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六八章 新气象

第三六八章 新气象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世民对太子李承乾完全是一副维护的姿态,朝野上下看的分明。

    如此一来,风向自然也就有所变化。

    那些甚嚣尘上的传言也都戛然而止,当皇帝的态度明确之后,下面人该怎么办已然显而易见。

    朝臣们全都闭起了嘴巴,仿佛东宫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至于长安街头,各种各样的传言也都消散,茶楼酒肆这种本来传言四起的地方顿时安静下来,城中各坊市的武侯,巡逻的兵丁来来往往,盯得特别仔细。

    这等高压之下,还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多嘴?所以传言很快便沉寂下来,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魏王府里,李泰很是失望。

    废了这么多心思,布了这么大的局,结果却是这样,压根没有动摇东宫的地位,让人失望的不是一丁点。

    李泰叹道:“没想到平日里父皇对太子多有不满,但这一回却格外维护,实在意想不到啊!”

    “确实,陛下这次为了维护太子,动用的力量不小,连孔颖达他们都帮着说话了。魏征出任东宫洗马更是出乎意料,至于长安城里,最近程知节的兵马巡查的特别严格,长安与万年两县也都格外卖力。”

    刘轩对此也很无奈,称心这步棋某种程度上是他安排的,而且已经潜伏了好几年,为的就是一击必中。这次算是个绝好的机会,可谓是双管齐下,预期是可以动摇东宫地位的,结果却事与愿违,失望是难免的。

    但魏王府长史杜楚客的态度却完全不同,甚至还有几分高兴,笑道:“殿下莫要郁闷,臣以为如今倒是个好现象。”

    “此话怎讲?”李泰顿时眉头一动,有些意外,也有几分好奇。脸上的神情也松动了几分。多了几分期许,他知道杜楚客是当朝重臣,年纪大些见多识广,或许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杜楚客笑道:“殿下。表面上看陛下是在维护太子,可陛下为什么这般维护太子呢?我们都知道,事情切切实实发生了,陛下是看在眼里的,太子行为失当。甚至龌龊不齿,这些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陛下都知道,太子在陛下心目中的印象必定大打折扣,但这些不能成为废太子的理由,或者说还没到废太子的地步。既然不能废,那就只能力保了,否则任由事态扩大,局面就更复杂了,陛下也就更难做了。

    再者,太子如此失当之举要是坐实了。对皇家,对陛下的颜面有何好处?所谓子不教……”

    子不教父之过!

    听完杜楚客的一番说法,李泰顿时反应过来,紧缩的眉头顿时舒展开,脸上再次洋溢起笑容,笑道:“这么说,父皇这次是不得不保太子,而非真心实意想要维护他?”

    “也不见得,毕竟是父子,陛下多少有几乎护犊之心。但臣以为更多的是形势所迫,齐王的事情才刚刚告一段落,尚未尘埃落定,如果这时候东宫再要出什么闪失……”

    杜楚客道:“这不是陛下想要看到的局面。所以只能先这般……至于往后,太子在陛下和众大臣心目中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这往后要是不痛改前非,恐怕……”

    刘轩趁机接话道:“以太子的脾气,会有改观?”

    杜楚客笑道:“所以啊,陛下这次维护太子实际上算是快耗尽了舐犊之情和耐心。往后在有过错,陛下会越发的厌恶太子,觉得太子不懂事,辜负信任等等。

    陛下的信任是有限的,当用完以后,太子再犯什么事情,陛下还会维护他吗?”

    李泰点头道:“说的不错,这么看的话,父皇已经动了废立之心?”

    杜楚客道:“也许,但也未必……兴许陛下还想给太子些许机会吧,所以……关键还是让太子继续犯错。”

    刘轩问道:“可是该如何让东宫继续犯错呢?现在魏征辅佐东宫,那可是个极为稳重谨慎之人,断然不会让太子轻易犯错的。”

    李泰同样也表示疑惑,他对于魏征入东宫辅佐的这个举动也是满心怀疑。让一个知名忠直的大臣前去辅佐太子,某种程度上是要告诉所有人,朕无意废太子。

    “魏征管得住太子吗?”杜楚客只是轻声反问了一句,然后平淡无奇道:“假若魏征辅佐都不能让太子改过自新,那这个太子……陛下和天下人会失望到何种地步?

