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四一章 相对浴红衣

第三四一章 相对浴红衣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孝德的话说的很直接,一点都不婉转,甚至有点没羞臊,却说得格外硬气,义正言辞。

    话说到了这份上,李佑和阴弘智还能说什么?人家父亲已经拒绝,而且徐慧已经直接投在谢逸怀里。

    这时候再不依不饶的提亲,岂非显得死皮赖脸,丢人现眼?再者,他们前来提亲的目的压根不是真的为了求娶徐慧,而是为了逼迫谢逸现身,如今目的达到了,何须再做纠缠?

    “恭喜谢学士,徐娘子……本王告辞!”齐王李佑一脸不快,转身扬长而去,阴弘智和燕弘信则是面无表情,燕无忌则少不得有些失望。佳人就这么离自己远去了,但这是能怪谁呢?还不是姑丈和老爹,给了自己希望,最终又让人绝望。

    目送一行人离去,徐孝德这长出了一口气,这事总算是暂时摆平了。至于阴弘智等人出门后会不会又宣扬什么谣言,徐孝德并不担心。

    最多是攻讦几句女儿和谢逸的私情罢了,但大唐风气开放,男女相互爱慕来往再正常不过,算不得什么大事。何况谢逸是天下闻名的才子,女儿跟他也算是才子配佳人,相得益彰。只要宣传得当,齐州城中百姓自会明白其中详情。

    纵然是私情也没什么,古有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凤求凰,私奔当垆卖酒,自家女儿是堪比卓文君的才女,而谢逸也不比司马相如差多少,所以这事很有可能传为佳话。

    至于先前燕无忌造成的那些谣言,完全就不是事,很快就会烟消云散的,否则他们就是自取其辱。

    人已经安排出去,想必过不了多久,城中的舆论又会是另一番景象,对此徐孝德并不担心。

    他转身回到厅中。凝神看着谢逸和徐慧,目光不禁有些复杂。

    外人都走了,徐慧突然间满脸绯红,毕竟今天的事情对一个女孩而言有些出阁,羞涩甚至歉意都是存在的。这会子甚至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父亲,下意识地低下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谢逸则表情讪讪,怎么说了呢?今日的局面是有解围的意思和性质,但婚姻之事非同小可。尤其是关乎一个女子的名节和终身幸福。

    仔细说起来自己这是第三次见到徐慧,今日纵然算是毛脚女婿上门。但第一次见岳父便许婚,这事想想多少也有些古怪。

    “谢逸拜见徐伯父!”

    “嗯,不必多礼。”按理说身为岳父,徐孝德可以端着点架子,甚至对女婿不是那么客气。但当女婿是天下闻名的才子,是一个年轻的侯爵时,徐孝德压根就硬气不起来。

    在官爵上门他不如谢逸,而且现如今齐州的事情似乎也要以谢逸为主导,若没有徐慧的关系。他现在需要对谢逸客客气气,多有配合。

    但多了个徐慧之后,彼此的关系就有些复杂了。

    不管怎么说,谢逸毕竟年轻。如今又是女婿的身份,所以乖乖躬身道:“徐伯父,事出紧急,谢逸冒昧了。还请伯父见谅。”

    “多虑了,今日若非你出现,只怕还有些麻烦。”徐孝德哪里能在此事上计较。

    “不过说到底是因我而起的。给您和……徐娘子添麻烦了。”谢逸看了一眼徐慧,用了一个十分谨慎的称谓。

    徐孝德清晰地把握到了这一点,沉吟片刻后神色肃穆地看着谢逸,问道:“有件事老夫需要问个清楚,还望你如实回答。”

    谢逸欣然道:“请伯父垂询,晚辈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对慧儿到底是否真心?”徐孝德毫不客气问出了一个很直接,也很紧要的问题。

    “陈州一别,着实想念。”

    谢逸看了一眼徐慧,说出一句颇为深情的话语,这才转身对徐孝德道:“先前之举颇为冒昧,也不尽正式,此刻晚辈正式向您提亲。”

    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又是这般的有缘分,因缘际会下相遇,谢逸岂会拒绝?何况先前徐慧进门扑入怀中时,谢逸能够清楚感觉到美人儿是真情流露。得一佳人,自当珍惜。

    “先前老夫已经应允过了,何况如今齐州城里该传变了,若在改变主意,老夫的诚信何在?慧儿又当如何自处?”

