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巨星上位(重生) > 第24章 投怀送抱

第24章 投怀送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时候,剧本写的再好,若是演员不配合,自然不会得到好的效果。但有的时候,却能体现出不同的境界。就好比现在,闫贻东所入戏的这个角色,明明应该推开路景离去,毅然决然永不回头,偏偏闫贻东没这样做,而是深情款款的看着路景,那神情完全不是这个角色该有的。

    而此时的路景,早已分不清这是入戏还是现实,他只知道,闫贻东这样的目光让他没办法转移视线,唯有与他对视。

    近距离,彼此的眼眸中能看到缩小的自己,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目光的炙热和强大的吸引力,慢慢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是一场戏,又不似一场戏,路景与闫贻东之间,谁都不会先一步逃脱,这又像是一场战斗。

    闫贻东以为,路景会在自己凑近时跑开……

    路景以为,闫贻东会在最后关头笑着抬起头……

    两个人都以为对方会先一步投降,直至唇与唇相贴时,他们才明白对方是多么强硬,更不会选择投降。

    路景感受嘴唇上传来的温热,慢慢睁大了眼睛。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闫贻东,只见他眉眼中带着笑意,加深了这个吻。

    自始至终,路景与闫贻东都是睁着眼睛的,将对方每一个表情都尽收眼底。无论入戏与否,又或者假戏真做,这对路景来说都没有任何损失。相反,如果闫贻东认真了,那么路景在亚娱的将来,会更加的有保障。

    路景本是活过一次的人,感情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当闫贻东张开双臂搂紧他,他的心会狂跳不止,一个想法瞬间从脑海中掠过。如果闫贻东认真了,自己又该如何?

    路景无暇多想,只能顺着闫贻东的感觉走。

    路景张开双臂,热切的回应着闫贻东。他来这里之前好像又喝酒了,淡淡的酒香从路景的舌+尖蔓延开来,无形中成了生津的利器,借着纠缠涌入对方的口腔。此刻,积压在路景心底间的欲+望彻底被挖掘出来,如同爆发的火山,一发不可收拾。

    路景贪婪的用舌+尖扫过闫贻东的唇齿,与此同时,他选择闭上了眼睛。

    闫贻东见路景闭上眼睛,神情微微一怔,他的内心不似刚才那般平静。闫贻东其实没有往那方面想,更有没有认真。如果路景一直睁着眼睛,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继续下去。而现在……闫贻东无法维持原有的平静,稍显慌乱的他,让纠缠的动作不再流畅,反而显得笨拙僵硬。

    路景察觉到闫贻东的变化,心里偷笑。与此同时,路景加大力度,整个人贴在闫贻东怀里,更有身+下的利器带着火热的温度直奔闫贻东而去。

    路景的举动让闫贻东无法后退,那炙热感如同烈火燎原般在闫贻东的身上传递开来,似乎每个毛孔都在跟随路景的节奏跳动、叫嚣。事情发展到这里,闫贻东无法坚守阵地,只能提枪上阵。

    闫贻东搂紧路景,随后用力将他按倒在沙发上,栖身而上。

    路景躺在沙发上,伸手将闫贻东的衬衫从裤腰里拽了出来,正当路景准备摸上去的时候,闫贻东却先发制人,先一步将右手探进了路景的睡衣里,可他却来不及摸个仔细,裤兜里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这个电话来的很不是时候,可又恰到好处,及时敲醒了两个人。

    路景睁开眼睛,干咳几声说:“接电话啊。”

    闫贻东点点头,从路景身上爬了起来,随后坐到一旁,衣衫不整的接了电话。

    路景趁他接电话的时候坐了起来,看着闫贻东一本正经的与人交谈时,路景险些没笑出声。

    闫贻东斜眼瞥了路景一眼,紧接着又跟那话那头的人交谈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闫贻东顺手将电话扔在茶几上,身体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说:“你还能笑的出来?这个电话可是破坏了你的计划。”

    路景一愣:“我的计划?”话音刚落,路景瞬间明白闫贻东话中的含义,为了给闫贻东台阶下,路景只好故意抱怨道:“可不,这个电话来的多不是时候,不然咱两就……”

    闻言,闫贻东侧过头,笑着说:“多亏这个电话了,不然就便宜你了。”

    路景暗地里撇撇嘴:“来日方长,你且小心着点儿。”

    闫贻东哭笑不得道:“感情我身边儿多了颗定时炸弹啊?”

