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二一六章 盼救救兵

第二一六章 盼救救兵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草原上凄冷的雪夜,在逃亡的路上,有人暗中窥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然而窥视的人却没有发起进攻,放弃这个可以一举将他们拿下的好机会,被夜北发现之后又闪身远遁。

    这算怎么回事?窥视者又会是什么人呢?

    夜北很疑惑,狄知逊完全是不明所以,压根不合情理的事情确实让人难以理解。

    旁人不知道,但谢逸自己能有些许猜测,也很容易猜到一些。

    最合理的解释,也许这些人有所顾虑,或者因为看在谁的面子上饶过了自己一回。

    至于是谁的面子救了自己一回不难想,谢逸的目光下意识望向东南方。按照此时所处的位置,那是并州所在的方向,阚棱在那里。

    当初阚棱始终不曾开口,不愿提及的那些人出现了,也许阿史那结社率的逃离也与他们有关吧!

    如果是这样,一切便顺理成章,恐怕这次草原上的事情也与他们有关。这不是谢逸的凭空猜测,是有大唐朝廷和夜北双方面的情报来源支撑的。

    除此之外,很难再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所以谢逸笃定这么认为,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应该多些阚棱是肯定的,也得感谢这些人重感情,重信义,否则胡须刺客自己已经永远睡着了,明天还会成为一个血刺猬冰雕。

    所以应该感谢人家不杀之恩,现在想想,应该是上辈子积德了,然而这但终究不是个好兆头。

    作为逃亡的人,踪迹被人发现,甚至被人尾随,也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纵然对方没有立即发起进攻,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恶意。

    阚棱的面子终究有限。在利益面前,“信义”二字本就虚无缥缈。能坚守一时就该满足了,如果指望别人坚守一世,还得牺牲自己的利益,那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

    最简单的做法,他们自己不动手,或者方便动手,不代表不会通知别人,至少可以将消息泄露给旁人。

    行踪一旦泄露,后果会怎样?不堪设想啊。肯定是不能往好处想。

    立即动身转移,这是非常必要的,否则很可能会有杀身之祸。在距离大唐边境不过两三日路程的关键时刻,谁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闪失,可惜时运不济,只能硬着头皮撑着,想办法了。

    但黑夜之中,不明敌情,又哪里敢轻易转移呢?虽说被发现了。但在土崖之下,还有些许固守之地,至少不担心背后遭袭,哪怕是硬拼也能坚持一阵子。

    但如果轻易移动。敌暗我明,在漆黑的草原上一旦成为活靶子,会是什么结果?不需要近距离攻击,只需要站在远处射箭即可。

    这种自寻死路的做法当然不能做了。无奈之下,只能枕戈待旦整个晚上,得到天亮之后再次踏上逃奔之路。

    至于能不能逃得出去。那就得看运气了,谢逸相信,自己的运气应该不错。

    ……

    天亮之后,白茫茫的草原上,看着唐使队伍远去,一个身着皮衣,但仍旧可见紫色裙摆的蒙面女子呆呆出神,良久沉吟不语。

    “大姐,为什么?”身后一个仗剑而立的年轻男子轻声询问,他没有说具体事情,只是问为什么。

    紫衣女子自然懂得他问的什么的缘由,但她一声不吭,什么也没没说,没有回答。

    “是因为阚棱大哥?”年轻男子见状,小声揣度,显然是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紫衣女子仍旧没有出声,但微微晃动的身躯已经给出了答案,又沉默了许久才道:“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姻亲,如果我杀了他,他大概会恨我吧!”

