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阁天下 > 第十五章 伤势过重

第十五章 伤势过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墨隔玉,你管我那么多做什么?你弄疼我了。”环念音一边被拖着走一边想挣脱开。

    墨隔玉仿若未闻,抓环念音的手力道不松。

    “墨隔玉,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墨隔玉又拉着环念音走了一段,眼见着到了桥头,这才放开捏着她的手。回头侧了身也不看环念音,面无表情道:“走我前面”。

    环念音咬牙切齿的头也不抬,越过他,举步上桥。墨隔玉跟在后,一丝笑意直达眼底:这个笨女人。

    身后,年老的五位瞧得一脸笑意,年少的五位瞧得一脸怒意几欲发作。

    环念音一身怒气,步子迈得快如脚下生风,墨隔玉一脸云淡风轻的与环念音隔三步之距想随,扶木与落央在后面跟得皆有些吃力。

    环念音越走越气,越气走得越快。墨隔玉给了爹爹什么好处了,要将自己那么的塞往墨影阁!过了铁索桥,七环山下山的的栈道上停了两辆马车,环念音攀上后一辆马车抬手掀开的车帘,临了回头冲着身后道:“落央与我同乘,隔玉公子随意”,说完放下车帘没了影。

    落央小步跑至车前,方站定就听得环念音回头那一说,捧了个包袱看了看同样站在车前的墨隔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定定的站着。

    墨隔玉在车前停了片刻抬步上了马车,掀帘钻了进去。

    车外扶木走上前,“落央姑娘这边请”,说完引着落央上了前面的马车,自己与车夫并排坐在车前。马车缓缓驶离。

    这边环念音自上了马车便寻了个舒适靠里的位置坐下,一脸闷气,想着待入了墨影阁见过阁主与阁主夫人,完成爹爹交给的任务,再一一搞清楚了自己曾经与他有何瓜葛,便寻个空逃出去。墨影阁虽没去过,但若要逃出来应该还是有办法的。

    这么一想,环念音心里顿时舒畅了许多。

    等了半天不见落央上来倒等来了墨隔玉,环念音很是没好脸色,这个人,能再不要脸些么?贴着贴着来,瞪他一眼开口道:“你跟上来做什么?没有其余的马车吗?”

    墨隔玉见此也不以为意,随意靠车厢坐下,悠悠开口:“马车倒是有,只是这辆先前就是给我备下的,你看,我的东西还在你旁边呢”。

    环念音低头果真看见身侧放了个墨色的小木箱。才怒火中烧冲上来,倒没注意看。既是别人的地盘自己还是知趣点离开罢。

    起身欲下车,还没移到车门口就被墨隔玉一把拽回扔到方才坐的地方,“你就在这儿吧,环叔叔既嘱咐了要将你于下月初九送回来,我自然得将你看紧点”,说到这儿,偏头看了眼环念音喷火的眼又接着说:“若是你半途趁我不注意偷着跑了,我倒不好向环叔叔交代”。

    环念音气结,这个人,怕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与自己同乘吧!还说这么穿凿附会的理由!

    “你倒挺负责的”,环念音估摸着再不压压心火,手掌心要被指甲掐出血了,牙齿怕得掉两颗了。面前的人,硬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倒是想起哥哥们告诉她的混江湖的一些诀窍,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凡事要以德服人,特别是对于无关紧要的人,不与之计较更不要与之记仇,尽量显得自己度量非凡才好。

    默默地在心里回顾了两句静心平气的心诀,牙齿倒没格格作响,手却还握着,正欲再回顾两句来彻底平息怒火,却听得墨隔玉说:“隔玉自知方才是鲁莽了些,念音姑娘也不需要为此自毁双手吧……”

    马车辚辚前行,环念音怒极,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墨隔玉,你无耻!”恶狠狠的说出这一句,全然忘了何为以德服人。

    乍一听,墨隔玉愣了愣,眸中情绪翻滚,抬眼时却平静无波,甚至还隐含笑意,“哦?无耻?耻为何物?”顿了顿,朝环念音那边挪了挪,“你同我说道说道”?后半句话说得云淡风轻,哪里有什么要听人说教之意。

    “你,你……”环念音还没你出个所以然,墨隔玉又朝她挪了挪,倾身过去,“不如,你赐教一番?”

