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〇〇章 文成公主

第三〇〇章 文成公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阴妃进了长乐门。

    一个孤苦许久,头发半白的妇人淡淡道:“你来了?”

    “来了。”

    “坐!”

    “嗯!”

    对话很简单,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昏黄的灯光下,只见到两个对坐的人影聊了许久,至于聊些什么旁人却不得而知。

    ……

    同样是除夕夜,江夏郡王府也有团聚守岁宴,只是气氛却算不上喜庆。

    李道宗父子已经从灵州回来,如今难得合家团聚,但众人脸上却没有多少笑容。

    因为什么呢?

    李孝恭之死兔死狐悲?那道不至于,虽说都是李唐宗室,李世民的从堂兄弟,但李道宗和李孝恭并非一系,关系并不是那么的亲密。

    加之有一定的竞争关系,所以平日两日的关系也不是那么亲密。李孝恭到底是怎么死的,李道宗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故而谈不上兔死狐悲之说。

    他们真正悲叹的是女儿的命运,王妃叹息道:“王爷,那吐蕃使臣是否快到长安了?”

    “快乐,已经到了大散关,到长安不过数日路程。”李道宗有气无力地回应一句。

    王妃低头叹道:“昨日进宫贺年,韦贵妃透露了,说给咱家安宁的封号已经拟定,叫文成公主……”

    “父王,您这回在灵州抗击突厥有空,又擒获了薛延陀可汗夷男,算是立下大功,您进宫去向陛下求求情,不要让安宁前去和亲可好?”长子李景恒连忙求情,最亲的妹妹要被送去吐蕃和亲,他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舍不得。

    吐蕃山高路远,在万里之遥,而且是高寒的蛮荒之处,那些人也多是蛮夷之辈,如何能配得上江夏王府的闺阁千金呢?

    金城郡主李安宁一直默默地坐在席位上。一句话也不说,对于即将到来的文成公主的身份,以及和亲吐蕃的命运,她心里全都明白。

    不想去。这是肯定的。

    尽管和亲在后世被史学家们说的意义有多么伟大,但是在这年头,当事人却不觉得是好事。要不然皇帝怎么不把自家的亲生女子送去和亲呢?反而要委屈诸多的宗室女。

    李安宁身为宗室之女,她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许思想准备的。关于这个问题,她曾和谢逸聊起过。

    然而话虽如此,心里终究是不愿意的,和亲远嫁名义上能成为尊贵的王后夫人,可以母仪一方。然而实际上会是什么情况谁知道?毕竟已发番邦异族之地,那些首领们好相处吗?

    而且他们都有不止一位妻妾,到时候还要与人争宠,活得太累,更有些许与汉地全然不同的风俗,有些让人着实难以接受。

    这方面的例子实在太多。汉朝时远嫁乌孙的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和亲匈奴的王昭君,都是前车之鉴。

    尽管关于他们的传说各种美好,但实际上那都是后人美好的祈愿和演绎,作为和亲之女,她们在异族的生活并不如意。

    李安宁当然不想步这个后尘了,她一直期盼着能够躲过这场厄运的,却没想到突然飞来横祸。吐蕃赞普求亲,自己不幸被选中……

    这种事如果皇帝下了圣旨,那自然是皇命难为。不过现在圣旨尚未下达,一切并非没有改变的余地。

    兄长的提议还是没有诱惑的,如果父亲能够凭地位和功劳去恳求皇帝,兴许还是有些许机会的。

    那个文成公主。自己是实在没有兴趣当;还是那句话,宁愿是留在长安嫁个平民为妻,也不想远走他乡。

    李安宁抬头看着父亲,眼神里满是期许;不只是她,王妃和李景恒都是如此眼神,希望李道宗能够应允。能有办法。

    李道宗见此状况,长叹一声道:“为父哪里舍得乖女儿嫁去那高原苦寒之地,只是朝廷与陛下既然选了你,恐怕……”

    “父亲,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办法?”