    路景不可置否,嬉笑道:“言归正传,剧本里可不是这么写的。”路景朝闫贻东身边儿挪了挪,盘腿坐下后又说:“你来的时候喝酒了?”

    闫贻东点点头:“嗯,喝了点儿。”

    “怪不得呢,和你亲嘴的时候感觉甜滋滋的,味道好极了。”路景瞥向闫贻东,神情中充满了调戏与轻浮。

    闫贻东立刻收敛了笑容,一脸严肃道:“既然觉着味道好,那就多回味回味吧,往后估计没机会了。”说完,闫贻东站起身,解开腰带将衬衣的下摆放了进去,就在他准备系上腰带的时候,路景却突然说道:“要走了?”路景的语气中包含了不舍。

    闫贻东轻咳一声,系上腰带,随后将茶几上的手机拿了起来:“公司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所以……”闫贻东低头看着路景:“本来打算在你这儿吃饭的,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

    闫贻东的一句计划没有变化快,似乎是给路景敲响了警钟,在闫贻东离开以后,路景仔细回味这句话。路景承认,刚才的他动心了,自打认识闫贻东以来,路景便对他充满了各种好感,虽然没有感情上的。而就在刚才,路景却也幻想了一下,如果真的和闫贻东在一起,那会什么样的场景?

    不知不觉间,路景和闫贻东已经从言语暗示走到了直白坦言,这个过程对于路景来说,有好也有坏。

    想必过了今天,路景与闫贻东之间不会再有对戏的机会了。

    闫贻东从路景家离开的三天后,路景总算接到了经纪公司的电话,按照电话里约定的时间,路景如约来到亚娱集团。经纪公司位于大厦的六楼,负责接待路景的是个名叫丁佳琦的女人。

    “你好,我是路景。”

    丁佳琦笑道:“我看过比赛的录像。”

    路景点点头,坐在丁佳琦对面。

    丁佳琦从事这个行业有六七年了,见惯了大小艺人无数,她选择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方式,将路景未来的路线简单的描述一遍,随后又告诉路景,从今天开始,丁佳琦将是他的暂代经纪人,至于往后会是谁来接替她,还得看事情的发展。

    “事情大概就是这些,你有什么想问的吗?或者觉着不合理的?”

    路景打量着丁佳琦,笑着摇了摇头。不得不说,路景未来的路线被规划的相当完整,又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只是,丁佳琦这样的娱乐圈老手,不会这么轻易问他不合理之处的。由此看来,丁佳琦这边是被闫贻东下达命令了。

    既然丁佳琦看在闫贻东的面子上给了路景一个笑脸,那路景也不能不知好歹的说三道四。

    丁佳琦见路景没有任何问题,慢慢笑了起来:“下周五就是电影开拍的日子了,回去好好准备,不过,我手里还有另外一个艺人要带,可能暂时没办法顾及到你,但是……”丁佳琦中途斩断话题,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待挂断之后,她又笑着路景说:“前几天公司来了一批新人,我看着一个姑娘挺机灵的,暂时就让她跟着你,算是助理吧。”丁佳琦看了路景一眼,继续说:“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和她说,解决不了的我在出马。”

    路景看的出来,丁佳琦的态度比先前随和了许多,而且她的言行举止无疑是告诉路景,她的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其实,路景很喜欢新人助理,至少在工作的时候,他不会拿你和别的艺人做比较,而且更有磨合的空间。

    “人来了。”丁佳琦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了来人,待路景回过头时,丁佳琦笑着说:“小姑娘挺机灵的。”

    路景笑了笑。

    “丁姐你找我?”

    丁佳琦点点头:“这就是前天开会时候和你说过的路景。”

    “你好,我叫曾淑华,你叫我淑华就可以。”

    路景打量着面前的女孩,虽然个子不高却充满了斗志,这样的感觉路景再熟悉不过了。

    路景连忙站起身,笑着伸出手:“合作愉快。

    短暂的一天即将过去,而路景也在这里开始了新的起步。路景从丁佳琦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淑华依旧跟在路景身旁,待到了电梯口时,路景笑着说:“差不多到下班时间了吧?你不去吃饭?”

    淑华笑道:“下周你进剧组了,我得赶在之前联系宣传部,给你发几个通稿。”

    路景以前是做企宣的,所以很了解这里面的情况。

    “我看还是暂缓吧,毕竟没有什么值得炒作的新闻。”

    淑华一愣:“啊?”