    看到墨隔玉近在咫尺的俊脸,环念音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待心口一凛,方回过神,一把推开墨隔玉。

    力道拿捏不稳,墨隔玉重重的撞到背后车厢上闷哼一声。环念音理清思绪,摸了摸发烫的脸,很慢半拍的抬头,刚要发作,却见墨隔玉额头渗出几粒豆大的汗珠,心下一惊,才意识到方才自己推开他时大力了些,他似乎是撞到了,还似乎撞得哼了一声!

    “你,你没事吧?”环念音小心翼翼的问了声。等了半晌,不见墨隔玉答话,又道:“你先前拽我的时候力气不是挺大的么,哪儿能一下脆弱成这样的?”墨隔玉依旧双眼紧闭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的显得痛苦。

    环念音又一惊,道:“我不过是推了你一把,你别吓我啊”。刚说完突然想到墨隔玉身受重伤一事,抬手便去搭他脉搏。墨隔玉察觉到环念音要搭他脉搏的手,不着痕迹的移开。

    见此,环念音急了,“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是你……”

    “你不是觉得我无耻么?这样的关心我,就不怕我再无耻些?”墨隔玉微弱的声音飘出。

    听着墨隔玉声音都这样了,想来情况肯定很不好了。

    “我那是气话,做不得真”,说着,又去搭墨隔玉的脉搏,这次速度快了些,但还是被墨隔玉躲开。

    眼见着墨隔玉越发苍白的脸,簌簌而下的汗珠,环念音顿时后悔与愧疚丛生,明知道他伤得重就不该与他置气的,跟病人计较个什么。

    “你别动啊,让我给你瞧瞧”。环念音稍稍朝墨隔玉挪了挪,轻声道。见墨隔玉没什么不情愿的表情,方伸手搭上他的脉搏,墨隔玉神色动了动,倒也没再躲,环念音却陡然睁大双眼,“天呐,你怎么虚成这样?”

    环念音手那么一搭,方才察觉墨隔玉脉息微弱,体内着实是元气大伤,真气大损。说着,左手扶住墨隔玉,右手手心凝聚起一团如雪白光,翻手搭在墨隔玉手腕处就要输送真气。

    “不可”!环念音手刚搭上去,墨隔玉就将手移开出言阻止,“你若用自身真气为我疗伤,我体内的热毒,吸噬,吸噬你真气不说,还会,会适得其反。”不过几句话,似是用了多大力气。努力克制着才不气喘吁吁,“此法若是行得通环叔叔昨日就用了”。

    墨隔玉缓缓睁眼看她,玉颜白如秋霜。见环念音一脸紧张焦急,嘴角扯出一丝笑,这笑意看在环念音眼里甚是勉强,“无妨,你身旁那个小木箱最左边的那个格子里的药,你给我递一颗罢”。

    环念音忙低头找出一颗药丸递给他,又将水递给他,轻咬朱唇看着墨隔玉动作迟缓的将药服下。

    待接过他递回来的水壶,环念音低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伤得这么重,我……”后面的话没说完,就见眼前人影一晃,墨隔玉歪头倒在她膝上,“别动,让我靠着睡会儿”。

    “啊!哦”。环念音心里抽了口气愣了一愣有些思绪混乱,这动作会不会太亲密了?罢了,罢了,权当还人情吧。

    “你若趁我如今伤重奈何不了你就逃了”,墨隔玉虚弱的声音飘上来,“我会死的”,顿了顿又接着道:“你肯定不想看到为了护住你而受了一掌的人又因为去找你而惨死吧?”墨隔玉将那个惨死的惨字说得很是清晰。

    环念音本就软下来的一颗心闻言再度柔软几分,“你安心睡会儿吧,我不会走的”,末了,又加上一句,“纵是要走,也会等你伤好了再走”。

    想这人是怎么撑到现在的,昨日受了那一掌后,接着就去打发了二皇子,据落央说又在念音阁等了她许久,晚上又在莫云轩见到他,今早又那么早就在院子里站了那么久。就单是他因为自己而加重成这样的伤势,于情于礼自己也应该照顾他直到他伤好。至于,若是他伤势两个月不好怎么办?这个环念音目前还真没想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门阁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木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木椮并收藏门阁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