    李道宗叹道:“办法不是没有,要么另外选个公主嫁去吐蕃,要么和亲之事作罢!”

    李安宁不由思量起这两个前提条件,另外选个公主……几乎没有可能,皇帝肯定不可能让亲生女儿出嫁和亲的,宗室之中自己年纪也恰到好处。

    关键是自己不想去,又如何要求别人去呢?一方面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先哲教导;另一方面,是很难以此为由来“抗旨”。

    至于后者,和亲之事作罢,倒并非没有可能。

    至少江夏郡王李道宗是这么说的:“原来陛下答允吐蕃和亲,是因为松州战事相持,而北方草原并不安宁,陛下担心两线作战会有危险。所以当吐蕃人提出来和亲求娶公主时,陛下自然是可见其成的。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北方已经安定,大唐已经不用再担心薛延陀和突厥人的威胁,单单是吐蕃人的面子,给不给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和亲之事倒是有可能作罢!”

    “父王,那你想个办法上疏陛下,让此事作罢呗?”李景恒的想法比较简单,他现在只是一心想要救妹妹彻底出火坑。

    李道宗摇头道:“为父不行……这事旁人可以去说,但唯独为父不能说,否则……”

    作为“文成公主”的亲生父亲,如果他跳出来说这些话,那就是存了些许私心,很容易没有了说服力,不仅帮不到女儿,还容易落下话柄。

    “这……”王妃大为着急,连忙道:“王爷不好开口,不知何人开口方便些?我们托他办此事就行,为了安宁的将来和幸福,总得试一试。”

    “这……”李道宗沉吟了许久,要说谁能冒着风险,并很可能自找没趣给自己帮这个忙可不容易。

    倒是那边李安宁反应很快,突然道:“对了,淮阳县伯谢长史回到长安了,他素来足智多谋,女儿明天去找他,让他想想办法,兴许……”

    提到谢逸。李景桓的脸色微微不怎么好,不过王妃却激动道:“对对,谢长史素来足智多谋,如果他肯帮忙的话。这事就容易多了……”

    “谢逸?”李道宗听到这个名字时,微微诧异,旋即低头沉吟起来,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人选。

    若论资格,他自然是有的。作为此番朝廷的大功臣,皇帝很可能卖他一个面子。别人不知道,但李道宗最为清楚,此番北方的诸多大事其实都是谢逸谋划得当,运筹帷幄的结果,有些结果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种情况下,谢逸是有资格说得上话的;加之他身份贵重,能言善辩,作为晋王府长史,谢逸现在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加上他聪明伶俐。鬼主意多,很有可能能够想到解决办法,如此也能……

    至于能不能保证女儿幸福不好说,但至少她能如愿留在长安,而不是前去那高寒边塞之地。

    这就很不错了,只是谢逸会帮这个忙吗?李道宗并不确定自己有那个面子能够请得动谢逸。

    李安宁却道:“我……这几日我会找时间去辋川别,我去找谢逸帮忙……”

    听到这个回答,李道宗眼神里闪过一丝古怪的念头,同时响起些许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那年在灵州,是谢逸救了被人追杀的儿女;是自家女儿接待他的;他们是一起回的长安……

    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年郎。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会让人联想到什么不言而喻啊!

    如果是这样,谢逸真有可能帮忙;如果是这样……兴许是一件好事,即便是……

    得。先这么招吧!

    ……

    说是除夕守岁,但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大部分人便熬不住了。

    尤其是上了年纪之人,李道宗和王妃便离开了厅堂,回到了居所。

    “王爷,我们真的不能做点什么吗?不若让咱家安宁先出嫁为道姑如何?”王妃虽有些疲倦,却又哪里睡得着。满心忧虑的还是女儿的命运前程。

    “断不可行,如此便是欺君抗旨,我们担待不起。”李道宗连忙摆手。

    王妃叹道:“那……难道只能去找那个谢长史帮忙?看那样子,莫不是安宁与他有私……”

    有些怀疑,自然不只是一个人能看出来。王妃虽然不知道在灵州的一些细节,但她知道女儿在长安时经常出入淮阳县伯府,美其名曰是前去拜会谢家两位夫人,但实际上……

    江夏王妃难免有些揣度,但这种关乎女儿名节的话语,她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李道宗叹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倒好了,谢逸此人出了名的护短,而且足智多谋,他定会想办法的……”

    “他一定有办法?”王妃对此将信将疑,毕竟谢逸只是个伯爵,说话能比自家王爷管用?