    路景笑了笑:“我没做艺人之前是做企宣的,所以听我的没错。”

    “真的假的?”淑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路景笑道:“当然是真的。”话音刚落,电梯在这个时候开了门,路景还没来得及往里走,便看到闫贻东站在正中间的位置,袁宁则是满脸微笑的站在一旁。

    路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闫贻东,犹豫片刻后,还是进了电梯。

    闫贻东往旁边挪了一段距离,待电梯门关上,闫贻东才问道:“丁佳琦都跟你说了?”

    路景轻咳一声,眼角的余光看了眼一旁的淑华,轻声道:“说完了。”

    闫贻东抿嘴偷笑:“觉着满意?”

    路景板着脸:“公司怎么安排我就怎么走。”

    闫贻东挑了挑眉:“你这样的好员工不多见了。”闫贻东抑制住笑意,一直等电梯到了一楼,四个人出了电梯之后,闫贻东趁机走到路景身边儿,小声说:“晚上去你那儿。”

    路景点点头:“等你。”说完,路景加快步伐出了亚娱集团的大门,他与淑华在门口分开,在路边儿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路景回到家里,本以为闫贻东会迟些才来,没想到他刚进门不到半个小时,自家大门便被敲响。路景赶忙跑过去开门,此时的闫贻东已经换了衣服,以一身休闲装站在门口,他微笑道:“这么快啊?”

    路景冲他笑了笑:“着急见你呗。”

    闫贻东笑着进门,换好鞋后如同往常那样来到沙发跟前,坐下后又说:“是想继续那天的事儿?”

    路景经过一天的忙碌,早已将那天的事儿抛诸脑后,如今再次被闫贻东提起,一时间倒显得没有那么潇洒。

    闫贻东见路景稍显愣神,不禁笑意加深,可他还没等开口说话,路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闫贻东颇为扫兴的看眼了手机,指了指说:“接吧。”

    路景吸了吸鼻子,走过去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三个字时,犹豫的看了眼闫贻东。

    闫贻东很少见到这样的路景,没有一丁点儿的干脆,可想而知是谁打来的。闫贻东板着脸说:“许宸萧打来的?”

    路景干笑道:“嗯。”说完,路景便接了起来:“喂?”

    “在做什么?”许宸萧语气稍显欢愉。

    路景低着头:“在家。”

    许宸萧听路景情绪不高,疑惑道:“生病了?”

    路景赶忙说:“没,就是有点儿感冒,不碍事儿的。”

    “那你过来吧,我今天晚上在家。”

    路景沉默片刻:“好,我一会儿就过去。”说完,许宸萧先一步挂断了电话,他就是这样的干脆利落,他对所有上杆子的人都这样,那么沈清越呢?

    闫贻东待路景放下电话时,笑道:“要走了?”

    路景略显尴尬的挠挠头,挤出一丝微笑说:“嗯,要去许宸萧那儿一趟。”路景故意将许宸萧的名字咬的极重,似乎是特意说给闫贻东听的。

    闫贻东看着路景并未回应,路景顺口又说:“我去换衣服。”说完,路景朝卧室走去。

    “路景……”闫贻东叫住了他。

    路景停下脚步,回过身看着闫贻东:“怎么了?”

    闫贻东微微叹息,靠在沙发上砸吧了下嘴:“你已经签约亚娱了,在我这儿,许宸萧不敢怎么样的。”

    路景笃的瞪大双眼,听到他的话,路景想到了两个字儿——有戏。

    路景转身回到客厅,往常那样盘腿坐在闫贻东对面,故作担忧道:“我虽然签约了亚娱,却一点儿根基都没有,如果得罪了许宸萧,往后的路还是比较难走的,而且……”路景冲闫贻东竖起三根手指:“我和亚娱签约的时间只有三年,一转眼就会过去,到了那时候,万一亚娱不肯跟我续约,那我怎么办?”路景和闫贻东之间,已经到了无需任何言语暗示的地步,索性直截了当的好。

    一口闷气涌上闫贻东的心头,他沉了脸,注视着路景说:“你当我是死的?”

    路景顺着这句话笑道:“我说的都是事实,除非你现在给我一句准话儿,那我保证和许宸萧翻脸。”

    闫贻东险些着了路景的道,脱口而出的硬是让他咽了回去,同时以锐利的目光看着路景,沉默了半晌后,故作正经道:“虽然你是新人,但鉴于你的实力,我可以答应你。”闫贻东顿了顿,接着又说:“三年的时间,足够你打好根基了。”

    闫贻东一本正经的模样让路景看了忍不住想笑。

    路景忍住笑意,紧接着将电话关机,顺手扔在茶几上。待路景站起身后,他冲闫贻东伸出了右手,笑道:“来吧。”

    闫贻东半天没缓过劲儿,抬头看着路景:“干嘛?”

