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八七章 委以重任

第三八七章 委以重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谢逸和孙伏伽对李佑和阴弘智开始分隔审问的时候,局势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名叫冯孝约的人出现了,此人曾经是东宫千牛备身,也就是东宫侍卫,后来逐渐提升到简州担任司户,最终的官职是洛州密县令,此人出面证实太子李承乾和齐王李佑之间确实有勾结。

    而自己也是他们的属下,在洛州匆忙转接呈递消息,声称李佑谋反之时也曾要求他做好准备,在洛州接应。

    后来李佑谋反失败,被留在洛阳养病之时,李承乾曾经要求他注意观察李佑的行踪,并且准备袭杀事宜。

    他们一直尾随在刘德威等人之后,可惜在此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所以不得不一直尾随,直到到了华阴地界上才带到一个好机会。可惜到底有点仓促,没有把李佑和阴弘智彻底杀死。

    为此太子殿下怪罪自己,甚至要杀人灭口,为了自己和家人能够活命,冯孝约决定出面自首,澄清事实,并愿意领受罪责,但请皇帝陛下饶恕自己的家人云云。

    这件事逻辑上是通顺的,东宫和齐王府之间如果真的有勾结做这么一件大事,肯定是有其他从属的。冯孝约这种亲信出身,又在关键地区做地方官的人物是很有效用的。

    在勾结谋反的过程中,冯孝约帮着传递消息,甚至里应外合。在起兵失败后,太子利用他来清除李佑和阴弘智,从而杀人灭口自保,这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李佑和阴弘智在洛阳耽误了许久,这也给了冯孝约尾随的可能,华阴那场预谋已久的袭杀似乎也就顺理成章,合乎情理。

    而事后太子殿下为了保密,杀人灭口,要将冯孝约杀死也合乎情理,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严丝合缝。

    更为要命的是,冯孝约还拿出了一封纥干承基亲笔的书信。内容正是指使其对李佑和阴弘智动手。

    据说信已经被快马加鞭送去大理寺,国子监已经请来多位擅长坚定笔迹的老学究严阵以待,准备鉴定书信是否真的出自纥干承基之手。

    加之先前李佑与阴弘智信誓旦旦的指正,只要坐实了笔迹。纥干承基就赖不掉了,太子殿下也将有口说不清。

    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太子殿下肯定不会亲自动手,纥干承基这样的东宫心腹出面处理才是合乎情理的。

    如此一来,东宫再次被架在火炉之上。处在了风口浪尖。

    李承乾得知消息的时候,几乎当场喷出一口老血,冯孝约是谁他压根就不知道,东宫的千牛备身那么多,太子哪里都认识呢?

    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这时候都跳出来污蔑自己,显而易见,越发证实是有人污蔑自己,想要置自己于死地。

    至于到底是谁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去想,去怀疑了,不外乎就那么几个人。

    要紧的是这件事该如何应对?虽说笔迹鉴定尚未有结果。但是……李承乾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对方既然这么做,显然是早就做好了相关准备,那么这个笔迹肯定是模仿的天衣无缝,比对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一遭只要坐实了纥干承基的罪责,自己也就难逃此劫,当此之时,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正如杜荷所言,现在已经没什么可犹豫的了,除了孤注一掷还能怎样?

    杜荷与李安俨都在左屯卫军中。加上东宫六率,还有些许侯君集的旧部,在长安城里,尤其是宫闱之间是很厉害的一股力量。

    有侯君集这等大将来帮自己率领兵马。只要布置得当,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就像是杜荷说的那样,齐州距离长安千里之遥,李佑都敢举兵,东宫与皇宫大内不过一墙之隔,自己有什么不敢的?成功的几率也大的很多。

    除此之外。这次还需要布置得当,除了皇宫大内,魏王府之外,其他一些碍事的人也得顺势清理掉。

    要做就要做的绝一些,虽然善后会比较麻烦,但李承乾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会有人愿意给自己帮忙的。