    徐孝德先义正言辞地强调几句,这才道:“罢了,既如此你要好好待慧儿,不可辜负她的一片痴心。”

    “谨遵岳父大人叮嘱,小婿定会善待慧儿的。”谢逸当即改了称呼,信誓旦旦许下承诺。

    “嗯,那就好,至于名分……随意吧,只要你待他好就行。”徐孝德也并未奢望女儿成为正室,一来是怕谢逸难做,让女儿在谢家尴尬;二来相比嫁给燕无忌那种混账,谢家则算是个很好的归属。只要女儿过的幸福,名分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好了,现在都如你愿了。”

    “父亲……”徐孝德打趣一句,徐慧羞涩不已,却也是满心欢喜。

    “那你们的婚事怎么办?”

    徐孝德沉吟片刻,悠悠道:“不若就在齐州办了吧,行个礼,请几位族中亲友做个见证便行了。眼下这情形,大操大办也不合时宜,一切从简吧!”

    “听从岳父吩咐,只是怕委屈了慧儿。”谢逸对此自然是毫无意见,方便简单是好事,但唯独怕委屈了徐慧。

    “不委屈,眼下齐州风声鹤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徐慧当即出言,相当善解人意。

    徐孝德笑道:“看看,还没正经出阁就开始向着夫家了,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话虽如此,徐孝德也是有自己考量的。公开大型操办婚礼,那到时候到底该算是谢逸明媒正娶的正室,还是进门的侧室呢?这些礼仪都完全不同。更为重要的是,齐州眼下的局势确实不宜有如此行为,也是为了少些麻烦。

    至于婚期,徐孝德完全是一副择日不如撞日的态度,似乎很想早早将女儿嫁出去。早日将生米煮成熟饭。

    谢逸自然不会反对,所以当晚刺史府便张灯结彩,办了个小型家宴,婚事就算成了。谢逸不愿委屈了徐慧,特意在大明湖畔购置了一所宅院,算是暂时的新婚居所,并且应允回到长安后定要给徐慧补上一个隆重的仪式。

    家宴之后,谢逸抽空单独去书房面见徐孝德,私事之后还有不少的公事需要沟通商讨。

    “岳父大人。”

    “不必多礼,坐吧!”徐孝德悠悠道:“逍遥啊。你来齐州究竟所为何事?”

    改了称呼,徐孝德完全认可了谢逸,自然也十分关心谢逸前来齐州的真实目的。至于为追求自家女儿的说辞完全是无稽之谈,堂堂一个侯爷纵然性情所致,也不会如此随性荒唐。

    谢逸道:“实不相瞒,小婿此番前来齐州乃是奉皇命而来。”

    果不其然,虽然有心理准备,徐孝德还是心中一震,沉吟片刻才悠悠道:“既是奉圣命而来。我也就不多问,能说的你可以告知我好给你帮忙,不能说的千万莫开口,君命不可违。”

    看得出来。徐孝德是一个相当讲究原则的人。

    谢逸摇头道:“岳父大人多虑了,现在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了,朝廷接到奏报,齐州城中有魑魅魍魉活动。甚至还与齐王府有些关联,所以陛下命我前来调查。”

    “原来如此,那需要我怎么配合你?”徐孝德很懂规矩。并不询谢逸调查的进展,只是表示自己的立场,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谢逸道:“现在调查还在继续,不过已经有些线索,等需要的时候,自然是要请岳父大人相助的。”

    “嗯,你我翁婿,不必客气,有需要尽管开口便是的。”徐孝德悠悠道:“我为齐州刺史,城中有魑魅魍魉,波云诡谲,我也是有责任的,自当尽数将功补过。”

    “岳父大人莫要多想,您从果州调任齐州也没多久,怎么能都是您的责任呢?”谢逸安慰道:“只要顺利平息事情,不过有过错,朝廷说不定还有赏赐。”

    “好,这些日子齐州的大小适宜都听你的便是了。”徐孝德对这个新女婿还是相当信任的。

    谢逸不禁心中惭愧,纵然是翁婿关系,关于那倒便宜行事的诏书他始终没有说出来,毕竟事关重大。

    “岳父客气了,眼下倒是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一下岳父。”

    徐孝德连忙道:“何事?尽管开口便是。”

    “岳父可与齐王府长史权万纪有交情?小婿想要择机见他一面。”谢逸想起这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连忙请徐孝德帮忙。来齐州调查与齐王府相关的事情,岂能不见一见长史?