    路景轻咳一声,笑道:“无以为报,只能把那天没完成的事儿做完了。”

    闫贻东勾起嘴角,扭头看了眼窗外,再次转过头时,他笑着说:“我有点儿后悔答应你了。”

    路景微微皱眉,主动过去抓住了他的手:“闫总,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路景用尽力气将闫贻东从沙发上拽了起来,随后拉着他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的门,路景二话不说脱了睡衣,转过身时,嬉笑道:“你还站着干嘛?让我帮你脱?”

    闫贻东上任亚娱总裁的这些年里,见过不少上杆子的人,而眼前的路景和他们并无差别。若要问闫贻东真实的想法,那么他会说,他喜欢那天的路景,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却如同在战场上一样,不服输不妥协。

    闫贻东认为,那天的路景才是真正的路景,而现在的……

    路景打量着闫贻东,察觉到不对劲儿之后,路景朝他走了过去,仰着头笑着:“你说……你这么现实,可我为什么就放不下你呢?”

    闫贻东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路景。

    路景见他没回应,继续说着剧本里的台词:“如果你将来后悔了,那我也帮不了你什么,那时,我只会陪在我老婆孩子身边。”

    闫贻东听到这里,总算明白路景说的是什么了。

    “你是对戏对上瘾了吧?”闫贻东眉眼中带着笑意说。

    路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把玩笑开的过大,不然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路景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衣,穿好之后笑着说:“吃饭没?”

    “没呢。”

    路景想了想说:“那你在家等着,我出去一趟。”路景转身从床头柜上拿了钱包:“马上就回来。”

    闫贻东跟在路景身后出了卧室,笑道:“就穿睡衣出去?”

    路景在门口换了鞋,笑道:“反正也不远,走了。”

    闫贻东目送路景出门,随后坐在沙发上,闫贻东无所事事的打量着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屁大点的地方,除了这个沙发之外,还真没别的地方可以待了,闫贻东勾起嘴角,调整姿势躺在沙发上。

    路景出门后直奔超市,由于心情大好,几乎是见什么买什么,临了到收银台付账的时候,路景将先前许宸萧给他的那张信用卡递了过去,这是第一次用他的钱来买东西,想必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路景大包小包拎不过来,无奈只能打车回去。坐在车里,路景看着超市小票,就算牟足了劲儿的买,也才花了六七百,早知这样,路景就应该拿着这张卡去买车买房。

    路景笑了笑,将小票撕的粉碎,随后塞进了袋子里。

    站在家门口,路景费劲的拿出钥匙,开了门后,冲着沙发上的闫贻东说:“我的大老板,你也不知道过来帮帮忙?”

    闫贻东看了眼路景,接着便将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笑道:“先放门口,过来看看这个。”

    路景赶忙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换了鞋后走了过去。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档娱乐快讯,而新闻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刚回国不久的沈清越,而站在他身旁的,除了澳视的几个中层领导之外,还多了许宸萧这个大人物。

    “这个叫沈清越的还挺厉害,能让许宸萧这么大手笔的替他做宣传。”闫贻东打趣道。

    路景盯着电视屏幕,笑道:“见怪不怪。”说完,路景转身朝门口走去,把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拎进了厨房。

    “你都不吃醋的?”闫贻东的目光落在路景忙碌的身影上。

    路景边整理食材边说:“我吃什么醋?许宸萧对沈清越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闫贻东啧了一声:“我指的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路景半蹲在厨房门口,抬起头看着他:“那你是指?”

    闫贻东挑眉笑道:“同样是新人,沈清越的签约会可以声势浩大,而你的……”闫贻东故意将后面的话斩断,似笑非笑的看着路景。

    其实,按照闫贻东的想法来说,若是路景开了口,他也定会满足的,可偏偏路景是个不在乎这些形式的主儿。

    “哎……”路景长叹一声,故作哀怨道:“谁让我的大老板抠门呢,人家许宸萧给信用卡,我的老板给员工餐卡;沈清越的签约会可以在会场进行,而我的只能在办公室里”路景苦闷摇头:“这都是命啊。”

    闫贻东紧皱眉头,哭笑不得道:“你不是说食堂的饭菜好吃吗?”

    路景故意板着脸:“这饭卡能和信用卡比吗?”

