆地有些出神。

    手背上隐约还有些许泛红,那是他抓握过的痕迹,他这一握当真有些用力,却也是关切情深。

    她听得分明,谢逸进门呼喊的是“惜君”二字,想必是谢夫人的闺名。虽说此谢非彼谢,但看而今的情形,应该是“一家人”。

    兰心蕙质,心思细腻的她自然有留意到一些细节,比如杜惜君身上那独一无二的茉莉香味,还有提及“三郎”时的微妙神情变化。

    原来他虽未婚娶,却早已金屋藏……

    唉!

    听到自己的叹息声,郑丽琬猛然惊醒过来,刚才自己是怎么了,怎地变得如此八卦?怎地关心起他家的后宅之事,叹息又算是……

    刹那间,郑丽琬两颊绯红,心底里竟泛起了些许羞涩之情。

    “娘子,你怎么了?”贴身侍女阿碧瞧见,轻声询问。

    “没,没什么……”郑丽琬连忙否认,神态和语气反而出卖了心思。

    阿碧嬉笑道:“那娘子怎么脸红了?又何故叹气呢?”

    “啊,没有……屋里太暖和了。”落落大方的郑丽琬头一回在侍女面前有些无措。

    “是不是因为娘子被人拉了手?”阿碧见状,壮着胆子道:“说起来谢学士还真是头一个。

    头一个和娘子同车,如此接近的男子;也是头一个拉娘子的手,肌肤相触的男子。且发生在数日之间,相当巧合,也许……”

    不等郑丽琬说话,阿碧索性大着胆子道:“娘子,也许谢学士是您命中注定的……”

    “胡说什么呢?”郑丽琬立即呵斥一声,脸上和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怒意,更多的情绪也许是难为情。

    阿碧见状,低声道:“娘子天生丽质,聪敏淑惠,才貌双全,整个长安少有女子能及,原本早就该嫁得如意郎君的。

    可惜自打那年被圣旨耽误了以后,娘子凭白蹉跎了这好几年时光,孤身孑然。老大人(郑仁基)临终时还在叹息,悔恨一时疏忽误了娘子终身,希望娘子能觅得良人,一生幸福。”

    提及往事,郑丽琬的神色也微微黯然,遗憾与感慨良多。

    阿碧续道:“可惜纵观这几年遇到的男子,几乎没有一个娘子能看入眼中的,更没有一个有胆量接近娘子。太极殿那边又不发话,总不能让娘子一直空耗青春年华吧?

    这时候,谢学士突然出现,难得他丰神俊朗,才学出众,与娘子也颇为般配,更胆识过人。

    仔细说起来,谢学士与娘子也颇有缘分,那天初遇刚好车辕坏了;今日去东市,又凑巧遇到……谢学士匆匆进门,虽说闹出了误会,却……也许是天意使然也未可知啊!”

    “阿碧大胆,胡说什么呢?”郑丽琬脸色一沉,却仍旧掩藏不住耳根处的绯红。

    “娘子若恼,责罚便是了。”阿碧一下子跪在面前,低声道:“但阿碧并非胡言,而是关心娘子。阿碧自小孤苦无依,流落街头,是老大人慈悲,见我可怜,将阿碧带回府上侍候娘子。

    这么多年,娘子对我也是关爱有加,阿碧自然希望娘子能嫁得如意郎,能够幸福。所以有些话纵然斗胆,阿碧也是要说的。”

    这话倒是不错,阿碧自小便在郑家长大,与郑丽琬名为主仆,却多少有些姐妹之谊。尤其是郑仁基死后,更是彼此关心。

    只是阿碧的话……

    郑丽琬听在耳中,心里不禁有些……她下意识地摩挲手背,摩挲着那处握痕,想起被大手握住那一瞬间的感觉。

    虽有些疼,却是满心急切的关怀,情真意切,可惜是对旁人的……不由自主,郑丽琬不禁有些羡慕杜惜君,羡慕那种被人关心的感觉。

    见郑丽琬沉默不语,阿碧疑惑道:“对了,吴王殿下今日出手,甚是英武……娘子不会是看中了吴……”

    “阿碧!”郑丽琬这次的语气明显严厉了许多,她可以看中任何一个男子,但绝对不能,也不会是当朝皇子。

    “娘子恕罪,奴婢失言了。”阿碧低下头,轻声道:“对了,娘子需要当心,谢家那位杜夫人虽说是谢学士的……但看今日情形,恐怕……”

    “别乱嚼舌根,他发迹不到一载,听闻以前生计艰难……他们相守相扶,患难与共走过来不容易,互生情愫有什么奇怪的?”

    郑丽琬轻声叹道:“可惜世俗之人……人言可畏,难免有为难之处。在这一点上,她和我一样可怜,却又比我幸福太多!”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