    杜荷的参与注定京兆杜氏必须得站在自己这边,只要成功以后,杜楚客之流将会成为跳梁小丑,他该知道当怎么办。如果还是执迷不悟,相信整个杜家会做出明确选择的。

    当然了,最要紧的还是长孙无忌。

    这可是个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只要有他支持,即便是局势再乱也不用担心,总是可以稳定下来的。

    李承乾相信,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长孙无忌这个国舅除了支持自己这个外甥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长孙家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外甥登上皇位的,只是……李泰在某种程度上也拥有这样的优势。这些年长孙无忌始终不曾表态,对两兄弟都不温不火,大有一碗水端平的意味。

    估计他是想要等着,看谁能够成功便支持谁吧,这样的选择不吃亏,能够确保安全获利。想想这个舅舅还真是个老狐狸,不过也好,若非如此恐怕还不能为自己所用。

    只是……

    除了李泰之外,李治也是长孙家的外甥,李承乾突然响起了这个平日里不怎么显眼的弟弟。

    一奶同胞,都是嫡子,如果他还在的话,长孙无忌会有旁的选择,未必愿意冒着风险来帮助自己。

    毕竟自己要做的事情是弑君弑父,这是要世世代代背上污名的,可能被千夫所指,可能遗臭万年。

    像长孙无忌这等爱惜名誉之人,想必肯定是有顾虑的,除了局势到那种让他没有选择的地步。

    那么……

    除了李泰之外,李治……这个和自己没有多仇,多少怨,关系还算可以的弟弟也不能放过……

    虽然有些残忍,但不得不这么做,在皇位和生死面前,压根没有多余的选择。谁让大家都生在皇家呢?

    无情最是帝王家,这句话自然不是空虚来风随便说的,只是……

    这样做了以后,将来九泉之下。母后会不会责怪自己呢?突然之间,想起亡故的母亲长孙皇后,李承乾的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

    谢逸和孙伏伽在大理寺忙忙碌碌,审问李佑和阴弘智尚未结束。

    分隔审问。当同一个问题变化方式,不断多次提问之后,已经开始有一些效果了,经过比对李佑和阴弘智的说辞开始渐渐有了一些细微的偏差。

    阴弘智倒仍旧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说话仍旧是严丝合缝。似乎找不出一丝一毫的漏洞。

    但实际上,太过严谨有时候反而是漏洞的体现。可以理解为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甚至是不断推敲才说出来的。

    哪怕是一些很随意的问题,他都要深思熟虑,似乎唯恐说错什么。正常人哪里为把自己搞的这么劳累?

    这般超乎寻常的谨慎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阴弘智说的不是实话,他在努力地想要掩盖什么。而说出来看似天衣无缝的言辞实际上可能是弥天谎言,想要传递些许他自己想要表达的讯息。

    一个谋反的逆贼,这般谨慎,条理分明。言辞针对的还是当朝太子,关乎江山稳定,似乎只有不安好心四个字可以形容。

    这越发坐实了谢逸的怀疑,阴弘智此举恐怕不简单……

    只是现在还未有确切的证据,虽然自己和孙伏伽都已经认可李佑和阴弘智的说辞有问题,但就这样奏报给李二陛下似乎不太合适。

    纵然是李世民本人相信了,但其他的王公大臣呢?

    要知道,这件事非同寻常,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捏造揣测,必须要有确切的证据来说话。尤其是自己的身份相对敏感。除了代表晋王府之外,本身和东宫与魏王府的关系都不是很好,弄不好会被人诟病为公报私仇。

    所以谢逸不得不谨慎,可偏生在这个当口有冒出来一个冯孝约。一个昔日的东宫千牛备身,又一刀插在了东宫的胸口,并且泼上了一份墨水,想要洗干净太难太难。

    看来对方真是有备而来啊!

