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二〇九章 纠结的可汗

第二〇九章 纠结的可汗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潮澎湃”的不只是夷男,接这道圣旨需要勇气,宣读这道圣旨同样需要勇气。

    谢逸宣读圣旨的过程中看似镇定,云淡风轻,但实际上心里却在打鼓,忐忑不安。

    所谓的推恩,实际上却是挑拨离间,分化瓦解。

    夷男不傻,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是否会乖乖听话接旨真是个问题。若是当场翻脸,后果不堪设想,至少使团肯定是完蛋了。

    谢逸可不希望随便为大唐捐献,无论李世民做了怎样周到的安排,边疆军事防御如何完善,那是他的事情。自己的目标是既完成出使任务,也得平安回去,怎么都不能让家中两位娇滴滴妻子守寡啊!

    索性,夷男终究还是接下了圣旨,谢逸多少松了口气。

    但看到真珠可汗脑门上的汗珠,谢逸心中仍旧忐忑不安,显然夷男绝是心甘情愿,他可能很纠结,想必是好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才接下这道让他不爽到极点的圣旨。

    这不是好兆头啊!

    本来出使薛延陀的处境就不怎好,现在惹怒了真珠可汗,能有什么好果子吗?

    ▼, 夷男现在属于隐忍不发,但难保他事后会怎么想?

    万一夷男一狠心,或者经不住西突厥人的鼓动,自己实在很没安全感啊!

    实在是让人有点怕怕的!

    不过还好,这样总比当场翻脸要好,接旨以后等于承认了事实,夷男到时候再反悔就是的毁约。

    即便开战,在道义上处于不利地位,想要鼓动和召集更多草原部族协同起兵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些关于战事的细节,夷男少不得要有一番权衡,势必更加纠结。

    加之他两个儿子得了可汗封号,等于是得了实惠。自然是不希望老爹毁约的。如果一个人的决定连他最亲近的儿子都不支持,甚至多加反对,他能怎样?

    这是唯一让人欣慰的地方!

    “恭喜真珠可汗,恭喜两位小可汗。”谢逸轻轻吐出几个字来。

    夷男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讪讪点头,大度设对谢逸没什么好感,故而表情冷淡。突利失脸上确有喜色,然后却是憋着笑的那种,他显然能猜想到老爹的心情,故而不敢表露出来。

    哪怕是大唐皇帝御封的可汗。但在草原上,还是得以老爹夷男为尊,至少现在是这样。

    午间暖阳高照,天空有北雁南归,萧瑟的秋风吹过,汗帐前的高台上装点的丝绸彩带全都迎风飘扬,看起来十分喜庆,但气氛却……

    随后便是所谓的寿宴,但老寿星夷男却又几分食不甘味的感觉。最美味的烤羊肉送到面前,也味同嚼蜡。

    至于其他人,显然也受到推恩圣旨的影响,一个个或情绪低沉。或若有所思,心中计较着得失以及各种鬼主意。

    好好一场寿宴变得索然无味,甚至可以说有点沉重。

    夷男确信这是他多年来过的最郁闷的一个生辰,李世民派人来压根不是给自己贺寿的。而是警告,挑拨,添堵来了。

    一瞬间。夷男还有点后悔。

    也许一开始全然不必对唐使客气优待,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嘛,没良心啊!

    至于往后要不要薄待他们,薄待到何种程度,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一旁西突厥胡禄小可汗一直沉吟不语,但嘴角隐有笑意。

    在他看来,大唐皇帝某种程度是在作死,搞什么推恩和加封,有人会感恩戴德吗?至少夷男肯定不会。

    谁都不傻,仔细思量一下后,推恩的实质是什么便清楚明白,李世民想要搞什么推恩分化瓦解没错,但现在这个时机,用这种方式难道不会适得其反吗?