    他们,他、他,还有不曾出现的她……

    一句话里面好几个人称指代词,说的并不明白,外人听到大概会稀里糊涂,但年轻男子

    都了然于心。

    轻轻点头后沉吟说道:“也是,毕竟阚大哥当初不曾出卖我们,过去也对我们有恩。今日放过姓谢的,也算还他一个人情,只是如此一来,此番北上可就彻底前功尽弃了,大姐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样?”紫衣女子轻叹一声,言辞之中很是不甘,却也颇为无奈。

    年轻男子轻声建议到:“要不我们设法将消息泄露给薛延陀人,告知他们的路径……我们不出手已经算仁义了,他们不幸被薛延陀人找到拦截,就怪不得我们。”

    “这……”紫衣蒙面女子显然有些顾虑。

    “大姐莫要担心,我们算得上仁义了,纵然将来阚棱大哥知道,也不会怪你的,此举也

    对得起他。总不能因为他们这份姻亲关系,处处顾忌姓谢的,耽误了我们的大事吧?”

    年男子道:“而且此举如果运作得当,让大度设追着他们回唐境,会不会直接引发和唐军的冲突呢?如果姓谢的小子能安然脱身,那是他的运气,如果不幸死在草原,那也怪不得旁人,到时候可以诱发唐军和薛延陀的直接冲突,如此……不正是我们希望的结局吗?”

    年轻男子说完后,看着紫衣蒙面女子的神色,略微停顿片刻,轻声道:“不知大姐意下如何?”

    “好吧,就按你说的做。”紫衣蒙面女子脸上浮现出片刻的挣扎表情,有些许痛苦,但最终变成了果敢决绝。

    在利益和所谓的仁义面前,实在没什么可比较的。至于阚棱的感受,一时三刻也顾不上,如果他真的懂自己,是不会怪罪自己的,只是让他又些许难做而已,但终究过的去。

    自己何必在这杞人忧天呢?最终结果如何,谁笑谁哭,都看天意吧!

    “是!”年轻男子应允一声,便护送着紫衣女子悄然离开,然后派人前往附近一个薛延陀大部落,去找那里的部落头人。

    其时,北风呼啸,雪花飘飘……

    ……

    大度设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原本风光无限的薛延陀大王子,突然间就有点失宠了,落寞了。

    老爹夷男对他的态度似乎突然变得有些冷淡,大冬天竟然让他离开了汗帐,前来南部边

    境,简直就是个苦差事。如果授予充分的军权倒也罢了,驻守南部,与大唐对峙,这是大度设许久以来的一个梦想。

    但老爹的更多的表现像是防贼一样防着自己,说是派了几位副将来帮助自己。但实际上还是分权与节制,唯恐自己有些许动作威胁到他。关于这件事,大度设确实有些许不满,唐朝使团虽然可恨,但他们册封小可汗的做法还是很好的,可惜这件事现在有些不那么明显了,当真有些遗憾!

    大度设感慨一声,心里又想到了突厥人。

    西突厥人的态度变化也很大,本来与自己亲密无间。胡禄小可汗本来表示会全力支持自己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

    虽然西突厥人没有明说,但实际上变化是很显著的。

    很明显的感觉的,西突厥的胡禄突然对自己变得很冷淡。转而御突利失很熟络,彼此多有关照,来往也密切了很多。虽然没有实际的证据,但大度设已经有察觉到。西突厥人已经和突利失勾结在一起,按照汉人的说法,应该叫作沆瀣一气。

    大度设很想骂人。西突厥人简直是卑鄙小人,竟然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莫名其妙就转到了突利失边去了。

    明明自己才是薛延陀的大王子,最有实力,最强劲的人物,未来整个薛延陀草原都将会是自己的。西突厥要想结盟,不找自己找谁?

    但是很奇怪,不想胡禄竟看中了突利失那个软弱的小子。

    大度设心中满腹怨气,险些暴跳如雷,他无法理解胡禄的做法,甚至怀疑胡禄小可汗是否背着西突厥可汗和突利失勾结,要有什么阴谋诡计。甚至一度还曾生出念头,派个人前往天山,去向西突厥可汗检举。

    最糟糕的是偏生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父亲夷男竟然将自己调离了汗帐,还不赋予较大的权力,简直如同贬谪一般。

    突然从一个万千宠爱集一身变成舅舅不疼姥姥不爱,落差还是蛮大的,大度设怎么能受得了?