    闫贻东笑道:“看来我抠门的形象在你的眼里已经落实了,那往后我还得继续抠门,不仅要抠门,还得从你身上榨取有利价值。”

    路景一咧嘴:“看吧,商人的嘴脸体现的淋漓尽致。”

    闫贻东脸色一沉:“做你的饭去。”

    路景撇撇嘴,随后关上了厨房的门。

    路景在厨房里忙活的这段时间,闫贻东总共打过三个电话,至于谈话内容,路景压根就没听见。吃过晚饭之后,路景以为闫贻东会如往常那样留下来,不料闫贻东洗过手后便离开了。

    看来,一切都与感情无关,他与闫贻东之间,仅是老板与员工那么简单。

    之后的几天里,路景陆续接到公司和剧组打来的电话,除了签进组合同之外,还要去片场拍摄定妆照。而这几天里,路景所有的工作都是由丁佳琦电话告知淑华,再由她通知路景。

    工作的忙碌让路景觉着很充实,不用去想闫贻东,更不用担心许宸萧。

    这天上午,路景抵达片场拍了第三套定妆照,完事儿之后,路景还见到了不少剧中其他的演员。路景本以为会在这里见到沈清越,可等来等去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景哥”淑华从摄影棚走了出来:“差不多完事儿了,咱们走吧。”

    路景点点头:“好。”

    淑华跟在路景身后出了片场,马路边儿上,路景拦下一辆出租车:“我家在东三环,不太顺路,你先走吧。”

    淑华赶忙道:“丁姐说了,让我带你去服装赞助商那儿,说是晚上有个活动要参加。”

    路景微微皱眉:“知道了。”

    对于路景这样的新人来说,能做的只有听从公司的安排。事实上路景觉着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虽没有金牌经纪人亦没有保姆车,但起码还是给了个尽职尽责的助理,这可比自己单枪匹马来的好。

    路景跟着淑华去了服装赞助商那里,取了两套衣服之后便回了公司,在公司造型师的手底下捯饬了近两个多小时才算完工。

    “看看怎么样。”淑华指了指一旁的超大落地镜说。

    路景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打量过后,抿嘴笑了笑说:“挺帅的。”这并非是路景自恋,而是实事求是。经过造型的路景,似乎卸掉了以往的沉稳,平添了一份轻松。

    “是挺帅的。”淑华笑容绽放,接着拿起背包说:“走吧,车已经在下面等着了。”

    路景点点头,顺便又在镜子里欣赏了自己一眼,这才跟着淑华下了楼。

    亚娱集团的大门口,路景刚现身,便被一群记者围了上来,保安和淑华赶忙护在他的身前,直至将路景平安送上了车。

    路景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一片慌乱的场景,再加上所坐的这辆车,路景便更加疑惑了。

    淑华终于挤上了车,喘着粗气说:“这群记者真是太疯狂了。”

    路景看着她,笑道:“淑华,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淑华一愣,略显心虚道:“怎么可能。”淑华冲路景嬉笑着。

    “这车是闫总的吧?”路景可是见闫贻东开过好几次。

    淑华忙不迭道:“对啊。”

    路景严肃道:“一会儿要参加的是什么活动?”

    “不算什么大活动,只是为了这次电影做个宣传而已,还有……”淑华看着路景说:“如果现场有记者问的问题你招架不了,尽量回避,这是丁姐嘱咐的。”

    路景嗯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因为就算他要继续问,淑华也未必会吐露半个字的。

    路景身处闫贻东座驾之内,不多时便抵达了活动现场,路景刚下车,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硕大无比的海报,那上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路景。

    此时的路景总算明白了,他要参加的这个活动其实就是签约会,是他签约亚娱的发布会。路景不禁勾起嘴角,在保安的护送下进了活动现场。

    闫贻东早已守候在这里多时,待路景一进来,签约会立刻开始,完全不给路景时间找他单独详谈。

    “请问闫总,您上次在宴会现场说要签约的新人就是路景吗?”

    闻言,闫贻东看了眼身旁的路景,笑道:“是的。”

    “闫总对路景是相当看重的吧?”

    闫贻东笑道:“这是自然。”

    “闫总对路景的看重我们有目共睹,不然也不会用自己的座驾接送路景的对吧?”说完,活动现场笑声迭起。

    闫贻东冲台下微笑着。

    “闫总,我有个问题想问您,就在前三天,澳视集团也曾开过一场新人签约会,这个您知道吗?”