    本来胡禄还比较苦恼如何说服薛延陀,如何完成西突厥预期的任务,现在似乎不用那么担心了,对手竟然在给自己帮忙。

    在胡禄看来,至少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一个有可能说服薛延陀倒戈的机会。

    如果薛延陀人愿意立即对大唐动兵,那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也怪不得旁人,完全是大唐人自找的。

    想到这里,胡禄心里便美滋滋的,不同于为同嚼蜡的夷男,他吃的津津有味。

    突利失吃的也很有味道,却也吃的很忐忑,今日的情形对他而言是好事,但是老爹夷男的态度不明朗,让他很是不安,甚至有些担心。

    万一老爹夷男反悔,直接和大唐撕破脸皮,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甚至还会因此而倒霉。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他期望的局面……

    ……

    寿宴理所当然不欢而散了,回到营地的那一刻,谢逸立即让孙武开做好防御,或者说逃跑的准备。

    夜北和雪殇等人更是做好应对,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撇开使团,单独护送谢逸离开。

    不过谢逸本人还算淡定,至少表现还算淡定,虽说今天是刺激到了夷男,但后果未必那么严重,何必自己吓自己呢?

    狄知逊更是淡然处之,镇定程度超乎寻常,或许与他当年在梁州都督府任长史的经历有关吧!经历过军旅生死关,还有什么可怕的?

    “谢学士不必多虑,夷男今日既然接旨,便证明他并无必胜的把握,不敢轻易动兵。”

    狄知逊道:“一旦第一时间迟疑了,接下来就会越发瞻前顾后,反而……”

    “这我相信,之前几次便发现了,夷男此人有些优柔寡断,顾虑颇多,此番同样如此。”谢逸道:“他从我手中接过圣旨的那一刻,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子,显然心里很挣扎,不过终究还是胆略不足,不够果敢。

    对于大唐而言,只此一点,夷男此人便不足为虑。不过万一他经不住旁人的劝说和刺激,动了什么心思,那可就……至少你我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且先等。静观其变,若是我们露了怯意反而助长了夷男的胆量,不值得……”说话间,狄知逊的语气也渐渐有些沉重。

    “狄侍郎所言有理,那就静观其变吧!”谢逸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今天能否睡得踏实仍是个大问题。

    “还有……”谢逸沉吟片刻道:“突利失那边或许可以动点心思。”

    ……

    夷男回到营帐之后便不断来回踱着步子,显得很是焦躁。

    大唐的一道推恩令突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推恩策的实质是什么不言而喻,李世民实在是不安好心,如果此法推行下去。也许要不了多久薛延陀就会分崩离析,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理智告诉他,不能遵从,山无二虎,国无二君这是汉人传承几百年的古训,绝对有其道理。

    两个人虽然是自己的儿子,然一旦有了可汗之名,就会是脱缰的野马,到时候根本不由自己掌控。

    最终在利益和全力面前甚至可能父子相残。即便他们敬畏自己这个父亲的权威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但父子两手足相残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虽说这其中有自己纵容的成分,但唐朝的圣旨无意将此事全面催化了。

    情况很糟糕!

    夷男好几次想要将两个儿子召到汗帐来问话商谈,他相信两个儿子当面一定会惟命是从。但是背地里会怎样就不得而知了。孩子大了,已经不是那么听话了。

    尤其听他们口是心非,父子之间毫无信任,彼此欺骗猜疑。还不如直接不问,自己解决的好!

    可是该如何解决呢?

    似乎只有一条路——反唐!

    这事太大了,夷男实在有些拿不定主意。说举棋不定那是轻的,对真珠可汗而言已经是一种折磨和纠结。

    想反,却又忌惮大唐的实力,害怕失败,压根就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夷男没有勇气,但有人来给他打气来了。

    首先便是西突厥小可汗胡禄出入夷男的汗帐,来意显而易见,夷男本来不想见,但最终还是没忍住拒绝。

    “可汗,还在心烦?”

    “哪有,本汗有什么可心烦的?”夷男强颜欢笑,当然不愿意承认了。

    胡禄淡淡一笑,低声道:“可汗,时至今日,还不肯坦诚相见吗?”