    关键是他仍旧没有认清现实,依然自视甚高,并未意识到父亲和西突厥人一起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甚至会抛弃自己。

    在他看来,现在被扔到南部边境,虽有失落,却也意味着些许机会。

    那几个大唐使臣从汗帐逃走,突利失四处搜捕追击无果,还在东边还闹得没趣,十分丢人。如果自己能抓到这些人,是不是就是另外一回事?

    大度设满心想着,如果自己能够再立新功,能否盖过突利失?重新得到父亲、西突厥以及薛延陀将士、臣民的认可与支持。至少可以用此事来攻击他,阻止他继续前进的步伐。

    囫囵吞枣,异想天开,连自己南下的原因和任务都没搞清楚,便匆匆忙忙投入“工作”了。

    更凑巧的是,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大度设正着闷闷不乐的的时候,有人前来禀报消息,有部族发现了大唐使团的踪迹。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用汉人的话说,好像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真好,真好!

    大度设当即兴奋不已,下令全面搜索拦截,并且亲自率部追了出去,直奔大唐边境,势必要将大唐使臣拦截在薛延陀草原。

    ……

    雪还在下,草原上白茫茫一片。

    呼啸的北风卷起翩翩飞靴,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人瑟瑟发抖,这时候策马而行绝对是一件无比受罪的事情。但没有在意,只是默默低头快速前行。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晌午,到了此时,谢逸发现自己的反应和决定相当的英明。那些暗中的窥探者没有动,但是薛延陀骑兵却动了,外出巡查的骑兵比平时增加了好几倍,而且主要出现在自己一行人出没的地区。

    难道会是巧合?现实是残酷的,没有一人会这样天真的想法。尤其是这样反风雪肆虐的天气,这样的行为十分反常,不合情理。

    好在有夜北这样的高手在,及时发现了薛延陀追兵的踪迹。风雪肆虐虽然影响了行动,却也掩盖了不少行迹,同样的道理,薛延陀人也要受到风雪影响,搜索追捕也不是容易事。

    正是因此,谢逸等人才得以避过了灾祸。

    但是如此一来,回大唐的路变得异常艰险,更要命的是身后一直有个尾巴,始终只窥视不偷袭,却会留下痕迹,引来薛延陀追兵。

    然而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有人掌握着节奏,薛延陀人始终追不上谢逸等人,始终维持在一个若即若离,但危险难以接触的境地。

    本来谢逸是打算迂回躲藏,避开薛延陀的锋芒之后,再暗中寻找机会逃避的,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行不通,也没有必要。

    距离大唐边境已经很近了,倒不如冒一回险,直接狂奔南下,如果能抢先一步进入大唐国境,也就等于安全了。

    当然了,如果大唐边军能够接应一下自然是最好不过,甚至在关键时刻能起到救命作用

    此时距离灵州已经不远,那里有大唐西北最精锐的府兵,如果能联系到驻防灵州的江夏郡王李道,得到他的帮助和营救,那么必然能逢凶化吉。

    这个任务落到了夜北身上,他身怀绝技,身法最为灵敏,单枪匹马想要避开薛延陀的围堵追击很容易,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杀出重围,前去求援。

    此时此刻,时间就是生命,只要李道宗的人马能到,所有人便安全了。

    相信以李道宗的魄力,是不会多有顾忌,哪怕直接率部进入薛延陀境内也无所谓。

    当此之时,已经不必顾忌这些所谓的互不侵犯了,如果薛延陀有反心,不犯境他们也会调兵进攻。如果夷男并无动兵的心思,大唐纵然有些许“入侵”行为又能如何呢?夷男无话可说,还能趁机敲打一番,何乐而不为呢?

    最重要的是能救自己一行人的性命,所以谢逸少不得盼星星,盼月亮,盼救兵!(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