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唐朝败家子 > 第三九二章 矫诏救驾

第三九二章 矫诏救驾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能留下声音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当年那个随同谢逸一起来到大唐的手机,连同那个太阳能电池板一直被完好保存着,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放置在牢狱的顶部,成功地录到了李佑和阴弘智的对话,里面一个很关键的信息,那就是他们对东宫的指控完全是凭空捏造的。

    李佑的话语完全是最好的验证,而阴弘智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语之后显然还隐藏了什么,他没有打算告诉李佑,所以再等下去也不会说出来。

    这已经够了,这段录音送到承庆殿里,皇帝李世民肯定能听的明白,效果便达到了。

    谢逸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可以入宫面圣了。

    只需要证明这一点就足够了,自己的差事便算完成了,至于算不算帮李承乾洗白,东宫事变会以怎样的情形收场,暂时顾不得那么多了。

    临走之时,夜北的嘴巴仍然大张着,盯着那个手机,吞吞吐吐道:“阿郎,此物……”

    “神物!”谢逸很装逼地回答了两个字。

    “哦!”夜北木讷地点点头,他相信谢逸的回答,自家阿郎向来厉害,有什么非常手段,神奇之物不足为奇。

    谢逸低声道:“此乃机密,你懂得!”

    “是,属下省得!”

    ……

    出了淮阳郡公府,谢逸先去了大理寺,和孙伏伽沟通此事,然后一起入宫见皇帝。毕竟此案时他们两人一起办的,某种程度上孙伏伽算是主审,自己不过是个协助的角色而已,不能越俎代庖。

    孙伏伽听过录音之后表示出相同的看法,但同样对于录音的方式感到惊愕不已,在这年代录音留声还是一种众人不能想象的方式,对此,对谢逸本人都表现出极大的惊愕和疑问。

    不过想起当年传言说谢逸是得到了太上道君李耳,李唐皇室的始祖前来辅佐。原本只当是虚无缥缈的传言。但现在孙伏伽有些相信了,即便是在大理寺多年,作为整个大唐最在意证据和实际的人,他还是开始相信了。

    那个能够让大唐无饿殍的土豆和玉米。那个能够修筑城墙的水泥,那些让薛延陀和吐蕃人胆寒的火药,以及眼前这个能够留下人声音的神物,这些都是原本从来不曾有过的东西,太过神奇。难不成真的是仙界而来?

    怀着满腹超乎寻常的惊愕,孙伏伽和谢逸一起进了皇宫,因为近来调查重大案件的缘故,他们二人进入太极宫是不需要同传的,可以直接进入,和三省的宰相们是一个待遇。

    可惜虽然能很便捷地入宫,却没见到李世民,来到承庆殿的时候偶皇帝李世民不在,反倒是晋阳公主李明达在这里。根据宦官们的说法,公主殿下在此间帮皇帝陛下整理案牍。

    李明达见到谢逸下意识很是兴奋。几乎是一蹦一跳跑过来,问道:“谢长史,你们来找父皇有事?”

    “是的,公主殿下,陛下呢?”谢逸轻轻一笑,微微施礼与李明达交谈起来。

    身后的孙伏伽见到此情此景,经不住有些羡慕,看看人家谢长史,果然和皇家关系亲密啊,不仅皇帝青睐、晋王殿下崇敬。就连公主殿下也待之客气啊!羡慕归羡慕,孙伏伽倒是没想别的,只以为是晋阳公主平时出入晋王府多一些,和谢逸颇为熟稔。并不疑有其他。

    李明达道:“父皇去东宫了!”

    “东宫?”孙伏伽只是微微惊讶,尚未有什么反应,但谢逸的脸色却陡然间阴沉下来,眼神里浮现出深深的忧虑。

    “谢长史,你怎么了?”晋阳公主李明达见状有些疑惑不解,连忙询问。

    “公主殿下。陛下是因为什么事去的东宫?”谢逸顾不得许多,连忙追问。

    李明达道:“哦,太子哥哥在东宫设祭,悼念魏征司空,邀请父皇前去,父皇便去了……”

    “是这样……”谢逸听闻之后,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低沉阴郁,忧虑之情也越发的凝重。

    一旁的孙伏伽见到之后,沉声道:“谢学士,发生何事?有什么不妥吗?”

