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阁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城郊别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城郊别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过五舵主时,夜已经微微有些深了。出了华食斋,原本要往西去西荣城的四人,如今转往东去了谙城。

    既是用蚕石传的信,一般来说便就错不了!倒是,大舵主怎会知道自己现在正在找定海国的人!

    四人皆是一身普通便衣。环念音、落央皆做了妇人装扮,雪轻雨疏扮了两个小丫鬟,还稍稍易了容。

    是以,半夜时进了谙城见到在济药堂恭候已久的大舵主时,大舵主辨了半晌没辨出来。

    大舵主大略的给环念音描述了谙城中来的那几个定海国人的情况。说是昨日白日里有人到济药堂抓药,操着生硬的本地口音,长的也不似昭圣国的人,画像拿去给墨隔玉派到昭圣国回来的那几人看过,已经确定了确实是定海国的人,如今,已经派人盯上了。

    “盯上了?”环念音满意的看着大舵主,“是在什么地方?”

    “城郊一座别院里,看起来似是住了好久!”

    “住了好久?隐秘得这样好,看来这来人确是有些不一般!”环念音敛眉道。

    “小姐,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大舵主看了看环念音面色,问道。

    “三舵主、八舵主何时能到?”环念音问道。

    “大概辰时能到!”落央算了算时辰答道。

    “那好,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大家先去歇息,一切等三舵主同八舵主来了,一起商讨过再说!”

    “是!”几人领命退了下去。

    各自回到房里,环念音推开窗,浩瀚苍穹,繁星点点,明日想必又是一个艳阳天呐。

    落央敲门进来,“小姐。落央有一事,想的不甚清楚!”

    “什么事?你说?”环念音示意落央坐下说,自己则转过身。背靠着窗棂。

    “将三舵主叫来是因为上次遇袭是在西荣城,他来了好了解情况,但是,为何要将八舵主也叫来?这事跟八舵主有何关系?”落央满眼疑惑的道。

    环念音看着落央。笑,“你莫不是忘了守河城我说的要将扬云庄重新开张的事了?八舵主主管门中各钱庄,账务巨细他最清楚不过,想要重开扬云庄,没他来帮着分析怎么成?”

    “哦……”落央点头如捣蒜,“原是这样!”站起身,“小姐,那落央回去睡了”,一边转身一边轻舒了一口气,“这下准能睡着了”。

    看着落央推门出去的身影。环念音弯了嘴角笑了笑,只一下便又陷入了沉思。方才同大舵主说着的时候忽的就想起了一个人——花梧颜。

    这个定海国来的美艳少主,才高八斗,华冠群候,文邹得那叫一个令人作呕!总之。委实是个不容小觑的主!

    城郊的一座别院里?若真是花无颜,那……

    敛眉沉思片刻,越出窗户,往城郊而去。这别院倒不难找,这谙城城郊能建院子的就东边靠近东泽山这一处而已。顺着环顾的一圈,是哪间院子还没辨认出来,一低头。倒瞅见有处还亮着灯的院子院墙外猫着两个身影,只待仔细一瞧,倒是眼熟得就像西玥笳同伟人白似的!

    想来他二人也是往这谙城来办事,能在谙城遇见也不足为奇。却是这大半夜的跑人家院墙外来蹲着干嘛?莫不是他们要找的哪个高官在此修了个别院养小妾,这二人白日里同人家没谈妥这会儿子跑来逮人小辫子么?

    “这院子里住的什么人?”环念音静静的落身在二人身后问道。

    “定海国的”。

    “据可靠消息是!”

    伟人白、西玥笳一前一后说道。

    定海国的?环念音挑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你二人该办的事都办完了?”环念音接着问道。

    闻言,正攀在院墙上往院内认真张望的二人侧头对看一眼,又齐齐回头看来,见是环念音,吓得掉下墙来。

    “贤。贤弟……”西玥笳坐在地上刚叫出声,就被已经爬起来的伟人白一把拽起来往一边拖着走,“贤什么贤,弟什么弟,没看是个女的么,被发现了还不快些走!”

    “诶……小白,你放开我”,西玥笳挣扎,“她虽有易容,但我也瞧得出来她就是贤弟!”