    闫贻东点点头:“知道。”

    “据我所知,路景和沈清越即将参演亚娱和澳视所合作的电影,同为新人的他们,又选择在临近的时间召开签约会,这其中是不是有作比较的成分在其中?”

    路景一直静静听着记者提出的问题,偶尔会配合闫贻东笑一笑,显得淡定自如。而现在的这个问题,却问的十分刁钻,迫使路景扭头去看闫贻东。

    闻言,闫贻东仅是笑了笑:“每个公司对待新人的态度是不同的,我和许总之所以看中路景和沈清越,那是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并且,新人之间有比较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少可以让他们朝着目标和梦想共同发展,你们觉得呢?”

    闫贻东的回答几乎完美,就算两家公司作比较那又如何?就算大众都明白暗地里的猫腻又如何?只要表面上过得去,任谁也说不出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路景开始接受记者们的轮番轰炸,不管多么刁钻的问题,路景都能迎刃化解,沉稳中不失幽默,还不停的暗示记者们,往后还请他们多多照顾。

    签约会临近尾声,路景冲台下鞠了一躬后,便在工作人员的保护下撤离了现场。

    路景刚走进后台,便听到闫贻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给他换衣服。”

    路景急忙转过身,看见闫贻东带着一个身材和路景差不多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别看我啊,赶紧换衣服。”闫贻东趁着工作人都在忙的时候,小声补了一句:“去你家。”

    路景长叹一声,按照闫贻东的要求和工作人员互换了衣服,而闫贻东也换了一身休闲装。之后,闫贻东带着路景从会场的后门悄然离去。

    闫贻东今晚开了一辆毫不起眼的小轿车,上了立交桥之后,闫贻东侧过头看着路景,笑道:“怎么样?还满意?”

    路景不可置否,点点头:“很满意。”说完,路景转过头,盯着闫贻东说:“可怎么就没人提前通知我一声呢?万一我在现场回答错了问题怎么办?”

    闫贻东忍俊不禁道:“别人会说错话,你啊……”闫贻东快速看了路景一眼:“不会。”

    路景无奈苦笑:“就算我聪明吧,可也得提前打好草稿吧?”

    “行了,反正也没出什么问题啊,干嘛这么不依不饶的。”闫贻笑意十足的看着前方的道路,又说:“这回不说我抠门了吧?”

    路景一咧嘴:“你也够小心眼的了。”

    闫贻东抿嘴偷笑“什么叫你也够小心眼的了,意思是,还有别人也小心眼吗?暗指许宸萧?”

    路景一听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笑:“我就在想啊,许宸萧若是看到了,会不会气炸了。”

    闫贻东砸吧砸吧嘴“估计气死了。”

    路景叹了口气,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被瞒着,但得知结果的时候,路景还是挺高兴的,不管闫贻东是不是为了和许宸萧较劲儿,事实上的确帮路景出了一口恶气。

    明天起,路景与许宸萧便彻底翻脸了。

    明天,是风平浪静,还是翻天覆地呢?

    车子停在楼下的停车场,路景和闫贻东一前一后进了楼栋,黑暗的楼道内,路景慢慢踩上台阶,轻声道:“你最近来我家有点儿频繁啊。”

    闻言,闫贻东笑道:“怎么了?不欢迎?”

    “那倒不是。”

    “那是……?”闫贻东反问道。

    路景想了想却不知如何回答,只能选择沉默。到了家门口,路景拿出钥匙开了门,进门后,路景顺着墙壁摸到了电灯的开关,可来回按了下灯也没亮:“好像停电了。”

    闫贻东嗯了一声:“停就停吧,反正也用不着。”闫贻东摸黑脱了鞋,赤脚进了踩在客厅的地板上,待路景摸黑进来的时候,闫贻东轻声道:“你就不想说点儿感谢的话?”

    路景先前在车里的时候就想说来着,但却无从说起,想来想去,路景只能摸黑走到闫贻东面前,贴的很近,慢慢的张开手臂,绕过他的腰紧紧搂住。

    抱在一起的时候,路景笑着说:“感谢的话没有,感谢的拥抱倒是有一个。”

    闫贻东笑着说:“投怀送抱?挺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妈呀,下章我必须得让东哥和小景滚一滚了,不然我都对不起我自己。

    另外,路景和许宸萧翻脸之后,咱就开始爽了,丫弄死他和沈清越。

    且看闫贻东保驾护航,助路景登上影帝宝座。

    继续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巨星上位(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宠殿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宠殿下并收藏巨星上位(重生)最新章节