    “东宫这个时候邀请陛下过去……”谢逸摇摇头,旋即又问李明达道:“陛下去的时候带人吗?”

    “带人?没有,只带了几个贴身的随从……”

    “糟糕!”谢逸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思绪与担忧,其他人或许没什么感觉,并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复杂。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历史上的李承乾曾经谋反……

    很遗憾,前世他没有详细研读过那段史料,不知道李承乾谋反的具体过程和手段。而今当历史轨迹出现细微的偏差之后,李承乾会不会谋反也未可知,如果他今天前来见到了李世民,或许这件事便不会再出现。

    可惜自己来晚了一步,李世民竟然被邀请去了东宫,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这个举动着实有些非同寻常,至少多了很多猜想。虽不敢断定今日李承乾一定要行谋逆之事,但可能性是有的,而且条件都已经具备。

    李世民现在轻率前往,要是不能活着走出东宫,那大唐的天就完全变了,变了……

    “陛下走多久了?”

    晋阳公主道:“小半个时辰吧,回去更衣,再去东宫,估摸着这会刚到。”

    “还好,还来得及。”谢逸松了口气,至少不至于出大乱子。

    “谢学士,你言下之意是……”孙伏伽虽然后知后觉,却也终于意识到什么,此刻完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也宁愿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如今这等时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玄武门旧事不可重演!”谢逸也顾不得许多,道出了几句听起来略微有些大逆不道的话语。

    晋阳公主李明达瞪着眼睛,听到玄武门那几个字的时候,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那怎么办?”孙伏伽算得上是事件亲历者,他清楚地谢逸并非危言耸听,可是按照自己的调查结果,东宫不应该是冤枉的吗?

    谢逸最初也有同样的疑问。但鉴于未卜先知的能耐,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过多的纠结。不见得真的李承乾参与了齐州谋反才会有今日的举动,这是一个长期问题积累发酵的结果。

    当东宫风雨飘摇,自己无法洗白的时候。为了自保,李承乾有孤注一掷的举动不足为奇。有时候哪怕他自己不敢,而聚集在身边,依附东宫的那些人恐怕也不会容许,不容有失。在这些力量的共同作用下,最终的结果……

    李世民之所以轻率前往,忘记了当前的危险,没有足够的防备意识原因应该和先前的调查结果有关,李佑和阴弘智说辞不同,便已经证明华阴袭杀有问题,也间接证明东宫在某种程度上是清白的。

    也许正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因,李世明才会产生错觉,以至于少了对儿子应该有得提防,甚至是心怀愧疚。对于东宫的邀请没有多想。

    加之李承乾很聪明地借用了祭奠魏征这个绝好的借口,李世民难免有些许疏忽不足为奇,大概应该是这样吧!

    很凑巧,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一份紧急审问记录从大理寺送了过来,送到了孙伏伽手中。

    打开只是看了一眼,孙伏伽的脸色瞬间剧变,片刻之后颤声道:“谢长史,看来你猜对了!”

    谢逸接过文书,确认是纥干承基的审问记录。内容赫然写着纥干承基承认东宫以备谋反,甚至打算弑君弑父,甚至连参与的人选也交待出来。

    “怎么办?”这一遭,孙伏伽也有些慌了。

    晋阳公主也清晰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问道:“谢长史,父皇现在是不是很危险?”

    “别着急,没事的!”谢逸安慰一句晋阳公主,转身道:“孙兄,劳烦你去一趟政事堂,将此事告知三省的宰相。通知房相、岑侍郎、长孙司空……”

    虽然事情很仓促着急,但孙伏伽还是清晰察觉到谢逸强调了通知的顺序,房玄龄是仆射宰相,优先通知没错。但长孙无忌的身份明显比中书侍郎岑文本地位高,为什么要颠倒先后顺序呢?

