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八三章 轨迹重合

第三八三章 轨迹重合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弘智这句话石破天惊!

    因为他切切实实将矛头对准了东宫太子,信誓旦旦说出华阴袭杀是太子李承乾所为。

    这样的说辞孙伏伽并不惊讶,长安城里猜测无数,身为一个聪明的大理寺卿自然也有听说,或者说本身就有本多的揣测,阴弘智说出任何说法他都不觉得奇怪,而且还必须要保持淡定。

    在这件事上他不会,也绝对不能有丝毫的感情色彩和主观态度,他只是一个调查者,只需要最终呈现给皇帝和天下人一个调查结果即可,只需要陈述基本事实。至于最后如何决断,会引发怎样的结果,天下人会怎么看待,这与他并无关系。

    孙伏伽面无表情,转身看着阴弘智,沉声问道:“缘何口出此言?可有证据,须知污蔑太子乃是大罪。”

    “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还在乎什么罪责吗?”阴弘智冷冷道:“当初在齐州一刀被杀了,或者被押送长安街头问斩都无所谓,但东宫想要在途中杀人灭口却是万万不行。”

    “你凭什么笃定此事乃是东宫所为?”孙伏伽沉声追问道:“可有证据?”

    “证据?”阴弘智冷笑一声:“刘尚书无能,那晚没抓到活口,自然证明不了什么。不过幸好,我自己便是证据……太子是担心我们活着到长安,揭发东宫和齐王府往来的勾当,所以才要迫不及待想要置我于死地。”

    一旁的李佑先是处于懵逼状态,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低声道:“大哥真狠,竟然不念一点手足之情……”

    “本来我们什么都没打算说的,但太子殿下如此心狠手辣,那就需要怪我们不客气了。”阴弘智声音很大,似乎也很愤怒。

    孙伏伽的神色已经凝重了很多,阴弘智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他不得不继续问下去……

    ……

    两日之后,孙伏伽和刘德威带着李佑和阴弘智回到了长安。同时带回去了那一份关于两人的审问记录。

    李佑和阴弘智签字画押的审问记录太过要紧,所以根本瞒不住,传开之后便有石破天惊之效。

    太子是袭杀李佑和阴弘智的幕后凶手,太子是齐州谋反的幕后主使者……

    尽管这只是李佑和阴弘智的一片之词。尚未有确信的结论,却已经传遍了长安城,引起轩然大波。

    太子李承乾的形象再次一落千丈,好不容易从殴打老师和男宠事件的泥潭里脱身,还没清净几天又陷入危机之中。

    预料之中的事情。李承乾没有太多的慌张,但必要的反应还是要有的。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他终于能够开口主动辩驳了。

    如此要命的罪名,自然是不能承认的,李承乾因被禁足在东宫反思读书,不能轻易入皇宫。所以只好写了一份声泪俱下,言辞诚恳的奏疏送到承庆殿,表示自己与李佑确实有些许来往,但只是兄弟间的正常来往,并无其他。

    至于谋反之事和自己全无关联,华阴袭杀之事更与自己没关系。请父皇明察秋毫云云。

    太子如此反应算是在情理之中,相信太子人会说太子殿下清清白白,自然该自危机辩白。

    不相信的人则说什么欲盖弥彰,虚伪掩盖,总而言之,当此情形之下,李承乾的举动招致不同的评论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些评论都只是私下里说说,台面上谁也不敢义正言辞做出什么断言,谋反是何等重大的事情,太子又是何其敏感的人物。

    在这等情形面前。太子殿下是否涉及谋反,那需要详细的调查才能确定,不能单凭李佑和阴弘智的一面之词,最终还要等待皇帝陛下的裁决。

    ……

    事实上。这个时候,承庆殿里的气氛很糟糕。

    看到孙伏伽呈送的奏疏,李世民的心里很不好受,这是个很不想看到的局面,这件事最终牵涉到东宫,牵涉到了另外一个儿子。

    之前他有过很多怀疑。他宁愿是长安城里某个权贵或者世家与李佑有所勾结,和齐州谋反案有关系。

    但事与愿违,却牵连到了东宫。

    李承乾究竟有没有和李佑勾结?李世民心中泛起了一个疑问,让他对这个不肖的儿子有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和拷问。