    所以啊,魏征入东宫辅佐,对太子而言既是好事,却也是风险,算是一把双刃剑,弄不好会让人死得更快。”

    “没错,没错,杜长史所言极是。”李泰连声赞同,脸上的神情也完全发生了变化,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同时也心生感慨,身边有一个杜楚客这样懂政务,懂谋略的人简直是莫大的福气。

    自己就没有看明白眼前的形势,而杜楚客却看得格外分明,明明感觉是极为不利的局面,很多的努力都白费了,但转过念头来却是形势一片大好,而且是实质性的大好。

    以往父皇对太子的脸色怎么不好,但实质上东宫一直稳如泰山,枉自己还暗自高兴,却始终没看明白局势。倒是现在,父皇看似是对东宫格外维护,但实际上对太子却是有诸多的不满,而且是大为失望,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实际利益,其他的完全是虚头巴脑的玩意,这才是最重要的。

    杜楚客笑道:“如此,殿下便不必担心了,当前还是照样做好一个孝顺的皇子,一个贤明的亲王,在陛下心中,在朝野上下树立威望。”

    “杜长史教导的极是,本王会注意的。”李泰连连是,这一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如今在朝堂上谁不说自己的好呢?很长时间自己的威信与名声已经盖过了东宫太子,也正是因此李泰也有信心与李承乾一争高下。

    刘轩道:“那东宫……我们就什么也不做了吗?”

    “那也不是,该做点的什么的时候自然不能放过,不过往后出手就要谨慎了,而且要注意一点,那就是务必要攻其要害,争取一击必中。那些无关痛痒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掺和了,一来是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二来若是被陛下察觉不是什么好事。”

    杜楚客似乎对刘轩有些不怎么放心,当即连声叮嘱。生怕年轻人不懂事冲动之下犯了什么错误。

    “杜长史放心,属下有分寸。”虽说在魏王府里也算一号人物,乃是李泰重用的心腹,但刘轩在杜楚客面前丝毫不敢托大。毕竟杜楚客是王府长史,又是京兆杜氏的关键人物。资历摆在那里,不是他一个小小幕僚可比的。

    人得有自知之明,如果自己不听话不懂事,与杜楚客起了冲突,魏王李泰会保全谁,会舍弃谁是显而易见的问题。

    杜楚客又道:“殿下记住一点,陛下不会因为别的攻讦,或者太子所谓的太子错误而行废立之事。

    太子是陛下立的,也只能由陛下自己来废,殿下明白吗?”

    李泰迟疑片刻。旋即点头道:“多谢杜长史提醒,本王心里有数。”

    ……

    相比于魏王府的春风得意,东宫之中就宛如寒冬。

    太子李承乾虽然保住了地位,却丢尽了颜面,而且身边的侍从几乎被更换一新。李承乾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遭遇了极大的打击,此时此刻,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称心死了,那个唯一的倾听者被带走之后必然是死路一条,一个有损皇家颜面的优伶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父皇不会容忍他继续活着。

    没有了倾听者。自己再次沦为孤单的可怜虫,原来还可以扮演胡戏放松一下,但现在……

    再有如此举动,必定又是惊天动地的大变。李承乾不敢,也不能,他只能这样苦苦地熬着。

    虽说父皇对自己多有维护,但在李承乾看来这不是对自己的维护,父皇此举只是为了维护皇家尊严罢了,并非对自己的关心。

    因为至始至终。父皇都没有单独召见过他,在事发之后李承乾想过很多可能,比如父皇会臭骂自己,甚至会多有责打。

    如果是这样,李承乾反倒开心了,至少说明父皇在乎自己,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也是一种疼爱。