    谢逸关心的重点不是东宫是否能洗白的问题,东宫就此倒下自然是好,但如果让别人趁势而起可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到目前为止。压根没有抓到任何具体的把柄,虽然猜得到幕后凶手,却不知对方的底牌以及可能的动作,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谢逸不想在这件事上有任何的信息落后,否则不仅仅不能掌控局势的发展,在最恰当的时候做出反应,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举动。甚至可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还有便是李承乾会怎么做?历史上的东宫谋反已经不远了吧,究竟会是哪一天,会是怎样的情形?

    李世民是否有所察觉,有所准备,大唐的天空未来会是什么颜色?这些问题都让人惴惴不安!

    孙伏伽似乎也嗅到了什么,他比较着急,他是希望这件事能够妥善解决,不要出什么大的乱子。这是一个忠臣该有的态度,所以尽早从李佑和阴弘智嘴里拿到实质性的证据就显得至关重要。

    “谢学士,虽然现在已经发觉异常,李佑和阴弘智的说辞开始有差别,甚至矛盾之处,但这……”

    孙伏伽也好生为难,身为大理寺卿,被皇帝委以重任却没有进展,他觉得自己很失败。

    可事到如今,如果只是将这些算不得铁证如山的东西交给皇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这样吧,将李佑和阴弘智关在一起,让他们相互交流,或许会有所发现。”谢逸沉吟片刻,给出这样一个方案。

    孙伏伽沉吟片刻也同意了,说道:“好的,到时候我安排人在一旁监听……”

    谢逸当即摆手道:“不必,阴弘智此人十分老道,若是发现隔墙有耳,反而什么都不会说。再者,即便是听到什么又能如何?除非是皇帝陛下亲耳听到,否则她事后矢口否认,你能奈何?”

    “那……”孙伏伽有些不明白了,既想让他们说点什么,又不派人监听,那意义何在呢?又有什么作用呢?

    谢逸笑道:“孙寺卿尽管安排就是了,此事我自有办法……先将目前已经发现的内容禀报给皇帝陛下吧!”

    “好吧!”孙伏伽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想到谢逸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或许有什么非常之能把,说起来自己倒是真的想要见识见识。

    谢逸暂时离开了大理寺,他需要回家一趟准备点要紧的东西。

    长安城里的淮阳郡公府冷冷清清,谢家妇孺已经从白云观离开,所谓的祈福结束之后便回了辋川别墅。而且那里有阚棱亲自坐镇,防御级别已经提到最高,暂时倒是不必担心。

    现在谢逸更为担忧的反倒是晋王李治,这才是自己最大的本钱,现在长安城里这个风雨飘摇的局势焉知会不会影响到他。

    如果李治又一丁点的闪失,那自己可就真的满盘皆输了,可是自己偏偏不能公然出面提醒李治,或者采取什么措施。

    否则李治本人,甚至是李世民都会有所怀疑,毕竟未卜先知这种事是没办法解释的。但是没有一丁点防备是不行的,该当如何是好呢?

    谢逸思索许久,请了一位客人登门,没错,正是晋王府伴读狄仁杰。

    狄家小郎君现在已经长大了,作为未来的宰相,此子的潜质和见地都是不错的,在晋王府也做的很不错,将来肯定会成为李治的左膀右臂。

    即便是现在还小,也已经是晋王府的心腹和要紧人物,没办法直接提醒李治本人,但可以找狄仁杰嘛!

    这小子从小和谢家关系良好,对自己也算是颇为崇拜,最要紧的是与妹妹小蛮关系很亲昵,很有成为谢家姑爷的潜质。

    狄知逊和谢逸其实都已经默认了此事,只待两个孩子再长大一些,便可缔结良缘。这种情况下,谢逸和狄仁杰之间的相互信任和默契度很高,在这个时候是可以将此等要紧事情委以重任。

    反正目前的严重程度还有限,只是做些许提防,相信狄仁杰是能够做好的,谢逸对他很有信心。(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