    “你你你……”伟人白满满一副恨不得打人的样,拖着他不停地往一旁走。

    西玥笳疑惑的被他拽的踉跄了几下,有低唤道:“贤弟,贤……”忽的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反倒拉上正拖着自己走的伟人白撒腿就跑。

    环念音不明所以的看着二人这举动,现在见二人已然默契的撒腿就跑,一闪身又挡在二人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院内正屋的门就被打开,猛地就涌出几个人来。见情况不妙,环念音抬袖使出万物无形,将二人带离此地,隐在不远处的一方屋檐上。

    这方出了屋的几人走出院外,巡视了一圈没见有什么什么异样,才转身回院进了屋。

    趴在屋檐上的三人先后直起身坐在了屋顶。

    “早该来这屋顶坐着看,省得叫小音……”伟人白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

    “你,不是不认得我么?”环念音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伟人白。

    伟人白偏了头,干咳了两声,没看她。

    “说吧,你二人方才看见我,为何要跑?”环念音觑了二人一眼问道。

    无人答话。

    环念音又扫了二人一眼,默了默,抬脚踢了身旁的西玥笳一脚,“可是需要我将你踢进那院子?”

    “咳咳……”伟人白躺下身,搭起二郎腿,再度干咳。

    “来吧,踢吧,那院子有什么大不了的,去一回就去一回吧!小爷我正想去瞧瞧!”西玥笳一瞬间大义凛然起来!

    环念音有些怒,站起身抬脚就要踢下去。

    “没事,你若将我踢进去,小白兄会分分钟将我就带回来!”趁环念音还没落脚。西玥笳忙说道。

    环念音顿了顿,看看伟人白在月光下若无其事的脸,又看了眼那方院子中亮着的灯,坐下来对西玥笳道:“你知道那院里的人是谁么?”

    “院里那么多人。难道小音知道?”伟人白转头看环念音,懒懒的问。

    “我是说,你知道这院住着的主人是谁么?”

    西玥笳、伟人白疑惑的看向那方院子,“不知!”

    “花无颜!”环念音淡然道。

    “谁?”西玥笳坐直了身子。

    “花无颜?谁?”伟人白微微抬起些头问。

    “贤弟,你确定?花无颜他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是他?你见过?”西玥笳一口气问完一连串的问题。

    “不确定”,环念音轻声道,“先前见倒是见过!但至于究竟是不是他……还不大确定!”

    “这简单”,伟人白忽的坐了起来,“小笳你去院里晃一回,指不定就能看见了!”

    “为。为什么是我去?你怎么不去?”西玥笳瞅了伟人白一眼。

    “我,我身份不合适!”伟人白含糊的说了一句又接着道,“这个花无颜很厉害么?小笳你看起来有些惧他,啊!?”

    “厉不厉害,小白你不妨走一遭?”环念音揶揄道。

    “切”。伟人白嗤鼻,倒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兀自小声嘀咕了句:“墨隔玉也没提这院的人是什么花无颜啊,这不是害老人我么……”

    “墨隔玉?”伟人白嘀咕的这一句环念音其他的没听见,就听见了墨隔玉这三字。“这跟墨隔玉又有什么关系?”

    “墨隔玉?什么墨隔玉?我说墨隔玉了么?”伟人白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拽起西玥笳。“走去瞧瞧”,说着,就要往那院中飞去,被环念音一把拦住。

    “你当那花梧颜吃素的么?这样贸贸然而去……哼,不想活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保证给你个痛快的死法!”环念音斜了二人一眼冷眼冷语道。

    闻言。伟人白垂眉想了想,“小音,这话不夸张?”

    “丝毫不夸张,这个我作证”,西玥笳甩开伟人白的手。站到环念音这边说道。默了默,看着伟人白悄然凝起的眉,又接着道:“花无颜是定海国花族堡的少主,唔,要放在昭圣,就是墨影阁同九环门少主这样的人物,小白兄,你说厉害不厉害!要不,方才我们在院墙外势动静这样小怎的都会被发现了去!”

    “切,方才被发现是因为小笳你功力太差内息没收好!不过听你这样一说,既是墨隔玉和修阑少主这样的人物,那必定是个厉害的!”顿了顿,抬头问环念音道:“小音你说,既如此那该怎样去瞧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什么花无颜?”

    环念音转头瞧着那方院子,片刻,对二人招招手,“过来点”。

    “哦!”西玥笳顺应的凑过头来。伟人白看着环念音,迟疑了片刻,也将头凑了过来,一番耳语。

    言罢,几人敛眉点头,伟人白飞身离了屋顶,绕了一圈,便朝那方院子的屋顶而去,落身于上,飞快的跑着,将屋顶瓦片踩得当当作响。

    见时机差不多了,西玥笳环念音二人也先后飞身离了屋顶。

    先往院子周围的房屋踩了一回,边踩还边喊:“别跑,别跑!”到了院子的上空,西玥笳便撒开嗓子大声冲伟人白喊道:“站住,哪里跑!偷了小爷我的心……哦不对,偷了小爷我的东西还敢跑……”

    接着,三下五除二伟人白便被按倒在院中,其间还夹杂着西玥笳阴阳怪气的声音,“哼哼,怎么样?偷小爷的东西还敢跑,看你是服还是不服!把东西交出来,快些!”