    “有些交情,帮你安排便是了。”徐孝德道:“这两日呢?你带着慧儿多在齐州现现身,也好让城中百姓都知晓真相。”

    “是!”谢逸欣然答允,当晚便直接带着徐慧走了。

    婚事既然定了,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谢逸便直接带着徐慧去了大明湖畔新购入的宅院。

    虽然有些仓促,但迟早有这么回事,徐孝德也就全当没看见,默许了此事。

    徐慧和谢逸一起坐在马车上,前往大明湖畔的时候,还有几分恍惚。不过一日时间,自己的身份全然变了,早上还是为终身幸福而担心的小姑娘,晚上就成了他的小娇妻了。

    坐在马车上,靠在谢逸身边,徐慧一直红着脸,一直默默不语,娇羞之意却也格外惹人怜。

    不久之后,马车便来到大明湖畔,谢家如今财力雄厚,短时间内高价购入一所宅院完全不是问题。

    “娘子,我们的新婚居所如何?”

    “好,谢郎费心了。”

    谢逸含笑拉着徐慧进府,四处参观一番,站在府中的某些阁楼之上,便能瞧见大明湖上的烟波风光,简直是美不胜收。更奇特的是,园中还有从附近引来的温泉水,成为沐浴的上佳选择。

    “走吧娘子,一道前去汤泉沐浴,涤尘解乏。”谢逸笑着邀请徐慧一道前去沐浴。

    “我们……一起……去吗?”徐慧吞吞吐吐,有些迟疑,显然事情太过仓促,让她有些不习惯,有些……

    “自然是一起了,从今天开始,你我便是夫妻了……”谢逸轻轻一笑,柔声安抚。

    徐慧陡然间想清楚自己此刻的身份,自然也就想到了嫁为人妇的职责,想起了母亲早两年告诉自己的那些没羞没躁的事情。

    难道今晚就要……

    徐慧恍惚之间便跟着谢逸进了汤泉,因为是新买的宅院,侍女什么的尚为配备,所以除了徐慧原本的几个侍女随同而来,再无旁人。

    新姑爷和娘子第一遭沐浴,几个侍女也不知是因为羞涩还是怕打扰,全都乖乖地留在外面,没有跟进去。

    所以进入汤泉的只有谢逸和徐慧二人,见到高墙围起中只有一处汤泉,徐慧含羞问道:“我们一起沐浴吗?”

    “池子足够大,自然是与慧儿一道鸳/鸯共/浴喽。”既已成婚,有了夫妻之名,谢逸也便无所顾忌。

    见谢逸率先脱去衣服,浸入汤泉之中,徐慧难为情道:“好吧,不过你先闭上眼睛,等我下去。”

    “好!”小娘子还是害羞啊,谢逸没有反对,当即闭上眼睛。之后不久便觉得水波一荡,溅起几句水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水池之中已经多了个含羞的俏佳人。

    大概还是觉得害羞,徐慧仍旧留着贴身的小衣,一身绛红小衣在温泉碧水中显得格外妖娆。与玲珑的藕臂和娇躯相得益彰,构成一幅无比动人的图画。

    水波荡漾,小衣微微起伏,终究掩藏不住背后起伏的峰峦。谢逸不禁惊讶,没想到这么有料,那日在陈州身着男装,她到底是怎样掩饰的?

    谢逸的目光有些霸道,有些无礼地盯着半掩玲珑的佳人四处打量,弄得徐慧娇羞不已。

    但放松了紧张娇羞的情绪,想明白今后的身份和关系后,徐慧也就释然了许多,也就少了许多的躲闪与遮掩。

    如此一来,碧水之中红衣更为妖娆。

    谢逸见状,轻声诵道:“温泉碧水,相对浴红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