    难道是以为长孙无忌是太子的舅舅之故?对了,岑文本还掌握着中书省诏命传达,这个智能在这个时候显得至关重要。谢长史果然不简单啊,年纪轻轻,在仓皇之中还能心细如发,想到这些至关紧要,足以影响大局的细节,着实不简单啊!

    “好的,我这就去,那你……”

    谢逸道:“我想办法去东宫救陛下!”

    显而易见,后者护驾的功劳非同凡响,一般人肯定会在乎后者,甚至会觉得谢逸是故意如此安排抢夺功劳。

    但幸好孙伏伽是个极为理性之人,他清楚地知道这次护驾的难度,成功了自然是大功一件,若失败了恐怕不只是身死殒命,后果可能比想象的更为严重。孙伏伽自觉以自己的能耐恐怕未必能够办好,人还是得有自知之明,尤其是关键的时候。

    孙伏伽没有多想,同样也没有多问谢逸会怎么办,便转身往政事堂而去。

    一旁的晋阳公主李明达却仍旧处于惊慌之中,着急道:“谢长史,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救父皇?”

    谢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太子要弑君弑父谋反,自然是要发动兵变的。在东宫尚未有足够武力自保的情形下,他不会草率地对李世民动手,而是要等到杜荷与李安俨等人率领左屯卫的兵马赶到,与东宫六率联合在一起才会动手。

    而在此之前为了不走漏风声,左屯卫是不会事先行动,所以这就有了营救护驾的时间差。

    “公主殿下,现在要想救陛下,得通知左武卫大将军程知节日带兵控制左屯卫,并赶到东宫护驾。”

    谢逸道:“我虽与程将军有交情,可以通知他紧急情况,但调动左武卫大军是要陛下御旨或者鱼符的。”

    “这可如何是好?”晋阳公主李明达急切道:“父皇如今身在东宫,鱼符自是随身携带,更无法下达旨意。”

    谢逸为难道:“所以此事难办,只能待政事堂诸位宰相到后联名下发政令,请程将军出兵……”

    “那岂不是很晚,父皇的安危……”李明达关心父亲,甚是着急,慌乱中他看到了承庆殿的御案,灵机一动道:“我有办法,我的字迹和父皇十分相似,而且承庆殿里本身就有玺印,可以借父皇的旨意调动兵马!”

    没错,谢逸猛然想起新年之前在芙蓉园里,晋阳公主曾写了一副字送给字迹,当时晋王李治曾提及此事。李明达的书法是一绝,一手飞白体和李世民写的十分相似,萧禹这样的书法大家都没看出来,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再用上印玺,从承庆殿里送出去,当真算是皇帝圣旨,外面不明真相的人肯定会相信,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调动兵马,以免耽误时间,耽误大事。

    可是此举毫无疑问等于是矫诏,假传圣旨,这在封建帝王时代是大忌,哪怕是为了救李世民,但估计事后他还会找自己的麻烦,甚至问罪。至于晋阳公主,肯定也是有过错的,但身份特殊,估计到最后没什么大的麻烦。

    要不要这么做呢?

    谢逸沉吟片刻,还是点头了,李明达也不耽搁,当即走到御案边,按照谢逸给出的说辞开始奋笔疾书,字迹和御笔确实没有什么差别。

    而今只能这样了,要是李世民真的被李承乾杀了,还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到时候局势大乱,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

    今日确实假传圣旨了,而且还调动了兵马,这肯定是犯忌讳的。但目的是为了救驾,李世民不是糊涂蛋,他总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就这么做!

    谢逸道:“公主殿下,我去传旨,你……”

    “要我说什么逍遥哥哥尽管说,我能做好。”李明达信誓旦旦,他很希望自己能为营救父皇做点什么。

    谢逸沉吟片刻,说道:“那好,公主殿下如果能做到镇定如故,现在就入东宫去,假称后宫诸位娘娘代先皇后为魏征大人准备了祭品,趁机将情形告知陛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唐朝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尹三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三问并收藏唐朝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