    “李佑与阴弘智声称与东宫有勾结,是否真有其事?”李世民沉声追问,这是他当前最为在乎的问题。

    “臣不知,臣目前的调查只能证实东宫和齐王府确实有过来往,但究竟只是兄弟间的礼尚往来,还是密谋勾结就不知晓了。”

    孙伏伽谨慎道:“至于旁的,阴弘智和东宫侍卫首领纥干承基确实有些私交,与太子殿下似乎并无来往。”

    “纥干承基……”李世民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沉吟了很久很久。

    孙伏伽也没有说话,这种场合下他只有回答的权力和资格,静静地等待便是。【ㄨ】

    “华阴的行刺呢?有什么进展吗?”好半天之后,李世民问出了另外一个重要问题。

    “陛下,这件事臣倒是觉得有些蹊跷,当时刺客是突然袭击,刘尚书全无准备,按理说该是一击必中的。而且刺客明明已经冲进了院子,按理说皇五子和阴弘智绝无活命的道理,可他们只是受了伤……”

    孙伏伽低声道:“此事略微有些反常,臣以为需当谨慎,另外皇五子和阴弘智毕竟是叛乱之人,他们的说辞也未必可信……”

    是的,一个谋反之臣临死前再咬出其他人,从而分散注意力,谋求生机,或者纯属为了报复而拉旁人下水。这种事完全是有可能的,自古以来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不足为奇。

    李世民听到之后眉头皱起,,显然是在思索其中的可能性,这个时候确实是比拼到底该相信嫡长子,还是相信两个谋逆的贼子。

    如果换作是普通人家,肯定是嫡长子更可信,但是在皇家这就变得不同了。太子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他既是皇帝最信任的储备和传承,又是皇帝最忌惮的存在。

    皇帝既要教好这个继承人,又要忌惮太子会不会为了皇位提前抢班夺权,自古以来皇家父子相残的事情还少吗?

    李承乾会不会也这样呢?李世民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帝王绕过开猜忌,尤其是这样敏感的时候。

    所以他无法劝心全意地相信嫡长子,心中少不得会有些许猜疑,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就很难判断。

    李世民沉声问道:“孙伏伽,关于太子和齐州谋反之间的联系。是否能调查清楚?”

    “臣会尽力,但是调查恐有难度,尤其是关于齐州之事……”孙伏伽第一次在皇帝面前打了退堂鼓,表示出为难。

    李世民沉声道:“你不必顾忌,朕可以给你权力,东宫之中除了太子,你可以提审任何人,包括纥干承基。其他人等若有问题,报知朕后便可着手调查,必要时可以抓捕。除此之外,你还需要什么?”

    孙伏伽道:“陛下,臣对齐州之事不甚了解,如果深入调查,恐怕需要一个对齐州事务比较熟悉的帮手。”

    “这个……”李世民沉吟片刻道:“这个不难,让谢逸配合你便是了,齐州之事他最清楚不过。”

    ……

    李佑和阴弘智所谓的证词已经传遍长安,谢逸自然有所耳闻。

    事情果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李佑谋反事件还是牵涉出了太子李承乾,这一点和原本的历史轨迹完全一致。

    只是……

    李承乾真的参与了齐州谋反?华阴那场极为不成熟的袭杀是他的手笔?

    前者。谢逸的态度是否定的,从当时在齐州的情形来看,似乎没有东宫与之牵连的迹象。至于后者……

    这不好说,但如果前者不成立的话。后者自然而然也不成立,这事一下子有意思了。

    不过李佑和阴弘智的指控又算什么?按照常理来说,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没有什么牵连,他二人凭什么指控李佑呢?