    夷男迟疑了,好半天之后仿佛想起了那天夜里自己与阿史那结社率见面时的情形,不也是这样吗?

    当初遮遮掩掩,口是心非的是阿史那结社率,而当时自己在嘲讽他,结果几日之后相通的处境就落到自己头上,甚至更加不堪。两下对比,更加让人郁闷。

    见夷男不言语,胡禄继续道:“可汗应该看得出来,李世民此举何等狠毒,唐国当真是欺人太甚。”

    “家大业大,实力强劲,纵然耍横,旁人又能如何呢?弱肉强食,这些年来草原上不是一直如此嘛!”夷男不声不响,言辞也不那么客气,当年薛延陀也曾臣服在西突厥之下也是不争的事实。

    “是这样,但请可汗不要忘记了,一头狼定然斗不过一只虎,但一群狼便可无所畏惧,让虎豹望而生畏,甚至是让其身死殒命。”

    胡禄悠悠道:“现在的唐国虽然强大,宛如一头猛虎,但我们是草原上的一群狼,群起而攻之未必怕他。”

    夷男反问道:“小可汗这么有信心?”

    “不是有信心,是迫不得已,被人逼到了如今的地步。”胡禄道:“试想想,薛延陀多了两个小可汗,而西突厥本来有很多小可汗,如果李世民一道圣旨,会是什么后果?

    西突厥刚刚统一,不希望再有动荡,而可汗也不会容许任何的动荡出现,你明白吗?”

    夷男当然明白,某种程度上唐国的圣旨对西突厥而言也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胡禄便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消息传到天山,西突厥可汗得到警示,难道不会怀疑他们这些小可汗会对自己有威胁吗?被君王猜忌会是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哪怕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胡禄也不希望薛延陀出现三个可汗并立的局面,而且这事也符合西突厥的“国家利益”。

    因此,鼓动夷男是肯定要做的!

    胡禄这么一说,夷男顿时有种同病相怜,同仇敌忾的感觉,薛延陀和西突厥确实处境不妙。

    “来薛延陀之前,可汗曾有叮嘱,如果真珠可汗有什么想法,突厥勇士必定全力争取。”胡禄当即做出了承诺。

    “当真?”

    胡禄点头道:“自然当真!”

    看着胡禄笃定的眼神,夷男突然又生出些许担心来,西突厥就在薛延陀背后。如果薛延陀和大唐打起来,西突厥会不会在背后捅一刀呢?

    纵然不捅刀,也未必同心协力,如果薛延陀败给唐军,西突厥首先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瓜分薛延陀的领地吧!就和当年颉利败亡之后,薛延陀趁机占领了大片领地是一个道理。

    “可汗在担心什么胡禄明白,请珍珠可汗放心,西突厥的主要经历还是在天山和西域,东边的草原暂时无暇顾及。”

    胡禄道:“不管怎么说,西突厥和薛延陀都算是草原部族,与汉人并非同族,在唐国的汉人眼里,我们都是敌人。”

    “小可汗不必再多言,容本汗考虑考虑。”夷男摆摆手,思绪再一次很是混乱,纠结无比。

    胡禄见状只好告辞离去,出了汗帐之后瞧了一眼大度设驻扎的方向,然后悄然返回西突厥的营区。

    进入营帐之后,已经有人等候在其间,纵然草原上秋夜已经寒意森森,那人仍旧是一身紫色衣裙,仍旧蒙面脸面。

    “小可汗回来了,结果怎样?”

    “不能说无功而返,却也没有实质性进展。”胡禄对此颇为无奈,少不得低声叹息。

    紫衣蒙面女子并不觉得惊讶,好似在预料之中,轻声道:“不打紧,今日唐使这么一刺激,夷男已经动摇了,今晚小可汗一番劝说,真珠可汗肯定动摇的更厉害了。”

    胡禄苦笑道:“不下决心又有何用?”

    紫衣女子仿佛很是自信,悠悠道:“快了,如果能有一个周全些的策略,可以让夷男少些顾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选择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