    李道宗轻声道:“至少能比我们自个办法多,而且……谢逸能请动一些人,在陛下面前说话可比我管用多了。”

    “何人?”

    “晋王殿下!”

    “晋王?”王妃喃喃道:“这我倒是听说了,进宫之时都在夸奖晋王年少勇敢,陛下近来对其多有宠爱。”

    李道宗随口道:“是啊,晋王殿下前途不可限量啊……”

    “不可限量?你是说……”王妃顿时张了嘴巴,仿佛是难以置信,好半天才道;“可是现在有太子,即便没有太子还有魏王,晋王殿下……”

    “没什么奇怪,长幼之序固然重要,但有时候……满朝上下都觉得晋王只是个孩子,他却已经驰骋草原,以身犯险为大唐立功;世人都觉得晋王殿下势单力薄,其实不然,他们都忽略了晋王的两位长史。

    王妃道:“长史,谢逸嘛?”

    “谢逸是其一,其二是李绩,并州都督府长史;想来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并州的大都督是谁……”

    李道宗道:“其一位百年难遇的青年才俊,另一位则是我朝第一战将,有此二人齐心协力,晋王殿下前程似锦啊!”

    “这说倒真的是,晋王为人和善,身份贵重,如果他也能帮着求情,兴许咱家安宁可就真的有救了。”王妃顿时满心窃喜,欢心不已。

    “嗯,但愿谢逸肯帮忙……”

    王妃念念道:“只是如果他真的救了安宁,他们之间……那谢逸虽然是青年才俊,可惜已经婚配……”

    “别想多了,还是等着安宁回来再说。”李道宗连忙拉住了跑偏的妻子。

    ……

    辋川别墅里,谢家过了个很开心的年。

    平时都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开开心心吃饭聊天。

    谢逸更是很罕见地下厨做了几道菜,高妙的烹饪手法,以及美味的食物送上桌的时候,一众人完全处在惊讶中。

    谁曾想自家三郎还有这等本事,真不知道是跟随学的,尤其是那特别的烹制方法和味道。吃上一次,就让人流连忘返,念念不忘啊!

    至于夜里,梧桐苑里自然只剩下两个人,武媚娘果然没有辜负谢逸给她取的别致之名,而是人如其名,确确实实做到了。

    所以数月不见荤腥的谢逸突然间便坠入了温柔乡中,每日不知道要纠缠多久才能休战。要不了多久,便又开始纠缠不清……

    总而言之,这段日子过的简直堪称是快活赛神仙!如今只记挂着一个事情,那就是杜惜君和郑丽琬能够平安生下两个孩子,然后一切就都圆满了。

    除夕过后,孙思邈也如约来了辋川别墅,亲自坐镇,以防被随时又可能的降生……

    除此之外,辋川别墅还迎来了一位客人,一位熟悉的客人——金城公主李安宁!

    眼睛红肿着冲进了辋川别墅,声称要李绩见到谢逸,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我见犹怜。

    “郡主莫哭,究竟发生何事?”谢逸刚见到人的时候,也少不得有些惊讶。

    “我是来求谢长史帮忙的……”

    “什么忙?很乐意为郡主效劳。”

    李安宁连忙道:“陛下可能要选我先去吐蕃,和他们的赞普和亲,可我不想去,不知谢长史可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

    “和亲吐蕃赞普?那不是文成公主吗,和你有什么关系?”谢逸下意识没当真。

    “那是因为……文成二字是刚刚拟定给我的封号……”

    “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谢逸猛然回头盯着李安宁,嘴唇微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