    可是父皇没有,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朝堂上表现出少有的宽容,宽容的有些意外,有些过分。

    这样的情况反而让李承乾有些慌乱,在他看来坐在太极殿龙椅上的那个男人只是皇帝,他的一举一动只是为了皇家颜面,为了国朝稳定。那个人已经不是父亲,至少已经不是自己的父亲。

    李承乾本来就脆弱的内心一下子就崩塌了,心里越发有些扭曲,心里不由自主竟生出了浓浓的恨意。

    靠在墙角的太子殿下紧握着拳头,一直没有动,直到很久以后有侍从前来小心翼翼禀报道:“殿下,魏征大人到了……”

    ……

    承庆殿里,李世民坐在御座上,眼睛紧闭着倚在后面,有些有气无力。

    最近太多的事情让他格外忙碌,也很伤心,是真正的劳心劳力,尤其是两个儿子先后出事,更让他这个父亲难过。

    “魏征去东宫了吗?”李世民闭着眼睛,似乎是随口一问。

    站在角落的老宦官低声道:“回避下,魏洗马已经前去东宫上任了。”

    “那就好,但愿魏玄成有能耐替朕教好承乾,也但愿那个不肖子能有所长进。”李世民一声叹息,仿佛有些沧桑,有些无奈。

    老宦官站在一边垂首而立,这句话他没有接口,因为这个问题有难,他不该参言。

    李世民沉默片刻,又问道:“这次东宫的事情你有没有觉得有些蹊跷?”

    “请问陛下的意思是……”

    “那个称心是什么来路?还有,纥干承基也不是吃素的,为什么消息还是走漏,传的满城风雨?”李世民沉吟道:“朕总觉得其中透着不小的蹊跷之处,怕是有古怪啊!”

    老宦官沉吟道:“陛下要觉得有蹊跷,那奴婢就让人去查查。”

    “好,去查查,朕得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李世民问道:“对了,李佑走到哪里了?”

    老宦官道:“据说是到了洛阳了,因为皇五子突然生病,且病情严重……刘德威便留在请医者延医问药,延迟赶路。”

    “病了?”李世民微微一声冷哼。

    “是的,皇五子病了。”旁人口中都是逆贼李佑,但老宦官依旧口称皇子。

    李世民并未觉得不妥,反而是若有所思沉默片刻,叹道;“那就先给他治病吧,等回到长安论罪该杀该剐是另外一回事。”

    “是!”老宦官清晰地接收到李二陛下释放出的讯号,轻轻点头。

    李世民又问道:“对了,谢逸呢?”

    老宦官道:“淮阳侯在路上,因剿灭王君度等人耽误,启程晚些,不过元日前应该能回到长安。”

    “嗯,这小子这次办的不错,总算是把王君度等人给朕剿灭了。”李世民道:“可惜晚了些,要是能早点剿灭,也许佑儿不至于……”

    言及此处,李世民沉声道:“谢逸算是有功,回来后朕该论功行赏,他虽然年轻,但有功于超。今岁玉米和土豆的收成很不错,明年就能在关中大规模推广了,从此天下将不会再有几个人饿肚子了,单此一功给个郡公不为过。”

    老宦官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却暗暗一惊,这样看来淮阳侯马上就要变成淮阳郡公,距离顶级的国公爵位只有一步之遥。

    朝中依靠功劳晋升到这个层次的,毫无疑问谢逸是头一人,年纪轻轻的便已经能和宰辅大臣们相提并论了,着实不简单啊!

    “对了,再给郑氏个四品诰命,至于谢逸的官职……”李世民沉吟道:“暂时还是让他留任弘文馆,另外替朕教导好雉奴,这晋王府长史的差事他也做的不错。”

    “是,奴婢稍后会将陛下的意思转达给中书省……”

    李世民叹息一声,起身道:“年节将至,让殿中省给朕的孩子们准备些赏赐吧,新年该有个新气象。”(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