    这演得入木三分的语调,听得环念音嘴角只抽抽。

    正午的门哗啦一下被拉开,走出个黑衣男子,“吵什么吵!还不快滚!”

    “啊,哈哈,不好意思啊,这就走,这就走”,西玥笳说着同环念音一道扶起地上的伟人白就要往外走。

    屋里又走出个黑衣人,对着门外这人低声耳语了几句。

    环念音几人嘴角刚露出丝满意的笑意,方才凶巴巴后人的黑衣人便扬声道:“几位请留步!”

    西玥笳停身回过头,一脸疑惑兼无辜的看着那黑衣人:“深夜吵到你们实属无意,待改日……”

    “哦,公子误会了”,先前那凶巴巴的男子对着西玥笳掬了一礼道:“是我家主人有请!”

    “你家主人?”西玥笳满目的疑惑惊讶不已,“找我做什么?”缓了缓,又一边抓着伟人白转身走,一边道:“小爷我又不认识他,见来做什么?”

    “若笳公子!此番性情,百年不改啊!”屋内传出个男子甚为好听的声音,叫伟人白都不由得侧目。

    “咦?”西玥笳转过头,又装了回惊讶,“这声音听起来怎的这样耳熟?”故作一番沉思状,“花少主?莫不是是你?”

    屋内人“呵”笑两声,“若笳公子,人生何处不相逢?即来了,何不进来坐坐!?”

    “哈哈哈,还真是花少主!”西玥笳朝屋内答完转身对环念音道:“你,先将这小毛贼给我带回去绑起来锁好,仔细别叫他跑了,等小爷我会完故人回去好好审他一审!”

    “是!”环念音压着嗓低声答了句,带了伟人白出了院。

    西玥笳好不欢快的走进屋中,“花少主,来昭圣国也不知会一声……”转头看见躺在床上一只手还被缠满了白布吊在脖子上的花无颜,实然怔了一怔,“你这是?”

    “哦”,花无颜顺着西玥笳的目光抬了抬受伤那只手,“听闻谙城东面的东泽山上有灵虎,一时动了心思,想去捉只来玩玩,不想,倒被抓伤了!”

    “竟是这样”?西玥笳往榻边走了过去,“可是伤得很重?唔,幸好没伤到你这花容月貌的脸!”

    “也不算太严重,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风中雨中的,这点痛算什么!”花无颜有些悠叹一声的说。

    西玥笳抽了抽嘴角,靠在榻柱上打量他。

    “哦对了,说起来上次我倒是在谙城遇见弄环公子了,若笳公子,你二人没在一起么?”花无颜问道。

    “你说贤弟啊,原本是在一起的,这一追盗贼,就分头了”。西玥笳回道。

    “哦?那方才还有一人是?”

    “那是我的小师妹,女的,不是贤弟!”西玥笳忙答道,顿了顿又道:“如今既知花少主在这儿,等明日得了空,我便同弄环贤弟来登门拜访,花少主意下如何啊?”

    “恩”,花无颜笑道,“如此甚好!”

    ……

    “若笳出来了!”几座院外树干上坐着的环念音收了探听屋内谈话的内力,对一旁抱头躺在树干上的伟人白道。

    伟人白抬抬眼,“你二人倒好,若笳、贤弟,哼,叫的一个比一个亲切!”说着,又突然坐起身,“小音,我问你啊,小笳他,他取向正常么?”

    “取向?什么取向?”环念音疑惑的偏头。

    “就是……”

    “哦,我明白了”,环念音顿悟到,说的该是方才若笳无意中说的“你偷了我的心”这事吧,“喏,他来了,我去帮你问问!”

    二人先后跳下树来,环念音站在原地笑看西玥笳,“若笳,方才你追小白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呢?怎么就小白偷了你的心了呢?”

    “偷心?”西玥笳步子顿了顿,看着伟人白,“我,我有说过这句话么?哦,口误吧!口误!”

    ps:

    四千字章节,,,呼呼,,妥妥的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门阁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木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木椮并收藏门阁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