    没有牵连。应该没有伤害才对,毕竟李承乾和她们直接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这么做图什么呢?

    难不成兄弟二人之间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历史上李佑谋反案究竟是如何牵连到李承乾的?对此谢逸并不十分清楚,所以现在也难免一头雾水。

    当然了,也不排除李承乾是被冤枉的,李佑和阴弘智死到临头想要拉上一个人垫背一点都不奇怪。或者是有人什么人误导了他们,然后将祸水引向了李承乾……

    想到这里,谢逸心中突然不寒而栗,如果真是这样,说明整个人足够歹毒啊!

    还有一点更为重要,既然李承乾已经被牵连进来,那么他的谋反还会如同原本历史上那样如约而至吗?

    也许八九不离十的吧,至少谢逸有种不好的预感,接下来一段时间长安城里恐怕会不宁静,也会很危险。

    长安城里不安全了,谢逸第一时间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所以立即让郑丽琬找个借口带着一家子回到辋川别墅去了。

    “三郎,情况真的这般糟糕?”

    几位夫人自然是不愿意走的,留在城里淮阳郡公府就是为了时常陪在谢逸身边,这才没几天就要走,实在有些……

    不过郑丽琬足够理智,她知晓谢逸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事出有因,并且情况严重。

    “不确定,相对来说辋川别墅更安全一些。”谢逸把握不准,但有一点不会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深山里的辋川别墅远比风暴中心的长安要安全。

    “那你呢?”郑丽琬有些担心,关切询问。

    谢逸笑道:“我肯定是不能走,但只要你们顺利离开,我们没什么好操心分神的,有什么事情也好应对。”

    话虽这么说,但郑丽琬还是很不放心。

    尤其是听谢逸说道:“回去之后让阚棱大哥做好准备,我在山中早就准备了逃生之路,一旦出现重大变故,让他带着你们迅速离开长安。”

    郑丽琬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长安不安全倒是可以理解,但辋川别墅……如果说哪里都有危险的话,这次的变故该有多大呢?留在长安城里的谢逸又会遭遇什么?

    这些事情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担心万分。

    谢逸柔声安慰道:“没事的,只要你们平安无事,我一个人能够从容应付,至少能够全身而退,不必担心。

    更何况……也许我是杞人忧天,事情压根就没有那么严重,是我想多了……”

    “这时候多想点没错,皇子谋反,牵涉到了东宫太子,焉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郑丽琬熟读史书,懂得相关道理,只听她说道:“你尽管放心,我会照顾好一家子的,你在长安好好的。”

    “嗯,乖乖回去等着我,待此间事情了结,回家第一个宠你。”

    谢逸一句不正经的调笑多少缓解了些许凝重的气氛,和郑丽琬这边沟通妥当后,又安慰了一番其他夫人和两个孩子。

    随后不久谢家诸位夫人便以接到金城郡主李安宁邀请,前往白云观参加祈福为由离开了长安城。

    白云观在南山之中,距离辋川别墅不是很远,这祈福之后顺势回到辋川别墅也就顺理成章了。

    安排好家人之后,谢逸也长长松了口气,现在自己一身轻松,没什么好顾忌的。无论接下来是什么情形,是防守还是进攻都能游刃有余。

    谢逸本来还想给芙蓉园里的李治打个招呼,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他毕竟年纪还小,万一吓到晋王殿下可就不好了。在这方面,一定要保证他事先不知道,将来才能避开谋划皇位的闲言碎语。

    自己来做个坏人,让李治做个好皇帝吧!

    现在谢逸最为好奇的是李承乾是否真的会反,又会在什么实际发动怎样的叛乱?

    说来也巧,就在这样一个十分巧合,且意义非同一般的时候,皇帝的圣旨却送到了淮阳郡公府。

    李世民让自己前去配合孙伏伽调查齐州谋反案?哼哼,接到圣旨的那一刻,谢逸突然笑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